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全球策略信息 - http://chinese.larouchepub.com -

2017年10月26日每周网播:英帝国害怕何来中国的”一带一路?”

席勒学会海嘉‧拉鲁旭专访网络直播

2017年10月26日

大英帝国所惧何来中国的“一带一路”?

哈利.施兰格: 大家好,我是来自席勒研究所的哈利.施兰格。欢迎收看本周席勒研究所创始人兼主席海佳.拉鲁什女士的网络直播。

自上周,中国共产党第十九次大会闭幕以来,在各方面工作都取得了突破性的进展。这一切为未来35年的发展奠定了战略性的基础。虽然,这是一次不仅仅改写中国历史而且影响着世界的大事件,但它并没有客观的被西方媒体报道。今天,我们就着重来探讨一下这个话题,与此同时,我们也会提及“俄罗斯门” 的最新进展情况以及我手上关于它的几个问题。

刚刚闭幕的中共十九大会议的顺利闭幕为中国未来的发展描绘了宏伟的蓝图。那么,我们就先来听听黑尔佳女士对该会议的印象。

海佳.拉鲁什:首先,我想让大家注意西方媒体对本次大会声东击西的报道,着实荒唐。它们把关注焦点放在了习近平没有指定明确的后继者这一问题上。他刚刚当选五年之久,现在谈论这个问题为时过早。

然而,这次大会展现了一次战略性的转变。它与习近平主席领导之下的“一带一路”倡议和崭新的中国国际关系一致。我认为西方并没有抓住这次大会的重点。它们的报道非常离谱,以至于荒诞。

我认为过去五年,自习近平主席执政以来,他成功地掌握了中国问题所在,比如贪污腐败,经济发展缓慢,以及其它一些社会问题。他在各方面所取得的成绩可谓相当卓越。任何到过中国,并能够客观看待中国的人都会发现,自习政府以来人们总体上是满意的;83%的人们对政府的所作深为赞同。在这里我想问问多少希望国家可以达到这个满意度。

这次大会所取得的成绩是斐然的。因为在为期一周的大会期间习近平在各方面成功的巩固了共产党。那么,下面我就来逐一谈谈。

首先,在接下来的三年里,也就是到2020年,中国政府将致力于彻底消除贫困,让4200万处于贫困线以下的人得以彻底摆脱贫困。对比一下,尽管中国的人口总数是美国的四倍之多但美国却拥有同样数目庞大的贫困人口,欧盟大约也有1200万的贫困人口。他们都在贫困线上挣扎了20多年,然而他们的状况丝毫没有改观。欧盟也并没有试图消除贫困的意图。

从2020年到2035年,这期间,政府的主要奋斗目标就是建立一个相当富裕而且运作良好的国家;然后,在这一基础之上,从2035年到2050年,中国将实现完整的发展目标, 成为一个文化和谐,先进民主,美丽的社会主义国家。

此外,给我留下最深印象的就是一个额外目标,也就是习近平所强调的重点。 这也是其他发言人所关注的所有这一切的终极目标—人们生活的改善。换句话说,就是人们应该拥有一个更美好而且幸福的生活。这在西方的讨论中被彻底的忽视了。政治的目标就是为人们谋幸福!幸福是一个不可剥夺的权力,这是年轻的美国在《独立宣言》中所倡导的。

此外,它还拥有另外一层意思。习近平在他的报告最后着重指出,新时代拥有社会主义特色的新的社会主义模式。并进一步明确指出,中国将在全球范围内为人类创造美好未来方面发挥更大的作用。这真的是了不起的举动!何时西方领导人有过为全人类创造美好未来的愿景?我的意思是说,你需要使劲地回溯历史才能发现有如此的意愿表述。我认为中国在主权和尊重其它国家的社会形态方面,为世界各国在领导和国际关系方面做出了表率。换句话说,积极提倡不干涉;不试图去改变西方模式或者他们自己的社会模式,而是尊重他国主权。

我认为这是一个了不起的观点。因为从漫长的人类历史来看,这是在人类发展史上必须做出的一个举动。必须有这么一个时刻,这么一个人站出来说:“我们是人类,人类是一个共同体。”—习近平一直将它称作“未来人类的共享社区”— 这是一个我们如何在全球范围内处理事务,以达到全球人类共受益。 当今,西方人并未明白这一点。他们要么是忽视它,要么就直接将之视为政治宣传,认为这仅仅只是共产主义的措辞;亦或是他们无法相信这是真的,因为他们完全无法适应这样的思维模式,他们在这方面完全没有想象力去想象一个政治领导人有这样的远见卓识。但我却有足够的信心认为习近平是一个儒家,他试图用儒家的和谐方式来塑造世界。那些想了解这一点的西方人,不应该将此搁置一边,而是努力去领悟它。因为这对未来人类的发展有着不可估量的价值,必须得到支持和拥护。我认为人们应该正解之,努力去理解他的意图。这一点尤为重要。

