紧急呼吁执行林登·拉鲁什的四项定理

Print This Post

席勒学会会长黑尔佳•策普•拉鲁什的呼吁

紧急呼吁习近平主席、特朗普总统、普京总统,莫迪总理和其他国家的领导人紧急执行林登·拉鲁什的四项定理:

[2020年2月28日]随着冠状病毒的传播有可能大流行的威胁,对实体经济生产的影响正在挑战工业生产系统的供应链以及中小企业。工业生产系统中的国民经济主权其实已被国际卡特尔所取代, 进而创造对这些供应链的极度依赖。已经有明确的迹象显示,这种破坏可能在全球金融系统引发另一次「雷曼兄弟时刻」。

冠状病毒危机可能很快引发该系统无可挽回的破产,该系统金融总额已达两千兆美元,因为(1)美联储自去(2019)年9月17日就大量发行所谓的附买回信用(repo-credits);(2)持续的量化宽松政策;(3)欧洲央行、英格兰银行、日本银行等采行零利率甚至负利率。在此系统中,剩下的唯一选择是:以上任一种原因都可能触发不可控的连锁崩溃,例如新兴市场国家的债务危机,美国公司债券泡沫,美欧主要金融崩盘或恶性通货膨胀。 1923年德国发生的事情可能在该货币体系下的任一国家重复出现,后果就是混乱,甚至造成数百万人丧生或者是战争。

这些生存危机都有解决方案。只要中国、美国、俄罗斯和印度等世界主要国家在其他国家的支持下,执行以下重组现有金融体系的步骤:

  1. 立即实施罗斯福1933年6月16日的格拉斯-斯蒂格尔法案(Glass-Steagall law)全球银行分离制度,由国家保护商业银行,透过防火墙与投机性投资银行完全分离。投资银行不再有从商业银行的资产或纳税人的钱取得纾困的特权,包括未平仓衍生投资工具合约(outstanding derivatives contracts)在内的有毒文件都必须注销。

新制度中,与实体经济或劳动者的养老金及其他资产有关的合法索偿都应标记为有效。国家机构评估有效性时,暂时冻结某些付款需求。

  1. 依亚历山大·汉密尔顿(Alexander Hamilton)的美国银行或第二次世界大战后德国复兴信贷银行的传统,在各个国家/地区建立国家银行,发行生产性投资的国家信贷提供实体经济需要的资金。这些信贷必须遵循高能通量密度原则,通过科学和技术进步最佳地提高生产力和劳动力。
  1. 参与国之间,必须建立固定平价(fixed parities)的换汇制度,主权国家之间建立合作条约,以建立明确的基础设施和发展项目。这些条约合在一起实际上就是新布雷顿森林体系,也是罗斯福试图建立的制度,其明确意图是为发展中行业的工业发展提供信用。
  1. 建立国际崩溃计划实现热核聚变能源、光学生物物理学和生命科学等其他先进技术,以便紧急增长世界经济产量,容纳目前全球80亿人口,同时找出诸如冠状病毒之类的解决方案;经济学家林登·拉鲁什(Lyndon LaRouche)已开发出空间技术和旅行方面的国际合作,为全球经济建立下一个更高的经济平台。

签署者向上述政府发出紧急呼吁,在此全人类的安全和生存面临非比寻常挑战的时刻,纠正导致当前危机的制度错误,回归共同利益,民族国家主权以及粮食和能源安全的原则。与此同时,我们也为人类的共同目标和未来共同体怀抱远见。

今年是贝多芬年,也是实施上述紧急变革的最佳时机。贝多芬的伟大作品是对人类更美好未来的新范式优美比喻。

签署这份请愿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