復興古典文化 為人類創建共同的未來

Print This Post

2016年6月25日至26日柏林國際大會

2016年6月28日-席勒學會舉辦為期兩天的國際大會,聚集了來自四大洲24國的300多位貴賓,探討如何透過文明間的對話和人類的獨特創意取代全球合作與發展的新典範,進而制止隨時可能觸發的世界大戰進行密集而深刻的對話。與會者極為擔憂西方升高地緣政治衝突對抗俄羅斯和中國以及熱核戰爭的危險,並通過立即結束制裁俄羅斯和敘利亞的決議。大會的重點在於結束戰爭和重建飽受戰爭蹂躪的敘利亞和更廣大的西南亞區域,敘利亞總統政治及新聞事務顧問Bouthaina Shaaban,在大會期間發表演說並透過現場直播回答觀眾提問。

大會期間,與會者受邀參加社區教堂公開的免費音樂會 -“文化的音樂對話”。 在500位貴賓和150位音樂家之前,Camerata Geminiani、席勒學會和來自各地的國際合唱團一起演唱威爾第音調的歐洲古典音樂,以及來自俄羅斯、烏克蘭和中國的合唱團演唱民歌。顯然的,唯有植基於分享和促進各大文明的文化巔峰,人類才能從谷底保存文明,進而創造美之文藝復興的人類新典範。

大會論壇

大會共有五場論壇,第一場論壇的主題是“比冷戰時期更危險的戰略危機”。演講人為席勒學會創辦人暨主席黑爾佳•策普•拉魯旭、前美國駐沙特大使傅立民(Chas Freeman)、前法國國防暨内政部國際關係參贊Alain Corvez (退役)上校,、前戰鬥機飛行員暨北約規劃師和空中作戰講師空軍 (退役) 中校Ulrich Scholz,以及美國經濟學暨政治家林登•拉魯旭。

第二場論壇的主題是“如何克服大西洋兩岸金融制度的危機”。演講人為2012年法國總統大選候選人雅克•舍米納德、義大利五星運動黨歐洲議會經濟和貨幣事務委員會代表馬可查尼、日本佳能公司和前國際基金會駐日本代表小手川 大助和前希臘駐波蘭、加拿大和亞美尼亞大使暨前黑海經濟合作組織秘書長Leonidas Chrysanthopoulos。

第三場論壇的主題是”一帶一路政策的新典範”。中國社科院(CASS)一帶一路研究員任琳博士,阿富汗駐德國大使Hamid Sidig和柏林Marwiko AG董事會主席Egbert Drews。

週日的討論延續了“絲綢之路 - 新典範”的論壇,並強調敘利亞必須結束地緣政治衝突、外國贊助的恐怖主義,並在該區創造和平與繁榮。敘利亞總統政治及新聞事務顧問Bouthaina Shaaban透過事先錄好的視頻說明敘利亞的局勢之後,觀眾可以透過視頻與他進行30分鐘的對話。之後,他要求大家應該為人類帶來具有創造性發展的新典範(“知識性的絲綢之路”),而不是戰爭和破壞。

Michel Raimbaud(前法國駐阿拉伯、非洲和拉丁美洲國家大使暨前法國難民與無國籍保護局主任)另闢座談,他十分激動的呼籲,在敘利亞和其他地方重建符合國際法的和平。全球策略信息阿拉伯文編輯Hussein Askary播放視頻呼籲在新絲綢之路的背景下重建阿勒頗之後,與敘利亞文化部長暨敘利亞文化遺產轉型計畫董事會執行董事Talal Moualla教授進行討論。這項座談由(飽受戰爭蹂躪的)也門與金專五國協調諮詢辦公室主任Fouad Al-Ghaffari的視頻和埃塞俄比亞商業銀行主席暨總理顧問Bereket Simon共同總結。

