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全球策略信息 - http://chinese.larouchepub.com -

2017年11月9日每周网播: 特朗普、习近平和新丝绸之路的精神

席勒学会海嘉•拉鲁什专访网络直播

2017年11月9日

特朗普、习近平和新丝绸之路的精神

HARLEY SCHLANGER:你好,我是席勒学会的Harley Schlanger,欢迎收听本周席勒学会主席海嘉•拉鲁什专访的网络直播。

显然,今天的主题是特朗普总统访问亚洲,前往中国进行历史性访问。今天读者很难在西方媒体上看到相关报导,大家只消看一些新闻标题就知端倪 – “华盛顿邮报”今天的标题:“中国会如何耍弄川普?” “纽约时报”刊登了奥巴马副国家安全顾问布林肯(Tony Blinken)的一则评论,标题是“特朗普将全球领导力让渡中国”。 而康涅狄格州的民主党参议员布鲁门塔尔(Richard Blumenthal)在一场新闻发布会中指控特朗普“勾结”中国。

所以今天我们邀请了海嘉•拉鲁什告诉我们事情的真相及其战略意义。

海嘉•拉鲁什:你好。我们知道,今天是特朗普总统在中国进行历史性访问的第二天,事情的进展正如预期:”双方都很清楚,他们是世界上最重要的两个核大国和经济大国,人类的未来取决于中美双方的关系。”我认为事情进行的很顺利。习近平主席指出,这次会议是一项战略的新开端,是历史上十分重要的互利关系,不仅可以解决两国人民的问题,也及于全球的问题,我认为十分中肯。特朗普总统非常热情:他在推特称赞中国和伟大的国家主席,让人感觉非常温馨 – 我的意思是,非常好。因为如果双方互相了解并发挥作用,那我完全同意,世界上就没什么问题无法解决。

所以我认为这次会谈向前跨了一大步;有趣的是,虽然特朗普非常想谈论(缩减)美中贸易逆差,却说不怪中国,因为他尊重习近平主席会尽一切努力为自己的国家和人民谋取最大的利益;然后转而指责美国前政府放弃对华出口,造成现在的贸易鸿沟。 别忘了,中国一直想从美国进口更多产品,都是可以同时用于平民和军事 “双重用途” 的产品,但是(美国)前政府却采取对抗、遏制、围堵的对华政策,拒绝出售中国想买的许多东西- 当然,他们也可能根据政策意图,使用这些产品于和平或不那么和平的目的。

所以,我认为这非常好。我认为他们的交易最终会落在2,500亿美元左右,范围从美国出口基础设施、运输、能源、农产品等到中国。他们还决定,要加强两国领导人的关系、各层级的合作,以及四月份在佛罗里达州已经安排好的四次对谈,其中一次是经济合作。 我认为,在这种毋庸置疑的基础上将引导中美两国,甚至是全世界往有利的方向发展。

自然,双方都同意必须解决朝鲜问题,也希望共同努力完成。特朗普早些时候说过,在中国和俄罗斯的帮助下,他有信心朝鲜问题会有积极的解决方案。

虽然我不曾看到美国直接提到与“一带一路倡议”合作,但是我知道这是习主席心中的想法。习近平在十九大提出中国将在2050年前为构建“人类命运共同体”的目标而努力,我认为特朗普总统此行已经朝着正确的方向迈出一大步。 而且,中国人真的知道如何引入中国五千年的历史良知,空前礼遇特朗普;他在不对外开放的紫禁城里停留几小时到一天,观赏京剧,并由习近平亲自导览古代展品。 特朗普对此非常、非常满意,他向习近平发出信息,说他和梅拉尼亚永远不会忘记这次的体验。所以,从一般人的角度来看,我认为这非常正面。

一些愤世嫉俗的记者也该为自己感到羞愧,他们对任何事都不动心,可能像晒干的李子一样,所以我一点都不担心他们怎么写, 因为我认为两位领导人已经为推动人类历史向前前,迈出了非常积极的一步。

SCHLANGER:同样重要的是,此行还有一批企业人士随行,我后来听到更多“一带一路”有关的具体细节。

他到中国之前,先前往南韩和日本。 请问你对这些会谈有什么想法吗?

