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年5月24日每周网播: 奥巴马政府会加入英国为真正的”合谋” 曝光受审吗?

Print This Post

席勒学会黑尔佳•策普•拉鲁什专访网络直播

2018年5月24日

蠕虫已经转变:

奥巴马政府会加入英国为真正的”合谋”曝光受审吗?

施朗格:大家好,我是席勒学会的施朗格。 欢迎收听本周国际网络直播,访问我们的创始人兼总裁黑尔佳策普拉鲁什。

我们正处于一系列不断发展的过程中,今天将讨论相关的事态发展,每一件都非常重要,我们还没完整看完。不过我想从大多数人都还没有意识到的部分开始:也就是即将到来的欧洲地震,这次是意大利选举。 新政府正在集结,有充分的理由相信,欧盟十分担心。黑尔佳,在整体战略形势下,意大利发展的意义何在?

策普•拉鲁什:现在有政治上不为人知的法学教授担任总理,但真正让人担心的是新任财政部长Paolo Savona是经验丰富的经济学家。他一开始完全挺欧元,但是当他看到意大利遭受单一货币之害后,他就完全反对欧元,他要求为意大利制定”B计划”,也就是退出欧元;而且他还称欧元为意大利的德国监狱,甚至起了更糟糕的名字。

所以这个人非常不可思议。各种各样的人、政治家和媒体都以金融战争威胁意大利。有一个人说,市场将会教训意大利,并将其带回正路。德国第二电视台主播Claus Kleber是他职业上的典范,以非常外交的口吻说,应该使用(驯马用的)衔铁- 这对马匹来说是折磨,通常正直的骑士不会用,因为真的很折磨马匹 – 所以他说应该用衔铁管教意大利。

这真令人难以置信。这些人总是抱怨中国缺乏民主以及诸如此类的事,却公开呼吁对欧盟成员国进行政权更替和动用战争的手段。

现在,我认为一旦Paolo Savona当上财政部长,人们会有些惊讶,因为他很有经验,他不是媒体对总理Giuseppe Conte的批评,轻量级的。上述发生的事都不是孤立的现象。金融危机不是意大利造成的。这是英国脱欧、特朗普当选时所表达对新自由主义政策的长期反抗,是人民对去年意大利公投改革宪法、奥地利选举,然后是今年的意大利选举,都是对当局者的”否决”,是人民不想再向这些完全不公正的紧缩政权退让的结果,这些政权只会牺牲大众的利益,让银行、投机者和富人受益。

所以这是非常重要的时刻,也不会令人震惊、歇斯底里的发脾气。 我认为应该利用这个机会与意大利新联盟的正面部分结合 – 他们毕竟拥有自己的党派平台,现在还有结盟合同,林登拉鲁什的两项基本法则: 即实施格拉斯-斯蒂格尔法案,其次,建立国家银行投资实体经济。所以,我们把这当成摆脱过度投机行为的千载难逢机会,并且第一步统整格拉斯-斯蒂格尔法案银行业务架构分离,以此方式拯救金融系统。

从某种意义上说,意大利的这场危机可能是往这个方向发生紧急变化真正的机会。

施朗格:黑尔佳,我想提出你的一些观点,也就是反对这些政策的人实际上认为,如果选民违背银行家的政策,他们无权发表意见。这一点非常重要,因为媒体认为我们正处于强劲的复苏,情况正在改善,欧洲经济正在变好。 但是,选民们的投票结果表明他们不相信这一点。还有一些重要的发展;法国马克隆政府仍然存在一些问题;德意志银行仍然处于最危险银行名单的前端。我希望你强调一下,真正的经济是这场叛乱背后的原因,这使得林登拉鲁什的四大法则非常重要。

策普•拉鲁什:有一个经济网站警告说,公司债务泡沫的后果比2008年严重得多,他们提醒将有新的”千年一遇”的金融危机。现在,我不知道 -“千年一遇”正是排山倒海或者其他一些人的基本危机。然后你在阿根廷出现持续的危机,土耳其的货币正在贬值,迫使央行扭转他们的利率政策,但是都非常脆弱。

