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全球策略信息 - http://chinese.larouchepub.com -

全球策略信息讣告:林登·拉鲁什(1922-2019)

 

2月21日 – 林登·拉鲁什,美国经济学家兼政治家,于2019年2月12日仙逝, 1957年至2007年间曾编制世界上最准确的经济预测记录。身为成千上万篇文章、一百多本书籍、书籍长度的小册子和战略研究的作者之一,拉鲁什是美国历史上最具争议的政治人物之一。

其中一个原因是继1963至1968年间约翰·肯尼迪、麦尔坎·X(Malcolm X,美国黑人伊斯兰教教士与人权运动者)、马丁·路德·金、罗伯·肯尼迪接连暗杀之后,拉鲁什傲视群雄、充满活力和持久的总统竞选活动(1976-2004)重建美国宪法自治政府。另一个原因是他成功建立了独立新闻网和情报收集能力,使他和同事能够立刻判断新闻内容,从而准确地报告美国经济真实状况,而且往往是未知的美国和国际政治进程的真相。

拉鲁什还建立一个国际哲学协会,系以重建柏拉图式传统与亚里士多德学派之间数千年争议的知识,即共和国模式与帝国寡头制度之间的斗争。

拉鲁什成功招募数百名来自欧洲、加拿大和中南美洲对政治有兴趣的年轻人,从而建立他的国际影响力。他充分发挥这一群训练有素、正派且知识渊博的知识分子的能力,犹如万众一心,使他拥有发起、实施和转变政策的权力,在各国发挥更大的影响力。

拉鲁什坚信每位美国公民以及所有主权国家的公民都有责任,就影响其国家和人类未来政策的重要议题进行自我教育而闻名。他提出捍卫“促进我们自己和后代全民福利”的政策,击败追求种族主义人口减少政策时制定的掠夺性财政措施,有时甚至针对非洲、亚洲和中南美洲国家,伪装成“环境主义”或“永续发展”。

尽管他是美国最多产的作家之一,近日一些著名的国际人士和机构也开始报导拉鲁什,但是没有任何一家“主要媒体”敢于引用林登·拉鲁什对任何政策的实际观点。这种对拉鲁什的恐惧值得注意,并非始于今日,而是昔已有之。他的对手对拉鲁什的思想深感畏惧,强度与他们恐惧拉鲁什本人一样,甚至更为强烈。他的过世不会减轻他们的担忧。

甚至在拉鲁什去世之际,“主流媒体”至今都不提拉鲁什针对美国- 俄罗斯- 中国- 印度四强协议的四法则,1983年里根总统宣布(拉鲁什提议的)战略防御计划(SDI),以及他独特的五十年热核聚变倡议。如果美国人民现在知道这些政策,以及他们一直都否认在拉鲁什周围有长达数十年的沉默阴谋,特别是过去15年的金融危机和无用的掠夺战争,他们立即就会知道,原来这些年来,有人一直努力让他们远离林登·拉鲁什的思想。

“他是坏人,不过我们不会告诉你为什么”并不足以向世人解释就连现在都不应该认识林登·拉鲁什。此时成功戳破假新闻的限制,真实的林登·拉鲁什终于可以为人民所知、所识。为此,以下简短(虽不完整)介绍他的生活和工作。

世界政治家的成长

拉鲁什在第二次世界大战前和后英联邦的化身中,历经四十多年确立自己成为大英帝国制度最重要的敌人。拉鲁什参与第二次世界大战,特别是缅甸战争对其个人具有决定性的意义。 “1946年我在加尔各答的经历,确定了我的终身职志,致力于促进美国在战后领导世界建立世界秩序,及今日所谓的’发展中国家’的经济发展,” 拉鲁什在自传《理性的力量:1988》中写道: 拉鲁什开始与现代英国东印度公司的“政治经济理论家”和奴隶贩子展开斗争,他们的论述在二次大战后主导美国大学经济学系的论述。

拉鲁什强烈反对培根1  、霍布斯2、马尔萨斯3和洛克 4倡导“人如兽”的概念。反之,拉鲁什重建美国的 实体经济学(Physical Economy),是由德国哲学家,也是微积分的发明者和蒸汽机的共同发明者莱布尼兹5于1672年发明的科学。 1948年至1952年间,拉鲁什密集研究,使他在物理学方面的独立研究大有进展,从而发展出经济预测方法。 1983年出版的《拉鲁什:这个人会成为总统吗? 》提到:“拉鲁什在1952年首次意识到,运用与黎曼1854年的论文《关于几何的基础假设》完全一致的能量概念,就可以从能量的角度衡量技术和经济增长。拉鲁什的作品中,经济价值- 实际经济增长- 主要是根据社会潜在相对人口密度的增加来衡量。”

