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自第四小组农民讨论

Print This Post

[2020年4月25日网上席勒学会会议 – 美国中美论譠社, 张文基 翻译]

罗伯特贝克,席勒学会农业共同联络人: 我要感谢席勒学会和赫尔加拉鲁什给我们这个机会讨论这一非常重要的情况。世界现在面临着历史上最大的粮食危机。这包括美国。六个月前我们在那里? 在欧洲,成千上万的农民驾着拖拉机并排游行在柏林、巴黎、马德里的街道上;几个月来,他们封锁了欧洲城市和数百英里的高速公路。去年,在美国,数百名农民离开牧场和田地,到农业带参加群众集会。为什么? 金融经济体系已经变得如此糟糕,他们为了生产粮食的权利而示威。世界其他地区也是如此,从南非、南美洲到中东的人们都走上街头。他们吃不起! 在非洲,整个大陆几乎有一半人不得不依赖粮食进口,而用正确的技术,它可以养活整个世界。

所以,我们已经知道我们需要一个新的系统。然后,砰! 新的病毒击中了。现在,我们绝对要用一个新的生产体系来取代这个已经崩溃的邪恶,华尔街,伦敦金融城的投机体系。农民在这方面可以发挥特殊的作用,因为他们有作为粮食生产者的权威。食物是一种道德权利。我为今天在座的六位农业领袖团队而感到自豪,他们为此挺身而出。他们与世界各地的农民站在一起,但也与需要粮食的城市联合起来。现在,在危机之后,我们正在协助一个主权国家体系的重生,每个体系都有自己的自给自足的粮食供应,因此,没有任何国际银行或公司垄断会再次掠夺粮食生产者和劳动人民。这是真正的利益和谐,就像亚伯拉罕林肯的经济顾问亨利凯里呼吁的。

现在,你会听到来自美国各地的声音:中西部,来自印第安那州,密苏里州和堪萨斯州,在密西西比河流域;从高平原,蒙大拿州和科罗拉多州;和从加利福尼亚。我自己来自爱荷华州,我全家大多数人在那里种植玉米、大豆、养牛和猪。在每条资讯中,您都会听到不同的隐含原则,您必须采取行动,如公平的定价,不再玩弄一个国家对付另一个国家的权谋。不再有大型食品卡特尔;不再剥削杂货店里的每个人了。我们必须采取行动。全球饥饿大流行与病毒大流行一起构成真正的危险。

所以,首先,紧急行动。让我们进行干预,以拯救省各地所有的农业产能。拯救土地上的走兽群、飞禽群、庄稼、农场和农场家庭。稳定收入如果我们必须,平价定价,农场或农业企业不会被贷款方强制没收等等。此外,将食物送到须要的地方。授权生产和专门提供基本谷物的吨位给完全依赖外部供应的36个国家。预先生产它。运用世界粮食计划的有关建立人道主义转运中心的倡议,并使之发挥作用。

第二,长期而言,从每个国家的农场和工厂生产的全面措施开始。不许帝国人群再外包食物了。这意味着协作;这就是我们今天在这里的原因。这意味着每个人都应当有得吃,这就是未来。这就是为什么在上一个小组讨论文化,这是非常重要的,作为文化回归农业的一个方面。

现在,我们期待农民们的报告。第一个农民是乔麦克斯韦尔。谢谢。

JOE MAXWELL: 我要感谢席勒学会邀请我今天来到这里,我要感谢大家加入我们。我是乔麦克斯韦尔我是家庭农场行动联盟的联合创始人。我是美国的第四代家庭农民。我的农场在密苏里州,在密西西比河以西约100英里处。今天,我们都受到威胁;大流行病带来的威胁 _ COVID-19。这种威胁对我们的健康、家庭的健康以及我们的邻居在世界各地的健康构成威胁。这也是对我们的经济,对我们生活方式的威胁。世界各地的许多男人和女人都被解雇了。农民和牧场主不再有市场。消费者正在杂货店被高抬的物价剥削。这对我们的生活方式是一种威胁。这种威胁不仅来自这大流行性病更是由于垄断企业控制了市场和控制我国的经济。

在过去的30或40年里,世界允许,我们的政府允许少数公司控制我们的粮食和农业。他们以效率的名义这样做,而我们许多人则大声警告他们正在构建的一个缺陷系统和该系统的弱点。 我们很少被听到。

