德米特里波兰斯基 (Dmitry Polyanskiy)

Print This Post

[2020425日网上席勒学会会议(美国) – 中美论譠社 张文基 翻译]

非常感谢, 尊敬的同事们。谢谢你, 拉鲁什夫人, 你非常有趣的演讲稿, 有很多事情要进行, 我相信我们会做的。如你所知, 我是一名外交官, 作为一名外交官意味着一点不同的说话方式, 所以我可以从政治和外交的角度向你的发言补充一些看法。

绝对可以肯定的是 新冠病毒给全人类造成了极其严重的各种问题。其中最重要的是拯救生命, 确保我们的共同安全、生物医学安全, 以及保护人类环境, 这些环境应该舒适, 不会对生命和健康构成威胁。

事实已经清楚表明,没有哪个国家, 无论多么强大和富有, 能拥有抗击这一大流行病的所有工具。每个人都不得不采取可能对国民经济有潜在危害的严厉措施, 以遏制这一流行病。我们还不知道世界上大多数国家将面临这些后果的程度; 它仍有待计算。到目前为止,自从我们第一次听说冠状病毒以来,已经将近半年了, 没有人有抵抗病毒的疫苗; 到目前为止, 还没有人提出有效的治疗建议。

我们绝对可以获胜, 但这不是指责和污名化的时候。现在是相互合作、相互支援的时候。现在也不是兢争的时候──谁做了什么, 谁比别人更成功。这不是一场选美比赛。现在应该是帮助、分享经验、相互交流、寻找方法来共同努力, 面对现代人类前所未有的挑战的时候了。

俄罗斯的应对大流行病

俄罗斯准备与我们的伙伴一起面对这一挑战。这就是为什么,俄罗斯在采取一切必要措施打击冠状病毒在国家广泛传播的同时, 我们也认为有责任向他国,向我们的伙伴提供援助。因此,当我们还处于冠状病毒传播的早期阶段时, 在2月初, 我们向中国捐赠了个人防护装备和医疗用品, 中国当时受到病毒严重影响。

俄罗斯医生和病毒学专家小组也被派往义大利和塞尔维亚, 这些国家当时处于更严重的大流行阶段。现在,我国在防治这一流行病方面也面临一场巨大的斗争。因此, 我们现在也欢迎能够向我国提供的任何援助, 我们在这方面与许多国家──与中国、欧洲国家、美国──合作。

如你所知, 4月初, 我们向纽约运送了一架飞机满载的人道主义援助物资, 我们说这是敞开心扉完成的, 我们将在稍后阶段接受我们认为必要的任何援助, 我们当时已经理解, 我们将不可避免地会需要这种援助。这就是合作是如何组织的。

重复, 这不是一个选美比赛; 不存在这种情况:当有人说我们成功了, 而另外有人没有通过考试。现在不是这类行为的时候。现在是表示愿意提供援助和伸出援助之手的时候了。这就是所有负责任的全球行动者应该做的。

现在, 当中国局势开始稳定时, 中国实际上正在帮助整个世界, 包括俄罗斯, 我们非常欢迎这种说明。我们认为这是正常的。最近,一些非洲国家知会俄罗斯, 请求帮助抗击这一流行病。我们在莫斯科审议这些要求, 我绝对相信, 我们将在稍后阶段来拯救他们, 届时我们预计在与这一流行病的斗争中将取得重大突破。这就是我们现在正在做的事情。

还必须指出, 我们深信, 对这一全球性威胁的反应也应是全球性的。将问题分割和限制在我各国境内的做法是错误的。

世卫组织的关键作用

我们绝对相信, 联合国必须在这里发挥关键作用。重要的是, 我们大家都支持世卫组织(世界卫生组织)作为联合国的主要专门机构, 并帮助它协调全球措施并听取其建议。过去几个月, 世卫组织已成为有关该流行病的所有资讯的中心。我相信, 任何研究其行动、声明和具体决定的时间表的人都会相信, 世卫组织是有效率的。

此外, 事实上世卫组织在应对这一流行病方面已经,并将继续发挥重要作用, 这也反映在联合国大会最近通过的一项一致性的决议和20国集团特别首脑会议的最后宣言中。同样重要的是, 不要忘记77国集团和中国通过的宣言, 该宣言强调世界卫生组织在全球努力中的协调作用。我们需要通过这个组织确保普遍的医疗服务范围。

