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亚洲听到心跳声

Print This Post

作者: 林登•拉鲁什
2009年10月30日

正如最近中俄两国之间协商所展示的,避免当前正在加速的全球性世界经济崩溃的唯一方法是,通过合作停止由联储主席和他的伙计们发动,这种内在超通膨的货币主义学派系统。随后有1987年10月,胡佛式股票交易系统的崩溃,本来可以关闭1987之后格林斯潘之类的系统,成功从当前货币学派政策转头,返回美国宪法规定的信贷系统上来,而这在富兰克林罗斯福任上曾经恢复。现在,中俄在这种相同方向上做出了重要而印象深刻的一步,现在该轮到美国的复原了,接着来吧。

当参与者背离10月12日世界公共论坛“文明对话”的罗兹第七年会时,却听到欧亚大陆三个世界巨人经济复原的充满希望的心跳声:俄罗斯、中国和印度。一边是充满希望的发展,与此同时,还有加速的全球经济崩溃危机,“后凯恩斯主义”的世界货币学派系统,进入了一个正在到来的,世界经济崩溃危机的全新加速的阶段,这支配了遍及美洲、西方以及中欧和中亚的事宜,也是非洲的主要议题。

听到来自中俄两国令人鼓舞的心跳声,这告诉我们,世界虽然仍处于致命的危险境地,但还没有死绝。而跨大西洋政治经济的病人,在几周几个月前,所有胜任的经济学家看来几乎是进入生存末期阶段,10月份最后两周,类似发展在欧亚大陆已经爆发,这还是有希望复原的,并可以从整体上拯救世界经济。

中俄两国最近两周完成的令人震惊的真实一面是,隐约指向那个应用自上而下不适当影响力的一些想法,而这种影响力,仍然影响着美洲、西方以及中欧国家。先不说奥巴马总统及心腹对于大规模冲击的蔑视品性,在这种大规模冲击进程中,美国绝大多数人受害,政治势力的支配权,仍然在臭名昭著虚伪的诸如此类的外国控制者手中,差不多就是托尼布莱尔木偶的奥巴马总统,是前英国首相圈子里的人,也是华尔街-伦敦圈子里的人,而这些人的祖辈推出了阿道夫.希特勒,以及类似布莱尔-奥巴马风格的,种族灭绝式的“卫生保健”政策,这种政策最早是在以前德国希特勒政府中应用过的。

目前,美国唯一避免当前奥巴马导致的国家政治自杀的生存方法是,将美国自身带到最近中俄两国之间经济合作的步伐中,成为项目的重点合作伙伴。

现在所面临的情形,如果我是总统,会这样援救,假设我没有象林肯、麦金利以及肯尼迪总统那样被暗杀的话,他们都是被相同的外国敌人(以及美国同党)暗杀的。这样美国经济的援救,以及我们合作伙伴的经济援救,现在可以很快完成。当前局势下,任何胜任总统工作的总统,都不得不会做与我一样的事情。

必须要理解的

我们所要迫切了解的一课,是大众愚蠢这一天性,这在我们共和国内的掠夺者以及受害人之中,是具有支配性且共享的流行观念。这是我最近比过去公开做的更为强调的观点,鉴于雪莱的《为诗辩护》阐述的重要性的原则。哥特弗里德.莱布尼茨,比雪莱要早一个半世纪,他在文中写道,已经指出雷恩.笛卡尔及其追随者在科学上总体失败下的本质愚蠢性,莱布尼茨所展示的是,控制宇宙对发挥人类意愿响应的指导力量,都在莱布尼茨的力学观念总论标题中,因为动力不仅是之于物理过程的法律效率的性质,还有雪莱在《为诗辩护》中强调的,群体性的社会行为。

当已知作为个人的那种生物,现在说,“但是,我是个自由的思想者,”上帝都笑出眼泪了,同情地流满面颊。这可怜的生物,相信那些大众所分享的依赖于信仰密切相关的“流行观念”,即便所有证据都表明那个观念,比如当今的货币主义学派的观点,对于思考的人以及那些相信他(她)所作所为的人,绝对都有损害。所有失败社会,实际都是构建于这种行为类似特性的误导流行观念结果的例子,动态地。

美国后富兰克林罗斯福时代,就是这种起因于“流行信仰”群体行为反常的结果。美国后肯尼迪时代,远比后富兰克林罗斯福时代更为愚蠢。

因此,我们必须要看到最近从亚洲散发过来的好消息,就可以看做是中俄两国免于这种观点而迈出的重要一步,而这已经将美洲、西方以及中欧带到对于全人类来说的世界范围的新黑暗时代的边缘。

他们所采取的行为,到现在为止,实际上,与我以前在几十年内对于长期经济预测而用的独特成功的能力一致,我拒绝那种通常所教的统计预测教条的病态实践。我用的是黎曼的经济方法,起源于黎曼二十世纪的领先追随者,在物理学中所带来的著名的相同的基础性原则,其中有爱因斯坦,还有纳德斯基(V.I. Vernadsky)及其当下伙伴的丰富思考。

自从我用这种物理学术语的预测方法第一次出版后,正如我在1996年1月参加民主党总统提名竞选中所做的那样,依据三个主要的物理经济因果性变数,我的预测表明非常明确。这种方法,名为“三重曲线”原则,已经在我作为经济学家的作品中使用,从我在1956年中期研究开始,而那时,正赶上1967年冬末汹涌的深度衰退。自1996年1月始的“三重曲线”应用,使得测试更为简单更为精确。

近乎所有学院派及相关经济预测方法的失败,主要基因于,应当视为笛卡尔式的处理方法,在纯粹货币学派形式的行为科学家的推测中,又是和纯粹货币学派假设的关于“经济价值”的性质紧密相连,与现实对比的是,唯一的社会,或者往大点说是世界的经济成就的准确标准,可以在社会潜在相关人口密度的相关增长中找到,通过这些具备创造智慧的改进而获益,而这又是特定社会支配性文化中个人对古典艺术与物理学创造力的改进而得。

三重曲线的方法 (见下文),我正在发展的,避免了所有一般教导的经验主义的经济及实践教条失败的典型因素。

大规模的世界危机,也威胁了中俄两国,以及欧亚大陆的很多邻国,这都是流行的国际货币系统的系统性错误的结果;但至关重要的效果,是每平方公里内人均劳动力物理生产能力的相关增长衰退。货币的创造和使用相关的政策,因此必须在物理经济限制下,而不是其它我们如今都要面对的,让整个地球进入毁灭状态的什么玩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