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全球策略信息 - http://chinese.larouchepub.com -

2018年1月18日每周网播: 现在是停止英国帝国行动加入新丝绸之路的时候

席勒学会黑尔佳•策普•拉鲁什专访网络直播

2018年1月18日

现在是停止英国帝国行动加入新丝绸之路的时候

施伦哲:大家好,我是施伦哲。欢迎加入席勒学会的网络直播,本周邀请了席勒学会创始人兼总裁策普•拉鲁什。

黑尔佳,过去几天的世界局势,似乎已经恶化,很大程度上可能与新保守主义的攻势有关,已经逼近真正的危机。希望听众能懂我们的意思。

策普•拉鲁什:是的。在韩国有一些令人充满想像的迹象,可以和缓地解决冲突;例如,南北韩在平昌冬奥会的联合代表团之间有很多文化交流活动,还成立了女子冰球联合队,红十字会也想要协助南北韩离散家族再次重聚,所以这一切都非常有希望。不幸的是,现在情况却越来越紧张;因为美加之间的温哥华有一场会议,大会邀请1950-1953年朝鲜战争(又译韩战)中,所有美国同盟国的24位部长,连希腊和赛普勒斯等国都受邀,就是俄罗斯和中国没有。有人显然会认为这是想要重建对抗俄罗斯和中国的军事同盟,因此这两国反应十分激烈。美国已经开始在两韩之间的地道进行军演,调动入侵伊拉克和格林纳达的第82和101空降师,所以朝鲜警告美国切勿妄为。 [見“Many bumps on road to better China-US ties”]

中国{环球时报}有一篇文章以非常尖锐口吻提到上述内容,文中首先提到2017年,美中关系远好于预期,习近平和特朗普总统有三次面对面会谈,双方信件和电话往返频繁。但是,问题在于我们不是跟美国说话,而是和支持特朗普和反对特朗普二方人马之间的”分裂国家”对话。文章最后说,美国对中国越来越不放心,因为美国很不习惯,中国对自己这么有信心。

然后他们(环球时报)谈到贸易战将会增加,他们预期共和党在今年的大选活动,会用贸易赤字为诉求。不过,朝鲜半岛的情况却有意想不到的进展,事实上它现在拥有核子洲际弹道飞弹,已经跨过了美国的红线,而且他们扬言”准备今年摊牌” – 我的意思是,他们是这么说的。

他们还说,对中国制裁行不通,因为中国出口到美国的产品一半来自美国公司。

文中最后提到,《2018财政年度国防授权法》评估强化美台防务关系,美台军舰互访停靠。然后,他们说美国军舰停靠高雄港之日,就是解放军武力统一台湾之时。

所以我觉得这件事很令人担忧。如今又有夏威夷误触飞弹警报的乌龙,我们应该立刻讨论这件事,中国媒体也认为,显然会有向北韩发动全面战争的可能。接着三天后,就摆了个误发飞弹警报的大乌龙。

我认为这一切说明情况真的非常不稳定。蒂勒森在温哥华会议上否决了俄罗斯和中国「*双暂停」的提议,甚至连特朗普接受路透社专访时也表示,朝鲜问题可能没有和平解决方案。我认为这些都是令人难以置信的警讯。[*译注:2017年8月中旬,中国和俄罗斯在朝鲜问题上提出「双暂停」(double freeze)方案,即美国暂停与韩国举行大型军事演习,以换取平壤暂停研发核武。2018年1月,南北韩在板门店举行高级会谈,等同呼应「双暂停」建议,以和平的方式缓和半岛情势,以对话解决半岛无核化问题。]

施伦哲:这里似乎也有一些反覆无常,特朗普总统两天前先是与习近平主席非常积极的商谈,然后就有南北韩的会谈,南韩总统上周还赞扬特朗普总统。与此同时,又有人唱双簧对抗中国。十二月份的{经济学人}提到中国有一股力量 ǒ渗透ō和ǒ威胁ō美国大学,透过孔子学院招募人员,一边教美国人华文,一边从事颠覆性的事情。其中必有内幕,黑尔佳,你刚刚提到夏威夷的情况。你有什么看法?

