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砖国家处于新的世界经济秩序核心!

Print This Post

黑尔佳•策普•拉鲁什

2018年7月28日

受到中国崛起的启发,新兴国家和发展中国家展开了战略性重新定位,逐步在全然不同的原则基础上创造全球经济秩序。虽然西方试图维护新自由主义经济体制的旧范式,但是越来越多的国家在“一带一路”倡议的范围内,在双赢合作的基础上,与“金砖五国”、“上海合作组织”和其他区域组织合作,并证明世界可以比欧盟的野蛮难民政策更加人性化。

巴基斯坦新任总理伊姆兰汗(Imran Khan)说,“中国克服贫困的方式史无前例,成就令人难以置信,我想要中国的模式!“ 他同时宣称将回应印度改善双方关系所提出的每一项积极步骤。这正是最近在南非约翰尼斯堡举行的金砖国家第十届年度峰会(即巴西、俄罗斯、印度、中国和南非)的氛围,完全是新丝绸之路的精神,标志着人类的新时代已经展开,世界上所有国家都有权在科技进步的基础上参与发展。

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7月25日在金砖国家商业论坛上,向印尼、土耳其、阿根廷、牙买加、埃及和许多非洲领导人发表演说,其中提到“国际社会再次来到何去何从的十字路口”,必须建立一个全新的国际关系平台。欧洲已经失去了鼓舞人心的文化乐观主义,习近平强调以科学进步作为经济建设引擎的关键作用:

下午好!很高兴再次来到“彩虹之国,同大家相聚在风景秀丽的约翰尼斯堡。 5年前,我担任中国国家主席之后出席的首场国际峰会,就是在德班举行的金砖国家领导人第五次会晤。 3年前,……

科技是第一生产力,为人类文明进步提供了不竭动力,人类从农业到工业文明已经有了巨大的飞跃,现在正面临着新一轮的科技革命和产业转型。如果各国抓住这一次的机会,就能够实现充满活力的经济增长,为人民创造更美好的生活。

(習近平在金磚國家工商論壇上的演說全文)

习近平指出, “非洲是发展中国家最集中的大陆,也是全球最具发展潜力的地区。”因此,金砖国家应该“要加强对非合作,支援非洲发展,努力把金砖国家同非洲合作打造成南南合作的样板。“他表示,9月将在北京举行的中非合作论坛(FOCAC)将进一步加强双方的合作,并与”一带一路“倡议结合。

印度总理莫迪说,维护和平和发展非洲是印度政府的首要任务。他和南非总统拉马弗萨签署了合作备忘录,成立以发展工匠技能、农业研究与教育专业的圣雄甘地 -曼德拉中心(Mahatma Ghandi-Nelson Mandela Center)。

普京总统在演说中宣布,俄罗斯将努力“照亮”非洲大陆,为其提供能源,尤其是核能,他指出,俄罗斯在该领域已经技冠全球。

中国和非洲之间的贸易在过去40年已有巨幅增长:从1978年的7.65亿美元到2017年已经达到1700亿美元,很快将发展到每年4000亿美元。总体而言,金砖国家正迅速提升其经济重要性。去年,这些国家的总体国内生产毛额(GDP) 超过欧盟,高达17万亿美元。习主席曾经前往阿拉伯联合大公国、塞内加尔、卢旺达和南非进行国事访问,并在峰会结束后前往毛里求斯(又译模里西斯)。莫迪总理则访问了乌干达、卢旺达和南非。而且,中国和印度政府决定在“一带一路”倡议的背景下共同投资非洲。

新经济秩序的另一个概念是“金砖+”,也就是扩大金砖国家与其他国家和地区之间的经济伙伴关系,并加强经济与战略合作。参与国打算增加成员国的数量,以便增加在国际货币基金组织的集团投票数,影响关键决策。

合作或对抗

习主席在峰会上明确提到特朗普以进口关税为要胁,强调贸易战中可能没有赢家的观点。他说,人们必须在合作和对抗,互利互惠和向邻居乞讨的可能性之间作出选择,但是寻求后者最终只会伤害自己。

这种影响可以从制裁俄罗斯中观察得出,叶利钦执政期间执行休克疗法的生产区,经证实无效之后被拆除,现在许多专家迫使俄罗斯重建这些生产区,也许只是凑巧,他们也同时认为该深化与中国和整个亚洲的关系。情况如同美国国会强迫美国政府和欧盟制裁俄罗斯一样,特朗普威胁对中国征收关税也会产生同样的效果。始作俑者的傲慢明显忽略了将金砖+国家算在一起,此举将加速他们对更公平、更平衡的经济体制的想望。

中国人民大学重阳金融研究院在北京举办的一场研讨会上,普京的经济顾问谢尔盖·格拉杰夫(Sergey Glazyev)指出,由于西方仍然关注投机而不是实体经济,以致经济状况不佳- -金砖国家、上海合作组织和其他组织之间逐渐就“一带一路”倡议展开密切合作。他说,如果这些国家持续面临的压力,那各国就只能放弃美元,加速利用各地自货币交易。

李克强总理最近在国务院常务会议上提出的(中国)政府工作报告显示,中国正在尽最大努力,保护国内经济免受跨大西洋金融制度新一轮崩溃的影响。面对重大国际挑战,中国会实施连串措施,加强实体经济,包括基础研究投资税收减免、2000亿美元基础设施支出、促进中小企业贷款,以及采取果断行动对抗“僵尸企业”或任何其他形式的投机。

目前围绕中国模式和金砖国家为全球新经济体系发展的动力,是国际货币基金组织与世界银行数十年政策的结果。他们要求发展中国家在”贷款条件”下进行所谓的“结构调整”,不仅阻碍相关国家的发展,而且使其资本大量转移到新自由主义金融体系银行。金砖国家和许多发展中国家已经从中汲取了足够的教训,这些政策必须对造成难民危机,以及在西南亚和北非的征战连年负责– 他们也吸取了1997亚洲金融危机的教训,当时乔治·索罗斯之类的金融巨鳄,在短短几天内做空许多亚洲国家的货币,使之大幅贬值80%。

我们在西方完全可以选择习近平。我们可以接受中国提供的多元赠礼,并与金砖国家和其他国家一起,帮助重建非洲、西南亚和拉丁美洲,从而为我们自己创造未来的前景。不过,这意味着告别赌场经济,重新引入格拉斯 – 斯蒂格尔分离(商业银行和投资)银行的制度,建立国家银行和新布雷顿森林信贷系统。

我们也可以坚持目前以牺牲大部分人口和发展中国家为代价,实现利润最大化但是却无望、破产的新自由主义金融体系。如果新兴经济集团集体抵制美国的顽抗,我们可以选择比2008年更糟糕的崩盘,以及美元崩溃引发的金融井喷。

我们还有另一个选择:我们若忘记美国和欧洲的最佳传统,即亚历山大·汉密尔顿的美国经济体系和二次战后德国经济奇迹的原则,再加上西方古典文化传统–与中国和金砖国家共同致力于世界发展– 那么,我们很快就会面临西方文化在非洲和亚洲的博物馆展出,作为社会在道德上不适应生存的例子,我们谁也不能怪只能怪自己。

zepp-larouche@eir.de

“金砖+概念背后的根本原因是创建一个平台,促进南营(Global South,意指开发中国家)之间更频繁的互动和更紧密的伙伴关系,以制定影响全球经济变化的议程.. …”预示未来的历史性政策转变,尤其是9月在中国举行的中非合作论坛(FOCAC,Forum on China-Africa Cooperati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