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年7月19日每周网播: 双普会将世界带向新范式

Print This Post

席勒学会黑尔佳•策普•拉鲁什专访网络直播

(中文编译:李冬梅)

2018年7月19日

双普会将世界带向新范式

施朗格:大家好,我是席勒研究所的施朗格。欢迎参加我们本周的网络直播,这次我们的会谈嘉宾是席勒智库总裁和创始人策普•拉鲁什女士。

黑尔佳,您好!赫尔辛基峰会刚刚过去几天,但很明显世界已经进入了一个全新的战略关系阶段。峰会本身取得了令人难以置信的成功。因为可以明显看出,那些曾经极尽所能阻止川普和普京会面的人,现在正试图破坏峰会的结果。所以您准确地注意到了这一点,并称之为“攻击川普紊乱综合症”。

我认为重要的是我们要知道峰会实际发生了什么,因为美国和西方媒体只报道他们想要川普做的事情,而实际川普没有做,他们无视两位首脑之间真正做了什么。所以我们就从这里开始,好么?

策普•拉鲁什:的确,这是一个非常具有历史性的会面。拥有世界上90%以上核武器的两个最重要的核大国领导人,他们坐下来开启了对话,并承诺今后会有更多的会面。这是川普总统所指出的,我认为普京总统也是这样认为的。自从美国强加给川普的通俄门事件后,美俄长期处于不对话的状态,现在这种局面已经打破了。两位总统相处融洽,他们显然都很愿意代表各自众多不同的国家,他们都愿意首先对自己的国家负责任,但实际上他们之间的对话对于世界和平来说也是非常重要的。

所以我认为双普会本身就是一个重大的突破,因为曾经有那么大的阻力阻止它的发生。到目前为止已经达成共识的事情是至关重要的:两位总统决定成立,我认为总共有四个委员会将继续进行沟通工作—一个是经济领域的,由美俄双方的商业领袖组成; 一个是关于军事问题的;我认为最重要的是,他们达成了一个关于网络空间的协议;另外,两个国家安全委员会也已经开始见面了。

现在,网络安全问题最有意思。美国前FBI局长特别顾问穆勒在双普会举行的最后一分钟起诉了12名被他认为介入了美国大选活动的俄罗斯官员,这显然是为了破坏美俄首脑会谈的最后挣扎。而普京给出了一个非常聪明的解决办法,他邀请穆勒先生来俄罗斯调查这12个人。这显示了普京惊人的智慧。

我认为这绝对是天才的主意,穆勒可能从未想过他必须对俄国的攻击提供任何证据,而且这些俄罗斯人在俄罗斯并没有来过美国,该如何进行审讯?普京邀请穆勒前来俄罗斯调查,采访这些人,如果穆勒拒绝,那他就自己打了自己的脸。当然,普京也要求一个互通有无的办法。他说俄罗斯专家也应该能够来到美国并调查采访前美国大使麦克福尔或者像比尔布劳德这样的不法投资者,普京说他们窃取了俄罗斯国家共计15亿美元的钱。这是很有趣的,与此相关同时调查布劳徳故事和乌克兰故事,当然还有通俄门事件 – 克里斯托弗·斯蒂尔。

我认为值得注意的是,白宫已经确认普京和川普正在安排进一步的会谈,我认为这在短期内就可能看到很好的效果。而从长远来看,这将是核裁军和他们所讨论的类似事情,并为世界各地的各个热点带来平静。普京承诺,他将支持川普努力解决朝鲜危机,这也是非常好的,我认为这也是非常重要的。

我们在美国发现,这是我从那里的同事那里听到的巨大的反应:非常多的人来到信息台说:“我没有投票给川普,但是看看他在做什么 – 首先是金川会,然后是这次双普会。川普实际上真的在做一些非常伟大的事情!”

