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洲青年科学教育之必要性

Print This Post

Marie Korsaga, PhD, 天體物理學家, 布基納法索

[2020年4月25日网上席勒学会会议 – 中美论譠社 张绍迁 翻译]

我叫Marie Korsaga, 来自布吉纳法索,我是一位太空物理学家。我的研究重点是宇宙间暗物质与明物质的分布状况。简言之,明物质是可用仪器观测到的,包括质子,中子,电子等等,它仅占宇宙总体的5%左右。其他物质和能量均不可见,它们的分布约为26%暗物质及68%暗能量。暗物质可以用来解释为何星系之间距离偏近,而暗能量则可以用来解释为何宇宙的膨胀会加速。我们不能说我们已了解宇宙, 如果我们仅能研究它组合成分的5%。因此,想搞懂我们的宇宙,想了解它的形成和演化,必须先懂得暗物质及暗能量是什么。

暗物质,顾名思义,是人们看不见,摸不着的东西。无论用怎样精确的仪器,我们迄今尚未测到。我们知到它的成在是它对重力起作用。我的研究是找出暗物质在星系间的分布状况,并用以了解宇宙的形成和演化,从而推算地球上的生命起源。

除了研究外,我对天文学在非洲的发展很有兴趣。因此,我在OAD (天文助发展组织)的一个项目中工作,这个项目是将天文学变成促进发展的一部分。这种作法早已风行全球,但在发展中国家,我们可以支持一些与教育,及教育观光有关的项目。

提起教育,我们特别应记住,根据“非洲联合会”,非洲有最多的年轻人,40%的非洲人不到15足岁。这意味着未来十年,将出现人口大爆炸!这种人口激增有坏处,也有好处。坏处是,如不正确处理,特别在孩子们的科技教育方面,这批年轻人,非但不能成为发展中的人力资源,反有可能成为社会不稳,甚至冲突的源头,会将非洲变得更惨!

但是,通过一个完善的教育体系,及公私营企业间的协调,人口增长将能持续地对非洲大陆的经济,政治发展供送人才。所以,大量投资教育便很重要,特别在科学和工艺领域。应提出的是,今日非洲学生,大都毕业于文学及人文科学领域,学科学,技术,工程,数学 (STEM)的不到25%。女子在这些领域所占比率便更少了。

以我个人为例,我是我们国家(布吉纳法索),甚至整个西非洲第一位太空物理学博士。听起来很光采,但在带来一丝希望的同时,又令人忧心忡忡。说实话,西非洲如有一打博士,女子可能一个都分不到。很不幸,这显示我们在科学领域,离性别平等还差很远,我们仍有很多事要做。这需要人们改变心态,也需要给女生更多从事科学的通道,特别是弱势群体中的女生。一般人都知道太空物理这一行需要学习物理学,但我们的社会里多数女生都不知道。而且多数人认为科学领域专属男子,女子只能加入文科行列。这种心态影响女生挑选科系,特别在科学领域。即使她们一开始选的是科学,她们一遇到困难,便倾向放弃,因为她们得不到鼓励。今天,我可说我已冲破了重重关口,我愿用我的经验,尽可能地感召和鼓励女孩子们选择科学。

没错,今天有些政府确是作出一些努力,试图打破科学不适合女生的刻板思维。比方说,卢安达便有一个“下一个爱因斯坦论坛”(NEF)的组织,他们通过另一个叫OWSD( 发展中世界女子从事科技事业者组织)的组织,捐奖学金给学科技的女学生。但女子从事科技事业者远远不足,我们还要努力。

除了研究,我打算对培训年轻的科学从业者,作出贡献。我的目标是祖国布吉纳法索,以及非洲其他地区。我愿去大学任教,兼指导硕士生和博士生。我还计划到一些科学较不发达的地区,做一些科教普及的工作,特别是有关太空物理方面的。这样做会激起年轻学子(特别是年轻女孩)学习科学的愿望。

未来里,我还有些其他事想做,那便是与其他科技人合作,在非洲设立一所科学学校,特别关照女生。我还希望建立一个女子工作室,让女科学家们讲述她们引人入胜的专业,培养她们的自信。我还想建立一个儿童天文俱乐部。

天文学除了令人作迷外,它还可通过教学和旅游,成为一个国家的发展工具。国际天文工会(UIA)明白这一点,它目前正努力在落后地区宣扬这一点,而且在努力完成联合国指定的发展目标。在撒哈拉以男地区,一个具体的例子便是南非。他们在全国各地普设望远镜,这么做不但普及了科学知识,也为年轻人创造了工作,改进了有望远镜地区的经济和内部结构。我们目前面临的新冠病毒困局,提醒我们科学在生活中,及我们教育系统中的重要性。这次瘟疫也定会说服非洲的领袖们,在国家预算中,花大钱在科教和科研上,是无比的必要。因为投资在人身上,才是让国家成长最安全的方法。

总结一下,要让非洲摆脱落后,我们必须要审核我们执行计画的方式。将焦点置于教育,科学培训,工艺,改良,特别是太空科学上面,不仅会增进人的潜能,更会令我们懂得如何将自然资源管理好,从而对非洲经济产生影响。非洲有巨大的自然资源,它们对发展工业极其重要。我们必须让这些自然资源被优先用在发展非洲,由非洲自己训练出来的男女科学家们操作,使用合适的科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