第四場論壇是“科學先鋒:以聚變經濟和人類在太空的未來為基礎的新經濟平臺”。主講人為曾經受雇國際原子能機構,目前是維也納獨立顧問的Adeline Djeutie,雷達國際技術公司主席Alain Gachet,和國際宇航科學院(IAA)衛星和空間應用技術總監Rainer Sandau。

接著引入一段古典音樂演奏之後,倫敦Geminiani計畫創辦人暨藝術總監也是小提琴家的Gian Marco Sanna參與討論席勒學會推廣幾十年的a=432 Hz (“威爾第調諧”)科學音樂調諧的重要性。Hussein Askary以“大象鐘”為例說明伊斯蘭文藝復興之美及其與古絲綢之路的關連。之後,各座談會的成員加入(海嘉)拉魯旭夫人和林登•拉魯旭關於如何引入每個人的創意原則,為人類共同目標保護全球合作,阻止目前文明的致命危險的總結。


以下是大會部分演講人的簡短演說摘要。這些只是“前菜”,邀請您前往這裡 一饗這次歷史性大會所有演講內容。不過,對不起,只有英文。

 

黑爾佳•策普•拉魯旭:我想大家參與大會,是因為知道,我們的文明在經歷絕對空前、系統性的生存危機。現在的危機,有北約與俄羅斯的衝突可能導致第三次世界大戰,有中國在南海與美國的對抗,還有一個危險是可能摧毀金融體系的2008年新形態金融危機,而且又有英國脫歐–英國投票離開歐盟。大家都知道,這不是投票對抗歐洲,而是投票對抗一個完全不公義的制度和腐敗的精英階層。

這次大會的主題也是解決這些危機的定義,包括討論何謂新典範,以及人類能夠解決這些生存危機嗎?

大會邀請四大洲許多國家的傑出演講者與會。他們代表決心找出解決方案的眾人。在我參與討論這些致命的危險之前,解決方案其實很容易。所以,請冷靜,並解決問題。如果人們為美好的計劃和行動勇敢的團結在一起,就可以克服人類文明的(任何)危機,因為這是人類的本性:面臨大惡霸時,我們就會喚醒靈魂中更強大的善的力量。

傅立民大使(退休):海嘉,感謝妳這一段激勵人心的開場白。我們已經進入英國文學家葉慈在1919年”二度降臨”詩中所述的世界:“萬物崩解,再無核心可以掌握;只剩下無政府狀態,席捲世間。”歐洲、美洲和亞洲部分地區有不祥之感 – 對於即將來臨的情況不安:在政治癱瘓中湧現的煩惱,煽動民粹大行其道,法西斯主義的惡臭瀰漫空中。

中國已經在全球範圍內規劃以公路、鐵路、管線、電信連接港口、機場和工業開發區,進一步整合整個歐亞大陸。如果中國的“一帶一路”理念得以實現,就可以打開一個廣闊的經濟和文化交流區域,為全球70%人口的65國區域降低國際合作的障礙,以超過40%的國內生產總值,超越其目前經濟成長的一半以上。

概念上,一帶一路計畫是本次大會的主要議題之一,也是人類目前最大的工程計畫。它有可能隨其規模依比例改變全球地緣經濟與政治。 

Alain Corvez (退役)上校:我要恭賀席勒學會在關鍵時刻籌組這次大會,因為集中在歐洲心臟地區的武器可能在幾秒鐘內毀滅地球,人類每一天都有可能面臨滅絕性的核戰威脅。

俄羅斯為了回應美國在北約內部的歐洲領土增援戰略部隊,被迫在西部邊界部署等量的威懾武器庫。因此,即使是遠離歐洲戰場的國家,現在都應要求全球元首克制、運用智慧。

這是海嘉 - 拉魯旭夫人創辦席勒學會的目的,我個人也想就此親自讚揚。

 

2012年法國總統大選候選人雅克•舍米納德:所以,拉魯旭打算把經濟的有效成分變成一門科學。我們以金錢積累為基礎的大西洋兩岸金融體系,卻導致相反的結果,實體經濟的規模不但未增加,反而造成混亂和戰爭,甚至,更準確、更可悲的是,兩者的組合。