所以任何理智的人都应该感到高兴,世界上两个最大的拥核国确实在最高层找到了沟通渠道。如果你把媒体还有一些地缘政治家的疯狂进行对比,我们只能说这些人真的是精神错乱,他们不仅得了“攻击川普紊乱综合症”,他们是真的疯了。因为世界上任何一个爱好和平的人,都应该为美俄友好感到高兴。而显然,那些军事利益集团的人是不愿意的,他们需要保持俄罗斯的敌人形象,以保证他们自己能拿到军费预算。

双普会真的是一个文明的突破,我们为此感到高兴。

施朗格:正如您最后总结的那样,这真的非常重要。参加双普会的川普总统一再表示俄罗斯和美国都不想进行军备竞赛,而是要坐下来会谈。他还特别谈到了俄罗斯军队和美国军队在叙利亚的合作。

川普总统说他更喜欢用外交方式来代替对抗。而那些攻击川普会的人正在坚持对抗。

这一切都是在穆勒案的背景下发生的,一切都需要调查,但穆勒却说他还没有准备好进行法庭调查。您在在双普会前提到了对12个俄国人的起诉,试图将两者分开,回到起步点。北约国家极度担心川普会做一些损害美国与北约关系的事情,这让地缘政治家们极度恐惧。您谈到了结束地缘政治时代的问题。您认为这次双普会是地缘政治时代的结束吗?

策普•拉鲁什:我认为这次双普会朝着这个方向迈出了重要的一步,因为正如我丈夫林登·拉鲁什至少在1997年就说过的那样,我们必须打破大英帝国的控制,注意大英帝国并不是我们通常指的大不列颠,而是指伦敦-华尔街金融财团和军事利益集团。他们是美国真正的背后黑手,我们称之为“深度国家”。他说,从媒体对这次双普会的反应,你就可以做一个列表,看看哪些记者,媒体人是大英帝国的代理人。你可以记住他们的名字,因为在下一次100%他们肯定还会再次操纵民意。这种方式非常有效。

所以,如果你想打破大英帝国的这种控制,我丈夫在很多年前就说过,你需要一个强大的力量,包括美国,俄罗斯和中国,最好还加上印度,然后你可以再添加其他国家。你需要了解这些拥有强大的经济军事力量和众多人口的国家,以定义一个新的范式,一套新的国际关系。当我们离这一点还很遥远的时候,中国提出了一带一路倡议,明确地表示不同国家之间要尊重对方国家主权,尊重不同社会制度,互不干涉内政的原则。越来越多的国家加入了一带一路倡议,其中一个重要组成部分就是俄罗斯与中国之间非常深刻的战略伙伴关系。值得注意的是,川普和普京在赫尔辛基峰会上都在谈论他们的“共同好朋友习近平”。中国对这次峰会也表示欢迎,并表示它为拯救世界和平,实现世界秩序做出了巨大的贡献。

我认为我们不应该自满,这只是第一步。显然,美国那些疯狂的保守反动势力,民主党人,还有一些共和党人,如田纳西州的民主党史蒂夫·科恩甚至要求对川普发动军事政变!其他人绝对不在他们的脑海里,他们正在要求传唤双普会的翻译到国会听证会接受审讯。他们真是已经到了歇斯底里的程度。

下面,我们谈一下麦凯恩和其他一些人谈到的“叛国罪”。

叛国罪应该指那些推动战争的人!他们显然愿意冒险进行核战争和让人类文明消亡,而不是推动美国和俄罗斯之间建立良好关系。所以,谁在这里定义是非常重要的。有趣的是,普京已经针对这一事件进行了评论,他说,有些人为了他们自己党派的利益,践踏战争与和平的大是大非。我想说他们这些人真的应该为自己感到羞耻 。

所以,这是重要的一步。显然,世界正在迅速进行战略调整,包括印度,日本,也包括非洲国家和拉丁美洲国家。这是一个很好的方向。但是,很多事情将取决于是否能揪出通俄门后面的深层根源,如果美国和俄罗斯能共同调查的话。他们现在已经针对网络攻击设立了委员会。我认为危险是可以消除的。但这仍然不失为一个重要的步骤。

施朗格:您之前在美国提到过,我们读到的很多读者反馈告诉我们他们认为川普总统给他们带来了思想解放。我从我所做的访谈中也对这个问题进行报道,川普总统不顾通俄门,不顾穆勒用起诉12个俄国军官相威胁,继续勇敢地参加双普会。人们真的乐于看到这是一个最终打败大英帝国的机会,他们正在冷战后让我们陷入一场新的热战威胁之中。