拉鲁什将实体经济学方面的作品,视为更深层认识论的具体展现。拉鲁什在自传《理性的力量:1988》写道:“我在各个领域贡献的最重要发现,都是基于我成功驳斥康德大作《判断力批判(Critique of Judgment)》中著名的康德悖论,其中断言两件彼此相关的事情。首先,他坚持,创造性过程掌控有效基础科学发现,但是人类很难理解这些过程。但是我已经证明这是错的,并因此发展出一套理解创造性过程的方法,因此测量技术毫无疑问会进步。

“其次,在第一个假设的基础上,康德认为美学中并无明白易懂的真理或美的标准。所有现代非理性主义在艺术问题上普遍获得宽容,都来自决于德国人和其他人接受康德和萨维尼6  提出的美学论述。”

林登·拉鲁什在音乐、经济、历史、语言和物理学领域作品十分丰富,激发了世界各地人们的合作和交流。重要的是,拉鲁什是政治家 – 而不是政客 –实践苏格拉底 – 雅典意义上治国方法。 1966年他透过数个系列讲座的教学建立组织,更在大学校园里提出并讨论经济预测的方法。许多人在1970年代学校里的经济系和政治当局辩论时,首次遇到拉鲁什。 1971年拉鲁什赢得经济学家阿巴·勒纳(Abba Lerner,1903 – 1982)的著名辩论之后,就不再有人找他辩论了。当时勒纳承认,如果德国财政部长沙赫特(Hjalmar Schacht,1877 – 1970)在1920年代实施紧缩政策,“希特勒就没机会了。”几个月内,无人敢缨拉鲁什之锋了。

拉鲁什在当时称为“辩证经济学”的讲座演说时,不借助笔记或书籍,用讲故事的方式精确描述他与历史上的哲学、经济和科学人物之间的对话。他为学生提供大量阅读材料的教学大纲,及每周建议详细的阅读材料。例如,一位拉鲁什昔日的学生回忆起当初得知要读“引用康德大作《实践理性批判(Critique of Practical Reason)》的段落,如果照着做,并于隔周去上课,他会先描述该段落具说服力且正确的想法,然后再一点、一点打破该论述。因为学生已经阅读并接受这个概念,就会发现潜伏在内心深处的谬论。他展示了阅读和思考之间的不同。这不是上课,是独白,也是大家感兴趣的方式。 ”

拉鲁什的主要组织是国际(之前是”国家”)劳工委员会决策小组,一个举办“系列会议”的哲学组织,通常一年举办两次。之后,该组织向外扩张了许多分支,如融合能源基金会、美国工党、国家民主政策委员会、反毒品联盟等。拉鲁什还在法国、德国、意大利、瑞典、加拿大、丹麦、墨西哥、哥伦比亚、秘鲁、澳大利亚和许多其他国家建立分支或与当地组织合作。

1977年12月,拉鲁什与德国的黑尔佳•策普结为连理。黑尔佳后来创办席勒学会,一个促进治国方略和古典文化复兴的智库。

“1977年秋天,我向他求婚……她同意时,我有点意外,但是很开心……我们俩人都不平庸,也不可能平庸。 我们1977年12月29日在德国中部的威斯巴登结婚。婚姻登记处以德语提供服务,官员以德语问我,我都听不懂。我朋友们连续好几周都对这个状况大笑不止。”他们的婚姻维系了41年。

1970、80年代和90年代,拉鲁什及其同事在选举和非选举的活动中,表现斗志旺盛的本质和辩论风格在美国政界无人出其右。拉鲁什 1976年播出半小时“对全国人民的紧急致辞”,这是美国联邦选举中独立候选人第一次在电视购买这么长的时段。 1984年拉鲁什竞选总统期间,以30分钟的片段出现在电视上十五次,后来有人模仿为“商业资讯广告或电视购物”的形式播出。仅在1986年拉鲁什竞选总统,加上他1000名同事竞选公职,并鼓励其他人勇于竞选公职,同时支持造福全人类的政策,而不仅仅是“陷入当地的泥沼。这些都令拉鲁什的美国反对者不安”。

其中一项政策是,1975年拉鲁什提议成立国际开发银行取代国际货币基金会,输出美国建筑技术,甚至出口整个城市,开发当时所谓的“第三世界”。这些城市将成为开发部门全体居民技能迅速发展的培训基地,助其创造自己 “全套” 的经济体,而不是(现实世界中)成为债务奴隶。

1976年圭亚那前外交部长弗雷德里克威尔斯(Frederick Wills)等人呼应拉鲁什的构想,在联合国大会提议成立美洲开发银行(Inter-American Development Bank — IDB)。墨西哥总统罗佩斯(José López Portillo)和印度总理英迪拉·甘地(Indira Gandhi)分别会见拉鲁什夫妇,并采纳他的提议,其中许多论述都达一本书的厚度,如墨西哥的“华雷斯行动(Operation Juarez)”和“印度工业:四十年内从落后到工业强国“和”印太平盆地的五十年发展政策“ – 都是拉鲁什1980年代早期的论文,其中心观点不仅是今天,甚至是未来十年或更久之后仍然适用。