今天我们经济内面临的威胁源自因为我们的政府长期以来一直允许这些全球巨人存在。例如:全球最大的肉类生产商JBS,上个季度的收入比去年同期增长了322%,而家庭农民、牧场主、小商人和妇女正在全球破产。作为密苏里州的前副州长,我可以告诉你,我们可以拥有我们想要的任何种类的经济,但我们必须有政策来支持它。这种被大垄断所占领的经济,是因为我们的政府允许这种情况发生。

我们看到的世界性的大规模大流行病如果能带来任何好处,那就是我们应该联合一起起来发出同一个声音,农民和牧场主须加入劳工, 劳工须与农民和牧场主一起,小商人们不分男女和农民站在一起,为了工厂的工人站出来。站在一起,发出一个声音,要求改变发展观念; 转变我们的经济。把它从JBS这样的企业巨头手中剥离出来,然后放回我们手中。这个经济属于人民,我们有权要求变革;如果从大流行病的坏事中可以产生出任何好事。

BILL BULLARD: 你好, 我是比尔布拉德, R-CALF USA的首席执行官,这是美国最大的生产者贸易协会,专门代表美国养牛户和牧场主。美国养牛业是美国农业的最大部分,每年通过出售牛和小牛创造约670亿美元的收入。因为它是最大的,而且养牛者广泛分散在所有50个州,我们的养牛产业可以说是美国所有农村中最重要的基石。

然而,我们的养牛业正在萎缩,而且正在迅速萎缩。在不到半生中,我们失去了50多万个养牛人。1980年存在的每10个养牛业者中,到今天就有4个已经离开。我们的牛群规模缩小了15%;我们母牛群的总数减少超过500万只。我们已经失去了75%的独立养牛户。我们行业活牛供应链的收缩,恰逢我们行业营销结构中出现大规模整合和集中。我国四分之一的本地和地区活牲畜拍卖场已经消失,许多牛肉包装厂已经衰落,只有四家大公司控制了美国每年收获的2500万头左右喂养的牛的85%的屠宰。

由于贸易政策失败,我们的活牛供应链也在收缩。过去25年来,他们为进口廉价、无差别的牛肉和牛提供了便利,而美国养牛户和牧场主却无法将本国生产的牛肉与较便宜的进口牛区分开来。只是在历史上的一小段时间,美国养牛商才获得了牛肉产品上强制性的国家或原产地标签,这一短暂时刻,才允许他们在自己的市场上竞争。我们的美国养牛业是美国唯一的还能够兢争的畜牧业,它们仍然拥有足够多的竞争行销管道,可以开始重建一个有竞争力的行业。我们的猪、家禽和绵羊产业已经只剩下骨架,因为现在它们只剩下很少的参与者组成,因此必须从零开始重建。当然,我所说的骨架化是纵向的整合;这扼杀了竞争。美国的猪肉和家禽业现在由跨国肉类包装集团控制,从鸡蛋到盘子,或从诞生到盘子。

我们的活牛业是跨国肉类包装商最后一个征服的边境。但是我们不会让他们征服我们的行业。我们在许多战线上反击。在美国国会,我们正在寻求改革,通过禁止肉类包装商的行为和做法来重建我们破碎的市场,这些行为和做法造成了养牛者和包装商之间的市场根本失衡。在我们的行政部门,我们正在寻求对贸易政策进行改革,这些政策现在不利于养牛业者,有利于跨国公司。在我们的司法部门,我们正在执行我们的美国反垄断法,对四个最大的牛肉包装商提起历史性的集体诉讼,指控他们非法串通压低生产者价格,同时抬高自己的获利率和利润。

R-CALF USA将继续为美国的养牛农民和牧场主而战,直到我们获胜。谢谢,再见。

TYLER DUPY,堪萨斯养牛人协会执行主任: 我叫泰勒杜比, 我要感谢你们邀请我今天发表我的看法。 很令人振奋的看到透过一点聪明才智和辛勤工作,能在这次新冠病毒大流行期间,让这么多伟大的头脑聚集在一起。

消费者和粮食生产之间存在裂痕,目前这种裂痕正在扩大。随着大企业粮食生产增长到前所未有的规模,独立的农业正在萎缩。营养已成为食物的副产品,电视节目将24小时网路用于观看某人准备一顿饱餐的娱乐,而没有提及食物的实际种植地点,或食物的实际收获方式。农业是食品和纤维的真实面目,必须让消费者了解食物事实,而不是虚构的故事。

