策普•拉鲁什: 紧急呼吁政府首脑采取行动 – 联合国大会是世人最后的机会!

Print This Post

黑尔佳•策普•拉鲁什 着

8月28日–全球有越来越多的人担心,却只有少数知名人士站出来公开呼吁:北约与俄罗斯和中国之间的对抗仍在进行,而且逐渐升级,除非我们明显地改变我们的政治因素,否则全球热核战争几乎是一触即发。在各国央行以令人炫目的方式启动电子印钞机之后,全球股市循着「黑色星期一」 崩盘的轨迹横扫大约$5万亿美元,几乎立即再度流入另一个赌徒的口袋里。
前美国联准会主席柏南克称「量化宽松」就是以直升机无条件撒钱的作为,大西洋两岸金融体系短期内尚未崩溃就是因为庞大剂量的「量化宽松」而推迟了。但是,金融尚未崩溃的华尔街和伦敦金融城认为这就是即将发生严重战争的根源,完全不在于俄罗斯或中国会怎么做。

最近「欧洲领导力网络」在的一项研究中说:「俄罗斯正在为与北约发生冲突做准备,北约也在为可能与俄罗斯引发的对抗作准备。」说这些话的人包括前欧洲和俄罗斯的国防部长和军事专家。事实上,欧洲战术核武器的现代化,建立了美国在东欧的弹道导弹防御系统和北约不接受其他说法,先下手为强的理论。俄罗斯和中国也回以现代化自己的核子战力和发展可以重击北约的超音速导弹系统。如果这场战争真的发生,人类很有可能会完全毁灭。

让欧洲筋疲力尽且令人痛心的难民危机,来自西南亚和北非一系列建构在谎言上的战争;这项危机是对国际社会体系已经崩溃提出的警告。目前已经有数万人淹没在地中海地区;数十万人每日为了躲避右翼恐怖分子的暴力行为奔跑逃命;现在则有数百万被连根拔起的难民,再再都是对这些战争罪行和人类罪行的如雷控诉。

新方向

最后一刻仍然可能介入的机构在哪里?为此大罪报仇的国际法庭在哪里?身而为人类,我们全体该怎么做才能够转移这场威胁进而导致自身的毁灭?

如果有任何这样的机构,那么就必然是即将在纽约举行的联合国大会。9月24日至10月1日大量的国家和政府首脑将聚集曼哈顿参加本次会议,在此期间,人类的命运将在这里在世人的目光之前,进行辩论,并为人类更美好的未来达成一致的意见; 或者,换个说法:前提条件将决定我们是否会有未来。

有一个解决这项生存危机的方案,但是必须置于一个全新的模式;它必须恢复人类作为一个创造性物种的身份,必须有意识地预示着人类的新时代。

林登拉鲁旭在8月26日发出的紧急呼吁中坚称,只有直接引进罗斯福在1933年推出的格拉斯 – 斯蒂格尔银行业务分离制度,才可以保护实体经济不受金融即将崩盘的影响。华尔街已经是无可救药的即将破产。因此,必须全面动员要求国会通过格拉斯 – 斯蒂格尔法案,立即关闭华尔街。因为危机是全球性的,格拉斯 – 斯蒂格尔的准则必须建立国际标准–亦即全球金融体系必须通过有序的破产重组,并重建信用制度,以便在现实经济中恢复必要的资本密集生产。

全球金融体系的债务估计有$2千万亿,其中大约90%是尚未平仓的衍生性工具合约,总负债比希腊债务更危险。只有关闭与赌场无异的金融业务–也就是说,取消虚拟和有毒部分的金融体系,服务受保护的实体经济–实体经济才有机会复苏,从而避免走向战争。

地基已经打好

联合国大会是可能解决类似重组方案的最后机会。大会在曼哈顿举行也许是一种历史巧合,因为美国第一任财政部长,亚历山大汉密尔顿,在那里建立了美国经济制度和国家银行的准则。正是汉密尔顿的传统,使得罗斯福带领美国走出1930年代的大萧条,重而建立格拉斯-斯蒂格尔法案和复兴金融公司。这个模式也建立了重建贷款公司帮助德国从第二次世界大战后的瓦砾中站起,使德国经济奇迹成为可能。

今天世界许多地区都需要这样的经济奇迹,实现这样的经济奇迹也在我们的掌握之中。自2013年以来,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以”合作共赢”的视野,不断的在议事程上提出重建新丝绸之路作为国家之间经济合作的新模式。

直至2014年,巴西福塔雷萨的金砖国家首脑会议上,金砖国家、拉丁美洲,亚洲,非洲,甚至一些欧洲国家之间取得空前的合作,开发很早之前就应该建设的基础设施项目,这里只列出其中几项,包括:尼加拉瓜运河、巴西和秘鲁之间横贯大陆的铁路,阿根廷和智利之间几个太平洋到大西洋的隧道,金砖国家与发展中国家之间的广泛核能合作,联合太空计画。目前已经有几项已经被封锁了几十年的开发计画正如火如荼的进行,才进行一年的新苏伊士运河正是这项新精神的象征。

我们现在想要求参加联合国大会的各国首脑,尽您的能力为全人类提出一个愿景。其中的地基已经打好:建设丝绸之路经济带和海上丝绸之路– “一带一路” –和欧亚联盟一体化正紧锣密鼓地进行。亚洲、拉丁美洲和非洲的许多国家都已经透过与金砖国家合作推动其发展。如果联合国大会成功地赢得欧洲国家和美国与金砖国家合作,世界上所有的问题都能解决,进而重建当前世界上各个因为战争、饥馑、缺水、传染病和恐怖主义而分裂的地区。

如果联合国大会成功的在新丝路的架构下,建构世界大陆桥梁,将各地的人民联结在一起,以共同发展的视野–邀请俄罗斯、中国、印度、伊朗、埃及、德国、法国、义大利、其他欧洲国家和美国共同努力–为西南亚和非洲,也为中美洲和南美克服恐怖主义,相对来说将会更容易,这些地区的人民在这些地区也有一个真正属于自己未来的视野,也就是在经济上重建自己的国家。而且,这也为现在逃离战争和恐怖的人们提供仅有的机会,为自己家园带来希望,同时数百万的新移民不再进入不堪重负的欧洲或美国。

地缘政治和通过战争解决冲突的想法,在热核子武器时代,将会导致人类灭绝;对于明白所有国家都无法置身事外的人而言,这种想法必须转换成人类共同的目标。如果政府首脑和其他代表以必须现在采取行动的精神成功的激励自己国人,在此人类未来的生存面临重大危机的时刻,敢于在陈腐的寡头游戏规则之外另辟蹊径,那么我们就有信心能够真正解决今日所有,真的是所有一切,的问题,进而展开人类的新时代–这个时代,人类可以挺直腰杆做人,为我们在地球上的法规和活动注入有创造性的秩序和法规的和谐,也就是和谐有序的宇宙。

唯有如此,人类作为大自然的一份子才能生存。唯有以此标准才能衡量在曼哈顿开会的国家首脑。因为如果人类要继续创造历史,就应记得无论是作为怪物,或是平凡的个体,都要成功的在关键时刻为人类实现一个热情且温柔的爱,并且迎来新的进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