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全球策略信息 - http://chinese.larouchepub.com -

国际社会对青年的呼吁:「进入星空的理性时代!」

2019年9月3日

这确实是个好消息:人是理性的,因此有无限的智力和道德上的完美!我们可以做驴子和猴子都做不到的事情:我们可以无限制地发现宇宙的新科学原理!与驴和猴不同,这些定性发现表示我们甚至能不断重新定义我们视之为资源者,使其变得无限。我们可以继续改善人类的生计!

我们正经历史无前例、引人入胜的科学革命:中国的娥娥登月任务,正在探索月球的另一端。他们计划开采氦-3(Helium 3),迎接地球聚变经济所需的燃料。明年,中国将登陆火星,研究使红色星球适合人类居住的条件。印度的月船2号(又译钱德拉扬2号)将登陆月球南极,探索总是在暗处的陨石坑中的冰。水是在月球上生存的必要先决条件之一。欧洲空间局(又译欧洲太空总署)正在制定一个永久性月球村的国际合作计划!美国正在正在为重返月球登陆火星,建立肯尼迪·阿波罗计划和阿耳忒弥斯计画(Artemis program),而俄罗斯、美国和中国都视核动力飞船为未来飞往火星和深入太空的优选!

太空旅行的伟大之处在于,它证明了我们并非生活在封闭的系统中。这个封闭系统根据《人口论》作者马尔萨斯(Thomas Malthus)、英国作家赫胥黎(Julian Huxley)、英国哲学家罗素(Bertrand Russell)和菲利普亲王杀人不偿命的观点,认为原材料是有限的。事实正好相反,我们生活在反熵(anti-entropic)的宇宙中。太空旅行是千真万确的证据,证明宇宙「服从」人类思想的充分假设,因此,由理性产生的非物质观念与宇宙的物理定律之间有着绝对的连贯性,而宇宙反熵动力学的观念是先锋。

最近有一些开创性的证据:时空经过100年的变化 ,爱因斯坦关于引力波和黑洞存在的理论,已经得到证明。之后,借助八台射电望远镜(又译无线电望远镜)拍摄的图像很快就传遍全球各地,这是位于M87星系中心的黑洞,质量是太阳的65亿倍,距离太阳5350万光年。根据哈勃太空望远镜,宇宙中至少有两万亿个星系,仍有许多东西尚待发现!太空探险为宇宙定律的运作以及人类在其中的功能开辟了更深入的见解。

人类可以在太空旅行的想法,随之而来的是使人向上的文化乐观主义,与宣扬末日将临之徒(如查尔斯王子和对冲基金)资助的16 岁瑞典女孩桑柏格(Greta Thunberg)嚷嚷世界末日气氛形成鲜明对比。桑柏格炒作背后有很多邪恶利益:大西洋两岸金融体系面临比2008年更为严重的崩溃,伦敦金融城和华尔街的金融大鳄和蝗虫正尝试最后一笔大交易,以便系统性危机袭来之前,尽可能投资「绿色」技术。

仔细观察桑柏格各界的赞助者,资金充裕的「反抗灭绝」(Extinction Rebellion, XR)和「未来星期五」(Fridays for future,F4F)的议程,就会发现包括地球上的巨富,包括比尔·盖茨、沃伦·巴菲特、乔治·索罗斯和特德·特纳的资助者网络。事实是,炒作气候和绿色新政的受益者是银行和对冲基金。

最高特权资助的「叛乱」

这种前所未见的操纵目标是你,世界上的年轻人、儿童和青少年!当您所谓的「叛乱」得到主流媒体和整个自由主义组织的支持时,您是否该停下来思考?然而,操纵整个社会的范式转变必须从儿童开始灌输的卑鄙思想并不是什么新鲜事。 1951年,罗素爵士在《科学与社会(The Impact of Science on Society)》的书中写道:

「我认为政治上最重要的是大众心理学。…随着现代宣传方法的成长,其重要性大为增加。…只要能抓住年轻人,并由国家提供金钱和设备,人们就能及时说服其他任何人任何事情。未来的社会心理学家将会会在班上尝试不同的方法,让他们坚定的相信雪是黑色的…不过必须在十岁以前开始,否则就无济于事。」

美国史上最年轻的女性联邦众议员科尔特斯(Alexandria Ocasio-Cortez,又译寇蒂兹)(《我们只剩12年!》)或英联邦国家元首查尔斯亲王(《我们还只18个月!》)等人以危言耸听的方式预言世界末日的目的,就是诱使人类改变生活方式。过去250年我们理解的一切进步都应抛弃,回到工业革命之前的技术水平。这也意味该水平只能维持不到十亿人口。

这表示发展中国家无法摆脱贫困、饥饿、流行病和短命的前景; 这将是无法想像的种族大灭绝!如果「气候科学家」拉提夫(Mojib Latif)认为西方生活方式不应传播给全世界,如果奥巴马对于非洲许多年轻人想要汽车、有空调的大房子感到愤怒,其中隐而不见的是完全特权的上层阶级人道的傲慢。正是殖民统治者这种观点,造成非洲和拉丁美洲许多地区仍处于落后状态,亿万人民不必要地早死的事实。

对于发展中国家,人为气候变迁的伪宗教(包括政策性的补救措施)意味着种族灭绝。对全世界的年轻灵魂来说,悲观主义文化是破坏人类创造力信心的毒药。当吃肉、不吃东西、开车、飞行、供暖、买衣服甚至是生活本身等各种活动都造成问题,甚至突然引起罪恶感,都会破坏发现的热情,对美的热情,以及对未来的希望。如果每个人都是破坏环境的寄生虫,那么基督城清真寺和德州艾尔帕索大规模枪击案的不道德结论就其来有自,枪手们在「宣言」中列举环境因素为其行动的原因。

反之,与太空旅行相关的进步科技,是克服目前(地球上现存)局限性的关键。然后,「变质」(将外星环境地球化,创造人类生存的条件)不仅发生在月球和火星上,也在地球上,甚至未来在我们太阳系甚至更远的天体上都有可能。

德裔美国人太空先驱瑞科克(Krafft Ehricke, 1917-1984)在《航天人类学(Anthropology of Astronautics)》中写道:

「太空旅行的概念带来了极大的影响,因为它几乎挑战人类身体和精神生活的各个方面。前往其他天体的想法反映了人类思想的独立性和敏捷性,对人类的技术和科学事业具有终极的尊严,最重要的是,触及了人类的生存哲学。因此,太空旅行的概念无关国界,也无历史或民族学起源的差异,并与社会学或政治思想一样的速度渗透。」

今天,我们需要这种在文化上乐观的形象,以及对热爱人类是迄今已知的唯一创造物种!我们可以冒险进入太空,表示我们可以克服狭隘的地球思维。林登·拉鲁什曾说:「在星空中,人类进入期待已久的理性时代,届时我们将完全摆脱野兽的文化残留。」

身为当代得年轻人是史无前例的荣幸,你可以接触星星,帮助塑造人类的大时代,这这是史上第一次,我们释放无限的潜力!

黑尔佳•策普•拉鲁什
席勒学会主席暨创办人
zepp-larouche@eir.d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