现在,我想把中国问题加到您的讨论中。我们刚刚制作了一个新的报告。我认为这非常重要和及时。这实际上是布什政权,奥巴马政权的战争政策的替代方案,这就是川普政策正在走向的欧亚大陆桥计划。下面我想请您谈一下这个即将发布的新报告。

策普•拉鲁什:正如我们的一些读者所知道的那样,在2014年我们发布了第一份世界陆地桥报告,标题是《新丝绸之路成为世界大陆桥》。这份报告在世界上找到了很多回音;它被中国机构立即翻译成中文;广泛分发给各院系和智库。然后它又翻译成了阿拉伯语和德语。现在,我们已经发布了这份世界大陆桥报告的第2卷,作为非洲发展,西亚南亚经济发展,以及欧亚联合发展,拉丁美洲项目发展和美国发展的综合蓝图。对于那些对新丝绸之路计划感兴趣并且想要了解世界各地经济巨大繁荣发展潜力的人来说,这份报告绝对是有价值的和必读的。

这个报告最重要的一个特征就是非洲。你肯定已经注意到了,当然也许是因为难民危机,但这只是一方面,因为非洲现在有巨大的发展潜力。习近平主席对非洲进行了访问,去了卢旺达,塞内加尔和南非,7月25日至27日参加了金砖国家峰会,然后访问毛里求斯。这将导致中国与非洲之间的投资和合作全面升级,这已经处于一个良好的发展阶段。

然后在9月,非洲领导人将在中国举行一次大型峰会,预计将重新定义在一个新的水平上的非洲和中国之间的合作和伙伴关系。

我们席勒智库正在进行一场运动,我们已经在之前的网络广播中讨论过,那就是将“新加坡模式”应用于非洲:让欧洲领导人,各个国家和非洲领导人,并且希望能够邀请到习近平主席一起参加峰会,宣布一个非洲基础设施发展的速成计划。这也是我们席勒智库在6月30日到7月1日召开的会议主题。我希望所有的人不仅应该购买这份世界大陆桥报告第二卷副本,而且能够观看这次会议的全部演讲。这对于任何人来说都是绝对的眼光的行为,你能够从我们的报告和演讲中展望未来世界,了解到未来的可能的发展是什么。

这次会议的重要意义在于它讨论一个解决方案,而不仅仅是对特定问题的分析。它也是一场关于西亚,南亚,非洲,以及国际法如何重建的非常重要的辩论。因为很多人都认识到我们迫切需要回归人民的法律,回归国际人民的法律,因为在最近几十年里,“优胜劣汰”的观念已经统治了世界。

这些都是非常重要的材料,如果您赞同我们的理念,请成为我们的会员。 席勒研究所/智库是一个会员制组织,因为我们想要创造一个新的文艺复兴时期,我们需要很多人分享和分发这些观点。

施朗格:海尔嘉,人们在美国所关注的事情之一,是如何善后充满摩擦分裂的北约峰会。欧洲对双普会的回应是什么?你有很多这方面的材料分享么?

策普•拉鲁什:嗯,来自北约的各种反应都有。比如意大利的反应非常积极。首相朱塞佩·孔特和副首相马蒂奥·萨尔维尼都对双普会表示欢迎,马蒂奥·萨尔维尼(Matteo Salvini)也是内政部长和北方联盟党领袖,他邀请普京和川普在意大利举行下一次峰会。他说:“普京总统,川普总统,做得好!做得好!”意大利有一个非常积极的回应。孔特将很快和川普见面,他也将去莫斯科。所以意大利对双普会的反应和外交行动都是非常积极的。

北约其他国家的反应则非常糟糕。例如,德国外交大臣海科马斯则对双普会报以嘲笑 – 这些人是如此深地陷入地缘政治思想,落后于时代,永远活在昨天,完全没有任何对未来的远景愿望。川普自然地攻击了欧盟,称其为“敌人”。每个人都对此完全不满。但是有一句德国谚语说:“当你大喊大叫时,它会从树林中呼喊回来” – 这意味着回声正是你喊出来的声音。如果你看看欧洲人在川普取得大选胜利一小时后的歇斯底里的反应,他们用你能想象到的最贬义的名字称呼川普,川普对这些人没有高度评价我也就不感到惊讶了。