独立农业目前已超越危机。我们正处于一场空前规模的灾难之中。养牛户和农民每天都要面对逆境;但是,我们在非天气方面所面临的是立法和监管政策,这些政策促进大公司如此如此贪婪的追求利益,以至于我们面临重重不公的处境。农业学家发现,找到获得资金的机会不仅难,而是几乎不可能。在大多数部门,粮食生产和化学公司群控制着进口和金融资源。联邦法规使传统银行信贷几乎不可能实现。在推销我们的商品时,期货市场的投机性质在整个行业引起涟漪反应。芝加哥和纽约的交易者把口袋都装满了,而生产者则完全空手而归。我们今天必须采取精准的步骤,防止农业区_村进一步收缩和粮食生产模式的最终纵向一体化。很快,美国大企业将控制所有的食品和食品生产。我们正在一个轨道上怀着真实世界饥饿游戏的心态朝向食物成为符合压迫者要求的献礼的目的地前进。

谢谢你们。我很感激你们今天允许我跟你们说话。

FRANK ENDRES,加利福尼亚州, 全国农民组织成员63年: 谢谢你们给我这个机会, 我也要感谢赫尔加拉鲁什和席勒学会给我们时间发表我们的观点。一点点关于我自己- 我连同我的两个儿子在这位于北加州,萨克拉门托谷的西侧从事农业。我们在这里的农场养牛和种粮。

现在关于我们食品安全的新闻中有很多值得关注的事情,而这是由于我们正在经历的新冠病毒疫情而引起的关注。所以,我想谈谈一下食品安全问题。今天导致我们粮食安全担忧的原因之一是农田的流失。每天有超过5000英亩的土地从食品生产转变为商场、学校、停车场和住房,等等。另一个新的威胁是大片主要农田,正被用来放置太阳能电池板。这导致我们现在耕地减少的威胁。此外农业人口的老龄化。现在35岁以下,仅占农业人口的5%,而在65岁及65岁以上的另一端,则占农业人口的65%以上。另一个威胁,可能现在对我们的粮食安全的最大威胁是低商品价格。它是什么,是农业收入的方式,允许巨大的盗窃发生在我们国家的农场和牧场。之所以发生这种情况,是因为农民今天收到的价格与一年前、两年前、五年前的价格相比。这与它无关。农民或其他人得到的价格,必须和他今天为了经营自己的生意而必须买的所有东西相比。此外,他还必须有额外的生活开支津贴。这就是平价的意义。就生产者的购买力或平价而言,目前平均农产品价格为平价的30%,低于1933年大萧条时期,当时农产品价格为平价的64%。如今,农民和牧场主已经失去了70%以上的购买力。弥补这种损失的唯一方法是借的更多。这导致农民自杀率现已超过1980年代。

最后,我想说,一个人一生中至少有一次,一个人确实需要一个医生,一个律师,一个牧师。但是,一个人每天三次需要农民, 他是粮食生产者。这样,我想得出结论,并说,世界上许多国家也是如此,他们的粮食安全也受到威胁,这需要纠正。我感谢你们。

JAMES BENHAM: 我的名字是詹姆斯贝纳姆。我是印第安那州农民联盟的州主席,我还是全国农民联盟全国理事会成员。我是个农民; 我种玉米和大豆。我过去曾种过烟草, 当这在政治上变得不正确时, 我们都退出了这个行业。但是我想谈谈我们今天在农业方面遇到的问题, 我可能会更多地提及美国的情况, 而不是其他国家, 但我会尽最好的努力把世界纳入。我还要感谢席勒学会和赫尔加拉鲁什邀请我参加今天的活动。他们为每个人做了伟大的工作, 我们需要尽一所能地支持他们。

我想谈谈我们得到的两种病毒。显然,我们现在正在面对的一个是冠状病毒,它正在给世界造成了毁灭性破坏,它确实在全世界造成了数以十亿甚至万亿美元的损失, 这包括失去了工作、收入和机会。第二个是我们有的华尔街病毒,,它正在进行;每天都是。昨天就在那儿,明天还会在那里;他们只是继续通过他们的投机和对市场的操作而让我们流血。农民们无法控制价格__价格上下如同玩扯铃。我们过去的供求理论在那个投机议题下已经随风而去了。这一切都是关于金钱和利润,以及他们如何最好地看到,适合它。所以,我想你体会到了格拉斯-斯蒂格尔法案这一点__我们已经为此奋斗了一段时间了。我们需要打破华尔街的垄断银行,让这个过程回到农民懂得的该借什么,如何借钱,把钱交到需要钱的人的手中。

