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不为人所感到羞愧的欧洲

Print This Post

雅克·楔切米纳德 (Jacques Cheminade)

[2020年4月25日网上席勒学会会议 – 美国中美论□社 张文基 翻译]

几天前,我与瑞士作家让齐格勒讨论了为建立国际关系新观念应采取的紧急举措。他完全支持我们的目标,作为正义和为所有人提供食物的一贯宣扬者,他相信最坚固的墙会从缝隙中滑落。在这方面,我们立即同意,欧洲的现状已是一个绝望的情况,是一个可耻的失败。土耳其或利比亚的热点地区,事实上,受饥饿和流行病威胁的集中营,本身就说明反对我们。因此,我们的使命是,鉴于欧洲国家必须在这首世界交响乐中发挥作用__正如中国人所说的和谐天下__我们的使命是创造乐器以便能够演奏一个不可耻的那部分欧洲。

我要开始,简要地说,因为它不值得花太多的时间,谈论欧洲联盟目前在做什么,或者大多是没有做什么。它就像一群无领袖的寡头垃圾。最近的欧洲理事会证明,尽管联合王国缺席,但同样的分而治之策略和服从金钱独裁的精神占上风。为了摆脱这种卑鄙和自我毁灭的混乱,我们需要在我们自己内部唤起我们最好的文化和经济传统,为了每个欧洲国家和世界上所有其他国家的利益。那是乌托邦理想主义吗? 不,正好相反。因为正是所有人共有的自私意识形态,即现实和务实的意识形态,破坏了我们共同的免疫系统、我们的公共卫生和我们的金融免疫系统。结果是,面对这一流行病,我们没有足够的甚至完全没有口罩、测试、呼吸器,而且我们无法预测我们的领导人声称是不可预测的事情。

所有这些领导人都失败了,像哈姆雷特一样,不只是个别的,而是因为他们适应了我们社会的个人主义、自私的货币贪婪,导致他们的无能最终因疏忽而成为罪犯。治理社会就是去预测,而不预测导致一个人的失败。列奥纳多溯达楫芬奇讽刺地补充道,”不预测已经是呻吟了”。因此,让我们简要地看看欧盟和欧洲国家已经做了些什么。举一个例子,他们对我们的医院实行”只要及时”的短期财务规定,破坏了医院正确反应的能力。在现实中,国家应该像好的公立医院那样运作,致力于集体责任、诚实和照顾所有人,提供的不应该只是用货币单位评估的数字和统计数据,而是更加人性化的思想和倡议。

因此,欧盟真正的武装分支,欧洲央行(ECB)行长克莉丝蒂娜拉加德(ChristineLagarde)不得不说的第一件事是:ǒ取消债务是不可想像的,也许需要几十年的时间才能支付,但必须被偿还ō。然后,正如美国和英国正在做的,欧洲联盟和欧洲国家正在投入数十亿欧元,部分是为了拯救生产者,支持消费者,却使他们在这一流行病期间背负更多的债务,但大部分资金是给寡头金融电路中注入更多上瘾的资金。简单说来: 他们重新分发电子刺激称为金钱,主要是为了避免整个系统的破产。这不再是所谓的市场经济,而是一个没有市场的市场经济,所有的赌徒都继续用中央银行分发的代币和大理石赌博。

确切地说:欧洲央行过去被自己的规则强迫从银行回购只获得一定评级以上的证券。这意味着国家债券或AAA或A这类第一品质债券。现在,它自己决定回购即将崩盘的高收益债券,垃圾债券。因此,用假电子货币,欧洲央行拯救了每个人,就像美国联邦储备委员会一样! 除此之外,4月9日,欧盟财长决定建立5400亿欧元的一揽子贷款计划,2400亿欧元来自欧洲稳定机制,2000亿欧元来自欧洲投资银行,1000亿欧元来自欧盟委员会。但大部分都是借来的,所谓的杠杆货币,是市场上借来的! 这笔钱大多回到金融电路,借出那些借来的钱,欧洲央行是一种穿梭在骗子们和最后终极贷款人之间的角色! 欧洲国家政府方面组织了大规模的援助计划:法国4100亿欧元,德国11000亿欧元,英国4750亿欧元,相当于美国的22000亿美元。大部分的经费都基于什么? 新的贷款和推迟交付的费用,它们积累更多的债务,却没有创造偿还债务的方法!