海嘉•拉鲁什:我认为很重要,但是即将在越南举行的会议更重要。 因为已经证实,特朗普第二天将和普京总统见面,这次会谈也非常重要。普京总统才在亚太经合组织(APEC, Asia-Pacific Economic Cooperation)首脑会议前写了一篇文章,文中提到APEC会议中将与欧亚经济联盟(Eurasian Economic Union)讨论已经整合上路的“一带一路倡议。”俄罗斯将在会中提出21世纪优先考虑的俄罗斯远东地区大型发展计划,以多元的方式投资基础设施建设计划和工业园区;普京总统强调俄、中、日、韩之间将积极合作。

所以我认为,将来会出现越来越多的综合性经济新体系。基本上,情况非常清楚,目前只有欧洲仍然显得很冷淡,或者至少是欧盟和德国政府的态度仍然很冷淡,则“如果他们不跳上车,他们就会看到最后一班车离开车站的灯光,他们会被留下,”一位商人最近有感而发的说。

目前全球战略重心明显的移向亚洲,也希望能够继续扩大美中关系;我个人非常乐观的认为,特朗普和普亭的会谈会非常成功,我其实有理由相信这也是一次重大的突破。那么这些目光短浅的小报记者就会后悔莫及。

SCHLANGER:还有一件事我想请教你,你一向很重视文化交流及了解其他文化,你有机会看到特朗普总统的六岁孙女在视频中唱中国民谣吗?

海嘉•拉鲁什:是的,是的。 我觉得很可爱,很显然,那个小女孩的视频播出时,他当时不在现场。我认为这件事表达了对中国文化的高度赞赏,非常棒。

SCHLANGER:刚刚谈到媒体记者在胡说八道,你想要维持事情的真相,也看到整个俄罗斯门事件的一些破口。当然,我们已经做了一些广泛报导,但是前几天有报导提到,特朗普敦促美国前国安局技术主管比尔•宾尼(Bill Binne)与中情局的迈克•蓬佩奥(Mike Pompeo)会面。 在特朗普的催促下,蓬佩奥恭贺他,谈到没有俄罗斯黑客这件事的事实。 你有什么看法?

海嘉•拉鲁什:我认为这非常重要。很显然,特朗普总统充分了解老牌情报专业人员组织(Veteran Intelligence Professionals for Sanity , VIPS,比尔•宾尼也是成员之一)揭露的内容,也一点都不担心俄罗斯门。因为要求现任中情局长蓬佩奥会见宾尼,现在已经列入所谓的纪录,却要求必须遵循联邦调查局从未进行的调查。而宾尼先前在纽约和其他场合提出的主要论点是,有证据表明没有黑客入侵,只是将资料下载到存储设备,因为事情发展的速度比你从互联网上得到的要快四倍。几个月前,VIPS已经在纽约的席勒学会(Schiller Institute)公开呈现这些档案,我们现在调查这些档案,也得到没有黑客行为的同样结论,而且我认为整个俄罗斯“惊魂未定”的故事就会消失。 [文全球策略信息, 2017年9月22日,第 14页]

这会让特朗普放手执行总统该做的政策;整个俄罗斯门的目的就是阻止他对俄罗斯和中国的态度发生变化。我认为显然适得其反。

现在美国已经进行了所有的调查,我们曾经提过民主党全国委员会(DNC)前主席唐娜•布拉齐勒(Donna Brazile)的书清楚地说道,希拉里确实窃取了选举成果。从某种意义上讲,这个故事的结果可以完全相反:参议院和国会正在调查英国(干扰2016大选)的作用,现在这方面的讨论已经越来越白了,美国从奥巴马时期就利用外国情报对抗美国总统的对手 – 我的意思是,这已经不是“竞选对手研究”了,很可能牵涉犯罪。事情很快就会真相大白。

SCHLANGER:另外两点补充:一是宾尼称俄罗斯门为“无意识的胡说八道”,想一想,现在西欧和美国人民已经被喂食一整年 -无意识的胡说八道。

另一件有意思的事情是,唐娜•布拉齐勒揭露了福森公司(Fusion GPS)和希拉里•克林顿之间牵扯不清的关系,现在这个故事已经在互联网中传出,并导向伦敦。 所以,正如你所指出的,看起来整个事情很快就会水落石出。

海嘉•拉鲁什:还有一件有趣的事,我认为人们应该想一想。 因为所有指控普京是独裁者,习近平是“新毛泽东”,都在暗示这些国家不民主,独裁 ━ 可是民主党,我强调民主党,因为现在已经大局底定,DNC在全国代表大会前一年就已经挑选希拉里•克林顿为候选人,然后操纵整个选举过程,把可能在总统选举中赢过特朗普的伯尼•桑德斯(Bernie Sanders)边缘化,这件事显然背叛了选民。

那么,他们说的“民主”又是什么呢? 我认为人们应该反思一下,当今的政党体系对华尔街的影响非常大。如果要竞选国会议席至少要有500万,1,000万美元,那么政党体系显然没有发挥作用。从某种意义上说,很多事情都已经到了要改变的时候,不仅是国际间的关系,还要回到像美国“联邦党人文集_(Federal Papers)”般的讨论。 例如:人民可以自我管理吗? 我认为这是非常重要的问题。民主党极力证明民主只是一个笑话。