另外,我们也听到一些来自前外交官的非常谨慎的回应,他们说两个拥核最多的国家坐下来谈是一件好事。一位前德国大使说:“欧洲应该以自己的方式思考其独立性。” 我不完全反对,我认为布鲁塞尔和柏林的政策是绝对依赖性的,而不是华盛顿,因为现在川普成为总统,华盛顿不再是原来的样子。他们觉得受制于的不是华盛顿,而应该是大英帝国。我认为如果摆脱大英帝国的控制,有更多的独立,那么一个新范式的时代就出现在了地平线。

克服目前紧张局势的最佳方式是促成美国,中国和俄罗斯之间的合作,并成为其中的一部分!有一个更高层次的理由,你可以解决这些问题,我认为世界需要紧急采取一种完全不同的思维,即新的范式。首先就要克服地缘政治思想,因为地缘政治思想导致了两次世界大战,如果不能摆脱这种局面,那么最大的危险就是文明的消亡。例如,保罗·克雷格·罗伯茨就非常悲观:他虽然欢迎美俄会谈,但他基本上反对川普,并预测会因此而发生战争。如果地缘政治者掌握发言权,也就真的如他所说会发生战争了。

我还注意到一个非常有意思的评论,想顺便说一下,这篇评论来自博客,“Sic Semper Tyrannis”中Pat Lang的博客,这位名叫Publius Tacitus的人写着他的专栏关于峰会,我真的希望人们读一读。因为他说,美国那些谴责普京和俄罗斯的人应该了解美国以前所做的事情,以前的政府显然坐在世界上最大的玻璃房子里。这些评论非常重要,应该与保罗·克雷格·罗伯茨喜欢称呼的那些绝对令人作呕的主流“妓女”一样广泛应对。我认为对于那些真正敌视国家和人类的人这个比喻是非常恰当的,我们不应该注意他们,而是应该边缘化他们。

施朗格:在双普会结束后,有一个相当有影响力的人与我交谈,他说:“我相信这次峰会让林登和海尔嘉非常高兴,因为他们终生都在为促成中美俄印四大国协作而努力。”然后他问你好。他说,他听说你最近谈到了布雷顿森林体系或新布雷顿森林体系的重建。他说他研究过这个,他看到林登在20世纪80年代就在推进这个。他让我问你:新布雷顿森林体系如何运作,是否需要俄罗斯,中国和美国的积极支持?这是否足以实现它?

策普•拉鲁什:布雷顿森林体系是一个金融机构的预先形式。它与亚投行,亚洲基础设施投资银行,丝绸之路基金,海上丝绸之路基金,金砖国家新开发银行;和许多相似机构,以及新兴的非洲投资基金等金融机构共同助力新丝绸之路。这里面,已经有一些区域性机构在为实体经济服务而不是为投机服务。

我认为中国正处于对投机机构的完全遏制的过程中。中国方面的国际投资有所下降,但这主要是因为中国现在已经取消了海外的投机性投资。有些国家已经做了正确的事情,但很明显,西方金融体系还是一个地平线上巨大的阴云,它处于极端形态:德意志银行,然后是整个三级衍生品。由于所谓的目标2,人们对欧元的未来感到非常担忧。有些人认为对那些只有钱没有实体的国家来说已经无法补救。他们有大量的公司债务,每天所做的就是参加一个债务会议。

人们必须摆脱衍生品,尤其是三级衍生品。我们也要解开整个投机系统,并且完全消除它,然后让机构创建一个信用体系,在每个国家建立国家银行,以及固定的货币兑换率,可能还有黄金标准,然后才能基本上有一个稳定的财务治理。这就是中国一直在呼吁的。

对西方来说这个改变很难,但意大利也许可以成为激发这种讨论的重要因素。毕竟,意大利是欧洲第三大经济体。有几个部长和副部长,国务秘书(在欧洲的意义与在美国的意义不同),助理部长等,他们曾要求实行格拉斯-斯蒂格尔法案并创立国家银行。