拉鲁什的这些想法,系以非正统苏格拉底式一对一与人交谈的方式传播。这种街头组织每日都会出现在失业中心、邮局、机场和交通路口、街角、市中心和购物中心。拉鲁什直接与美国人民接触的方法,使他比美国其他任何政治势力更了解美国“现场”的想法。 (美国)司法部的痞子及“准非政府组织”非法破坏拉鲁什组织的宪法保障权利,将该组织描述为“邪教”,劝阻美国人民不要赞助拉鲁什。

拉鲁什的批评者都未否认他成功的经济预测记录,包括1971年8月15日布雷顿森林体系的崩溃,1987年10月华尔街股市崩盘(拉鲁什当年5月预测), 2007年7月22日透过网络广播预测,后来2008年9月的“数兆美元救助计划”。然而,拉鲁什最令人惊叹的一些预测并不是严格意义上的经济预测。 1988年10月12日,林登·拉鲁什在柏林凯宾斯基饭店(Kempinski Hotel)发表如下演说:

“依专业言,我是经济学家,承传德国莱布尼兹7  和李斯特8以及美国汉密尔顿9 、马修・凯里10和亨利·凯里11的传统。我的政治原则是莱布尼兹、李斯特和汉密尔顿的政治原则,也与席勒12和洪堡13的政治原则一致。我和(美利坚)共和国的创始人一样,对绝对主权民族国家的原则有着不容妥协的信念,因此我反对任何可能破坏国家主权的超国家当局。不过,我也同意席勒,相信每位渴望成为美丽灵魂的众生,必须同时成为真正的爱国者,及世界公民。

“基于以上原因,我在过去15年里成为我(美)国外交事务的专家,在我国一些政治圈中,对美国外交政策和战略相关主题产生越来越大的影响。1982、83年间,我与美国国家安全会议合作,制定并通过战略防御计划(即“SDI”)就是其中一个例子。虽然细节保密,但是我可以向大家报告,我对当前战略形势的看法,比过去任何时候的美国都具有更大的影响力。因此,我向各位保证,德国统一的前景会获得美国建制派内部相关圈内进行最严肃的研究。在适当的条件下,许多人今天会同意,现在是朝向德国统一展开初期步骤的时候了,柏林可能因此恢复首都的角色。”

推毁的目标

在凯宾斯基饭店演讲两天后,联邦法院发布对林登·拉鲁什和几位同事的起诉书。后来,拉鲁什在全国新闻记者俱乐部就该起诉书发表演讲时,表示:“人们可以说所有参与起草拟诉书本身的人,对上帝或人类或两者都犯下罪行,迟早会受惩。” 1986年10月6日,起诉书之后两年,有人试图暗杀拉鲁什,拉鲁什在2004年的小册子中“定罪或杀死他!这一夜,他们要杀我,“写道:

“1986年10月6日,一支由400多名类似军队的武装人员降落在维吉尼亚州利斯堡镇,突击全球策略信息及其办公室,部署了另一个更黑暗的任务。当时武装部队包围了我的居所,飞机、装甲车和其他人等则待命射击。幸好,杀戮并未发生,因为有一个职位比(美国)司法部犯罪调查司司长威廉韦尔更高的人下令取消突击,早上准备向我和我的妻子以及一些同事逼进的部队也撤回了。这是美国司法部参与第二个旨在消除个人政治行动的完整案例记录。”

虽然1988年12月拉鲁什和其他六人在维吉尼亚州亚历山大市法院被判有罪,并于1989年1月27日发监执行,但是国际和全(美)国对这些腐败定罪的抗议至今未歇。前美国司法部长拉姆齐·克拉克(Ramsey Clark)称拉鲁什案件为“比起我担任公职期间或根据我的知识判断的美国政府的任何起诉,这是较长一段时间内,利用联邦政府资源,涉及更广泛、故意狡诈和系统性的不端行为。“全球策略信息特别报告”中提及,“罗伯特·穆勒(Robert Mueller)是无道德的法律刺客:接获指令,使命必达。 ”全面检视现在担任特别检察官的穆勒如何与唐纳德·特朗普作对,就是1980年代林登·拉鲁什遭受政治迫害的关键部分。

拉鲁什在狱中仍然写作不坠,也透过电话录音记录整本书的手稿,并未参考任何资料。除了题为“基督教经济科学和其他狱中作品”的丛书之外,拉鲁什还编写或记录了许多其他文集,其中几篇还与其他从未发表过的作品合编。