为了超越难以理解的技术性语言,我试图用浅显易懂的语言: 大流行病只是金融骗局的揭发者, 金融骗局的基础是疯狂的债务体系,是崩溃的导火索,但不是真正的原因! 正是由于大流行病前的财政状况,没有采取任何措施来预防它;它ǒ不值得ō在短期内做某事。然后,当大流行发生时,没有口罩,没有呼吸机,没有测试,唯一可能的解决方案是全民禁闭。这项工作必须做,却是用不恰当的方法做的,欧洲国家之间没有任何真正的合作,因此阻碍了经济。而解决办法只是发行更多的假电子货币来制衡经济的停滞,并防止任何破产主要是为了骗子的利益! 发行更多的债务,用以抢救一个过度负债的系统,主要用来拯救始作俑者的金融鲨鱼! 然后,华尔街的复苏发生了,通过管控前所未有的大泡沫,然而,没有任何机会,在这样的系统内会产生一个真正的实际经济复苏。不过,最糟糕的情况是:由于没有足够的资金继续维持下去,欧盟委员会计划要么向市场借款1000亿欧元,要么以欧洲共同体预算为担保,印制15000亿美元的所谓”永久债务”,仅基于支付生态税所融资的利息,资本将永远无法偿还。确实,我们登上了这艘疯狂的船,傲慢的船长假装在冰山之间下达命令,银行家们疯狂地重复着,正如法国银行行长弗朗索瓦滓维勒罗伊滂德加尔豪:ǒ你必须偿还这笔钱ō。当然,不是英国原产的赌徒和他们的同事,而是我们所有人,包括生产者和消费者群体。

让我们摆脱这个烂摊子! 这个欧盟及其成员国的首脑都是寡头的废物,让我们以二战后欧洲重建的30年辉煌时期的精神重建,而且做得更好,因为它需要迎接挑战。

出发点是,防治任何流行病的最佳良药是国际合作。这意味着人类团结,以建立一个双赢的制度,正如中国国家主席在他的许多演讲中所定义的那样。不幸的是,欧盟,更普遍地,我们半球西侧的国家,遵循了相反的方向。一个清楚的证明就是国家之间为了购买口罩所发生的令人厌恶的斗争, 每个国家都缺乏,因为他们的自私政策,和个人没有能力去理解,当有了口罩,为什么有必要把它提供给能保护更多人的急救工作者,而不是为一个人的保护。这两个事件表明,另一个国的利益概念,这是《威斯特伐利亚条约》中国家间和平的基础,这与孔子的教导相对应,即你们为他人所做的,就是让你走向仁的道路,这种文明的基础概念在二十一世纪的欧洲不知何故失去了。因此,我们的使命不仅是为其他所有人做我们希望他为我们做的好事,而且为他或她创造公益提供良好的条件。在这方面,值得注意的是,中国、俄罗斯和古巴是义大利所需要的帮助的国家,而在法国和德国,以及更多的在美国,有许多自私的声音谴责说,这是一次宣传行动,尽管它们自己的国家做得很少。

第二,是完美地承诺讲真话,这是与其他优势共生的。我们的官方欧洲人已经成为骗子了。在法国或美国,由于我们未能生产或购买足够的口罩,他们首先假装它们没有必要;法国政府的女发言人甚至声称,对于我们外行来说,戴口罩太难了,即使对她而言。这种谎言不应该被认为只是这个自以为是女人的典型特征,而是金融世界的结果,在这个金融世界里,说谎被认为是以牺牲所有其他人利益为代价取胜的聪明举动;说谎已经成为一种故意反常行为的艺术。

第三,如果你看世界和其他人,就在眼睛里, 你可以预期到人们受到对真理和共同利益的承诺的启发, 而不是我们所有的西方领导人对冠状病毒的看法。事实上,情况更糟:他们假装的宣称不可能预料到意想不到的事情,而在另一方面他们却指责中国政府没有预料到新冠病毒危害的重要性,而他们自己后来也没有预料到! 更恶劣的是现在有一场运动,将中国做为替罪羊,指责她,甚至起诉她,以赔偿沉重的损失!

