阻止埃博拉病毒扩散的紧急应变计划

Print This Post

Michael Osterholm是美国明尼苏达大学传染病研究暨政策中心主任,也是全球公共健康和生物安全的权威专家。他所提识别疫情的控制、防疫、监测三阶段已经为人广泛引用:

A计画:抑制目前正在流行的病毒

必须为每一名病人提供足够的病床和医疗服务。理想情况下,确定每一名病人都已隔离,确保病毒不会扩大传染给家人、朋友和社会。一旦确定患者已遭感染,公共卫生人员应追踪其曾经接触过的人,并确定显示感染迹象者也同样被隔离,然后重复这个过程。这是公共卫生典型的作法,也是个别疾病引入后成功阻止病毒传播的方法,过去包括埃博拉和其他传染病暴发时都曾经使用这种方法,也是上个月利比理亚一名外交官抵达尼日利亚拉各斯机场,晕倒后被诊断患有埃博拉时采取的作法。不过,如果感染者到拥挤的地区,特别是公共卫生基础设施和医疗服务不足的地方,疫情就存在指数型蔓延的危险。这时候就要展开B计画了。

B计画包括动员医疗卫生基础设施的每一个环节,确定是否感染,并迅速隔离和展开治疗,以阻止疫情进一步扩散。B计画的成功,必须采取识别、隔离和治疗的步骤,最低限度要识别出70%的感染,。

C计画仅仅保证解决传染病疫情的方案:在大部分人口受感染的地区注射有效疫苗。

今年三月,当埃博拉病毒大量感染的病例首次出现在几内亚塞拉里昂和利比理亚也出现疑似病例时,这是西非首次出现病毒,也是第一次在隔离区以外的地方爆发。如果当时那里曾经有过适当的反应,A计画可能就足以遏制这种致命感染的扩散。可是,当时并未采取相应的步骤。

到了九月,一切都已失控,疫情疯狂的在几内亚、塞拉里昂、利比理亚传播,纽约联合国大会宣布疫情为国际公共卫生突发事件。美国和其他国家承诺启动紧急援助。但是,直到今天,将近两个月过去了,却未见多少援助到来。

奥巴马总统承诺部署4000美军,帮助相关国家快速建立补给运输线,立即建立17个有100张病床的治疗中心、化验室和废物处理设施。迄今为止,只完成一个治疗中心,还因为人手缺乏无法开张。同时,感染仍然继续蔓延,速度之快,即使是世界卫生组织也被迫承认,他们对新病例或死亡人数没有可靠的数字。现场工作人员即使已经成功地确定病例,也因为不堪重负而无暇提出感染新病例的报告,只提出了多数案例都未经确认或报告。经化验室确认并报告的案例中,必须承认这是那里极少数的案例,只有不到20%有治疗床。

更令人警觉的是,疫情也呈现地域性蔓延的严酷现实,还有可能在未来几个月扩散到更广泛的区域。西非每年五月到十月的雨季有利作物生长,接着八月到十月收割;这段期间,成千上万的西非男子和男孩在自己的家乡工作。收割期结束后,他们就前往伯基纳法索、马里、尼日尔和加纳的金矿工作; 加纳和象牙海岸的农场有可可坚果和棕榈油;茅利塔尼亚和塞内加尔可以收割枣椰和捕鱼;塞内加尔、马里、象牙海岸、加纳、伯基纳法索和尼日尔生产非法木炭。他们大多步行穿过森林,绕过边境检查站,他们通常有西非国家经济共同体身份证,可以在西非国家经济共同体的成员国之间自由通行。他们到其中任何一个地方需要一到三天。很显然,这正是为下一次更大的灾难做准备。

应该要怎么做?

迄今为止,B计画显然失败了。从最乐观的角度估计,治疗床,开始承诺建立已经远远超过一个多月了。即使所有承诺的援助都将到位,所有规划中的治疗和测试设施目前也已成立,并立即进驻工作人员,仍然远不足以遏制这一场流行病。

至于C计画,开发有效的疫苗目前已经在不同地点进行各种测试,有一些已出现进展,目标是明年初期卫生保健人员有数千剂的有效疫苗可用,目前的产量对于要遏止疫情在非洲各地蔓延远远不足,更别提在世界其他地区使用。

拉鲁旭先生和全球最顶尖的传染病控制专家建议,目前状况的发展,很显然,唯有以遏制全球生物恐怖主义或战争的思维进行全面的军事动员才行。迄今为止,所有的机制和机构都已经证明无法满足必要的条件。

以下措施立即到位,相关计画才足以执行且有效:

• 由美国和俄罗斯的军事策划者和生物控制专家领导成立国际指导委员会,运用所有可用的国际资源,协调全球性由上而下的工作,全力遏止、击败埃博拉的爆发。

• 如果能控制当前热点地区所在国家的情况,就有希望防止疫情扩散到非洲、加勒比海地区,或其他任何地方。这就需要采取类似1948年柏林空运的规模(不过数量要多得多),紧急空运医疗设备、训练有素的人员和充足的粮食补给治疗相关人口。此外,美国、俄罗斯、中国和其他国家的医疗船必须停泊到西非沿岸治疗感染病例。光是美国医疗船在完全自给自足的环境下就可以立即提供2,000个人员齐备的病床。外加海军尼米兹级航空母舰和两栖攻击舰上的医疗设备,结合来自俄罗斯、中国和其他国家类似等级船只的能力,我们可以提供数以千计的床位,这样就足以降低死亡率,同时防止感染扩散。

• 推出全球曼哈顿计画,邀请世界各地的研究专家快速开发、测试并大量生产疫苗。这么做可以减少目前工作重叠所浪费的时间,还可以消除私人和政府实验室之间的壁垒,建立并保持同侪审查以及测试安全性和有效性的最高标准。它也可能是仅有提供大量生产战胜病毒疫苗的可能性。非洲大陆有十多亿人,不同效力疫苗实际上意味着总共需要5亿剂。

• 最后,在全球热点区之外的地区订定预防计画,以便立即侦测和治疗感染埃博拉病毒的新病例。这个计画应该模仿美国早期的希尔 – 伯顿法案的标准在每个国家的每个地方,为不同层次的疫情建立治疗设施。最近美国德州达拉斯出现首宗埃博拉病毒感染案例的一连串处置错误,显示美国这个全世界最先进国家的公共卫生基础设施和医疗保健服务的运送和准备已经全面崩毁。

对于美国为了满足为自己人民提供生物安全的标准,奥巴马医改(美国全民健保) 必需提出紧急暂停声明,并规定为所有美国人提供全民医疗,包括为目前威胁北美的流感毒株进行全面疫苗接种计画。

所有这些行动,虽然本质上很粗略,但是至少能将世界转移到一个有效的模式,避免一个21世纪全球规模的黑死病灾难。就计划本身而言,对于下列事宜是远远不够的,无论是以英国为中心的金融寡头一心一意想要强制以减少世界人口解决经济解体的问题,或是我们即将面临的其他战争和金融崩溃的生存危机。但是,至少这是一个开始。

对美国来说,奥巴马做为以英国为中心的金融寡头集团的工具为我们带来的生存危机,只要他继续担任总统,这项计画就不会发生,也没有人能逃脱残酷的现实。因此,我们应该利用宪法所赋予的权力,让奥巴马去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