德意志银行对于出事的理解是,必须有所改变。两年前,德意志银行发生严重危机时,我先生拉鲁什先生要求德意志银行应改变其自1989年德国银行家Alfred Herrhausen被刺以来的所有政策,再回到Herrhausen工业银行的模式。当时,很多人都认为德意志银行绝不可能是个无望的案例。虽然,我不想对此做出最终判断,不过上个月德意志银行领导层撤换该行执行长约翰概克莱恩(John Cryan)。然后,长期接受德国《商报》(Handelsblatt)采访的德意志银行首席经济学家David Folkerts-Landau,提到过去二十年,将德意志银行的整个形象完全转为投资银行,进行衍生性金融产品交易,犯下了很大的错误。虽然他也更正了一些观点,即德意志银行的团队引入美林证券,并允许其反向收购德意志银行,将使其完全被外国控制,并引导到高风险的投机行为 – 我认为他们仍然有一个包括42万亿美元投资组合的衍生性金融商品;这是全球最大的衍生性金融商品银行。

今天召开了一次股东大会,他们显然想踢掉德意志银行董事长阿赫莱特纳(Paul Achleitner)。改变银行的形像为投资银行,根据几位业界人士告诉所言,我会说Folkerts-Landau就是其中之一。 所以,他在过去的二十年,都没有批评这一点,而且明镜在线(Spiegel Online)甚至说这是阿赫莱特纳董事长最后挣扎的演出,这样他就不会因为受人批评而被踹开。

我认为这是真的。新任执行长Christian Sewing自1989年起一直在银行工作,据说他会集中全力,将投资重点放在德国内部的实体经济- 也就是,让德意志银行回到为商业服务的商业银行。所以大家必须看看此事是否成真?但我认为(德意志银行)股价已经低于欧盟10国,是该行有可能破产的红线。

总之,我认为:我们正处于新金融危机的边缘,坐在火山口上。梵蒂冈信理部数周前发表一篇文章,说衍生性金融商品是滴答作响的定时炸弹,只是让富人变得更富有,其他人损失惨重,因此他们谴责衍生性金融商品交易在道德上和经济上都完全不可接受。在这些警告之间 ━ 包括美国联邦存款保险公司(FDIC)前主席希拉杨贝尔(Sheila Bair)和前副主席托马斯霍利格(Thomas Hoenig) – 很多人都警告这一点。

正如所言,意大利的事态发展确实有机会摆脱衍生性金融商品交易的过度行为,实现银行业务架构分离,并且越是以协调的方式进行越好,而且要快。

施朗格:黑尔佳谈到德国时说,德国总理正在中国访问。政权被削弱和陷入困境的默克尔,有可能携回新丝绸之路的精神吗?

策普•拉鲁什:嗯 – [笑]我不这么认为。 我想会随她一起回来的是中国人,就像他们对特朗普政府所做的一样,他们承诺金融更开放,更多电动汽车、自动汽车和类似事物的合作;所以我认为他们带回来一些类似的提案。 但是只要默克尔有这样的态度 ━ 人们已经四处引述她的声明,她认为中国的崛起是她担任总理职位最后几年的最大挑战。

现在,她已经看出,一旦没有中国,世界上没有任何东西能够再起作用。 但她对待俄罗斯的态度则是强硬的地缘政治家,另一方面,她一直视中国为对手,所以情况不尽相同。 如果她回来充满新丝绸之路的精神,我会非常高兴,但是我怀疑。

施朗格:现在我们来谈谈最复杂的情况,那就是美国的特朗普总统今天下午宣布他将取消与金正恩的峰会。但是,却是发生在一个非常有趣的时间点,整个英国在俄罗斯门的角色中,公开攻击特朗普。我们就从此处开始吧!因为我们一直为此奋战:我们就回到前美国联邦调查局局长罗伯特滇穆勒(Robert Mueller)发表的文件,回到我们发起的调查,我们坚认,前英国驻莫斯科大使馆情报官员Christopher Steele是个案,只是作为英国攻击美国的借口:情况发展的很快,不是吗,黑尔佳?

策普•拉鲁什:是的。 事实上,如果你看一下特朗普总统最近发表的推文,很接近重点,他说”俄罗斯门已经”变成了” 间谍门”,根本没有证据表明他与俄罗斯勾结, 但是,基本上,所有参与政变的人都认为,他们在奥巴马政府情报机构首脑与英国情报部门之间制造了一个勾结蛛网,而且任何正式调查展开之前,英国 情报人员就试图与特朗普选举团队联系,想以某种方式让他们与某些俄罗斯人有某种联系。所有这一切都将水落石出。