1989年间,经济互助委员会14成员国出现明显的经济困难,拉鲁什和妻子黑尔佳紧密合作提出“生产三角巴黎- 柏林- 维也纳”的计划,并在苏联解体后扩充为“欧亚大陆桥。”铁幕瓦解后,该计划建议透过所谓的发展走廊融合欧亚工业中心的人口为一体。这是当时唯一为21世纪提出的全面和平计划,却遭到英国和美国亲英派的新保守主义者强烈抵制,反而推出了单极世界和新自由主义制度的政策。欧亚大陆桥很早之前就以新丝绸之路闻名。二十多年后,以这一概念为基础的中国一带一路倡议已成为世界实体经济学的火车头。

改变数以千计众生的生命

1994年1月26日拉鲁什从狱中获释后,继续他的预测专家生涯。 1995年他开发了“三曲线”教学法,向非经济学者说明“魏玛德国式恶性通货膨胀”如何横扫、劫掠大西洋两岸,以至无法保护主要货币系统:必须利用罗斯福新政时代的格拉斯-斯蒂格尔法案(Glass-Steagall Act) 从上到下重组银行系统。他在分析1999 – 2000年金融系统进入“高科技泡沫”阶段,警告2001年1月美国一个或多个城市将面临恐怖分子暴力攻击的危险。

拉鲁什提及发生“国会纵火案15”的可能性,美国因为经济危机深化,而出现不可控制性。而且,正如他1987年5月预测1987年10月股市崩盘一样,拉鲁什在2008年9月雷曼兄弟/ AIG崩盘前一年的2007年7月22日表示,“世界货币金融体系正在瓦解。这没有什么神秘;我已经谈了一段时间,一切都在进行中,并未减弱。在国际金融市场中列为股票值和市值的都是胡扯!都是纯属虚构的信仰。其中无半点真实,从头到尾都是造假。现有的金融体系必然崩溃– 绝无侥幸!现在的金融体系在任何情况下已经结束!在任何总统任内,任何人领导下,或由任何国家领导,现有的金融体系都无法继续存在。只有世界货币金融体系从根本进行瞬间的变化才能阻止全面、立即的连锁反应式崩溃。这已经不可逆,会以我们无法预期的速度继续下去,停不下来。结束的时间拖越久,情况就越糟。”

拉鲁什84岁时进行上述预测,吾人可知他还是会继续其个人独特的预知能力。千禧年之际,拉鲁什成功的领导了一场青年招募运动,以至于美国各地的民主党都想要接收他们。数千名青年完成了这一场教育历程。整个过程以开创性方式分享物理学家开普勒的作品及演出古典美声唱法,矫正一般中学教育和自甘堕落的文化,以及介绍美国历史,包括美国当前的历史(非一般人以为的“时事”或更令人沮丧的术语-“新闻”),播放拉鲁什青年运动成员制作的“1932” 视频。

从五十年前林登·拉鲁什以公众人物的身分出现起,他生命中唯一的悲剧就是从未担任总统或现任总统顾问实施经济改革,改善全世界数千万美国人和数亿世人的生活。

虽然林登·拉鲁什的许多朋友都是科学、音乐、经济和政治领域的佼佼者,但是他最好的朋友除了妻子黑尔佳外,就是美国和其他国家被遗忘的人民。


脚注

  1. Francis Bacon,1561-1626,著名英国哲学家
  2. Thomas Hobbes,1588-1679,英国政治哲学家,创立机械唯物主义的完整体系
  3. Parson Thomas Malthus,1766-1834,英国人口学家和政治经济学家
  4. John Locke,1632-1704,英国“光荣革命”时期著名的思想家和唯物主义哲学家
  5. Gottfried Leibniz,1646-1716,德意志哲学家、数学家,历史上少见的通才 
  6. Friedrich Carl von Savigny,1779-1861,德国著名法学家和国王顾问,历史法学派创始人。
  7. Gottfried Wilhelm Leibniz, 1646 – 1716,德国的哲学家、数学家,是历史上少见的通才
  8. Friedrich List,1789 – 1846年,德国经济学家,经济历史学派先驱 
  9. Alexander Hamilton,1755 – 1804,美国开国元勋、经济家、,政治哲学家,美国宪法起草人
  10. Matthew Carey,1760 -1839年,美国经济学家、出版商,亨利·凯里之父
  11. Henry Carey,1526 – 1596,美国诗人兼林肯总统的经济顾问
  12. Friedrich Schiller,1759 – 1805,德国诗人、哲学家、历史学家和剧作家,德国启蒙文学的代表人物之一,公认为德意志文学史上仅次于歌德的伟大作家 
  13. Wilhelm von Humboldt ,1767 – 1835,德国学者、政治家,创立柏林洪堡大学
  14. COMECON (Council for Mutual Economic Assistance),简称经互会,1949年由华沙公约组织会员国建立的政治经济合作组织,1991年在布达佩斯正式宣布解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