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与冠状病毒的斗争值得赞扬与合作

Print This Post

 

国际席勒学会会长声明:

中国与冠状病毒的斗争值得赞扬与合作

黑尔佳•策普•拉鲁什

[2020年2月6日]  德国《明镜周刊》(Der Spiegel)英语的意思是“镜子”。事实上,您本周在《明镜周刊》封面上看到穿连帽衫、戴防毒面具、护目镜、耳机的人,其实是其编辑的种族主义丑陋面目的镜像。封面标题是“中国制造的冠状病毒”实际上应该是“明镜周刊种族主义的丑陋面目”。

这段如垃圾般的新闻实在太糟糕了,所以中国驻德国大使馆在其网站上发布正式投诉。臭名昭著的丹麦《日德兰邮报》(Jylllands-Posten)也同样令人恶心的将冠状病毒置于中国国旗上,还称之为所谓的漫画。美国的各种“主流媒体”都以种族主义的术语“黄祸”称之。以上种种丑陋的现实都是在肤浅的“西方价值”光环下呈现根深蒂固的种族主义。

问题的现实是,世界卫生组织总干事谭德塞博士一再赞扬中国处理此一流行病十分出色,并指出中国为处理此类问题设定了新标准。中国政府在疫情爆发后的几天内就发布了新变异的完整基因图谱,使其他国家的科学家更容易展开研究可能的疫苗。这源于中国过去15至20年间生物科学的重大突破。其他卫生官员表示,武汉地区政府的回应和信息的传播是“最先进的”,自12月31日/ 1月1日以后每日更新的新信息数量都非常可观。

称任何病毒为“中国”病毒,就像说有人感冒或生病都是他本人的错一样愚蠢。这可以发生在地球上的任何地方、任何人身上。从最近冠状病毒爆发的反应中得到的教训是,国际社会中谁有能力回应威胁全人类的危险,谁是像动物似的穴居人,谁又不是。

如果欧美自诩谈论“人权”和“西方价值”方面信誉卓著,那就应该与中国携手合作对抗冠状病毒。冠状病毒以及每年成千上万的人被流感杀死的事实表明,在生活过程的基本认识上取得新突破,克服迄今为止威胁生命的疾病非常紧急。欧美应在国际议程上最具未来性的愿景合作,即拓展“一带一路”倡议到西南亚和非洲,以及在“太空丝绸之路”上进行国际合作。

我们应该反思一下莱布尼兹判断的真实性,他说:“无论如何,鉴于道德败坏日趋严重,我们目前的状况似乎应请中国派遣传教士教导我们应用和实践自然神学…。因此,我相信,如果选出一位智者评判各国人民的卓越,而不是评判女神的美丽,那他会把金苹果颁给中国人。”

我认为莱布尼兹比《明镜周刊》,《日德兰邮报》和《纽约时报》明智得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