预测就是衡量你做什么或不做什么的后果,这就是所谓的治理。如果您衡量这些后果,因此您自己的责任,您可以预测事物的变化。不是从存在的东西通过推导、归纳推演或外插推断,而是通过评估不同行为对未来的不同影响。这就是巴斯德流行病学家和病毒学家所说的”哨兵药”,这是一种与病人空间时间有关的药物,着眼于他们的身体环境与疾病之间的关系。总是期待改变,惊喜。相反,如果你放弃人类的优先事务,转而选择线性统计金融利润,你注定要犯下政治罪行。

对他人福祉的承诺,真实和期待是必须的:那么,他们所谓的黑天鹅就可以预期灾难性的决定对人类的影响。 这就是为什么林登桢拉鲁什(Lyndon LaRouche)完全致力于人类的命运,能够预测1975年8月15日美元与黄金脱钩的灾难性后果,它开创了一个金融和道德放松管制的时代,如果不采取任何措施改变社会的方向性,将会导致全球大流行病。他就此问题写了各种警告,其他发言者将谈论,但出于金融贪婪,人们没有考虑这些警告。然后是华盛顿的共识,西方大国同意迫使尚未发达国家偿还其债务,而牺牲其在公共卫生、教育和交通领域的基础设施项目,由于复合利率的堆积,这些债务远远高于原始贷款额。正是通过这样一个过程,他们才变得”不发达”。这种犯罪行为导致了目前的局面,需要我们西方国家立即与中国和俄罗斯一道进行干预,以启动一个自上而下的全球性对抗大流行病的动员计划。这就是欧盟欧洲研究理事会主席莫罗¨费拉里(Mauro Ferrari)试图执行一项抗击病毒的科学计划,但他不得不在4月8日,即大流行病中期辞职,因为他的计划甚至没有经过欧洲当局的审查。我们由席勒研究所提出我们的拉鲁什阿波罗任务,以战胜全球大流行病,因为国家元首们假装在战争中被动员起来,但无法或不愿意制定战略、提出动员或以不同的方式思考。事实是,他们是至少四种病毒的囚徒,这些病毒激发了他们的反人类政策,或瘫痪了他们可能的战斗意图。

这四种病毒整体而言代表以奴隶制或通过债务而造成农奴为基础的帝国病毒,它们是金融病毒、玛律尔萨斯病毒、地缘政治病毒和官僚病毒。任何形式的为了人民共同利益的国际合作,须要根除这些病毒,在我们的欧洲历史上,这种病毒讲不同的语言和口音,但今天他们绝对是英国人,正如Helga Zepp LaRouche之前所解释的那样。

金融病毒对我们大多数人来说应该是显而易见的。而并不是在一些黑暗的地方,黑暗势力毁灭我们;我们正在光天化日之下被掠夺,就像大英帝国一贯的做为。它是基于对可恶和非法债务的管理,从来不是基于有用的专案来创造发展平台,而是基于对金融资产的无休止的占有。这种系统无法促进发现新的物理原理,进而发展新的技术,产生支撑相对人口密度增加的潜能。这种潜能与能量通量密度之间的关系是林登桢拉鲁什的基本发现。今天的欧洲甚至无法对现有人口提供维持目前水准的手段:维持现有水准的需求超过了改善其未来所需的潜力。这就是LaRouche科学性地上确立了西方在目前的运作方式中注定了失败:欧洲央行或美国联邦储备委员会可以制造数万亿美元的假币,但绝不是口罩、呼吸机、钢铁、桥梁、飞机、机床──他们无法为更美好的未来发行信贷,因为他们的眼睛盯着过去的无菌鼻孔,而不是那些过去为未来创造条件的人的心中。

第二种病毒是玛尔萨斯主义,是金融病毒的社会表现。它站在所谓的”事实”上,即世界是由有限的资源构成的,而生产以算术的比例增长,而人口以指数、几何的方式增长,只能导致资源完全枯竭。比如? 对,就像病毒或癌症转移,这正是罗马俱乐部不得不说的关于我们人类。因此,人类必须减少消费和繁殖,以适应有限的资源。这是真的吗? 是的,如果世界被定义为一个相对固定的整体,产生有限的资源──是的,金融寡头的世界! 它是指一个熵的宇宙,由热力学第二定律统治,在绝缘封闭的环境中是正确的;这就是,由金融寡头统治定义的社会环境!

但真正的宇宙作为一个整体是不同的:它是在不断膨胀,不服从热力学的第二定律,它只有在锁定的系统下才成立。人类符合宇宙发展规律,由于他的创造能力而成为人类:他可以提升到新资源的水准,在相对低劣的发展阶段,创造力是被浪费了。科学的创立就是这种能力的表现。它超越归纳,演绎推理和亚里士多德的ǒ非矛盾ō原则,找到解决现有问题的答案,爱因斯坦说,在于超越产生这些现存问题的思维方式,发展更高的思维方式。诚然,真正的科学是反熵的。从这个意义上说,欧洲本身已经成为一个问题,一个充满官僚的熵盒子。这是可笑的,是的,但它的后果不是:所有的玛尔萨斯主义,无论它们采取什么形式,导致种族主义,犯罪和自我毁灭。