从长远来看,我们如何满足全世界人民的需求? 这让我们想到,我们的人民需要吃什么? 我们要为他们生产什么? 我看到的最大问题是,我们在美国、非洲和其他地方都有责任, 我们有机会定期获得食物, 并防止我们出现粮食短缺。你知道, 让我们把焦点带回在美国的冠状病毒。这场危机是我们研究长期粮食和农业系统解决方案的机会。 这包括调查我们市场内的价格操纵,和肉类包装业如何滥用它的的市场力量,以及将正常的供求机制带回牛奶市场,以满足需求。我们遭受的短缺并不是秘密,因为我们已经关闭了一半的食物系统。另一半在我们的杂货店,人们每周在那儿购买他们当地的需求,现在无法竞争。我们都习惯的”只要及时”计划不符合我们今天的需求。另一方面,我们没有足够的农民来为这些产品提供服务;我们也没有处理设施来满足每次危机的需求。我们在美国有一两个工厂有一些冠状病毒问题;他们把那家加工厂关了一个月。嗯,那造成一个大短缺。牛肉需求在上升,却关闭了牛肉市场。因此,农民们正因为不是自己造成的错误而受苦,他们手头上的所有产品都无处可去。所以,他们中的许多人正在用犁推倒该收成的蔬菜等;农民们正在将他们的动物安乐死,因为他们买不起饲料。

更糟糕的是,我给你举个例子。农民的份额,一旦从农民到消费者,例如一磅培根熏肉,零售价是5美元;农民的份额是63美分。你想看看小麦。小麦是我们在世界各地都生产的。在这里,一条面包是两磅;零售价是3.99美元,农民的份额只有12美分。你可以给出更多的例子。对于那些喜欢喝啤酒的人来说,六瓶啤酒的零售价为9.99美元;农民的份额是4美分。所以,这些事情都只是一般人闻所未闻的。

是时候做出改变了。我们需要作为一个全球产业共同努力,并设法制定适合全世界每个人的粮食价格,这是一个合理和公平的机会,必须消除投机问题。非常感谢你们。上帝保佑你们,希望这是有帮助的。

MIKE CALLICRATE,堪萨斯州; 科罗拉多州, 竞争市场组织的理事, Ranch Foods Direct的业主: 当我们今天坐在这里谈冠状病毒问题, 我认为它真的拉开了我们的工业食品系统的失败的帷幕。今天, 食品业从来就没有更多的钱了。消费者从未为食品支付更多费用。而这种食品的生产者, 无论是农场工人, 还是食品加工工人, 或者农民或牧场主本人, 从未收到过如此少的份额,相对于消费者为食品所支付的美元。所以, 我认为这是一个谈论并开始建立替代食品系统的好时机; 一个更地方和区域性的。我们, Ranch Foods Direct已经这样做了大约20年, 20年前,我真的被迫进入这个行业,当我不能再卖我的牛的时侯。我决定,好吧,我们可以提起诉讼,我们可以立法,但为什么我们不做别的事情呢?我们为什么不为消费者建立替代途径呢?这就是我们今天在这里的Ranch Foods Direct。

现在,我们在堪萨斯州的圣弗朗西斯饲养我们的动物;我们在那里处理他们。我们把它们加工成躯干;它们被运到科罗拉多斯普林斯,在那里被切割,并直接卖给消费者。我们确实构建了这个系统,而且真的很难。我们遇到了各种各样的障碍和各种挑战;但我们还存在。我真的认为今天的时机是正确的,在这个国家的其他地方建立类式的组织。只要农村社区能够与城市社区建立联系,这种事情就可以在全世界真正得到推广。但我认为,这样做的目的必须是增加农场和牧场大门的收入;提高工人公平的生活工资。