施兰格:我发现习近平将鸦片战争时期,也就是英国人强迫中国人接受他们从英国输入中国的鸦片时期,追溯为“中国的悲惨时代”这一点颇为意味深长。这意味着他明确指出中国从帝国主义体制迈向崭新的时代。

拉鲁什:是的。我认为另外一个值得注意的点是,在这次大会期间,西方媒体对此的攻击。我认为他们对中国的攻击简直令人难以置信。他们指责中国债务将导致经济崩溃。然而,事实上,中国投资于实体经济和基础建设,她的每一笔债务都是资本资产所致。因此,即使经济奔溃资产依然存在;而与此相反,西方的投资都是投机投资,衍生品。这些都是虚拟的,并在经济奔溃的那一刻烟消云散。

因此,涌现了大量令人难以置信的攻击,这也包括对习近平本人的攻击。他们把他跟各色历史人物进行比较;简直是无稽之谈。我也注意到了中国媒体在回应这些攻击之时展现了新的自信。首先,他们声称西方媒体并没有领悟大会的意义,他们并不了解中国。他们也没有试图去了解中国;另外就是他们强调,中国的模式远比西方的模式优越。

过去,中国非常保守谨慎,他们避免如此自信的言论,但如今面对这样的言论攻击,他们回击道:你们自己看吧,中国特色的社会主义取得了如此丰硕积极的成果,然而西方却是面临着混乱,尤其是欧盟和那些试图输出西方民主和人权观念的国家。紧接着,他们补充道:那些坚持这些观念的西方国家当然不希望中国成功,而且他们认为中国只有服从西方才能成功。然而,事实上,中国的发展对他们坚持的世界秩序造成了威胁。

他们的言论完全是无稽之谈。西方已经在瓦解,因此西方媒体的影响也在日渐削弱,那么,大家可以无视他们的言论。

与此同时,面对媒体的谎言,也涌现了一个新的基调。这也是我所欣慰的。在美国刚刚结束的民意调查显示,57%的美国人,也就是一半以上的美国人表示他们不相信主流媒体的任何言论。这显然不可小视,因为这表明媒体的影响在剧减。他们曾经过度的宣传,试图让人们想象他们掌控一切,包括人们如何解读美国的民主选举。但他们用力过猛,反而被反弹。我认为这产生了一个有趣的新局面。

对于中国来说,我认为人们应该认真研读习近平的报告。中国环球电视网发布了一个很有意思的关于习近平的三部曲纪录片《中国:习近平时代》。那些想了解习近平的人可以去看看。同时,人们应该认真研究他的报告。在我过去几年的研究中,我深为他对中国古典传统文化的重视而折服。他深知其它国家文化的鼎盛时代。每次访问时,都会强调被访国家对人类文明的巨大贡献。这一点,我认为很重要。他同时也强调美学,科学精神。我认为,他是一个文艺复兴之人!我们已经很长时间没有涌现这样的文艺复兴之人了。我的先生就是这样的一个人,但他们确实是屈指可数之人。如果人们努力去了解习近平,他们会获益匪浅。

施兰格:我发现很重要的一点就是,与西方媒体对习近平本人和中国的大政方针进行的无稽之谈报道形成鲜明对比的是川普总统。他在十九大结束后,第一时间致电习近平对其表示祝贺,并用“提升”这样正面的词汇来高度赞赏他再次当选。川普总统即将对亚洲各国展开国事访问。您能否给我们分析一下他此次访问的意图?

拉鲁什:很有趣的现象就是:此次访问,总统随身陪同了大批美国商界的代表。我很确信这次在日本和中国要探讨的话题,那就是日本和中国对美国基础设施的大量投资问题。听众朋友,和那些清楚席勒研究所研究的人,可能早已熟知我们从2014年起就在美国组建政治组织来积极促成美国与新丝绸之路,“一带一路”展开合作。我认为这也会成为本次访问的议题。我坚信,在十九大顺利闭幕这样一个特殊时刻,习近平政府将会不失时机地给面临困境的川普政府提供合作倡议。美国的基础设施建设非常的糟糕;美国只有在纽约和波士顿之间拥有150公里的火车系统,这与中国超过20000公里的快车比,简直是天壤之别。中国现在致力于到2020年实现主要大城市快车相连。不出三年,他们可以拥有50000公里的快车。