策普•拉鲁什:现在大家都知道,有一个核导弹正对着夏威夷的警报,所有人都在找避难所,打电话给亲人,因为这可能是他们最后一次能够与彼此交谈;直待等38分钟后才知道这是一场虚惊。

因此,来自夏威夷的民主党国会议员Tulsi Gabbard就此发表了非常重要的声明。她说,情况很明显,随时可能发生核战的想法与韩国危机有关,美国必须停止政权更替的政策。因为只要金正恩确信,建立全面的核子强权是避免朝鲜与萨达姆楞侯赛因和卡扎菲同样命运的唯一途径,这个问题就会继续下去。 所以她要求立即停止这项政策。

而且我已经提到{环球时报}说这表示美国与北韩的军事冲突已经箭在弦上的信号,很容易失控。文中还提到,美军一直处于高度戒备状态,趁还有时间赶快停止危机,要不然可能失控。

我认为我们再次处于一个非常困难、非常危险的时刻。

施伦哲:下一个问题是关于美国对叙利亚的新战略。之前特朗普总统和蒂勒森国务卿都表示,美国的政策不是政权更替,现在他们再次提出要阿萨德离开。为什么是现在呢?

策普•拉鲁什:特朗普政府似乎重新审视了新保守主义的政策,正如你所说,其中多次提到阿萨德的问题已经不存在了,但是现在蒂勒森在斯坦福大学胡佛研究提出新的叙利亚战略;他说,2011年美国过早离开伊拉克是个错误,我们不会再犯这个错误,美国会在叙利亚停留到完全击败ISIS,阿萨德下台为止。

这让人很难接受!因为叙利亚是主权政府,这根本就是叙利亚新危机的前兆。

而且,另外还有一个新的军事冲突,土耳其总统埃尔多安和一些政治人物指责美国军事上支持土耳其政府称为恐怖分子的组织,因为其中有一些库尔德工人党成员加入等等;现在土耳其坦克和部队已经开始布署了。基本上,埃尔多安说,这是离间叙利亚的计划。另一位发言人说,这是挑拨北约的计划,土耳其无法接受。

就像你在朝鲜看到的一样,这是类似战事升级的一部分,而且与你在美国对抗特朗普这种绝对的政变有关,他似乎有时被这些精神病包围。我是说,特朗普的政策是要改善与俄罗斯和中国的关系,普京和习近平也已经承认此点,但是这些动荡还是非常非常令人担忧。

施伦哲:谈到新保守主义,似乎有一些单位涉入其中,攻击中国和俄罗斯的新闻媒体,引述新闻报导,今日俄罗斯电视台 (RT TV)和{环球时报}等等,就和美国国家民主基金会深度涉入乌克兰政变类似。你刚才提到的胡佛研究所也如出一辙,所以他们是一如旧惯,而这些正是特朗普在总统竞选中反对的。

你提到了穆勒的调查,这是新保守主义复辟的重要部分吗?他们想要利用这次调查困住特朗普吗?

策普•拉鲁什:是的。一年前的英国ǒ观察家报ō(The Spectator)已经提到,这些势力不会中止孤立特朗普的行动,他们对付特朗普的方式,不是政变,就是暗杀。另外一个就是牵制特朗普,所以他向这些新政策投降了,按照他们的说法,把他拴在既有的跨大西洋地缘政治政策上。我不认为这是整件事的结局,但我认为政变力量显然还没被击败。非常了不起的是,雷恩岁麦戈文(Ray McGovern),一个根本不喜欢特朗普的情报老手(Veteran Intelligence Professionals for Sanity (VIPS)),也说(这是)联邦调查局参与其间(的政变),只有完全失明的人看不出来,这是一场英国情报单位对美国主权政府的政变。

现在,越来越多的国会议员要求起诉美国前国家情报总监詹姆斯概克拉珀(James Clapper)在(窃听特朗普及其竞选团队)整起事中的作用,国会正在进行听证,最终可能会提起公诉,甚至对相关涉案人提起特别检控。不过还不是定论。

总之我们应该保持警惕。

施伦哲:克拉珀也一直说,俄罗斯和中国一直在攻击ǒ我们民主的根基ō;所以他涉入很深罗。

同样的,我刚刚听到一件事,奥巴马的发言人说他会在2018年选举中发挥重要作用。其实,在某些方面来说,他从未离开过,因为他不正是为整个俄罗斯门穿针引线的人吗?

