倡议成立新的「布雷顿伍德」制度特设委员会

新自由主义体系已到达无可救药地的地步了。但西方政府并没有从这一事实的后果吸取教训,也没有从根本来重组系统,反而是剧增了与他们所谓的系统性竞争对手俄罗斯和中国相对抗。由于北约向东扩张了五倍,这导致了古巴导弹危机的重演和中欧的一场战争,这场战争可能进升为第三次核战争。

许多人害怕新的世界大战,这是有道理的。但我们需要消除的是危险的根源!我们难道没有目睹什么都不起作用了吗?供应链不是到处崩溃吗?食品和能源价格不是在狂涨吗?德国政府现在想对天然气进行定量配给,而在波兰和立陶宛,人们只好回头用木材取暖。

然而,这些现状与中国的「清零」疫情政策几乎没有关系,也只与乌克兰战争有间接关系而已。但在各个方面都与新自由主义模式有很大关系。将一个国家的工业生产外包给低工资国家的新自由主义观点是错误的,因为它破坏了工业国家的生产性工作并剥削了发展中国家的劳动力。同样错误的也是「股东价值的社会」理念,在这种社会下,短期股市暴利是唯一目标,对实质经济生产力的长期增长毫无助益。同样错误的还有“以钱滚钱”的想法,看似金钱本身俱有内在价值。似乎也不再需要有库存的概念,因为物品大都可在最后一分钟送达。但最重要的是,金钱是社会财富的同义词是完全错误的。这个童话故事只会导致亿万富翁和百万富翁的数量爆炸式增长,而穷人的队伍也将不断壮大,中产阶级会逐渐消失。

美国和欧洲的基础设施令人震惊的崩溃——无论是不安全的桥梁、货运列车在铁轨上等待数天、维修所需的时间太长、熟练劳动力的短缺,或者商店货架上的产品消失——正是新自由主义模式失败的积极证据。尤其是暴涨的通货膨胀,并不是“乌克兰战争”的结果,而是中央银行自 2008 年以来为掩盖系统性危机而大量印美钞的结果。

在今天的跨大西洋金融体系中,我们正面临着在 1923 年在魏玛德国(德意志共和)所面临的情况:恶性通货膨胀,它有可能吞噬人们一生的积蓄。中央银行试图通过提高利率来对抗通货膨胀可能会引发负债企业和发展中国家的崩溃连锁反应。而与俄罗斯的激进脱钩和与中国的对抗企图也正在进行中,这将让全球所有国家沉沦。

这对发展中国家的影响是致命的。据联合国调查,现在已有 17 亿人口面临饥饿灾难的威胁,而对俄罗斯和其他国家的自我毁灭性的制裁加剧了这个情况。新自由主义模式对消除南半球的贫困处境毫无助益,那里有 20 亿人口无法获得干净的水,大多数发展中国家缺乏有效的卫生系统,使他们在面临新冠病毒大流行和其他疾病时束手无策。许多国家的社会制度已经陷入崩溃。如果通货膨胀失控,或者突然崩溃,世界大部分地区可能会陷入全面的社会混乱。此外,像马尔萨斯(Malthus)在他那个时代所做的那样,想用气候变化和环保主义者的担忧来提倡去工业化和减少人口数量,这是不可接受的。

尽管西方世界的政府不会承认,但今天的新自由主义体系已经像 1989-1991 年的共产主义国家一样瓦解了。他们没有看清楚这一事实,而是继续做出没有考虑过后果的决定,进而导致社会崩溃。他们不应实行天然气配给,任凭基本物资的价格不受控制地飙升,而应取消制裁,并依靠外交来解决冲突。制裁只是一种针对特定国家民众的残酷战争形式而已。

因此,我们签署人呼吁立即召开紧急国际会议,其任务是:

第一:重组破产的世界金融体系,并用新布雷顿伍德(new Bretton Woods)体系取而代之。这一新的信用体系的公开目标必须让全世界减少贫困和充分发展,但最重要的是提高发展中国家的生活水平,使地球上的所有人都能充分发挥其潜在能力。

第二:对商业银行进行破产重整,将其置于债权人保护之下,为实体经济提供信贷。投资银行和其他金融实体必须在没有纳税人资金的投入下进行管理,自行整理账户,并在必要时宣布破产。

第三:禁止政府间的衍生品交易。必须严禁一切对能源和食物的投机交易行为。

第四:立即实行固定汇率制度,政府可以在一定限度内定期调整。

第五:对国家和公司的债务进行根本性重组,并在必要时取消其债务以维持其继续生产。

第六:按照亚历山大·汉密尔顿的传统在每个国家建立国家银行,从而将信贷建立于主权政府的控制之下。这样,可以通过对基础设施和创新的投资来实现生产性充分就业。

第七:各国银行之间就长期低息信贷的长期协议进行谈判,以允许投资于国际基础设施项目,以及《新丝绸之路成为世界陆桥》报告中概述的世界陆桥项目,和中国正在贯彻“一带一路”的倡议。

第八:世界陆桥的扩建,为所有国家创造共同的经济优势,进而成为新的国际安全架构的基础,同时考虑到地球上所有国家的安全利益。和平的新名词应是「发展」。

我们是这些呼吁的签署者,坚信“全球化”体系及其残酷的秃鹫资本主义,在经济、金融和道德上都失败了。我们必须把人作为经济的重中之重,这不是亿万富翁的便利商店,而是必须架构于共同利益原则之上。新的经济秩序必须保障地球上所有人不可剥夺的权利。

发起签名者,

黑尔佳•策普•拉鲁什 (Helga Zepp-LaRouche),席勒研究所创始人


签署请愿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