_译著:联邦党人文集(Federal Papers)是1780年代三位美国政治家在制定宪法的过程中,所写有关美国宪法和邦联条例差异的合集,是解释联邦宪法的重要理论依据。

SCHLANGER:我们也越来越了解这各州政党是怎么运作金钱的部分,这也是民主党一直以来每一场选战都输的原因之一。我想提一下,唐娜•布拉齐勒提到,也是大多数人看到的,“美国三大狂人”希拉里、奥巴马和黛比•沃瑟曼•舒尔茨(Debbie Wasserman Schultz)剥夺了民主党的核心价值。

现在,海嘉,中东也是另一件很重要的事,我想听听你的想法。当特朗普 – 习近平会谈有进展时,典型的事态发展就是敌人在其他地方制造严重的事端:我们看到沙特和以色列可能参与的黎巴嫩风云;然后是战况还在进行的也门。你前几天也透过视频参加也门主办的一场关于中国丝绸之路延伸到阿拉伯半岛的会议。请告诉听众,你怎么看中东目前这么危险的局势?

海嘉•拉鲁什:情况真的非常危险,因为这一切就发生在伊斯兰国军队在叙利亚和伊拉克领土节节败退的时候;发生的这许多事,显然是由年轻的王储穆罕默德•本•萨勒曼(Mohammad bin Salman)发动。当时黎巴嫩总理哈里里正在沙特阿拉伯访问,美国情报单位就顺便 – 至少这是以色列的一些报导所说 – 向沙特阿拉伯提供有人要暗杀哈里里的消息,所以他就辞职并留在沙特阿拉伯。 这自然会恶化黎巴嫩的局势,总之,这个国家的难民和公民一样多,局势也非常紧张。

另一件关于也门向沙特阿拉伯发射导弹的事,也很奇怪,因为一枚弹道导弹的目的是什么?当然,沙特人声称这是来自伊朗的真主党,现在整个局势正在升温。 最糟糕的是,沙特封锁也门的所有港口和出入口,使得也门的局势急剧恶化。沙特此举已经使也门千百万人民陷入挨饿的绝对危险之一,连联合国人权委员会及其他从事人权救援工作的人也出声表示,也门 (立即) 会有700万人陷入饥饿和流行病、霍乱等类似的危境,他们要求立即开放所有港口和其他类似的路线,并解除封锁。

我认为这件事必须公开,获取国际关注,因为这是公然发生在世人面前的种族灭绝,绝对必须结束。我们不应忘记,之前发表前联邦调查局局长罗伯特•穆勒(Robert Mueller)的档案,其中详述他们在1980年代和1990年代追捕我丈夫和我们组织,也是同一批人,掩盖9/11的真相, 现在又对付特朗普总统。如今类似一群人又在背后支持也门行动。

所以这一切连在一起,绝对需要进行调查。人们必须真正动员起来,阻止这场种族灭绝。

SCHLANGER:尽管也门的情况令人绝望,但是前几天你在前述会议的演说,很令人振奋。 所以,新丝绸之路的乐观情绪正在流入这个国家,不是吗?

海嘉•拉鲁什:是的。人们组成了一个令人非常开心的读书会,他们已经学习了相当长一段时间,相关报告已经刊在{新丝绸之路成为世界大陆桥}这本书中,当然包括新丝绸之路延伸到也门。 人们真的把这当成他们未来的希望。

而且我认为,如果世界各地的人们也这么做,那将非常棒! 俄罗斯、中国和美国合作有可能重建这个地区,让伊朗和沙特阿拉伯坐在同一张桌子,克服逊尼派和什叶派之间可怕的冲突, 英国人已经在其间玩了很长一段时间。如果一切顺利进行,人类将进入一个崭新的时代。 不过,我认为需要一点时间。

SCHLANGER:现在回到压倒一切的美-中-俄关系,我想我们会再次看到他们采取行动,特朗普总统在他后续的旅程中,将会在越南和菲律宾进行会谈。

海嘉•拉鲁什:是的。 我想明天会举行峰是,所以人们应该持续关注,因为之后那里会发生许多事情。

SCHLANGER:我想提醒听众:本周是纪念日周,我认为对发生的事情有良好、合宜的历史观点很重要。11月2日是英国贝尔福宣言(Balfour Declaration)一百周年,大英帝国对中东进行大量破坏,至今仍未停手。 昨天(11月7日)是布尔什维克革命100周年。接着是今天(11月9日):柏林墙倒塌28周年,也是德国很重要的日子。你在那段期间非常活跃,事实上,说句公道话,我认为新丝路是柏林墙倒塌和德国统一的结果。