策普•拉鲁什:是的,他搬到华盛顿郊外某个地方,实际上领导整个”抵抗”运动。而且我想人们已经忘记了,现在的危险是,特朗普会回到奥巴马政府对叙利亚战事升级等政策上,人们应该提醒自己,正是奥巴马这些人无视法令行使无人机攻击事件,非常令人担忧:因为问题是现在美国没有人能够实施我们非常努力推动的政策-《格拉斯-斯蒂格尔法案》(Glass-Steagall Act,也称作《1933年银行法》)直接结束金融危机,以及拉鲁什多年前设计的*四项措施。这真是吸引我们的听众,因为美国现在缺乏的正是积极领导。[*译注:2014年拉鲁什提出拯救经济的四项措施:(1)立即执行美国总统富兰克林¨罗斯福设立的格拉斯-斯蒂格尔法案;(2)回归国家银行制度;(3)使用联邦信用制度;(4)「采用融合驱动器『应急计划』」。详见拯救美国的四个新法!]

施伦哲:新的泡沫爆开的迹像已经出现,这种新的升级逐渐在美国发生深远的影响,政府可能会关门,他们正在玩弄手段转移焦点。因为真正的问题是,我们为什么要继续容忍布希 – 奥巴马保护华尔街和摧毁实体经济的政策呢? 这是 “四项措施” 的动员基础。

请你再多说明一点,我们的组织团队正在国会山庄上,分发拉鲁什四项措施的小册子,这才是这场危机的独特解决方案。

策普•拉鲁什:是的。现在公司债泡沫已经要开始爆炸。英国有一家大公司快要垮了,然后是对许多主要银行都会造成重大损失的南非石庭豪夫集团(Steinhoff Group);所有这一切都比2008年的泡沫状况更严重。

曾经在高盛担任高级管理人也是非常有趣的作家诺米毁普林斯(Nomi Prins)2018年5月即将出第六本书”合谋:中央银行如何操纵世界”。网路有预览 – 她认为自己才是真正的知情者。她说,她在高盛工作15年,当她攀登职业生涯高峰时,她才了解银行高层的活动和其他一切是多么罪恶。她决定不再继续下去,而是成为解决方案的一部分。所以她是举报人,她描述了2007年至2008年之后,美联储和其他央行通过发行零利率货币,在2007年和2010年之后单独启动了流动性激励计划,共计16万亿美元投入系统。而且,要知道,这件事尚未结束。

这笔钱并没有投入到实体经济中,但是大银行和大公司拿这些(无偿的)金钱和绝无成本的金钱大量回购自己的股票,这笔十分惊人的差额增加了这些人的利润,所以他们越来越富有;但是公司债泡沫也越来越大了。现在即将爆炸。

(危机)随时都可能触发。我们正坐在火药桶上,而金融危机恶化与这些人参加可能导致第三次世界大战的军事冒险有直接关系。因为地缘政治派系显然不希望看到中国和ǒ一带一路ō倡议蓬勃发展。中国经济发展极佳,与中国合作的国家也都发展得很好,他们自己的体制也在崩溃。所以我认为,新金融危机与军事升级之间有直接的关联。

这使得我们自己的全球干预非常重要,特别是我们美国的同事,都被派往国会山庄,那里有许多会议。我们有一本小册子,介绍执行这四项措施的重要,以及为什么美国必须以新的范式加入新丝绸之路。

这类动员很重要,好处是越来越多人真正理解其中真相,《格拉斯-斯蒂格尔法案》的急迫性,重回汉密尔顿国家银行和信用体系的重要性,以及发展太空探索的碰撞计划和融合技术,可以提高经济生产力。 所以人们正以更严肃的心情理解这些概念,当然,我们希望这会影响到特朗普1月30日的国情咨文内容。但是,我们需要大力动员选民敦促地方代表、参议员和国会议员这么做。

因为问题是民主党人和华尔街的关系很近,共和党也不是什么新保守主义,所以需要从基层大量动员。

施伦哲:用几个数字来映证你的话:过去五年中,企业已经增加了4.5万亿美元债务,所以现在已经超过14万亿美元。其中,2.7万亿美元购买自己的股票! 因此,一半以上的公司贷款进入股票市场,这就是为什么股市上涨却是个泡沫。

现在,黑尔佳,我想提一个看似简单却不是那么简单的问题,面对所有这些疯狂的事,你仍然是个乐观主义者,而且很多人问:你们到底知道什么我们悲观主义者不知道的事?我认为这是一个重要的观点,因为我们在节目之前正在谈论中国介入拉丁美洲和非洲:美国人有太多事情不知道,但是你的乐观从何而来呢?

