战鬥才刚开始

264位国会议员投票站成欧巴马的法西斯议案,无论他们有意或无意都已经承诺要采取背叛的行动。表决的结果,表示允许奥巴马用自己的方式,在很短的时间内完全破坏美国。因为美国公民和世界各地的人将发生大规模死亡,那些投赞成票支持奥巴马的人,会发现自己满手血腥。正如纽伦堡大审时,法庭所言,无论是已知或应知,都不是无知的藉口。

为了让奥巴马采取行动,而支持这一紧急法令,就是违反美国宪法的叛国行为。这项表决表示拒绝执行联邦宪法制度的每一个基本特徵,美国已经不再是一个自由、独立的共和国,除非我们呼籲总统代表英国君主说明这一项叛国罪行。

我们警告你的政变,就是现在,就在这里。世界金融体系崩溃时,大英帝国必然会消灭任何所有的反对力量。奥巴马入主白宫只有一个目的:破坏美国。他阻止我们坚持主权,宪法有权保护人民面对敌人的一切努力。他一直反对有序重组伦敦和华尔街累计的赌债。他勾结外国势力,恐吓通过这个法西斯法案。他违宪组成了一个超级国会的机构,对美国公民执行法西斯紧缩政策。他取消民选代表质疑、辩论,或修改这些穷兇极恶削减的权力。他宣称,国会已经别无选择,只能承认法律授与的权力,同意他和他选择的 12个委员会可以控制我们人民的生活和命运。

而且,昨晚,以叛国行为而言,国会承认这项专政。

LaRouche PAC和拉鲁旭民主的六名候选人呼籲所有的美国人马上加入我们反对这个独裁政变。我们如果要采取策略防禦这个民族,只有一个武器:立即重新制定罗斯福的格拉斯 - 斯蒂格尔(Glass-Steagall)法案。格拉斯 - 斯蒂格尔法案将使英国制度破产进而屈服我们的敌人,最终恢复美国共和宪法的主权。只有充分、全面承诺这一项立法,我们才有力量,阻止这种法西斯政变。民主党人失败了!共和党人失败了!现在,只有爱国者才愿意坐在拉鲁旭和只有爱国者才愿意坐在拉鲁旭和六位拉鲁旭候选人旁边,以道德权威领导国家。把奥巴马扔出办公室,制止他的希特勒政变,为共和国保卫宪法,对抗我们的大英帝国敌人。

战鬥才刚刚开始。我们不会放弃这场战争。

“没有国际和约能有国家主权吗?”– 2010年6月26日网络直播片段

讲稿:

最后一个国际性问题来自阿根廷。
顺便说一下,这个问题来自阿根廷,
但却反应了其他几位在座的来自发展中国家提出的问题,
它们甚至比阿根廷还落后得多。
问题是:“拉鲁旭先生,我国的历史表明,
必须经常对其他国家作战来保持自己国家的主权。
一个例子就是1945年存在于不拉登和胡安-裴隆上校之间的冲突。
美国花了很大代价终于明白,
这不仅牵扯到阿根廷的国家主权和荣誉问题,其他国家也在内。
那时美国通过不拉登表达出一种观念:”要么选择我们,要么纳粹党”。
这样看问题是很严重的错误。
当国际和国内有很大的利益不均时,很难保持一些原则。
同时一个强国让弱国占理也是很难的。
依我看来,一个弱小但有主权的国家更能孤立私利来追求国家目标,
而有更多私利的强国就比较难。
当他们的利益同时介入时,尊重国家之间的合作就变得困难了。
当强弱国签约时,强国比弱国更应该端正态度并负起责任,否则就有疑心。
我们看今天国家之间的严重权力不均,
怎样才能找到主权国家的本身利益和国际目标之间的协调呢?
一个国家怎样才能获得它的主权性呢?通过国际和约,
或者通过代表国家特点的内部力量,还是两者都需要?
没有国际和约能够获得一定程度上的局部主权性呢?
我想说如果没有能推翻帝国的国际和约,就不可能有局部主权性。
我们必须明白地球上只剩下一个帝国:大英帝国,它不是英国人民的分泌物。
不了解历史只知道一些日常事件的人们根本不懂这些,因为他们不知道古代史。
一般情况下,从大学出来的人完全不明白古典历史。
我们应该回到古埃及,就是所谓的希腊历史来明白这一切。
你们可看到从伯罗奔尼撒战争开始为阿波罗祭祀利益的希腊自行灭亡过程!
柏拉图想打败的敌人就是阿波罗祭祀,因为这是问题的关键。
这就是帝国海洋霸主文化和它的衍生物的开始,
从此控制世界,尤其是大西洋沿岸和地中海地区。
主要问题是中东,埃及和意大利的三边关系,
由某种方式聚集起来开始创造罗马帝国的过程。
罗马帝国自行毁灭之后变成了拜占庭帝国。在不到一千年内也消失了。
但其中他们也摧毁了查理曼统治下的法国。
公元后一千年内威尼斯人控制局势。所有欧洲帝国都建立在这个基础上。
亨利八世是一个例子。亨利八世是一个有真正问题的白痴。
我想应该说严重问题,就像在学校里老师对学生下的评语:他有严重问题。
核心问题是欧洲从1492年到1648年之间是战争时期。
从驱赶西班牙犹太人开始,欧洲表现出国际罪行的第一步。并从此引发了战争。
当时,哈布斯堡王朝统治了西班牙和葡萄牙政府和意大利的大部分,
还有法国和英国,这四个强国组成一个平衡,并局部传染德国。
然后就有了亨利八世。他其实不是亨利八世,而是威尼斯的背后操纵,
他们利用这个白痴并拿他和西班牙哈布斯堡公主的婚事来操纵他。
他们的离婚被用来分离西欧的天主教,并挑起战争,还以某种方式持续到今。
把亨利八世的创造为腐败的象征是大英帝国的开始。
从1492年驱除西班牙犹太人到1648年威斯特法伦和约之间是哲学过渡时期,
从柏拉图一直反对的亚里士多德理论到毫无意义的帕欧罗-萨皮理论。
他的理论是他自己有一个原则,但是百姓不能拥有任何原则。
这从此变成了欧洲文化,所谓的欧洲自由化。
大英帝国不过是由英国君主制核心人物组织的国际人士,
后来变成了以帕欧罗-萨皮理论为基础的英国君主制。
莱布尼兹曾经试图阻止这个过程,但没有成功。
所以,1763年大英帝国就诞生了,但是它其实是幕后主持。
让我们举拿破仑战争的例子。拿破仑是什么?牛粪或什么东西。
但他被利用了。什么目的呢?让我们回到1782年。
美国跟康沃利斯的对抗中获得了独立。
背后有谁?法国人?西班牙君主制,法国君主制
和凯撒琳大帝作为中立军联盟领导的俄罗斯人。
这些欧洲势力是重要的战略因素帮助美国1782年反英成功,获得自由的。
然后呢?英国东印度办公室在1782年成立并服务于英国东印度公司,
在欧洲做信息调查,包括法国著名的皇后项链丑闻。
这个事件是用来推翻法国的,
拿破仑发起战争来摧毁俄罗斯的大部分和欧洲大陆的所有国家。
拿破仑离开时或者说被支走时发生了什么事?
大英帝国出现,并在整个欧洲称霸。
尽管在欧洲大陆上的一系列反抗,大英帝国仍然统治今天的欧洲。
为什么它统治欧洲?因为欧洲人足够愚蠢来玩这个游戏!
这个游戏在美国内战战胜英国时变得认真了。我们的国内战争完全是反英战。
从1876年,我们达到了实力发展的顶点。
我们继续增加实力,因为俾斯麦采取了美国制度,俄罗斯也部分采取,
当然不是作为制度,而是对世界的一种战略眼光。
欧洲接受了美国的影响,这时英国人做什么?
他们发动不同战争来削弱这个势力,然后于1890年处死德国总理俾斯麦,
他们通过那些愚蠢的奥地利人和哈布斯堡人挑起巴尔干战争,
然后用此训练德国攻打俄罗斯。
俄罗斯和德国的皇帝都是白痴,并且都是大不列颠岛王子(爱德华七世)的外甥。
他在两个外甥之间挑拨离间让他们互相残杀。
1905年他们两个在波罗的海的一个游艇上相遇,
他们对视并说:“我们的舅舅想杀死我们”。
当然,即使知道了真相,他们还是继续游戏。
就像伊拉克战争,两次完全没有必要的战争,因为我们参加了游戏。
现在的阿富汗战争是怎么回事?我们还在玩游戏。
谁指挥阿富汗战争,为美国士兵布下陷阱?大英帝国!
是它幕后操纵由奥巴马政府保护的毒品交易!叛徒行为!
我们让士兵去送死,因为我们保护和英国君主制直接合作的毒品买卖行为!
这就是我们应该看问题的方式。

“中国的政策对吗?” – 2010年6月26日网絡直播片段

讲稿:

一些正在收听这次会议的和在座的几位都注意到:
4月29日,拉鲁旭先生和美国领导阶层的经济学家和国家代表关于四国合作进行了对话。
这个问题被其中的一个参与者重点提出。
问题是:“林登,在四国合作中关于中国我们已做了大量工作,现在看看中国经济。
有些事我们想跟你聊。
因为一方面,中国正在努力建设内部基础工程,比如修建核能基地。
他们全力投入各项大型高速铁路运输系统和其它基础建设项目,我们对此都赞成。
但是,这是一个人口众多的国家,大部分人口都非常贫穷而且没有一技之长。
尽管他们的努力值得佩服,但是做的好象还不够。
事实上,我们很难判断所发生的事,我们不想说中国是对是错,希望你指出一个方向,好像中国现在的经济是危险的混合型经济。
因为一方面,他们有足够的基础建设,而另一方面,大多数人都在为国际市场提供廉价商品,这是没有出路的。
原因是这些市场都在严重萎缩。让中国经济变得很脆弱。
当然四国合作是一个方法,但是我们的问题涉及到整个经济计划:
中国政府这方面做得对吗?他们是否应该为国家本身的利益实施更长远的计划呢?
中国一般情况下所做得是对的,问题是美国和西欧所做得是错的。
关于中国的故事有几个问题要考虑。
首先,中国的发展被英国势力削弱,以伯特兰-罗素为代表。
而且也被早期的英国东印度公司打击,这是问题的关键。
中国现在做什么?它顺应世界格局实行一种政策。
他们也被警告说无法获得一些技术拥有权,不是吗?
问题是什么?用看问题的方法找答案是不可能的,
因为如果你照原样接受提供中国生存的国际市场的话,那么就意味着要杀掉十亿中国人,如果那些没有受教育的穷人不能工作,他们就不能生活,没有科技进步。他们必须解救穷人。为什么?原因是英国政策强加给他们的。
我们应该看看自己的状况,找到关于这个问题更清楚更诚实的看法。
在美国发生什么事?我们都是中国人。区别是中国人在生产,而我们没有。
战略方面我们可以把世界分成两部分。
一部分是横贯大西洋地区,分为南大西洋和北大西洋。另一部分是太平洋沿岸。
太平洋地区做得是对的,对核能的大量投资,大型工程和技术的提高。
欧洲臭气熏天。因为英国在那里的影响最大。
他们一定要欺负我们,把我们赶走。欧洲是最近的目标。
问题是:什么是为中国产品提供的世界市场?
是中国摧毁了它吗?不是的。是我们自己的政府。
问题的关键是弹劾总统。我想我们在布局上有很大的改进,尤其是众议院。
我知道他们百分之百对政府厌倦了。现在是打扫房间多好的机会呀!
关键是应该从全局看问题。不要把国家当成互相竞争的对象。他们本身之间没有冲突。
他们代表着语言文化,不仅仅作为定义的语言,而是语言文化。
并且这不仅仅涉及到同一种语言,而是一种文化。
建立一个国家的基础是什么?
你走出去用契约来召集奴隶,修一个栅栏并把他们围在里面。这叫政府,这叫经济吗?
否则你会发现他们有文化。也会发现跟之前问题同样的事情。这是文化问题。
你不能把文化定义为简单的器官感觉。文化是你的祖先留给你的。
比如在语言方面的进展。百姓的创造能力表现在艺术文化方面,尤其是人们的交流方式。
人们在个人的创造能力基础上一起工作跟所谓的机械化交流原则是相反的。
你们必须触及到一个民族的灵魂!并把它提高到自我教育的更高层次。
现在,你们有一个国家和人民。这是非常真实而且珍贵的。
让这个国家和其他国家为了共同利益合作。就像不同的人为了共同目标而奋斗一样。
你们必须考虑什么决定计划的成功呢?合作,人与人之间的关系。
那么中国和其它国家的关系是什么呢?
中国向前走并说:我们跟欧美都有关系。如果他们不衰败,我们就能一起做正事。
那么到底谁错了?是欧洲和美国错了。你应该改变美国而不是中国。
中国会改变它自己,但需要给它依靠。你们知道我们有一个计划。
我是从一个老人的眼光去看以后的20,30甚至50年。
作为一个老人,除了有些固执外,我做了所有应该做的。那么,现在应该做什么?
世界有两个部分。一部分是大西洋地区,那里有疾病。不要改变话题,就是疾病。
“医生,这个人需要马上动手术!”
另一个部分,当然也有很多问题,但他们不是正在死亡。
他们仅仅作为大西洋地区的疾病的后果而死亡!
世界的危险是大西洋地区经济和文化的败落!我们不履行义务,合作者为此受苦。
我们没有允许中国接触到一些技术,就不要埋怨他们!
停止剥夺他们完全应该拥有的权力。
你们必须跟中国,日本,韩国,俄罗斯和其他这个地区的国家合作。
必须考虑和太平洋地区的合作。比如印度和非洲的一部分都属于这个地区。
还有澳大利亚的矿产资源,尤其是核能和其他能源。用于钍和铀。
如果我们动员一些国家和地区的合作者为这个目标奋斗,我们就能做到。
今天中国的危险是美国的衰败。
涉及到中国的危险是英国和生病的欧洲对美国的影响,导致美国愚蠢的行为。
我们有一个舔英国女王屁股的美国总统不会为我们作任何好事。
所以我们不能谴责中国实行大西洋地区曾经成功的政策。
但是大西洋地区已经瘫痪,和中国的契约也中断了。中国正为此受苦。
所以,改变政策,换总统。他的尿布有味,该换了。

2010年5月8日林登•拉鲁什网播

讲稿:

我的名字是德布拉-福利曼。我想大家都知道,我是拉鲁旭先生的全国代言人,我代表拉鲁旭政治运动委员会欢迎大家的到来。
当我们安排今天的事件时无法预测到将在一个难以想象的时刻发生我们所讨论的危机,拉鲁旭先生预测到的,都出现在同一时刻。
此时,美国人乃至全世界的人都很清楚,唯一能够找出危机的原因并设法走出的经济学家就是林登-拉鲁旭。
我还可以对他介绍很多,但是我知道你们和网上的听众都想听到他的见解,我就把要说的留在后面。
现在,我向大家介绍林登-拉鲁旭。
今天我要阐述两个主题,然后我将回答大家对此提出的问题。
第一个主题是目前的危机,第二个是我们要做的,如果成功,那将成为走出危机的必要政策。
第一部分是基础性的,第二部分是科学性的。
我们在国会有一些以修正法存在的法令和其他形式的法令。
它是由一群民主党和共和党的领袖人物支持的,他们下定决心不让奥巴马的政策通过。
奥巴马试图中止这个法令,他将会失败。
这可能是结束他政治生涯的最后一炮。
现在所发生的从本质上讲不是美国内部事件。
而是整个英国系统,君主制仅仅是这个系统的一部分;
这是由君主制的特使雅各布-罗特希尔德领导的国际金融体系。
我们叫它因特-阿尔法小组。
因特-阿尔法小组的主要受害者是欧:所有欧元区国家是灾难的第一目标。
然而,从1989年末,欧元系统的掌权者实施英国系统欧元系统是英国的傀儡。
英帝国金融方面最大的影响集中在因特-阿尔法小组其中有不同的支部,
他们的势力都掌握在加勒比海的海盗手中。
比如今天在金融方面控制俄罗斯的把他们的总部设在加勒比海,他们是海盗。
俄罗斯经济目前被加勒比海的海盗所控制,其中几个会说俄语,
比如在安提瓜岛,不带俄语口音就找不到旅馆。这就是情况的本质。
目前利用看似真实的谎言对希腊的保释来摧毁欧洲已达英帝国控制的欧元区心脏。
例如美国上星期四发生的就是一个反映。
希腊的保释问题是一个错误:它不应该被释。应该作为一个主权国家进行金融重组。
试图把整个欧洲都牵扯到希腊问题上是有意识地摧毁整个欧洲,这一定会有报应的.
欧洲有所改变,包括最近两个星期的德国北莱茵-威斯特法伦州的竞选;
群众的突然变化是整个过程的表现。
现在的情况是华尔街的赌徒和控制华尔街的更高势力混合在一起。
华尔街是被大英帝国而不是美国所控制。
所以现在你们所看到的不是美国而是英国危机,因为英国系统处于崩溃的边缘。
所以,奥巴马政府和他本身是英国的傀儡,他不是美国人。
他可能有美国人的血统,名义上是美国人。
但是在思维上,政治方向和被控制权上不是美国人。
他是被大英帝国在芝加哥的走狗所控制。
所以这个傀儡在美国预算的问题上受英国的指使。
并不是美国的所有人都要么愚蠢要么是叛徒。有一些人不是政治叛徒。
例如参议员约翰-麦凯恩和玛丽亚-康特维尔等等,他们不会坐在那里看美国被摧残。
所以他们马上对所谓的杜德议案作出反应。
杜德议案的结尾已经被参议院改动成另一个法。
但是有一群有决心的人非常明白英国系统将要崩溃。
同时也知道如果美国不做出反应来保护自己也会有同样的下场。
和麦凯恩-康特维尔合作的人不是虚伪的政客,而是一些爱国者。
跟他们作对的人却不是爱国人士。
因为一旦英国系统崩溃,欧元区就会崩溃-这是必经之路。
整个系统都结束了,没有人能够挽救。问题是我们也跟着一起崩溃吗?
那些华尔街支持总统政策的人是叛徒。因为他们想为了英国的势力而消灭美国。
我们还有一些爱国者。约翰-麦凯恩:麦凯恩是谁?
他是共和党人,但这并不重要。他是一个水兵。
他来自一个历代在海洋传统事业上起重要作用的家庭。
他现在所做的不是为了某个党派和个人的利益,而是一个爱国人士的做法。
其他几个也是爱国者。他们发动保卫美国的行动来抵抗目前整个金融体系的衰败。
因为如果我们能保护美国,反对目前总统.
面对欧洲的败落我们可以在美国用格拉斯-斯蒂格尔计划来带动欧洲的经济恢复
我们正在欧洲普遍宣传这个问题。
现在许多人们看好的金融资本都完全没有价值了。
他们用没有真正实物资本的赌注来赌博。
我们正在讨论成百上千亿美元作为全世界的金融债务,但这些都毫无价值
如果你控制了游戏,你把游戏垄断带到华尔街,现在你就用垄断金钱来赌,不是吗?
你宣布你获胜了,然后有人来请你帮他付款。
他们没有得到真正的金钱,结果呢? 游戏结束了。
留下我们应该处理的就是建立在垄断金钱基础上的整个系统,金融期货和所有虚假的银行保释。
利用格拉斯-斯蒂格尔标准我们能做什么呢?
我们把整个系统都归于这个标准之下,消除所有垄断金钱。
我们需要保护规范银行中的正常债务。
从2007年尤其是2008年以来,整个银行系统都被摧毁。
被一个马塞诸瑟州疯狂的绅士所控制。他不是太喜欢表现,但却臭名远扬。
所以我们已经摧毁了可以拯救的,2007年的夏天我说:我们必须行动来调整美国经济。
我们没有行动,原因是巴内-富兰克和他背后的人。
我们没有做应该做的。这造成了灾难的开始一直到2008年。
在布什统治下他们为了掩盖罪行开始实行银行保释。
现在我们有大面积饥饿和失望的百姓。他们处于集体罢工的边缘,或者说彻底失望了。