关于美国需要一个类似的贯通东西的快车系统和在中部建立新城的提议,我们已经提议有段时间了。美国也可以建设诸如50000公里或者35000公里的快车。我认为这基础设施投资是合作的一个领域。 另一方面,倘若美国商人和美国企业也在亚洲,美洲和非洲的“一带一路”投资的话,国际关系将会进入一个崭新的时代。

虽然我无法肯定这一切会真的如所设想的那样,但起码它提供了一个契机。如果一切变为现实,这将与川普总统试图改善与俄国关系的意图不谋而合。他在一次电台访问中有此表示。如果美国,中国和俄国能够达成合作共识,那么我敢断言,这将带来文明的一个新时代。如果川普总统能够沿着这个思路走下去,就如我之前斩钉截铁所说的那样,川普总统是有潜力成为美国历史上最伟大的总统之一的。

说到这儿,我知道很多人对我所说的感到惊愕,但是但凡有点头脑的人都应该感到欣慰。如果三个最强大的国家能够达成共识和合作,这样双赢的结果,加上在中国引领的新时代之下,克服地理政治障碍是显而易见的。

大部分人对促成文明新时代到来的可能性毫无知觉。我希望听众不要跟着我的思路走,而是去亲自调查研究。因为这是一个,如德国人所说的,“群星闪耀之时”,即“历史关键时刻”。换句话说,它虽然与过往不同,但它却有着不可限量的前景。譬如,柏林墙倒塌那样一个“人类历史抉择时刻”。想当初,布什,撒切尔夫人和密特朗都曾竭力阻止这一历史事件的发生。

但今天,我们也站在这样一个历史抉择时刻。也可能是太阳升起的时刻,一个崭新时代将以更强的姿态来临。因为这已经在100多个国家变为现实。因此,人们必须清楚认识到,这是一个历史的转折时刻。就像弗里德里希.席勒所声称的那样,历史上的一个起跳的点。历史将进入一个崭新的阶段,驶入一个全新的方向。而我们与此刻只有一步之遥,我们所要做的就是抓住这一刻,并参与其中。

施兰格:攻击习近平主席和中国模式的媒体恰恰是制造“俄罗斯门“的媒体,这并非巧合。媒体依然在努力制造烟雾弹,试图推倒川普政府,并制造了一系列关于《第25条修正案》的文章。但就在上周发生了一件事,也是我们和很多共和党人积极促成的一个事件,那就是公开穆勒卷宗,追究川普 “性案” 的制造者。恰如你所看到的那样,海佳,结果显示希拉里.克林顿的竞选团队和共和党国家委员会为克里斯托弗.斯蒂尔性丑闻备忘录提供赞助。

拉鲁什:如所料的差不多,如今事实已经败露。我认为希拉里和整个民主党组织也因为谎话连篇而颜面扫地。他们也自知在撒谎。他们利用外部(英国)情报机构来对付自己当选的总统。
我认为他们终将自食恶果。时机成熟了,真相渐渐浮出水面。从退伍军人情报专业人士的报告开始,“俄罗斯门“就已经盖棺定论了。这为川普总统即将的亚洲之行扫除了障碍。

但另一个值得反思的地方,也是全欧洲都坚信不疑的,并信之凿凿的地方就是,至今仍然尘嚣甚上言论–俄国会干预欧洲大选。但我认为人们应该看清事件的来龙去脉,并真正明白大英帝国是什么,整个机构是什么—有人称之为“权力核心 ”,但我却认为这是彻头彻尾的老派地缘政治的思想。它是西方财政体系为争取至高利益,对特权阶层进行辩护的工具。这与以为全人类的利益奋斗,并以为他们争取更好,更幸福生活的新的体系和模式截然相反。

因此,这其实就是两个体系之间的斗争,而我认为这个很糟糕,甚至为克林顿感到可悲。因为他们看上去实在是糟糕之极。

历史真相终于浮出水面。这给给川普总统的这次访问提供了很好的助力。

施兰格:这也给川普总统加了很多分。媒体曾经力图剥夺他赢得的这份信任的机会。但是,从一开始他就是坚持表态,他并没有任何不当行为,并指出这一切只是试图摧毁他。

最近,我收到一份电邮询问我是否可以在这新旧模式斗争的语境下谈谈加泰罗尼亚分离运动。因为关于它所代表的利益疑云重重,而且部分来自欧盟自身。

拉鲁什:首先,我认为加泰罗尼亚运动也是新保守主义和新自由主义之间矛盾的反应。因为像西班牙一样,希腊,意大利和葡萄牙都被三巨头疯狂的紧缩政策所困扰。即使西班牙很多年轻人离开自己的国家,依然有很多技工留下。年轻人的失业率依然高达60%–既没有工作,也没有在接受教育。这意味着他们毫无前途可言。