所以我想请你谈谈这段对人们有意义的历史。

海嘉•拉鲁什:是的,没错。 因为我先生林登•拉鲁什(Lyndon LaRouche)早在1984年就预见苏联会解体。他说,如果他们坚持现行侵略西欧的奥加柯夫(战争)计划(Ogarkov Plan)和类似的政策,以及继续掠夺本国经济,就会在五年内崩溃;这正是柏林墙倒塌时的状况。他在柏林墙倒塌(1989年)前一年预测经济互助委员会(Comecon)国家很快就会崩溃,而德国统一后很快就会以柏林为首都,所以着手规划统一后的德国应该协助Comecon国家发展现代技术和基础设施以顺利度过过渡期。他认为波兰应该是其中的第一个国家。 [详1990年10月5日英文全球策略信息]

因此,柏林墙倒塌的时候,我们并不感到意外。 事实上,我们是那个时候唯一准备好的组织,于是我们规划了巴黎 – 柏林 – 维也纳这个高度工业化的生产三角,提出透过磁悬浮列车、高温气冷实验堆(High Temperature Gas-cooled Reactor Test Module,简称HTR)核反应堆,桑格计画(Sanger project,发展超音速空间飞行的计画)的次级轨道飞机音速马赫1和加倍音速马赫2的飞行系统等基础设施升级;事实上,我们在柏林墙倒塌六个星期,也正当苏联崩溃时的 1990年1月就提出这项规划。

这是当时的和平计划,但是据我们所知,当时的强权,如美国的新保守派、撒切尔和法国的密特朗,都有自己的地缘政治考量而阻止这向计画。 但是,当苏联1991年倒台时,我们就把这个生产三角延伸到西伯利亚大铁路和古丝绸之路,扩展成欧亚大陆桥,提出经济交通发展走廊的概念;也就是现在的中国和“一带一路”倡议已经在1991年成形了。

但是生产三角并没有进度。我当时发表了一篇文章,名为“1989年失去的机会”,不过机会已经错过。 人们应该记得,叶利钦时期俄罗斯曾经实施“休克疗法”,以便把俄罗斯从超级大国变成第三世界的原料出口国。 因此,谢尔盖•格拉杰夫(Sergey Glazyev)教授等人写书表示,1990年代的整整数十年是对俄罗斯种族灭绝的手法之一。

普京掌权之后,他撤销了这个部分,这就是为什么这么多人恨他,这些人都想要把俄罗斯逼到死角却未得逞。他现在做很多工作来解决这个问题,而且我之前说过远东的开发是非常重要的一环。

所以从某种意义上讲,这是第二次机会,应该利用这次的机会为二十一世纪确立一个真正的和平秩序,结束地缘政治的可能性则是非常接近。 如果习近平大大的拉近和特朗普之间的关系,如果这种关系巩固了,那么中国、俄罗斯,幸运的话再加上美国,三个国家正式建立三边关系,印度也许就会改变主意, 甚至欧洲也会上船,我们就会进入一个全新的国与国之间的关系。

我会邀请大家,各位观众,加入其中成为活跃的一部分。席勒学会是由会员组成的智库。 你可以透过发表研究成果,参与各种各样的活动,加入我们,成为席勒学会的活跃成员,真正的参与创造一个崭新的文明时代:所以我邀请各位加入, 庆祝这一刻。

SCHLANGER:我想各位听众已经清楚地知道,1989年失去的机会破坏性是多么的惨烈!我们必须利用这次机会,扭转美国在这28年间经历的衰退、战争、恐怖主义等等。 这就是乐观的源泉,而有些国家已经这么做了。

海嘉•拉鲁什:是的。 人们会充分意识到,如果美国停止浪费时间在俄罗斯门上,世界会变得更美好。 即使在美国,人们也可以加入这个充满希望的行动。 我认为他们十分需要这么做,因为基础设施的状况非常糟糕,毒品四处泛滥。欧洲,尤其是南欧,一些青年人既没有工作也没有接受教育。 但是随着新丝绸之路的建设,人们看得见未来,真正的的未来和前景,结束这么多人的贫穷和悲惨的生活,关注人类的共同目标。 世界上有这么多的财富等着大家去发现,去发明。 就是现在,我们为人类建立一个专属人类特色的秩序。

SCHLANGER:那么接下来的几天将非常重要,我邀请各位听众下周务必再继续收听,进一步了解特朗普总统此行完成的事项以及对西方的影响。

海嘉,非常感谢你接受我们的访问,也谢谢各位听众的收听,我们下周见。

海嘉•拉鲁什:是的,下周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