问题是:我们支持谁?美国百姓吗?重要工业,城市生活和国家吗?
还是支持实施大英帝国银行保释政策的魔鬼呢?
我们需要作一个选择:我们有一个宪法,现在所发生的是对宪法的侵犯。
我们应该做的是1933年罗斯福用格拉斯-斯蒂格尔把美国从类似的灾难中拯救出来的政策。
格拉斯-斯蒂格尔不是简单的革新,而是美国联邦宪法的原则
但是它需要特殊法律对付特殊状况,在困难面前保卫国家。这才是格拉斯-斯蒂格尔。
拉瑞-萨摩斯有精神问题,盖特纳有道德问题,这对事情没有帮助。
目前我们成了英国系统也就是国际系统的一部分!
你们不知道谁控制什么。就像一个大型高速游戏-很复杂的游戏,
其中每个人都设法阻碍别人,然后进行攻击,消除障碍。
所以星期四所发生的,就是他们尽量遮掩事实防止英国的衰败引起的。
整个崩溃已经无法控制了。这是难以计算的发展但同时是可以预料的。
当你注意百姓因当前的经济模式而遭受的痛苦和现任总统的疯狂,没有什么可以阻止。
我们处于整体性的衰败,像星期四在存货市场发生的,什么原因?英国危机。
什么反应呢?关于麦凯恩,康特维尔我有几点要说。比如麦凯恩,他是一个爱国者。
现在所发生的是两个大党的分裂和重组。谁知道还有什么类似的事情发生。
你们有由麦凯恩-康特维尔代表的民主党和共和党的合作。
在两党内都存在着快速发展的领导性运动。
这个领导权主要是反对奥巴马计划,目前还是少数。
但是有美国人民的背后支持,很快就不再是少数了。
美国人民怎样支持呢? 2009年8月,所有示威的人对他们的议员喊:“我们想杀了你们。”
“在医疗问题上你们辜负了我们,我们想杀了你们。”
现在的状况是百姓不能再忍受奥巴马在国会的多数提名。看他们要不要投降。
当人们有一个清楚的目标,并有实现它的方式时,他们会勇往直前的。
他们需要的是知名有领导能力的政治人物组织一个团体说: “到结束泛泛之谈的时候了”。
大多数美国百姓已经准备好支持他们认为可信的领导人物。
所以麦凯恩和康特维尔还有其他的参议员,就像从山上落下的雪崩一样,
拿起武器,带着愤怒和其他成员出发了。
他们下定决心全力阻碍没有格拉斯-斯蒂格尔的杜德议案。
他们将马上行动并有能力来完成它。
在他们后面,我们可以看见人群,听见吼声荡漾在山坡。这是时间问题。
在美国有绝大多数是爱国者会很快像野火一样蔓延,
无法阻挡地跟随在麦凯恩-康特维尔的政策后面。
我们可能很快会为格拉斯-斯蒂格尔或者类似的计划投票。
我们同时向英国敲警钟。英帝国会明白我们要把他们送到地狱,在那里他们将被热情接待。
我们现在正在改变历史。通常在历史中有两个因素:
所谓的客观因素:事态的走向,对人民的兴趣,恐惧和希望的观察。
然后你会说:“为什么这些事情都不能左右政治呢?”
变化是在整体状况中产生的,就像雪莱在他的<为诗辩护>末尾所说的。
百姓大多数被他们并不明白的事所掌握。
但是这驱使他们因个人利益作出反应。并且经常会表现出比以前更高尚的品质。
美国革命就是一个例子。就发生在这里。这是奇特的状况,我们当时不是在欧洲
美国人认识到应该保护已经建立起来的北美洲,他们就这样做了。
有俄罗斯,法国,西班牙等四面八方的支持-这样我们获得了自由,取得了共和。
我们同时在国内战争时反对英国并推翻了奴隶制。
我们改变了普遍落后状况并开发了西部。
我们成功地把国家统一为从大西洋到太平洋的横贯大陆。我们当时是这样做的。
我们当时忍受了长时间的痛苦来等待革命的到来。
变革的力量像潮水一样向我们涌来,我们受到鼓舞找到可靠的领导并响应号召。
于是他们拯救了我们。
我们在麦凯恩-康特维尔计划中看到的,是对危及生存问题的及时回答。
许多公民并不了解它的含义,但他们知道后果。
他们感觉到将要到来的并且知道需要做些事情。
所以麦凯恩或康特维尔说:
我们正在鼓励人们把国家从灾难和严重的危机中拯救出来。
你们丢掉了工作,城市失去生机,水利系统瘫痪,一切都接近地狱。
你们不能坐以待毙。你们应该做点事来改变状况。
一些领导阶层的政治人物正在朝这个方向前进。
他们进行研究并且互相交流。
他们最初有些犹豫,后来发现可以带动许多群众为同一目标奋斗。
他们觉察到了政治力量和影响力的巨大。
现在他们说:“我们可以用格拉斯-斯蒂格尔来阻碍这个摧毁过程。”
格拉斯-斯蒂格尔行动被排上日程。其他事都不重要。
你们要么支持格拉斯-斯蒂格尔,要么就不在现实生活,不是吗?
目前我们有能力通过吗?还不完全有。
但是我今天的报告有关人员将会听到并讨论它
我们不直接合作,但是他们知道我做得,我也很清楚他们的所作所为。我们没有很多分歧。
因为即使我们有不同的背景,但共同点是我们都是爱国者。
其他和我们针锋相对的不是爱国者。这就是区别。
当美国人被激怒了,如果有领导权他们会马上响应。并且他们已经开始做了。
最近在欧洲发生的事就是这样,因为欧洲系统已经结束。
对希腊的银行保释明显表现出欧洲金融货币系统已经完蛋。
没有希望,它将要解体。大英帝国也要解体。
大英帝国因为格拉斯-斯蒂格尔计划要威胁美国,
