拉鲁什组织:关于我们

拉鲁旭组织(TLO)的唯一目的是传播拉鲁旭的思想以及他一生的作品,他的分析性和科学性思考方法,实现他为人类当前面临的危机提供解决方案。

林登·拉鲁旭(Lyndon LaRouche,1922-2019),又称拉鲁旭,因为下列事件而声名大噪。1971年8月15日尼克松总统在以浮动汇率取代固定汇率,并将美元与黄金标准脱钩的致命行动,从而结束布雷顿森林体系1,拉鲁旭确认此举必然会导致金融体系崩溃、新的法西斯主义,最终引发战争的危险。1973年起,他发现当时的货币政策及其相关紧缩政策会降低各大洲所谓发展中国家几代人的免疫系统冲击,带来旧病复发的危险,及出现广泛蔓延的新型流行病等。无望破产的大西洋两岸金融体系的现状(自2008年以来,中央银行一直透过大量的「量化宽松」措施处于这种状态),Covid-19大流行的现实,新型全球性大流行病迫在眉睫的危险,以及未来一年威胁2.7亿人的大饥荒,都一再证明拉鲁旭的预言绝对正确。

因此,TLO认为其任务是在国内和国际实施补救措施,这是拉鲁旭生前提倡,如今已由他的遗孀黑尔佳・策普・拉鲁旭(Helga Zepp-LaRouche),也是他长达半个世纪最亲密的政治伙伴一肩挑起。美国必须回归汉米尔顿 2建立的美国经济体系,透过发展实体经济创造共同利益。亨利·克雷 3,李斯特  4,马修亨利5和亨利·凯里 6延续了这一传统,罗斯福 7及协助美国度过大萧条的新政 8也使这一传统得以复兴。

TLO将大力推展拉鲁旭毕生奉献的想法,结合美国与其他工业国家,以先进技术克服所谓的发展中地区的低度开发和贫困。这项经济政策符合FDR当初设立布雷顿森林体系提高全人类生活水平的初衷,是持久和平唯一可行的先决条件-这项政策却因罗斯福过早去世而从未实现。

我们本着这种精神说:和平的新名字是发展!

许多美国人最近远离拉鲁旭观点和方法论的中心宗旨,直到「在美国国内赢得更重要的战斗之后」才对此类国际事务不予理会。 但是,除了拉鲁修提供的解方外,包括捍卫美国宪法和总统的激烈争论的战斗都永远无法胜利:基于「我们本性中更美好的天使」, 美国将发挥主导作用,在国际斗争中打败国际敌人。

这就是我们。

美国必须基于各国的完整主权和接受社会制度差异的原则,参与建立国际关系的新范式,一齐努力实现人类的共同利益。约翰·昆西·亚当斯  9外交政策的原则就是采用这种方法的先例:「她(美国)不会出国寻找要消灭的怪物。」 但是,美国应该寻求与俄罗斯、中国、印度等其他大国的伙伴关系,克服当今以大英帝国为中心的各种帝国危险。

当今的问题千丝万缕,只有世界上两个最大的经济体-中国和美国之间的密切合作,才能解决。 中国的「一带一路」倡议仍然与所有国家公开合作,美国应立即接受。

美国外交政策应致力于为人类创造一个崭新的、美丽世代,TLO完全受到拉鲁旭生命最后五十年的智慧以及他对地球的下一个五十年愿景的启发。展望下一个五十年人类的未来,不是指当前的产能,而是未来释放全球每个人的创造力的潜能。这需要所有工业强国复兴其最佳古典文化传统后,同心齐力帮助尚未透过工业化和现代农业发展,实现其潜力的非洲、亚洲、中南美洲国家以及欧美国家投入,进行最佳的发展。拉鲁旭坚信,创造古典音乐之美的贝多芬 10,以及提升人类形象的莎士比亚  11和席勒12之类的伟大诗人,可以协助人类摆脱当前的深刻文明危机。

拉鲁旭在「美苏协议备忘录草案」中提出的原则在1984年作为共同实施战略防御计划13(SDI)的合作平台至今仍然有效。 他在文件中题为「和平总则」的第1条中说道:

持久和平的政治基础必须是:a)每个民族国家无条件拥有主权,以及b)主权民族国家之间合作,参与技术进步利益的无限机会,从而实现相互之间每个人的利益。

当前持久和平政策的关键特征是,主导的大国与相对从属的所谓「发展中国家」之间的货币、经济和政治关系产生深刻变化。 除非逐步纠正现代殖民主义不平等的遗绪,否则地球就不可能有持久和平。

只要美国、俄罗斯、中国、印度和其他国家认识到全球劳动生产力的发展符合强权和加入他们的侧翼至关重要的战略利益,一定会在某种程度上朝共同利益的方式为之。这是在这些大国之间促进持久和平必不可少的政治和经济政策的核心。