这些只是朝着一个正确的方向走的步骤。我们希望川普总统能实现他的选举承诺(我们可以看到,他确实做得很好),即实施格拉斯-斯蒂格尔法案,恢复美国经济体系。然后,与其他国家联合建立一个新布雷顿森林协议。

如果每个国家都有一个国家银行,有它自己的信用系统,那么你就可以有一个清楚的机构讨论并在这些国家间谈判长期的国际投资。这样清楚的机构可以平衡不同国家的差异。有的国家有大量的原材料和很少的人口,如俄罗斯;有的国家有小的领土,人口相对人口密集和高端产业,如德国,瑞士,比利时,还有的国家小人也少,行业少。但是所有这些国家都应该成为新布雷顿森林协议的一部分和合作伙伴,并且可以根据旧布雷顿森林体系的模型建立起来。

我认为这绝对是一个应该在国际层面上进行的讨论,因为最大的问题,即背景中真正巨大的,具有威胁性的问题之一,就是无序金融崩溃的可能性。因此,必须在新丝绸之路/“一带一路”倡议下建立一个新的金融架构。这就是国家之间合作模式的框架。

这就是为什么席勒研究所正在努力使人们相信每个国家参与新范式的好处,因为这将是有序过渡到新的国际关系的最佳方式。这不是一个选择,我认为这绝对是必须的,如果我们真的想要避免混乱的话,因为混乱会带来战争的危险。所以这个讨论非常及时,非常紧迫。

施朗格:川普的敌手总是想象川普做出怎样的事情。这些倾向于战争而不是外交的人,他们宁肯为了收集他们不可持续的债务,到杀人的程度上,也不肯承担写下这笔永远无法收回的债务的风险.

海尔嘉,我们已经谈了很多内容,你看我们是否还有拉下没有谈的问题。

策普•拉鲁什:我们的系统可以在短期内让世界进入一个全新的文明的时代,因此我真诚地邀请大家加入我们的系统。自“新丝绸之路”提上议事日程不过五年,世界已经发生了戏剧性的变化。非洲因为实行了新丝绸之路政策而出现了全新的乐观情绪。美国的中西部的贫困人口自然离非洲非常远,不可否认它更接近欧洲。但我想非洲的这种新精神给了非洲国家一个全新的自信心,那么对贫困的美国人口阶层和地区是不是也是一个鼓励呢?非洲可以转变为工业国家,可以创造大型中产阶级,克服贫困和发展,建设基础设施,成为与西方或亚洲其他国家同等投资的合作伙伴,这是如此令人兴奋,这是你阅读《纽约时报》和《华盛顿邮报》时不会发现的,但它正在发生。这不仅仅是影响,而是令人兴奋的存在。那么,非裔美国人和其他国家的非洲人是不是应该开始在非洲和美国之间发展更积极的关系呢?

现在美国人纠缠的问题,是如何摆脱贸易逆差,制裁或不制裁,但美联储的褐皮书告诉我们关税正在伤害许多美国工业并使消费者承担更高的价格。

我一直主张,更好的办法就是在各个国家或大洲像非洲大陆那样进行联合投资。很多人说非洲将成为“具有非洲特色的下一个中国。”。非裔美国人应该关注非洲正在发生的革命性变化,应该就美国如何成为其中的一部分进行类似的讨论,因为美国贫困的中西部,黑人区,印第安人区也需要大量的工业,需要工业能力,技术诀窍,需要得到融资。加入新丝绸之路体系/一带一路计划可以帮他们达成这个文明的提升。

这是我抛砖引玉的想法,如果你想回复我,我很高兴收到你的电子邮件,我们可以就这个问题进行对话。让美国的贫苦地区高速发展进入文明时代我想这是最令人愉快的话题。

施朗格:现在我也很兴奋。我认为我们的听众现在已经获得了他们的行军号令:加入席勒研究所,与我们进行对话。我认为全世界的人都是希望改变的,但他们需要知道改变意味着什么,以及改变意味着改变什么。我想我们席勒智库会给他们一个完美的答案。

所以,再次感谢海尔嘉,我们下周再见!

策普•拉鲁什:是的,下周再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