再重复一下, 现在是团结一致, 不要责怪别人的时候了, 不要污蔑别的国家因为它做了什么或没做了什么。我们应该真正支持世界卫生组织; 我们应该把它作为现在我们努力打击冠状病毒的支柱。

对经济的影响

很显然地, 冠状病毒的传播对经济产生了非常坏的影响。我要再次重申, 仍然难以评估这一流行病之后对世界, 特别是某些国家的经济发展造成的损害和后果。

当然,这一流行病也严重影响了商业、贸易、投资以及货币汇率。我们仍然在疫情之中, 所以我们不能真正开始纠正所有这些损害, 并为此找到可行的解决办法。您还可以看到, 正在发生的事情增加了对某些产品的需求, 这些产品的需求比一些国家所能提供的要大。因此,现在也是协调的时候了。我们认为, 20国集团国家应该发挥这一作用, 它们应该成为制定经济议程的推动者, 以帮助我们大家建立一个共同的经济对策框架, 在大流行造成的深刻冲击之后重新启动世界经济。

我还要再次重申, 无论政治议程和偏好如何, 现在也是进行深入和坦率团结的时候了。我们尤其需要关注发展中国家,它们面临巨大挑战, 应该首先得到援助。

在这方面, 我想再提出一个专题。同样重要的是, 媒体和社交网路要负责任地工作, 因为我们主要谈论冠状病毒对医疗系统和经济的影响。但是,很难评估对使用者的心灵、感知造成的损害; 那些现在在自我隔离的人们。他们真的非常渴望任何可以获得的信息。

因此, 在这个时候, 大众媒体必须保持克制和负责任的态度, 不传播未经核实的假新闻和资讯。否则,其后果可能非常深远。我们非常重视这一点, 我们俄罗斯在国家层级努力打击正在传播的所有这些假新闻。我们试图用真正被证明是好的和对公众可靠的资讯来反驳它。

新冠病毒对人类行为的影响

评估这一点也特别重要──这也许是哲学家的问题──疫情对人类行为的影响是什么? 我们会再次握手吗? 冠状病毒结束后,我们会互相拥抱吗? 或者, 在心理上, 人们会试图避免更密切的接触吗? 即使在病毒结束后, 他们还会保持社交距离吗? 因为这可能会改变人类的交往方式, 这也可能对那些可能更脆弱、更渴望被社会接受和社会化的具体个人产生非常深刻和严重的影响。

我们需要考虑这个问题, 而不是在这方面走极端; 不能改变人类的文明行为。另一件事是, 我们应该避免世界完全上网的情况。当然,现在这些在线服务已被证明是特别有用的, 他们真的有很大的需求。这是正常的; 这是非常好的, 因为它节约了很多资源。

但它不应取代人与人的接触。我可以告诉你, 在外交中, 有许多事情只能通过个人接触来进行。有很多保密的讨论无法在线上进行。即使现在对议题的真诚交流和讨论也有很大的限制, 因为到目前为止, 我们不能亲自见面, 我们必须依靠这种电子的沟通手段。

同样, 我们不应该走这个极端, 因为把很多活动转移到网上是非常诱人的, 组织大量的会议, 而不须面对面的眼神交流, 感受彼此的情绪。这是非常实用的, 但它是非常错误的。我认为, 我们还需要意识到这一陷阱, 这种陷阱可以在大流行病之后等待世界。

危机也是机遇

我不再多讲了。我在这里的时候, 我准备好了回答任何问题。结束前我最后要说, 中国在这里已经多次被提到过, 我相信还会更多次被提到,在中文中”危机”一词还包含一个”机遇”, 因此,每一次危机都是机遇, 不仅是一个挑战, 这是非常明智的。因此,我们必须从这场危机中变得更加坚强, 我们必须共同努力, 忘记某些似乎由于某种情绪或错误解释的资讯而看起来对我们很重要的事情。

我们需要看到结局; 我们需要看到隧道尽头的光线。我们需要明白, 只有合作、协调和全球性的反应才是人类现在所需要的。现在不是闹翻和争吵的时候, 不是指手画脚和责备任何人的时候。现在是提供帮助的时候了; 现在是富有同情心的时候了;  现在是慷慨大方的时候了。现在是真正倾听彼此意见的时候了, 并向世界提出共同可行的解决方案, 而世界非常需要这些解决方案。非常感谢你们, 我祝愿你们的会议取得圆满成功。谢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