英国王室的减少人口教宗:大英帝国二等勋爵舍尔洪伯

Print This Post

「气候专家」舍尔洪伯是让天主教教宗屈服于全球暖化骗局的大英帝国二等勋爵暨诺贝尔和平奖得主。他起码自2004年起直接接受英国皇室任命,将各国政府全部都带往「气候和环境保护」的任务。 他也是罗马俱乐部的一员。罗马俱乐部45年前出版「成长的极限」一书,利用系统分析模型,爆出未来的世界将充斥着人类物种。这本书已经证明是骗局,后来他们自己也承认想要蓄意「抹除」人类的科技进步。

名声爆起的舍尔洪伯,在方济各教宗的「通谕」中,扮演恶魔梅菲斯特(浮士德将自己的灵魂出卖给了这个魔鬼)的角色。他强调他在教宗的顾问群中对这份文件采取强硬路线:这份文件不仅必须接受全球暖化,而且完全归咎于人类的活动。另一方面,舍尔洪伯极力否认他将减少人口的需求带入梵蒂冈;不过,他可是有案在身的。2009年英国查理王子举办哥本哈根气候变迁会议,舍尔洪伯在公开演讲中宣称,地球的「承载能力」只有十亿人口。

舍尔洪伯曾经是默默无闻的数学物理学家,直到最近突然拥有上述各种各样的头衔。他是政府间气候变迁委员会(IPCC)的全球暖化「权威」。2007年德国轮值欧盟理事会主席时,他是德国政府气候议题的首席顾问;他也参与德意志银行咨询委员会,还领导德国政府的全球气候变迁咨询委员会,主导德国「退出核电」的自杀政策。他最近更受封为梵蒂冈科学院院士。

舍尔洪伯成立波茨坦气候影响研究所(PIK)后,2002年就去英国牛津大学Tyndall分校的气候变迁研究中心担任研究主任,他也在牛津大学物理系和环境变化研究所任职。他获得东安格利亚大学气候研究中心「授权」,导致该中心全球暖化研究人员被抓到为影响能源政策而夸大数据。2011年舍尔洪伯举办「全球可持续发展会议」,邀请诺贝尔奖得主参加,并在会中傲慢地评论东安格利亚大学的丑闻,道:「诺贝尔奖得主……有权谈论道德标准,如果再被『封为爵士』,可以说,就不应受到任何质疑。」

连串的皇家使命

舍尔洪伯是皇室认命的皇家「气候顾问」小组一员,其中包括汉学家兼菲利普亲王的特别顾问彭马田和大卫艾登堡爵士。2004年初,英国女王伊丽莎白二世认为舍尔洪伯教授是迫使乔治布什总统同意人为气候变迁骗局的敏感议题操作最佳人选。舍尔洪伯与当时英国首相布莱尔的高级科学顾问戴维金爵士前往华盛顿;2013年9月,英国外交和联邦事务部任命戴维金爵士担任王室气候变迁特别代表。根据报导,布什的白宫政府正式向英国首相布莱尔抱怨这一任命。

同样在2004年,女王前往柏林参加英德环境保护会议,并在那里颁发舍尔洪伯一枚大英帝国司令勋章。

2005年,布莱尔请舍尔洪伯在苏格兰鹰谷八国峰会期间筹办「避免危险的气候变化国际会议」。舍尔洪伯教授从2007年起担任欧洲气候基金会(ECF)顾问团主席后,就慷慨资助德国「气候行动家」,又与欧盟委员会合作设定减少二氧化碳排放量的指导方针。