增加劳动生产率要在所有生产领域,以相对先进的速度,投资于资本财的技术进步形式。未来的时代,人类必须依靠三大类科学技术进步:

  1. 非常高的能通量密度,受控的热核等离子体,特征是熔合能生产的「商业化」发展,是人类在地球以及探索附近空间进而殖民的新兴主要能源,
  2. 当前的航天国家之间进行探索并殖民太空的国际合作,以及其他希望参与发现宇宙秘密以及未来对月球、火星和其他行星进行地球化的国家,
  3. 在生物物理学中的研究和应用以及对生命原理的探究。

Covid-19大流行病和已经威胁人类新的大流行病,已经明确表明,没有本地或区域性疾病的防护措施:每个国家都应拥有现代化的卫生系统。通过参与创建必要基础设施的系统,美国可以开始向发展中国家提供越来越多的高科技资本财,并以此提高我们生产最先进资本财的营业额增长率。

抛开此类出口为美国带来利润增多的问题,作为这种营业额增加的副产品,提高技术的速度以质的方式增加,将完全重建美国经济。以上提到的所有类别实际上都会为自己带来回报,因为回归汉米尔顿信用体系提供的信用为未来的生产提供资金,将在充分就业的情况下提高整体经济的生产率。美国经济体系的特点是,增加实体经济和技术价值所产生的税收总是大于为投资提供的初始信贷。

所有这些都需要大西洋两岸金融体系立即进行破产重整,伦敦金融城和华尔街不惜以数十亿人的生命为代价,试图维护和捍卫将近2兆美元的投机泡沫。(参阅拉鲁旭的四项法则)。

当我们回归美国独立宣言和宪法原则时,美国将拥有光明的未来。美国的特征必须是共和国体制,而不是与帝国抗争并赢得独立战争的同一帝国次级伙伴。现在该是美国恢复为世界的善良力量,再次成为希望的灯塔和自由殿堂的时候了。在现今全球困难得时刻,拉鲁旭的思想将激励世人,使这一骄傲的传统复兴,迈向人类真正的未来文明。

202012


 

  1. Bretton Woods System,指二次世界大战后以美元为中心的国际货币体系协议。
  2. Alexander Hamilton,1755或1757-1804,美国开国元勋、经济学家、政治哲学家、美国宪法起草人之一、第一任美国财政部长,是美国宪法重要的解释者和推动者,也是国家金融体系、联邦党、美国海岸防卫队和纽约邮报的创始人。
  3. Henry Clay,1777-1852,美国参众两院历史上最重要的政治家与演说家,辉格党的创立者和领导人。美国经济现代化的倡导者。他因善于调解冲突的南北方关于奴隶制的矛盾,维护了联邦的稳定而被称为「伟大的调解者」。
  4. Friedrich List,1789-1846,德国经济学家,为经济历史学派的先驱,思想亦被视为建立欧洲经济共同体的理论基础。
  5. Mathew Carey ,1730-1859 图书出版商和亨利·凯里之父。 他是本杰明·富兰克林的密切合作者。
  6. Henry C. Carey,1793-1879,美国经济学家和社会学家,一般认为是美国经济学院的创始人;认为一个国家工业发展初期,必须展开贸易保护。
  7. Franklin Delano Roosevelt,1882-1945,简称FDR, 第32任美国总统,是美国1920至1930年代经济危机和第二次世界大战的中心人物之一。
  8. New Deal,指1933年罗斯福就任美国总统后实行的一系列经济政策,核心是三个R:救济(Relief)、复兴(Recovery)和改革(Reform),因此有时亦称R新政。
  9. John Quincy Adams,1767-1848,美国政治家,担任过外交官,参议员、众议院议员和美国第六任总统,是美国历史上唯一一位卸任后加入众议院的美国总统。
  10. Ludwig van Beethoven,1770-1827,德意志作曲家、钢琴演奏家,上承古典乐派传统,下启浪漫乐派风格与精神,在音乐史上占有非常重要的地位,是历史上最具影响力和最受欢迎的钢琴作曲家,对音乐发展有深远影响,被尊为「乐圣」。
  11. William Shakespeare,1564-1616;英国文学史上最杰出的戏剧家,也是西方文艺史上最杰出的作家,全世界最卓越的文学家。
  12. Johann Christoph Friedrich von Schiller,1759-1805,神圣罗马帝国十八世纪著名诗人、哲学家、历史学家和剧作家,德国启蒙文学代表人物,德国文学史上著名「狂飙突进运动」代表人物,也被公认为德意志文学史上地位仅次于歌德的伟大作家。
  13. SDI,Strategic Defense Initiative,又译星际大战计划,美国的太空防御飞弹计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