前面的發言表明,當前的世界越來越危險,是的,比以前冷戰高峰期更危險。宣稱自己追隨系統規則的“現實主義”和“通情達理”的人,事實上,只是因為他們不在制度內奮戰,因而加速制度的崩潰。

現在我們已經到了制度必須變革的歷史性時刻,全人類的生存都必須享有經濟和生而為人的公正觀念。金錢本身只不過是一種工具,沒有任何價值,它的價值來自於使用,但是它又要達成什麼目標呢? 

林登•拉魯旭:首先,我們從人的角度來看這個問題,因此 - 人類有能力運用人類本身就有的力量創造更高層次的發展。接下來就是:我們該如何理解,我們怎麼找到使人類生存更成功的事物?這是另外一個問題。所有這些事情都是很簡單的科學性的問題。我們所依賴的來自於我們所稱的“自然科學”,駕馭它使之{人均}總是向更高層次發展。

在這個過程中,你必須定義你要做到這一點的方法。我關心的總是會出現新的科技,更先進的科技,一種顛覆並排除現有科技的發展。我的專長集中在應用技術革命,而且就是我所知道人類現在就可以提高人類需求的唯一一種設備。

 

義大利五星運動黨歐洲議會經濟和貨幣事務委員會代表馬可查尼:因為歐洲政府和歐盟帶來的錯誤政策,歐洲金融制度正在崩潰。很顯然,第一步 – 我們分別在義大利議會和歐洲議會提出改革銀行結構框架的法案,才能恢復將銀行業務架構分離 。我們認為,我們必須建立一種現代歐洲的格拉斯 - 斯蒂格爾法案(Glass-Steagall),簡化對銀行體系的監管,使銀行的核心業務和投機銀行之間分離,使銀行制度不再集中於投機,或是金融體系;而是集中於實體經濟和人們的需求。這是第一步。

Leonidas Chrysanthopoulos 大使(退休) :人類面臨的另一個威脅是美國如同冷戰時期一般仍然對俄羅斯充滿敵意。雖然之前的論壇談過,我還是要稍微提一下。某型導彈系統正圍著俄羅斯設立;當然,莫斯科也準備防禦場反擊。歐盟在烏克蘭危機之後,對俄羅斯禁運,完全無助於改善情況。此外,另一威脅是奧巴馬最近對抗中國,想要箝制中國的經濟實力。隨著歐盟崩潰和美國尋釁俄羅斯和中國,金磚五國是人類的解方之一;金磚五國由巴西、俄羅斯、印度、中國和南非組成,倡議人類共同福祉,追求經濟發展的政策。他們建立了自己的發展銀行投資於必要的開發項目。中國已經成立了亞洲基礎設施投資銀行;亞洲20多國加入成為創始成員,並成立絲綢之路發展基金。 

阿富汗駐德國大使Hamid Sidig:我榮幸地成為這一重要大會的一員,想要表達我的感激之情。席勒學會在過去的30年裡,推動國際討論重大議題方面發揮了重要的作用,並塑造了我們未來的工作。自古以來,絲綢之路一直都是連接亞洲和歐洲的商業動脈,沿線國家因財富創造和文化交流而受益。我希望今天與會的科學家和政治家在這個古老的傳統上,共同開發一個新絲綢之路,並使這個非常重要的地區 - 中亞進入和解、整合和重建的過程。我們的願景是為中亞地區建立安全與和平的生活,讓數千名難民返回重建家園。

埃塞俄比亞商業銀行主席暨總理顧問Bereket Simon:我為敘利亞、伊拉克、利比亞、大中東和北非國家的人民,因為一些世界強權政策錯誤導致政權更迭,使得當地受到肆意破壞,表示衷心的同情和支持當地人民。請允許我感謝席勒學會邀請我就“在新絲路和更大的非洲地區的背景下,埃塞俄比亞經濟發展的重要性,”這項受到各界關注的議題發表演說。