因此,在特朗普竞选胜利甚至提名之前,英国情报部门为了奠定领导人的努力,捏造了影响局势的活动纪录,所谓的与俄罗斯”勾结”挂在特朗普竞选活动及特朗普本人的头上。这一切也都将水落石出。

例如,星期一,特朗普总统会见了几位情报界头子 – 我认为是 [联邦调查局(FBI)局长]克里斯多夫溯雷(Christopher Wray)和美国联邦司法部副部长罗德罗森斯坦(Rod J. Rosenstein)。今天,作为后续工作,白宫幕僚长约翰凯利(John Kelly)正与中央情报局、联邦调查局、司法部和国会议员 – 例如众议员努涅斯(Devin Nunes),参议员葛雷斯(Chuck Grassley)- 现在他们会面已经可以查阅所有文件,包括穆勒的备忘录以及定义穆勒调查范围的备忘录。 现在这一切都将提供给国会的调查委员会。显然,这些刑事上全部都违法也抵触宪法。所以事情很大条!

特朗普说这可能会是美国历史上最大的丑闻,我认为是对的。现在比较清楚的是,在竞选活动中有一个渗透法人机构的特别工作组策划了所有这些事,特朗普说,这是针对民主党总统参选人桑德斯所做,在更大范围内则是针对他。

待这一切真相大白时,我认为世界会完全不同,我想如果特朗普总统脱离了这个蜘蛛网,他将比你迄今为止看到的更能贯彻他的意图。

施朗格:你所描述的技术上称为”构陷”,即联邦调查局 – 或者实际上是前中央情报局(CIA)局长布伦南(John O. Brennan)、美国国家情报局总监克拉珀(James Clapper),然后是后来前美国联邦调查局(FBI)局长科米(James Comey),与英国情报部门代号为MI6(军情六处),MI5(军情五处)的政府通信总部(Government Communications Headquarters,GCHQ)勾结,共同参与创造了俄罗斯门。现在关键人物都已获提名,如前美国副助理国务卿哈尔珀(Stephen Halper)、任教于伦敦外交学院(London Academy of Diplomacy,LAD)的米夫萨德(Joseph Mifsud)、澳大利亚提供工程外包服务的主要工程集团Downer,及现任澳大利亚驻英国高级专员,都与MI6,MI5及私营机构有关。 这是兰德.保罗(Rand Paul)在听证会上质询中央情报局(CIA)局长人选─吉娜楞哈斯佩尔(Gina Haspel),中央情报局是否参与其中,从英国取得证据。 所以,很多事都将现出原形。

黑尔佳,这些事与金融危机有何关系呢? 因为特朗普愿意与俄罗斯和中国合作,人们仍然搞不清楚,金融危机如何与特朗普互相纠结。 我认为你了解这一点,由让你来说非常重要。

策普•拉鲁什:你知道,最大的问题的确是中国正在崛起,中国与俄罗斯有战略伙伴关系,新丝绸之路现在已经有140多个国家参与。 而且,许多统计资料显示,新丝绸之路正在创造一种全新的范式:经济增长、科技和创新的活力。 因此,许多、许多领域真正发展的动力来自于下列诸国和组织的结盟,包括俄罗斯、中国,再加上印度、日本、上海经济合作组织、金砖国家,中国与拉美和加勒比国家共同体(CELAC)结盟;中国在非洲的投资,都在世界上创造了完全不同的动能。

然后再看看华尔街、伦敦金融城的状况以及欧盟的动荡,所以地缘政治家基本上看到中国的崛起,他们绝对很想保持原有的模式,又无从确认致此之因,因此无从修正既有政策。

我刚才说过,他们现在攻击意大利,却完全没有人提出,为什么这两个反对欧元的党取得了最好的结果?其实都是同样的道理,我想重复一次 – 为什么英国要脱欧,为什么美国中西部地区的人们投特朗普、不投希拉里克林顿;获取庞大、虚拟财富的人们曾经在这个高度投机的系统,付出歇斯底里式的努力 ━ (这些财富)有时不是虚拟的,实际上却是虚拟的财富 – 而这系统与以谎言为基础的新自由主义系统战争有关,即所谓的”人道主义干预”、政权更替、颜色革命。现在整个模式实际上不再有效。

特朗普总统赢得选举是因为他承诺不再淌这些浑水,而且你可以看到,新保守主义分子(宣导使用军事力量的美国共和党人)一直在他的政府中努力引诱他回归。因此,我认为取消或推迟与金正恩的首脑会议非常不智,因为在和平议程上,如果能在无核化做出明确的步骤会更好,不过显然还有困难。不过,金正恩释放了美国人质。今天,国际媒体受邀去看核试场的破坏,所以有明显的迹象显示北韩释出的善意,因此,我认为推迟这次峰会非常令人遗憾。但是希望它会回到议事日程上来。