只要拥护英国或受他们毒害的人才会反对格拉斯-斯蒂格尔.
如果美国组织格拉斯-斯蒂格尔,将会发生什么事?
大部分华尔街拥有的货币和一些人将会消失。我们知道是垄断金钱,没有必要尊重它。
许多银行将要消失,不是所有的,因为我们能拯救一部分银行。
我们能做的是带着格拉斯-斯蒂格尔走进一个银行,说:“我们要检查你们的账户。”
其实是一堆废纸。大部分金融资产都没用可以扔到废纸篓里。
现在账上有很小的数目,而废纸篓里却有上万亿没用的美元,
你能挽救的是这些天文数字其中的一小部分。
接着做什么呢?美国摆脱了对伦敦,华尔街和芝加哥的赌徒所负的债务。
我们声明他们的货币变成废纸。他们的资本也没用了。
然后一旦美国政府有了真正的领导权,大部分人都会参与,即使有一些人会埋怨。
为什么?因为他们想生存。他们需要跟有实际货币价值的人做公平的交易。
我们需要创造联邦信用贷款。利用格拉斯-斯蒂格尔标准开始运作被拯救的银行。
我们将驱除银行的衍生物。这是垄断金钱,我们的银行系统不需要这些。
如果你想继续游戏,你就完了。
现在我们有一个完全没有衍生物的正确银行系统。接着怎么办?
联邦政府利用国会能够发行货币和信贷。
发到那里?到正规的商业和小型银行拯救储蓄和商业银行。其他的迟早会到来的。
我们能做什么?我们已不走在重建经济的道路上。
我们摧毁了很多,尤其是最近三年在布什和奥巴马的统治下。
现在看到的是对曾经拥有的工业和基础建设财产的大屠杀。
比如美国的水力系统。 1966-68年之间,经济达到了零增长,基础建设开始下滑:你們曾經擁有城市水利系統,而且市政府作為一個企業要佔有水利系統。
這個系統需要合格的雇員負責所有的運作,比如淨化水,修理管道,保養工作等。
然而他們決定把錢用在私人利益上。而那些私人利益完全沒打算維修水利工程。
所以美國的許多城市都失去了他們的水利系統。
一般情況下,從60到100年內從未維修過。我們在這方面有災難性的丟失。
因為我們雇用廉價勞工沒有任何保障,對公共利益毫無意義。
能源系統有類似現象。所有對國有企業的補貼都消失了。
所以我們應該實施兩種基礎建設工程,通過新格拉斯-斯蒂格爾政策,
聯邦政府發行信用並用不同的方式分配,或者直接分配,或者分配到城鎮和私營企業作為投資。
條件是我們認為這項投資是有生產性和創造性的。
目前的重點工作是基礎建設,因為沒有工業,農業的獨立性也不存在了。
而是被像蒙桑多這樣的國際農業所控制,他聲稱是這創造了生命。
我不知道他們從那裡弄來的專利權讓這個瘋子通過。
但是有許多失業者,必須讓他們重回有用的工作崗位。我們必須保護他們,
因為許多社區都受到水危機的侵害,美國大多數城鎮目前都有水供應危機。
另外一個嚴重問題是醫療保險!尼克鬆政府時醫療系統已經被摧毀,
他在奧巴馬等的大屠殺型醫療改革之前就實行了私人醫療系統。
百姓被政府的愚蠢所威脅,從肯尼迪被暗殺阻止他反對越南戰爭時開始。
他的去世給越南戰爭掃清道路。從此我們就開始走下坡路。
我們的經濟被摧毀,但是美國人民和傳統還存在。
我們記得曾經實現的,對科學的深度理解,這是我第二部分要說的。
我們有幾個計劃:需要在基礎建設上投資,但是必須保証人民共同生活的可能性,
比如水利系統需要修理,交通,教育,醫療系統需要重新恢復。
軸心工作是建立國際磁懸浮交通系統。
每一個大洲,除了澳大利亞,都將被這個系統鏈接起來。
事實上,鐵運在貨物運輸上比海運要便宜和有效得多。
從百瑞海峽鏈接各個大洲-去世的黑格爾,阿拉斯加的政府官員,曾經是工程的積極支持者。
我們要用這個計劃把歐亞和非洲大陸連接起來。從阿拉斯加海峽開始一直到南美的頂端。
整個區域將變成追隨林肯思想的跨大陸鐵路發展區域。
這個計劃以幾個主權國家為舵手開始恢復世界經濟。
我們同時也要做的當然是發展新工業。改變美國經濟的特點。
比如,美國中西部地區的發展被摧毀。造成華盛頓周圍的嚴重堵塞是很愚蠢的!
你們曾經在有限的范圍內發展工業和城鄉事業。
然后在這些范圍之間有的區域經過農村,連累了農業。
過去的生活是每天上班時間不超過半個小時,最好是十五分鐘。
提供大型鐵路交通可以在短時間內實現這個願望。
現在,華盛頓周圍的居民每天用一個半到兩個小時上下班。
這樣家庭生活怎麼辦?社會文化生活和類似的事情怎麼辦?
所以目前的國家和國家之間的基礎建設是錯誤的!必須投資長期高速運輸系統
在水利,交通和能源方面甚至宇宙探索的長期投資都將為新工業打下基礎。
換句話說,什麼是工業和工業產品的市場?
這個市場范圍很大,它利用聯邦政府為基礎建設發行信用款。
在基礎建設上創造的就業機會作為工業方面就業的回應和促進作用。
像羅斯福時的田納西流域管理局是最好的例子,我們可以把它推廣世界。
這不是什麼詭計,而是重心工作。
如果聯邦政府通過新銀行政策能提供信用款,
我們就能通過銀行機構在羅斯福傳統下,對私有工業的必要生產進行投資。
這就是恢復經濟的方式。
我們有20到30歲之間墮落的一代人。他們沒有生產能力。
這一代年輕人什麼工作都不能勝任,除了手淫。
