拉鲁什谴责谋杀涅姆佐夫嫁罪普京;把奥巴马赶出去

Print This Post

美国经济学家林登•拉鲁什三月三日谴责嫁罪俄罗斯总统弗拉基米尔•普京于二月二十七至二十八日晚上谋杀俄罗斯自由派政治家涅姆佐夫的行动。事实上,拉鲁什坚称,谋杀涅姆佐夫无非是为了挑衅普京,因为他从事件发生时就知道了。这一切证据确凿,赌注是生或死:和平还是战争。鉴于这些情况,奥巴马三月二日接受路透社采访时为这次的嫁罪之举背书,做为他美国总统卸任前的最后一搏。

首先是谋杀涅姆佐夫。没有迹象显示涅姆佐夫所代表的势力足以威胁民望为87%的普京。很多人都知道,当年西方投机者想要摧毁俄罗斯时,涅姆佐夫是被叶利钦政府赶走的,或者说,他被杀害时几乎没有什么支持度。

三月三日法国著名经济学家和俄罗斯问题专家雅克•萨皮尔(Jacques Sapir)在「谁陷害普京?」一文分析道,一方面,是职业杀手杀害涅姆佐夫,就像是雇人谋杀,另一方面,为了构陷普京,几乎就在克里姆林宫的窗口露天演出,这种方式大大增加杀手执行的风险。

至于其他方面,萨皮尔指出,从后面射击意味持枪者完全确定目标,而且作案手法暗示其专业度正是职业杀手;失误或造成非致命伤的风险很高。请注意,全部大约开了八枪以上,缺乏致命一击,而涅姆佐夫身旁的女伴却安然无恙。

「因此,人们不禁要问,为什么不等涅姆佐夫回家后才下手?一般职业杀手都是在找得到确定目标的定点下手:公寓的楼梯间,或是受害者离开餐厅时。选择的犯罪现场即其意图,例如暗示普京谋杀。在任何情况下,刺客甘冒风险表明其政治意图十分明显。所有这一切都让人想到一切都是有组织的演出。

「为什么这些人就直接在离克里姆林宫窗下不远处杀了涅姆佐夫?」

萨皮尔的论点已经得到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莫斯科特派员证实,但是前美国驻苏联大使杰克•马特洛克(Jack Matlock)的可靠联络人也得出类似论点:「克里姆林宫墙边或莫斯科圣巴索大教堂右方等都是俄罗斯的地标。真的很难想像,俄罗斯有哪个地点代表的意义会比这里更多。看起来就像是愈加之罪。」

萨皮尔继续说:「这些人怎么知道涅姆佐夫手上抱着一个女孩离开餐厅之后,要到哪里去?同样的,在涅姆佐夫家杀他意义不是会更大?而且,如果女孩和杀人有关(即使不是直接也没有意图),那就和乌克兰脱不了关系。」

(人们可能会问,这些对助理国务卿维多利亚努兰(Victoria Nuland)与乌克兰纳粹有任何关连吗?)

萨皮尔完完全全不相信这场谋杀是普京导演的,他写道:「法国和西方国家的媒体已经提出克里姆林宫指挥杀人的想法,或者几乎是克里姆林宫下的手。我们会说,第一个假设与犯罪现场不合。而且,很难看出俄罗斯政府有什么兴趣必须杀掉这个已经沦为政治布景的知名反对派对手。普京总统的发言人梅德佩斯科夫(Dmitry Peskov)说,涅姆佐夫对政权没有危险也不具威胁时,这是完全正确的。假设谋杀涅姆佐夫是为了吓唬别的反对人士,到他家杀了他会简单得多。认为俄罗斯政府直接或间接参与的想法根本不可能。」

以同样抹黑的概念诬指俄罗斯右翼民族主义者打死涅姆佐夫,萨皮尔说:「普京和俄罗斯政府已经立即指出这是一种挑衅的假设。很容易看出他们对这种假设的呼吁。但是我们必须诚实地说,这就是事实。普京实际上是西方媒体广泛而深刻的仇恨运动目标。一些记者实在无法他抗拒杀伤对手的假设。他们用地球上所有的罪名指责他。涅姆佐夫与政治密切相关是在1990年代,人们已经忘了他的政策导致俄罗斯濒临崩溃的事实。而且,人们也忘了, 2004年乌克兰橙色革命以后的纷争也是出自涅姆佐夫授意的事实。不仅仅是在俄罗斯,很多人都希望涅姆佐夫去死。但是,人们都已经遗忘了这一切,还游行的标语现在是『普京是刽子手』,或『普京是杀涅姆佐夫背后的黑手。』这真丢人。但是,这与西方媒体对俄罗斯和普京发动的战争是一致的。」

现在,奥巴马在三月二日接受路透社访问的声明已经把自己放在这个莫须有之罪中,声明中将涅姆佐夫的谋杀案定调为「至少俄罗斯内的民间社团、独立记者、想要上互联网交流的人们已经感觉到日益受到威胁、限制。逐渐的俄罗斯民众能够得到的资讯就只是国家控制的媒体。」

拉鲁什说;「这表示奥巴马必须离开。因为我们越来越想赶走奥巴马。这样才能拯救美国。因为美国总统并不否认,也没有隐瞒这些指控,他允许这场闹剧继续下去,现在,世界正面临人类历史上从未发生过的全球热核战争威胁;身为美国总统,你却纵容这种虚假性质的媒体报道蔓延 。你已经默认了自己应该被赶下台,这也是我们应该采取的行动。所以这个蠢蛋也知道一件事:他干了些蠢事,对于那些他干过的事,和他允许、纵容、不在场也否认的事,他是有罪的。

「想要拯救美国吗?想要拯救文明吗?这就是你应该要采取的行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