这实际上是已经没用了的旧模式与新范式之间的斗争,而新范式侧重于人民对经济增长的共同利益。附加因素则是中国完全放弃了二胎化政策,也就是中国的人口观念发生了变化:过去,他们采用独生子女政策,之后是二胎化政策时, 认为额外的孩子是经济资源有限的负担;但是,现在他们改变了看法,他们将每个新生儿,特别是每个年轻人都看作是创造力的巨大财富,和整个社会的额外财富。

那么,看看价值观的差异,然后你就会看到这是一个基本的斗争,人类是否足以合理的方式治理自己?金融崩溃的危机笼罩全球,至少在大西洋二岸非常重要。 所以我认为,拉鲁什的四大法则是解决当前紧迫问题的方案。

施朗格:从这两种角度来看,重要的是要看看德州休斯敦圣达菲高中发生的大规模枪击事件。现在,这在美国几乎很普遍;在中国,他们完全把重点放在教育和科学。

这可以追溯到你先生的基本经济突破之一,即潜在相对人口密度的概念。相对于人们喜欢的菲利普亲王与他终生致力于种族灭绝的配偶英国女王伊丽莎白(如果他还在呼吸)所做的好事。

黑尔佳,从这个意义上说,我想你会认为中国的这种变化,是对这两种范式之间差异的绝对重要认知,也是你先生对潜在相对人口密度理念的看法。

策普拉鲁什:是的。从邓小平和文革后的改革开始,中国人显然完全改变了:特别是在习近平领导的这五,六年,他们对生命的基本问题绝对有所了解 – 我是说,他已将任务交给中国科学家,以了解人类的思维运作、宇宙生命的起源及其重要性、宇宙的律法。他特别鼓励创新,强调教育的创造力作为财富的来源。他们现在看到知识上素质提升的物理定律与越来越多的人将有更多的创造力时,我认为他们绝对走在正确的轨道上。

施朗格:好,我们节目没有太多时间讨论,所以我想确定剩下的时间您是否还有其他想谈的议题。还有其他想谈的议题吗?

策普•拉鲁什:是的;实际上白宫网站上有一项由莫斯科美国大学校长爱德华枫洛赞斯(Edward Lozansky)教授和美国前外交政策顾问吉姆溢贾特拉斯(Jim Jatras)发起的请愿,呼吁特朗普总统和普京总统早日举行首脑会议。基本上,他们提出的观点与我们过去几年的观点一致。过去这几个月来,特朗普总统在共和党内仍然反对新保守主义,他在这种情况下确实做的非常出色。因此,整个情报装置,设于所谓的” 国中之国”,这其实是不正确的描述,因为英国情报的角色对于理解这个帝国这么做的原因十分重要。

因此,整个俄罗斯门的行动,旨在阻止俄罗斯和美国之间建立良好关系,为了突破这个局面,特朗普一直说这是”好事,不是坏事”,也试着去建立关系;所以切入的方法就是召开他们呼吁的峰会,他们也提及特朗普和普京数周前通过电话,并尽快完成此项会议。

所以这是这个请愿书的源起,我呼吁所有的听众和观众签署这个请愿书,以便早日举行此峰会。我认为这是十分重要的倡议,如果这项请愿在6月30日之前有10万个以上的签名,那么白宫必须对此做出回应,并且会作出回应。

当然,还有很多、很多事情,我会再次邀请各位,加入我们,加入席勒学会。因为我们的政治话语,迫切需要确保这个网络广播传播更快速、更为人知:人类应往何处去? 我们该如何重组世界,让每个人生活其中都安然无恙,美好?

施朗格:好的,这是很好的建议,我附议:加入席勒学会绝对是你自己人类情感的关键一步。我们的许多听众已经加入,但是我们希望有一个真正的会员运动,而扩展此网络广播是其中一种方式。希望大家在接下来的日子里想一想,如何将新丝绸之路的精神带入大西洋两岸的每个家庭,确保这场运动成功并取得进展,否则除了崩溃和萧条将一无所有。

所以,黑尔佳,谢谢你接受我们的访问,我们下周再见。

策普•拉鲁什:是的;再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