然而我們可以解決這個問題,重回羅斯福總統30年代的民間資源保護隊。
必須把這些沒有一技之長的年輕人從毒品中解脫出來,鼓勵他們開始正常的生活。
這就是我們曾經做的:把這些年輕人安排在有用的工作崗位上,比如植樹造林。
現在在密西根有一個著名的軍隊就是當年計劃的遺產。歐洲二戰時期他們起了作用。
所以他們回來后,這裡就成了工業基地的重要部分。
我們做福利投資把年輕人從游手好閑中引導出來,學習基本技能為掌握生產能力作准備。
廢除大量的所謂社會工作和不同的娛樂方式,因為真正的事物生產佔更大的比例。
這個計劃會成功的。麥凱恩和康德維爾等已經開始了,會很快傳遍整個政治領域!
整個狀況一個星期后將會改變。無論如何奧巴馬政府會倒台。
或者美國不改變政策我們走向地獄,他也跟著結束。或者我們變得更勇敢些把他趕走。
然后我們要找一片漂亮的農場,他可以作為一件古物被保留下來,好好保養,但是遠離人群。
這就是我們對付精神病人的方法,盡量保護照顧他們,
提供安全的住所,但是他們再也不能傷害別人了。這就是我們要對奧巴馬做的。
改變用其中一種方式開始。
我們看到民主黨和共和黨進行內部調和。他們以公共利益為標准進行調和。
你們馬上會看到在麥凱恩和康德維爾周圍有一個政治聯盟。並且兩黨會混合。為什麼?
因為黨派制度已經不再適合於百姓。所有站在同一邊的人不組成新黨,而是一個聯盟。
有原則性的聯盟,跟反對這個原則的人相對立。如果我們想生存這就是需要做的事!
這個計劃的長遠目標是什麼?
我最近有許多樂趣:有一群有天賦的年輕人跟我合作,我們有個東西叫做“地下室”。
它隻代表整個工作的一部份。“地下室工程“是科學研究,來服務和聯絡其他的工作。
最近我們決定往前跨一步,現在是時候了。
我曾經多次提過,現在在這裡重申:人由生到死。
當他們接近死亡時,或者意識到離死亡不遠,他們會想到葬禮或類似的事情。
他們想到將像死人一樣被搬運,生前的追憶被刻在石碑上,告誡后人應該有人生目標。
如果沒有人生目標,一旦面臨死亡的現實,他們唯一想到的是人生目標的重要性。
他們不是猴子,不是動物,他們是有思想,有創造性的人。
這是唯一對社會和未來有用的事:我的生命在歷史上阻止人類前進,
還是在有生之年所從事的事業幫助人類進步?
有許多方式來論述這個必要條件,因為許多有素質的人都這樣想,
他們會想到子孫后代,這是一種方法。
他們記得在家庭和其他圈子裡過世的人曾經做的,紀念他們
希望我們的一生也會給人類的歷史留下痕跡。
我們可以說這樣人類能成功的發展嗎?現在的生活和子孫后代有真正的聯系嗎?
我們真的在做些人類永遠為之驕傲的事情嗎?
我們可以說,無論宇宙中發生什麼事情,人類都有能力把它變得更好嗎?
我們真的用科學現實的方法來想問題嗎?
一個基本問題是,我們的太陽系在銀河系裡是一個年輕的系統,有年輕的太陽,
無論我們怎麼叫,它總之是一個年輕的太陽。
行星系統是太陽年輕時派生和發展的。你們知道這些行星不會永遠這樣呆著。
讓我們來看銀河系的歷史,行星有來有去,太陽也一樣。我們粘在地球上了嗎?
我們對人類的未來下賭注,試想太陽不會爆炸,其實會的,除非找到方法來控制它。
在這之前,地球將變得無法居住,那麼人類的未來將在那裡?
在那裡有本性的人能找到人類可以生存的安全地帶?動物不能做到,唯有人類。
如果沒有這個保險制度,我們的道德將會怎樣?
然后無論我們選擇什麼都是空想,用來填補安全的空白。
我們應該了解社會怎樣運轉,尤其在目前的危機裡:
應該給人類可靠的保險,現在和過去的人都應該為宇宙存在的過程找到人生價值!
否則就不能給明智的人正確的答復,他們希望他們的人生對未來有意義。
在美國的建立過程中這種理念和義務很強烈。最近幾代人把它丟失了。
是在決定追求綠色時丟失的。我想在你死去的時候,身體會變綠。
從此我們不再考慮一些問題:太陽會不會爆炸,
我們是否准備面對這個可能性,解決這個難題來保護人類?
我們是否發展科技為了朝著這個方向前進?
是否正在學習怎樣到達別的行星,做短暫的停留后到銀河系的其它地方或新銀河系?
我們正在用這個方法思考嗎?我是這樣的,為什麼你們不可以呢?
我有一些年輕的隨員很想這樣做。這就是我們的“地下室計劃”。
我們正在討論工作的具體計劃,這不是簡單的事情。
有很多工作:怎樣能把一些人安全地送到火星上去?
我們知道在太空航行半途中所遇到的生理問題,該怎麼辦?
這些問題都可以解決,所以我們正在努力。我們注意到現代科學能幫助太空旅行。
我們的太空知識是來自肯尼迪時期想重新恢復太空科學的願望。
七十年代初,我們對太空計劃的估計是:
對宇宙科學的研究,每一美分的投資帶給我們十美分的生產潛力。
這是最有效的科學計劃,給科學發展帶來很大回報。結果是六十年代中全部停止。
登上月球是這個科學發展的結果。我們失去了這種能力,即使基本的宇宙探索!
所以現在擁有的是宇宙科學的歷史。
如果我們准備將來把人類轉移到安全地帶,遠離危險的太陽,遠離地球上的災難,
如果我們有一定的道德規范找到目標來重組社會,那麼就不會有錯誤的想法。
