呼籲成立新的「布雷頓伍德」制度特設委員會

新自由主義體系已到達無可救藥地的地步了。但西方政府並沒有從這一事實的後果吸取教訓,也沒有從根本來重組系統,反而是劇增了與他們所謂的系統性競爭對手俄羅斯和中國相對抗。由於北約向東擴張了五倍,這導致了古巴導彈危機的重演和中歐的一場戰爭,這場戰爭可能進升為第三次核戰爭。

許多人害怕新的世界大戰,這是有道理的。但我們需要消除的是危險的根源!我們難道沒有目睹什麼都不起作用了嗎?供應鏈不是到處崩潰嗎?食品和能源價格不是在狂漲嗎?德國政府現在想對天然氣進行定量配給,而在波蘭和立陶宛,人們只好回頭用木材取暖。

然而,這些現狀與中國的「清零」疫情政策幾乎沒有關係,也只與烏克蘭戰爭有間接關係而已。但在各個方面都與新自由主義模式有很大關係。將一個國家的工業生產外包給低工資國家的新自由主義觀點是錯誤的,因為它破壞了工業國家的生產性工作並剝削了發展中國家的勞動力。同樣錯誤的也是「股東價值的社會」理念,在這種社會下,短期股市暴利是唯一目標,對實質經濟生產力的長期增長毫無助益。同樣錯誤的還有“以錢滾錢”的想法,看似金錢本身俱有內在價值。似乎也不再需要有庫存的概念,因為物品大都可在最後一分鐘送達。但最重要的是,金錢是社會財富的同義詞是完全錯誤的。這個童話故事只會導致億萬富翁和百萬富翁的數量爆炸式增長,而窮人的隊伍也將不斷壯大,中產階級會逐漸消失。

美國和歐洲的基礎設施令人震驚的崩潰——無論是不安全的橋樑、貨運列車在鐵軌上等待數天、維修所需的時間太長、熟練勞動力的短缺,或者商店貨架上的產品消失——正是新自由主義模式失敗的積極證據。尤其是暴漲的通貨膨脹,並不是“烏克蘭戰爭”的結果,而是中央銀行自 2008 年以來為掩蓋系統性危機而大量印美鈔的結果。

在今天的跨大西洋金融體系中,我們正面臨著在 1923 年在魏瑪德國(德意志共和)所面臨的情況:惡性通貨膨脹,它有可能吞噬人們一生的積蓄。中央銀行試圖通過提高利率來對抗通貨膨脹可能會引發負債企業和發展中國家的崩潰連鎖反應。而與俄羅斯的激進脫鉤和與中國的對抗企圖也正在進行中,這將讓全球所有國家沉淪。

這對發展中國家的影響是致命的。據聯合國調查,現在已有 17 億人口面臨飢餓災難的威脅,而對俄羅斯和其他國家的自我毀滅性的制裁加劇了這個情況。新自由主義模式對消除南半球的貧困處境毫無助益,那裡有 20 億人口無法獲得乾淨的水,大多數發展中國家缺乏有效的衛生系統,使他們在面臨新冠病毒大流行和其他疾病時束手無策。許多國家的社會制度已經陷入崩潰。如果通貨膨脹失控,或者突然崩潰,世界大部分地區可能會陷入全面的社會混亂。此外,像馬爾薩斯(Malthus)在他那個時代所做的那樣,想用氣候變化和環保主義者的擔憂來提倡去工業化和減少人口數量,這是不可接受的。

儘管西方世界的政府不會承認,但今天的新自由主義體系已經像 1989-1991 年的共產主義國家一樣瓦解了。他們沒有看清楚這一事實,而是繼續做出沒有考慮過後果的決定,進而導致社會崩潰。他們不應實行天然氣配給,任憑基本物資的價格不受控制地飆升,而應取消制裁,並依靠外交來解決衝突。制裁只是一種針對特定國家民眾的殘酷戰爭形式而已。

因此,我們簽署人呼籲立即召開緊急國際會議,其任務是:

第一:重組破產的世界金融體系,並用新布雷頓伍德(new Bretton Woods)體系取而代之。這一新的信用體系的公開目標必須讓全世界減少貧困和充分發展,但最重要的是提高發展中國家的生活水平,使地球上的所有人都能充分發揮其潛在能力。

第二:對商業銀行進行破產重整,將其置於債權人保護之下,為實體經濟提供信貸。投資銀行和其他金融實體必須在沒有納稅人資金的投入下進行管理,自行整理賬戶,並在必要時宣布破產。

第三:禁止政府間的衍生品交易。必須嚴禁一切對能源和食物的投機交易行為。

第四:立即實行固定匯率制度,政府可以在一定限度內定期調整。

第五:對國家和公司的債務進行根本性重組,並在必要時取消其債務以維持其繼續生產。

第六:按照亞歷山大·漢密爾頓的傳統在每個國家建立國家銀行,從而將信貸建立於主權政府的控制之下。這樣,可以通過對基礎設施和創新的投資來實現生產性充分就業。

第七:各國銀行之間就長期低息信貸的長期協議進行談判,以允許投資於國際基礎設施項目,以及《新絲綢之路成為世界陸橋》報告中概述的世界陸橋項目,和中國正在貫徹“一帶一路”的倡議。

第八:世界陸橋的擴建,為所有國家創造共同的經濟優勢,進而成為新的國際安全架構的基礎,同時考慮到地球上所有國家的安全利益。和平的新名詞應是「發展」。

我們是這些呼籲的簽署者,堅信“全球化”體系及其殘酷的禿鷲資本主義,在經濟、金融和道德上都失敗了。我們必須把人作為經濟的重中之重,這不是億萬富翁的便利商店,而是必須架構於共同利益原則之上。新的經濟秩序必須保障地球上所有人不可剝奪的權利。

發起簽名者,

黑爾佳•策普•拉鲁什 (Helga Zepp-LaRouche),席勒研究所創始人


簽署請願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