各位朋友,埃塞俄比亞認為中國的絲綢之路經濟計畫和海上絲綢之路計畫合稱一帶一路是另一個里程碑的機會,有助於非洲地區所有國家經濟持續發展。我們已經在過去十年或二十年見證非洲和東方之間的貿易復甦,新絲路也將進一步擴大彼此間的貿易進而互蒙其利。這也適用於埃塞俄比亞和傳統夥伴間的關係。我們決定利用與當地的鄰國間發展類似新絲綢之路的動力打開新的可能性,復興埃塞俄比亞,進而整個非洲。 謝謝各位。 

Michel Raimbaud大使(退休):早安。我想談談敘利亞,我演講的題目是“在敘利亞和其他地方,對抗主戰派的叢林法則,我們要重建和平與國際法”,這些都是我的主要議題。首先,前面已經提過,當今世界在全球性的危機下,比以往任何時候都更瀕臨戰爭的危險。許多人聽多了新冷戰將導致自由世界回到昔日的對抗,所謂善良軸心對抗由喬治•布希主導的邪惡軸心的極權主義集團。

我們必須立即解除制裁;我想告訴你,這些制裁必須解除的消息。這是戰爭罪,是重大的戰爭罪。(這些制裁)必須立即取消,我們要為此奮戰。 

也門與金專五國協調諮詢辦公室主任Fouad Al-Ghaffari:親愛的海嘉 - 拉魯旭夫人、高貴的席勒學會主席和新絲路夫人,親愛的席勒學會中東聯絡人Hussein Askary先生,今日在柏林共聚大會的女士、先生們:我向您和您的團隊表達喜悅和感激,你們將新絲綢之路、世界大陸橋,以及金磚國家新經濟體制的訊息帶到我的國家。所有這訊息已經在我們辦公室發酵,並傳遞出特殊意義,我們取得為也門市場印製並發行1000份全球策略訊息阿拉伯文版特別報導“新絲綢之路成為世界大陸橋”的權利。

敘利亞總統政治及新聞事務顧問Dr. Bouthaina Shaaban:如果我們要為世人創造一個共有的世界,如果我們要創造一個和平的世界,如果我們要為世人創造一個繁榮的世界,我們要知識上要有一個全球的概念:創建絲綢之路的概念性架構。不僅是實體的絲綢之路,也是知識性的絲綢之路。各位都知道,阿勒頗和敘利亞在連接亞洲到歐洲的古絲綢之路十分重要。無論是政治性、社會性、知識性的絲綢之路,敘利亞和敘利亞人民都將非常樂意、積極加入新絲綢之路,連接亞洲和西方:將歐亞大陸連接到西方。

鳳凰計畫視頻:阿勒頗,以及整個敘利亞及其人民、文化和文物,代表一種不同人類文明連續共存的獨特生活見證。當務之急是世人共同捍衛並維護此瑰寶。人類建立和平時,這裡應當成為文明對話的世界之都。

黑爾佳•策普•拉魯旭:因此,我們應當充分意識到,當前的危機存在著完成一個新而耀眼的文藝復興的機會,甚至比從中世紀轉變到現代更重要。如果我們打破全球化、演繹推理、所有導致此次危機的不言而喻之理,更專注於人類不同於其他物種的創造力,我們很多人大概可以活著看到每個孩子都接受教育的世界,而人類在正常情狀下都是天才。此時,人類將得到充分發展,人類的潛能開發時,就會出現天才型的作曲家、科學家、工程師;如同中國登上月球的背面,我們甚至還不知道哪裡有問題時,不凡的人們已經有了新發現。我們還不知道該怎麼提問時,就已經瞭解宇宙的秘密。而且,我們會比以前更好。我相信人性本善,每個人都有能力不斷的改善直至完美的善良靈魂。這個目標可以實現,讓我們共同努力。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