策普•拉鲁什:它来自几个源头。我先从客观的角度说明,然后我再从个人主观的角度说明。

客观地说,当你从顶层看世界时,你不会从德国内部、美国内部或其他国家看这个世界,而是从正在展开的整个历史进程来看,你会看到明确的差异。跨大西洋世界的人们普遍认为未来会更糟,未来的世代会比现在更糟,一切已成定局。毕竟,他们一直以来得到的讯息都是资源有限,必须有所克制和保护等所有类似的意识形态;当然,如果你看看社会不公义,美国、欧洲甚至德国的贫困率,每六个孩子就有一人是穷人。义大利、西班牙、希腊等国,青年失业率达到难以置信的50-60%。 所以人们对未来难以乐观。

另外,在很大程度上还有一些政客,他们绝对没有什么未来的愿景。最好的例子就是现在,德国自从选举以来,已经进行了四个多月永无休止的联合谈判,双方都没提出愿景,德国的未来会如何?世界应往何处去?所以人们普遍绝望,感到沮丧,认为情况越来越糟,然后他们看到这个世界到处都是灾难,会说:”我再也不看这些消息了,太可怕了。”

但是这只是一半的事实,或者说不到一半。因为如果从中国的角度看世界,就会看到完全不同的发展方向。首先,中国经历了最不可思议的发展:20年来,他们帮助8亿人口摆脱贫困!他们希望到2020年消除贫穷。他们在非洲、拉丁美洲、亚洲其他国家,甚至是欧洲的一些国家做着美好的事情,所以他们对未来有信心。最近习近平在中共十九大提出了中国在2020年、2035年和2050年令人难以置信的愿景,就是届时中国将是富强、民主、文明、和谐、美丽的现代化强国。不仅在中国的人们有更幸福的生活,而是世界各地的人民皆然。

我们知道,这个愿景的经济基础是”一带一路”倡议、基础设施建设,兴建研发中心、工业园区、能源分配和生产同时发展 – 这都是从现实的观点出发,但是其中也有文化层面。对此,他们希望有一个空间丝绸之路,文化丝绸之路。这些都是给中国人民以极大自信心的举措,也是对参加”一带一路”倡议的国家跃出来的火花。

显然,正如我刚刚提到的,今年围绕着北韩、台湾和类似局势的严峻警告显示,中国人并不天真,他们愿意为维护自己的利益作出反应。所以这并不是全然美好,没有现实的观点。 但是,只要人们去做,就绝对是乐观的。

对于俄罗斯的大多数人来说,他们也持同样的态度:这就是为什么尽管有制裁等原因,普京的支持率仍然高达80%以上。但是,我认为不同之处在于,如果你有使命,并且对未来有远见,那么你是乐观的,因为会有自己的意志和力量来实现这些愿景。

所以我觉得在这个问题上世界的人口有明显分歧。

现在,我想说一些主观的原因,尽管有前述危险,但是我基本上非常乐观:这没有必要担心。你必须有愿景,想以生命贡献进而改善人类的生活。我有一个和习近平不一样的视野,我的视野和我丈夫的比较像,我们两人40多年来一直为此共同努力,我们希望地球上的每一个人都过着体面的生活,每个人都能充分发挥所能,人类可以真正长大。这好像我们又回到了美国革命、德国古典时期、义大利文艺复兴和其他文化高峰时期的价值观。而且我乐观地认为,藉由复兴古典音乐、古典诗歌等文化,我们可以获得这些品质,而且因为中国已经走上了这条路,因此,透过复兴儒家传统,强调古典文化和科学突破,我认为西方应该真正重新思考,我们对提升世界历史的贡献是什么,然后将之复兴,使文化对话成为各国之间最优秀的传统。

我认为这是人性。我不认为地缘政治的想法或胡言乱语或者像我们听到德州参议员特德概克鲁兹(Ted Cruz)的咆哮,都无法让我们成为有尊严的人类。我们不应该把其他文化视为敌人:中国已经伸出手,说:”让我们为人类共同的未来而生存,我们是命运共同体”,我认为这就是共通的人性,如果我们想要作为有尊严的人类存在,我们就必须做到这一点。但是,一旦有了意志和良善的计划,许多人会为了这个良善的计划一起努力,那是人性,你会成功。

施伦哲:我建议听众,今年冬天要赶上丝绸之路的精神,而不是赶上流感。

黑尔佳带我们到了尾声。非常感谢,我们下周见!

策普•拉鲁什:是的,下周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