這是我們的命運:我們是非常特殊的種類
沒有其它種類是類似的,我們想拯救其他的種類。
我們要証明如果你在一生中做好事,那麼結果將會為后代造福。
這就是人道:你在道德和精神上都傾向於未來和過去的人。
你覺得你是一個能為宇宙存在而作貢獻的真正的人。
所以我們把注意力集中在這上面,來解決當前面臨的問題。
我們目前要處理的最大的假貨就是鈔票。鈔票的定義是假的。
鈔票不是價值尺度,而是我們利用的傳媒,像在馬塞諸瑟灣殖民地和其他的場合。
我們用信貸系統使用鈔票滿足社會需要的各個方面,包括人民的健康,舒適和自由。
這就是經濟真正的含義:對未來的貢獻就是能否找出新辦法解決新老問題。
這是實物性的,不是貨幣性的。
這種貨幣系統是交換的方便形式,馬塞諸瑟灣殖民地,早在安德羅斯島接管前就存在了。
它是美國特殊的形式。美國的形成以此為基礎從馬塞諸瑟州起一直延續下去
經濟昌盛的時候也是這種模式。讓我們考慮實物經濟,而不是貨幣經濟。
貨幣作為傳媒是必須的但不是經濟的目標。它在組織經濟中有一定的作用。
但生產出的價值是對人類有益而不是貨幣。貨幣僅僅是用來安排生產和分配的。
什麼是物理經濟?是真正的經濟。
怎樣提高勞動生產力?需要生產什麼來迎接對人類提出的挑戰?
哪些是需要掌握的物理科學知識用來提高每個人的生產力?
甚至在許多珍貴的資源都被耗盡以后,像鐵礦等。
我們應該怎麼辦?應該利用新技術進行更高能源流通密度的實物生產。
那麼這個問題的解決辦法來自哪裡?
上個世紀初有一位重要的紳士叫馬克思-普朗克,
建立了科學的一個分支叫“物理經濟” 或叫“物理化學”。
他的工作是以幾個天才為基礎的,黎曼的繼承人像愛因斯坦,哈根斯和維納斯基等。
這些人是黎曼科學學校的后代,他們從普朗克的早期發現開始進行著一場革命。
他們的奉獻幫助我們明白宇宙探索中面臨的基本問題。
如果想把人送到太空,就必須解決這些問題。隻要用物理科學的方式思考才行。
我們知道宇宙不是空的。在這方面有一個計劃。目前還很簡單但很快會變得重要。
地球和火星軌道之間不是空的。你不能看到它因為沒有可直接觀察的器官。
但是它存在,是各種宇宙輻射。
比如火星計劃,300天的太空旅行對健康很不好。你可能到了也成一堆肉了。所以需要特殊的条件用正确的速度旅行。我们必须深入研究这个有很多奥秘的领域。
我们只有廖廖的几个人在探索这个科学领域
在道德上的重要性是要给完全迷茫的年轻人指出明路,什么决定要发生事情的方向。
这包括物理科学的发展带来的重要变化。我们仅有这个问题本质的大概描述。
这需要大量的研究,即使在最好的条件下也需要几代人来完成。
但是我们必须带给人类新的道德观念,当然比现有的持久。
我们要深入危机,当你走到街上说:“格拉斯-斯蒂格尔政策将被重新使用。”
你依然会看到贫困,大量失业和恶劣的生存条件。
你带着积极心态走出去,如果没有创造未来的清楚概念,你对人说什么?
你需要传授物理科学概念这涉及到道德标准,不意味着在有生之年到另一个银河系去。
我是肯定不行了,所以我也不空想。
但是我关心下一代,这是对每一个健康人来说很正常的事。
我不得不思考这些问题的满意答复。我对后代的想法有根据吗?这是科学的作用。
我们应该做的是改变科学和经济的传授方式,走出以货币为标准的签约
货币,谁拥有货币?你看自从格林斯潘上台后,货币多么没有价值。
我们必须对人类价值,人的劳动和创造未来的价值有更深入的了解。
抓住这个机会,这是目前唯一重要的事情,因为它决定未来:
正在讨论的格拉斯-斯蒂格尔政策会被马上实施吗?可避免美国和英国一起下地狱。
否则我们就没有未来,至少一段时期。
我们一旦决定着手,怎样保持百姓的道德标准?
保证给他们浅显易懂的科学教育和实践,让他们用自己的标准明白:人类有未来!
我们必须以人类未来发生的事为标准来推行政策。必须尊重未来!
这样不仅能解决问题,而且创造条件无止境的进步;也能给人具体措施来达到目标​​。
社会的衰败和世界体系的崩溃,造成星期四存货市场的爆炸和以后更严重的爆炸。
你将怎样回答?马上实施格拉斯-斯蒂格尔计划。
否则你活着就是浪费时间。这是唯一有道义的事情:你愿意马上参与支持这个政策吗?
现在领导阶层人物把它摆在桌面上。这是唯一能拯救我们的,其他都是浪费时间。
让我们来总结:我们能够明白危机并解决它。
一些明智的美国领导阶层正在努力扩大队伍,不仅在美国而且在欧洲和其他地方。
让我们保证成功。因为只有两条路:天堂或地狱。一旦选择了你最好开始研究天堂。
这样带来的胜利能把我们从目前的危险中解救出来。
一旦做到这些,就需要认真地考虑道德标准,用怎样的社会执行政策?
我建议用新物理方法思考,以我提过的绅士为代表找到人类使命的标准。
每一代或几代人都有使命:比如你们有的20岁,有的 30岁,有的像我一样年长些。
总之我们能为未来贡献什么?我们的能力和蓝图是什么?这是需要考虑的。
现在,你们有一些问题要问我,也可以在旁边观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