当你想到今天,猪肉厂被关闭,因为他们有这么多的冠状病毒病例,为什么这些人会生病? 嗯,他们在非常接近的环境工作;他们在非常接近的环境吃;他们一起乘坐同一辆车;他们多个家庭同住同一公寓。他们为什么要那么做?因为他们没有报酬;他们没有领到保障生活的工资,他们真的生活在阴影中。他们中的大多数不是合法公民,所以他们害怕。我是说,让我们让每个人都能活得更好;从农民和牧场主到工人,为消费者获得健康食品,而不是高度加工的东西,那些食物使包装业者,使加工业者,使零售商得到很多钱;但它牺牲了生产者和消费者的利益。

所以,我认为现在是时候了。我们今天需要建立这一计划。但是,我们必须得到一些符合这种模式的法规。我们必须建立一个对这个想法友好的政府。这可能是最大的挑战之一,因为这件事必须由每个人提供资金;不只是在农民的背上,不只是在牧场主的背上,当然也不是在消费者得到食物之前加工这些食物的工人的背上。它必须由每个人提供资金。现在,农场和牧场上的人们真的没有钱。他们遭到巧取和掠夺这么久了。他们放弃了自己的权益;他们不能赚钱,因为他们没有公平的市场去出售。我们真的要作为一个社会站出来,为这件事提供资金,并建立它,并支持它。

DENNIS SPEED: 我们刚刚结束了来自美国农业带的精彩讨论。鲍勃, 你还有其他的话要补充吗?

BAKER: 我只想总结一下,你所听到的是美国农业方面的六位领导人的意见。但他们对此非常关注,因为我们的农业生产者已经达到承受不了的程度。如前所述,这种合并成为大型农业单位。最近的一份报告显示,美国40家最大的猪肉生产商生产的猪肉占66%。他们估计,在这次危机中,他们平均每家损失1800万美元。所以,我们盯着看,现在排队将成千上万的猪安乐死的计划。还有计划对数百万只鸡实施安乐死。 这是闻所未闻的,在此世界各地有如此短缺的食物危机时候。 这就是为什么当Helga和我们的组织谈到转变发展观时,我们必须回归到人代表在上帝的形象的观念。所有这些经济机制的目的是什么? 它不是赚钱。它是为了创造一个经济生产的环境,并利用创造一种环境的想法,以各种方式增加和激发每个人在他们一生中以不同的方式的创造潜力。因此,今天上午有关于文化的讨论。

当你把这一切与世界各地正在发生的事情放在一起时,它就很清楚的显示了正在起作用的两股力量。你有一个推动经济纾困的大华尔街投机者和银行垄断集团,他们是比人们所曾经梦想的更大。然后你看到战争鹰派在推动,试图在世界各地创造好人群和坏人群。我们的想法是,让我们把世界团结在一起围绕着一个理念,那就是我们与生俱来的创造力。这就是我们的经济目的;这就是为什么我们增加文化的讨论和关注,而不仅仅是专注于在市场上赚钱。

SPEED: 鲍勃,我有一个问题,你没有预期的,我希望你对我们的听众说一些关于现任中国总统与爱荷华州和美国的关系。

BAKER: 嗯,习主席来到美国,在爱荷华州呆了一段时间,住在爱荷华州的马斯喀丁。他们现在已经发展了,因此,习主席非常熟悉美国农业;他们使用的先进技术。今天,在美国农业,它实际上是我所说的宇航员农业,因为太空计划中使用的技术正放在美国和世界上许多地方每个农民的拖拉机驾驶室里。但是,习主席意识到,这项技术的程度,现在已经有很多机会与美国农民,特别是爱荷华州的农民合作,因为他在那里建立了许多接触。其中很多现在被转移并以中国最先进的方式利用。无人机、GPS、先进的灌溉和科学。关键是,它展示了,正如我们在马斯卡廷看到的,他们在那里建立了一个中国-爱荷华友好协会,并有许多人员交流。中国交响乐团在中西部巡回演出,反之亦然。这确实表明,我们能够很快的以共同发展的理念使世界各国团结起来。但它在农业部门方面留下了非常深刻的印象。现在我们看到,驻华大使是爱荷华州前州长。因此,考虑食物的需求是一件巨大的事情,因为它实际上强调了对作为人类的所有事物的需求。这就是林登拉鲁什在他所有著作中真正关注的。开发人类创造潜能的思想。从中国正在以历史上从未有过的规模将贫困人口拉出贫困的成就来看,这确实是一件你可以亲身见证的事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