这是目前西班牙的现状。如欧盟议会的一位意大利议员马克.暂尼所说的,加泰罗尼亚和西班牙联邦政府之间的战争其实是贫穷和更贫穷之间的战争。我认为这就是造成加泰罗尼亚不愿支付联邦政府费用的原因所在。因此,这场纠纷的导火索就在三巨头的总体政策上。像英国脱欧,或川普当选,亦或对意大利公投的否定,再者最近的奥地利选举结果,和捷克共和国—这一切都是人们对新自由主义经济政策不满的体现。

当然还有其他的一些原因。嘉泰罗尼亚人试图要求独立是错误的,他们违背了宪法。我们不能接受“地区性的欧洲 ”。因为这不仅仅只是康登霍维-凯勒奇联邦运动,泛欧洲组织,也是英国报纸公开支持加泰罗尼亚运动。他们拥护消灭民族国家的存在。倘若你拥有50到100个独立的地区性实体,就像欧盟那些超越国家的存在,他们将没有任何权利,因此无法捍卫民众的共同利益。民族国家崛起的意义就在于它是唯一一个能够捍卫人们共同利益而不是私人利益的机构,尤其是在危机时刻。因此,它的存在是必要的。

还有另外一点就是,如俄总统普京所说的:西方如此不遗余力地在全球推动民主,而他们自己却实行双重标准。民主和独立对于科索沃来说是没有问题的。但现如今西方国家却陷入了一个悖论。那就是如果同样的情况发生在欧盟政府支持者身上,如西班牙首相拉霍伊。这样便自相矛盾了。倘若加泰罗尼亚组织宣布独立,并且拉霍伊允之。那么,这将威胁西班牙做为一个国家的完整性。因此,他必然不会允许。另一方面看,倘若他试图遏制这场运动,他如何组织巴塞罗那成千上万人的政治运动问题,更何况他们的后继者。倘若他用武力或者政治压力来解决,那么这将严重违背欧盟所提倡的,民主,人权等诸如此类的价值观。这一切都无法找到解决途径。

因此,西方体制自身根本无法解决这样的一个悖论。

说到此,我想我们已经非常明了了,解决这个境遇唯一的出路就是西班牙积极参与新丝绸之路。拉霍伊也已经表示此意愿。因为只有很好地在“一带一路“的框架下充分发展伊比利亚半岛才能缓冲西班牙不同省份之间的紧张关系。与此同时,巴斯克地区领导人对加泰罗尼亚运动的支持早已埋下了爆发的种子。

还有要指出的一点就是,在我们还没有能够完全研究之时,西班牙就流出了一个档案,但它并没有指出加泰罗尼亚独立运动是由索罗斯,乌克兰的迈登军队,和源自于牛津剑桥的“有色革命“的作者夏普所支持的。因此,这个不可小视,必须进行调查和深究。因为乔治.索罗斯是很多国家,包括美国的”有色革命“的幕后主谋。

说到此,答案就已经很明了了,就在“一带一路“。新丝绸之路这样的大计之中。只有在此才能找到解决之道。如此以来,我还是很乐观的。中国外交部长刚刚会晤乌克兰外长,并达成亲密合作的共识。西乌克兰是西方主导的价值体系,信奉天主教,而东乌克兰则是俄国文化主导的正统教。如我们所料,能够解决乌克兰危机的唯一途径,也就是能够促成乌克兰统一的途径就是欧亚大陆桥,新丝绸之路,打通从大西洋到太平洋的通道。只有这样,才能达到更高层次的合作,以此解决所有的冲突。这一发展前景非常乐观。

施兰格:恰如你先生一贯所说:”当你深陷于两个糟糕的抉择之间时,一定选择第三个“。这也是我们在西班牙问题和“一带一路”上所看到的。

海佳,下周,当我们再次坐在网络播报之前时,川普总统即将启程他的亚洲之行,恰逢他与习近平主席在北京会晤。你有什么建议要给川普总统吗?

拉鲁什:川普总统是一个精明的商人,这一点我深信不疑。他也在总统的路上日渐驾轻就熟,因此,他会认识到这次访问的巨大潜力,不仅仅是对美国的经济利益,也是美国成为世界重要的一部分。

施兰格:那么,说到这,我们就该结束本周的谈话了。我们下周再见。

拉鲁什:再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