策普•拉鲁什奇在北京演说一带一路成为世界的大陆桥

Print This Post

 

[2017年5月15日–德国席勒学会会长赫黑尔佳•策普•拉鲁什(Helga Zepp-LaRouche)今天在北京举行的“一带一路国际合作论坛”上发表演讲。她之前在第五届全球智囊首脑会议圆桌会议演说。 ]

一带一路成为世界的大陆桥

自2013年习近平主席宣布(一带一路的讯息)三年半以来,新丝绸之路一直处于激励人心的状态。 “一带一路倡议”显然有可能通过隧道和桥梁等基础设施,迅速连接各大洲,并由海上丝绸之路的加强,成为世界大陆桥。因此,它是新式的全球化,一种不由财经部门利润最大化的标准决定,而是由所有参与国在双赢合作基础上的和谐发展决定。

因此,不要从会计计算成本的未来效益,而是从社区共同分享未来的愿景,看待一带一路倡议(BRI)。我们要在1,000年,甚至是10,100年后仍要把人类视为一个整体吗?到目前为止,人类是宇宙中唯一已知会创造的物种,不仅是自然的命运,人类还将在月球上建造村落,进而深入了解宇宙中的数万亿座星系。人类究竟要透过前述方法,解决地球上直到现在仍是不治之症的问题,还是发展热核聚变电源,解决能源和原料安全的问题?通过关注人类的共同目标,我们能够克服地缘政治(造成的纷争),造福众生,建立更高层次的理性。

显然,世界大陆桥是发展地球内陆地区的理想选择。人类的下一阶段应是透过发展基础设施,扩大人类自然栖息地,进驻邻近领域。

观看世界地图,美国不仅是被两个海洋和两个邻国包围,美国还可以向南穿越中、南美洲直达美洲南部尖端,向北通过白令海峡下的隧道,连接欧亚运输系统,成为基础设施走廊的中心。习近平主席邀请美国总统特朗普加入“一带一路倡议”后,向美国提出融入世界大陆桥的可行方案。这是中国可以将手上持有的1.4兆美元美国国库券全部或部分,交由基础设施银行转投资美国需求庞大的基础设施的完美机会。例如,美国如果要在2020年之前追上中国以高速铁路连接国内每一座大城的脚步,就真的要建造大约40,000英里的高速铁路线。

如此庞大的基础设施投资规模,美国经济将进入快速成长时期,反而可以出口产品进入中国快速增长的市场。一旦合作取代竞争,美国和中国就有机会在第三国进行合资。

现在,特朗普总统已经宣布重新引入汉密尔顿(Alexander Hamilton,美国开国元勋、宪法起草人与第一任美国财政部长),克莱(Henry C. Clay,美国参众两院历史上最重要的政治家、美国经济现代化的宣导者)和林肯(解放黑奴的美国总统)的美国经济体系,并重新引入罗斯福的“格拉斯-斯蒂格尔法案”(Glass Steagall Act, 是改革美国银行系统的法律,目的在于限缩投机的措施),争取尽早建立国家银行和信贷制度,引入中国持有的基础建设投资银行。

欧盟内外越来越多的欧洲国家认知一带一路倡议拥有巨大的潜力,也表达了想成为欧亚合作中心的意图,欧盟本身则以外交方式,采取比较保留的做法。

然而,这是一个前所未有的挑战,”难民危机”可能足以说服欧盟成员国合作,参与一带一路倡议。要治愈欧洲这种道德伤害唯一符合人性的方法,就是积极整合欧洲国家,融入协助非洲大陆各国大型设计发展计划的一带一路倡议。

美国 – 俄罗斯两国从积极的新观点,在叙利亚缓和双方的军事对峙,转而促进双边军事合作,以及阿斯塔纳和谈进程,现在已经稳定整个西南亚地区。中国则将现存的新丝绸之路延伸至西南亚。

新丝绸之路必须像古代一样,引领所有参与的国家进行最美丽的文化交流,才能取得成功。双赢合作的真正意义不仅在于基础设施和产业发展的物质利益,且是发现并认识其他文化优美的古典音乐、诗歌和绘画的乐趣,从而使我们更热爱整个人类。

建设世界大陆桥时,各国会合作研究运用”人类圈” (Noosphere) 定律建立持久的自治。各国人民发展创造的精神力量,使人类更有一体感,成为真正的人类物种。当我们围绕科学和艺术发现,组织我们的社会时,我们会经由不断地提升人类在智力,道德和美学上自我发展的过程,完善我们的知识,进而找到我们所需的自由– 全心以赴的尽我们的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