2009年,舍尔洪伯与查尔斯王子密切合作,筹备联合国哥本哈根气候大会(COP15)。这一次的准备工作的另一项使命就是去华盛顿,亲自向奥巴马政府陈述英国皇室对全球「脱碳」意图的急迫性。舍尔洪伯的工作很简单,就是找到大力鼓吹人口减少的奥巴马科学顾问约翰霍尔德伦。约翰霍尔德伦长期与舍尔洪伯合作,也长期追随保罗艾立克,此人与人类学家玛格莉特?米德在1975年筹办第一场「全球暖化」会议。(奥巴马本人最近承认自己过度崇拜反人口大师大卫艾登堡爵士的作品。)当发展中国家和新兴国家的代表与梵蒂冈,意识到气候问题背后的意图,竟是大幅减少人口之后,哥本哈根会议最终还是失败了。

封建寡头的纲要计画

征服教宗方济各之前,舍尔洪伯最成功一步就是担任德国总理默克尔的能源顾问和德国政府的全球变化咨询顾问委员会(WBGU?)主席。舍尔洪伯负责诱导默克尔,在2007年德国轮值欧盟主席时,将气候变迁列为首要议程:此举不仅破坏德国成为工业国家,同时也严重损害默克尔身为科学家的个人诚信。

2011年,舍尔洪伯以WBGU主席的身分提出「转型中的世界:大转型的社会契约」,2011年3月17日WGBU出版这份纲要计画,试图建立全球生态法西斯秩序。

舍尔洪伯在纲要中提到,「能源系统之必须脱碳,意味工业化国家、不断成长的新兴工业化国家和发展中国家都必须采取行动。即使是较贫穷的发展中国家,也必须转向中期低排放发展之路。我们必须终结经济成长依赖化石能源的时代。」[补充强调]

联合国想要成为全球环保政府的改革,都没能超过他的「骑士」野心:

「WBGU认为,将大量讨论超越联合国现有架构的更激进方案,转型所面临的挑战规模,基本上是一个重组的组织。而,唯有深入全球性必需品的改革才能引导政治领袖,目前,在联合国安理会、其他工业化国家和新兴工业化国家似乎都不可行。

「因此,改革应该先从审阅联合国宪章开始,以完全重组联合国组织为目的。主要是考量以行星守护轨作为支配联合国行动的指导原则,从而保证保护气候和环境,及和平、安全与发展。」

放弃核子发展计划的命令也发到金砖国家及亚洲、非洲和南美洲其他国家:

「一些国家计划增加使用核能。WBGU坚决反对并提出紧急建议,最重要的是因为核燃料的储存无法忽略的严重损害风险,以及未控制扩散的危险仍未解决。现有电厂应尽快更换为可持续能源技术,并在明显的安全缺陷下,立即关机。不过,分阶段淘汰核能,不得补充或以强化的褐煤或黑煤为基础能源进行发电做为补偿。」

筹办诺贝尔奖得主的「对全球可持续发展」会议那一年,舍尔洪伯在声明中写道,「不可持续的生产、消费和人口成长危及地球维持人类活动的承载能力。」小标题则是,「减少人类的污染」舍尔洪伯本在文中又说,「消费、低效使用原料,和不当的技术是地球上人口逐渐成长造成负担的主要原因。必须解决人口成长的问题。」

视普罗米修斯之火为污染

今年5月3日,舍尔洪伯接受法兰克福报采访时,他以与方济各教宗合写的拒绝普罗米修斯之火(生命之火)的通谕《赞美你》为例,全面扩大对「火」的谴责。他说:「在火的时代,人类发展出某种行星动力……因此,我们已经完全忽视行星系统的防火墙。有没有替代方法呢?很多!但都要求宁可尽快击败化石燃料核能复合体,而不是改革。」

舍尔洪伯接着提出重塑代议制民主制的建议:传播联合国通过的国际环保法规;在国会保留5-10%席位任命为「监察后代子孙权利的官员」。 他建议,这些廉政官员举办公投对抗「化石燃料核能复合体」的能源政策。

舍尔洪伯认为地球已遭污染,人口成长是破坏地球的元凶,说明何以英国寡头政府重用他,以及他能够任职世界银行和德意志银行国际委员会委员的原因,另外英国王室也将他强行安置在德国总理默克尔政府和梵蒂冈任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