第三种病毒是地缘政治病毒,是金融和玛律萨斯病毒的世界表现之一。这是伦敦金融城和华尔街的政策,大英帝国的威尼斯和阿姆斯特丹继承者。对于那些今天的新保守主义者来说,在大西洋两岸,政治世界是一个战场,在那儿敌人间注定要战斗,胜利者以牺牲失败者为代价夺取所有权力和所有金钱,无论战斗造成的破坏或人类死亡的代价多少。所谓”全球英国”,就亨利岁杰□J逊社会而言:金融全球化、玛律萨斯主义和地缘政治,总是以相同的意识形态和犯罪方式的行为,即使它有今天的五只眼睛,而不是一个单一的。这样一个无法产生更多人类力量的世界不可避免地为了攫取更多的有限资源导致战争。

它采取的最后一种形式是官僚病毒。它是欧盟的典型病毒,是仆人的病毒,是自愿被奴役的病毒。这是一个基于终结的世界的秩序,就像前述病毒的世界一样,总是屈服于外部力量,并且被它的发展创造性的想法的本质所反对。充满恐惧,并通过它的恐惧,成为前三种病毒的仆人。任何行政制度,如果不是以强烈的政治意愿为导向,就会沉迷于这种邪恶倾向而屈服。正如戴高乐曾经说过的那样,欧盟的本质是各国臣服给一个外部联邦,在大英帝国的英美形式下的规则, 欧元只是一个国际美元的小伙伴,而这个国际美元不是美国货币,而是世界市场的货币,或者正如尼古拉斯杨沙克森(Nicholas Shaxson)准确描述的那样,是一群掠夺世界的人的货币。

面对这个破坏性的宇宙,迪迪尔岁劳特教授(Didier Raoult),他因鼓吹羟基氯奎因 治疗新冠病毒而成名,有一些非常有趣的话要说。在3月底接受《世界报》采访时,他说:”我认为是时时候了,医生应该回到自己的位置,与哲学家和那些有共同人类和宗教灵感的人们一起,在道德反思的层面上,即使有些人喜欢称之为伦理,我们需要摆脱数学家,这些数学家只是这一领域的气象学家”。这对于关于公共卫生措施的选择和国家间国际合作的定义同样有效。统计和数学界定了所创造实体的有用领域,但永远不可能产生新的东西, 人类须要抛弃游戏规则, 无论是新的物理原理、原理的发现,还是社会团结的形式。因此,把数学和行政规则作为在像我们这样的时代做出主要决定的方式,是一种对创造力的犯罪。欧洲联盟和我们各国的组织方式,作为既不服从人类团结,也不服从创造性力,使我们成为我以前提到的病毒的受害者,即致命的病毒。这就是为什么我今天要对你们讲话:呼吁欧洲在真正的民族音乐会上复兴。想想看:让我们在我们当中唤起现在 Cervantes and Goya, Erasmus and Comenius, Rembrandt and Leonardo, Rabelais and Dante, Schiller and Leibniz和许多其他,首先在这一年是。我们需要他们激励一个真正的欧洲,目光远至中国和美国,成为一座桥梁而不是通往墓地的死胡同。我们需要一个新的、年轻的、更敬业的、更人性化的领导,而后者又需要我们的知识。让我们在超越我们之上思考,并且共同行动,从即将到来的饥饿、死亡和蝗灾中拯救布基纳法索、尼日尔、奈及利亚、索马里、肯亚、乍得、辛巴威,让我们再次成为爱国者和世界公民,用我们重新燃起的热情为了我们各自的国家将他们提升到关注其他国家的利益,为文明创造双赢,一个从大西洋向东到中国海, 向西到美洲的世界路桥。

我从阳台上听到人们手拉手鼓掌,表达他们对照顾者的声援。关心我们的国家是林登桢拉鲁什的四定律。我们中的许多人将讲述这些法律,以促进和培养人类的创造力,反对一切滥用。不是作为一个代码或公式重复,而是作为一种力量来挑战我们从人类思维的领域,从诺圈。

对于医院里的人、我们的农民、我们的工业工人、我们年老的、经常被遗弃的人们、残疾人和工作穷人的潜力、我们各大洲的邻国,我们有义务要使这四项法律成为通向我们未来的原则性途径,塑造一个不再为之感到羞愧的欧洲。让我们一起找到针对我们四种病毒的疫苗,为了完成伟大的事情,让我们尽快真正被解除束缚和被解除封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