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全球策略信息 - http://chinese.larouchepub.com -

兩個制度之間的生死抉擇

金砖国家与科学-经济革命将改变世界

[以下是2014年11月21日黑尔佳•策普•拉鲁什在墨西哥市国际视讯会议的文字稿 内容略有删节。]

黑尔佳•策普•拉鲁什:你好。我很高兴透过这个方式向您问安,除了墨西哥的观众,我也向在阿根廷、智利、哥伦比亚、秘鲁、瓜地马拉、西班牙,或许一些其他国家的观众和听众问好.

我们现在的文明正处于人类未来命运完全开放的十字路口。我们很可能结束于一场导致文明灭绝的全球性世界大战。这种危险仍然存在,而且很严重。但是我非常乐观,因为人类有可能避免这场浩劫,而且展开新时代的文明。这与人的尊严有关,与金砖国家[巴西,俄罗斯,印度,中国,南非] 和许多其他即将加入这个行列的国家发展有关。

现在,仍然非常危险。因为波罗申科总统在乌克兰挑衅,不仅削减东乌克兰人口的人道主义援助,也削减教育、退休金和医院的资助,想要尽可能的挑起俄罗斯做出回应,然后把俄罗斯扯入与北约的战争之中;波罗申科甚至挑明了说,不惜与俄罗斯一战。现在,我认为,国际社会必须站出来,谴责波罗申科的所作所为,他得到许多纳粹的帮助,才能在基辅进行政变取得政权,如今他的政府里都是纳粹党人,这都是英国、美国、北约、欧盟,不幸的还有德国政府长期操纵的结果。因此,我认为,国际社会必须站出来,谴责波罗申科的所作所为,绝对应该停止制裁俄罗斯,因为(制裁的理由)都是基于谎言,公然挑衅。因此任何希望生存的国家,特别是欧洲国家,应该停止这一政策,并从金砖国家人民的角度来看待这一切。

现在,幸运的是,世界已经改变,而且强权的组合和四个月前不同了。这一切都始于一年多前,[中国的]习近平宣布新丝绸之路之后:主要的想法就是穿过中亚连接中国和欧洲之间古代的贸易路线。光是这个想法就已经让人很难以置信了,因为古丝绸之路不仅连接了国家和民族,而且在当时更意味着要克服沙漠和海洋的巨大挑战,它导致了当时文明大量的进化和发展。而今天,这将意味着更多,我会谈谈,因为我一个人访问过这里。

那么,下一步就是习近平在去年11月,又加上了海上丝绸之路的概念。再次,他的想法是结合太平洋所有国家,通过港口建设、海上航线,以及整合所有南亚和东南亚国家,增加贸易。另外还有很多,很多。

然后,新系统方面有很大的变化。普京总统与习近平五月在上海峰会时缔结了大约48个重要的经济合作协定,和著名的30年天然气合同,这是一件重大的事情,因为这意味从今以后,俄罗斯和中国就是战略伙伴关系。

接下来真正飞跃的一步,是金砖国家七月在巴西的福塔雷萨开会缔结重要的协议,尤其是建立新的金融机构、新的开发银行,完全用于计画融资,不再炒作的银行;他们也创设了应急储备基金(CRA, Contingency Reserve Arrangement)。这两个机构的初始资金都是1000亿美元,而CRA应该保护所有会员国免受秃鹰基金透过对冲基金和类似机构的投机性攻击。

7月16日习近平在金砖国家会议中,总结了这方面努力的精神。他说:“历史告诉我们,丛林法则不是人类共存的途径。所有国家都应该遵循彼此信任、互相学习的同一原理,一起为彼此的利益共同努力,建立持久和平、公共福利的和谐世界。“

现在,西方国家很难想像,居然会有一群国家领导人真正在一起为共同的利益努力。然而,15世纪伟大思想家,也是现代民族国家与现代科学创始人,尼古拉斯•库萨曾经在传统哲学作品中提出类似概念:唯有所有的微观世界和谐发展成为一个大世界,才可能在地球所在的宇宙中取得一致。现在,如果将这个概念应用于治国,如果所有国家都以最大的潜力发展,并以最佳方式开发其他国家作为自己的利益,反之其他国家亦如此行之,地球要不和平也难。1648年时,这一想法,促成了西发里亚和约,结束150年的宗教战争,这其实也是国际法和联合国宪章真正的基础。

如今,这一想法也是金砖国家的指导原则,而造成这种精神的爆发就是大量的计画。金砖国家会议后,也有金砖国家与UNASUR[南美洲国家联盟] 的国家元首,及CELAC[拉美及加勒比国家共同体]的领导人会晤,大家都同意这些庞大的计画,如果都实现,也的确已动工,拉美将在几年之内彻底改变。例如:中国、巴西、阿根廷、俄罗斯、印度、玻利维亚和其他许多国家之间的核能合作。还有,中国将协助穿过尼加拉瓜,建设第二条巴拿马运河。中国首先从巴西建铁路到秘鲁,之后也会协助所有拉丁美洲国家建立洲际铁路。

实际上,这些几何图形之下,使人们对未来充满乐观,包括那些要执行数十年大型计画的国家,以及受到 IMF限制不允许建设的项目,现在都已经在进行,也得到金砖国家的帮助,以及将成立的新金融机构的帮助,所以这是人类文明史上一个全新的阶段。

过去的三周,另一项计画也造成了巨大的跳跃式前进:因为三周前,奥巴马在美国的期中选举惨败,虽然这没有解决美国的问题,但是在一定意义上,还有更多问题的共和党人将在1月主掌国会参众两院,因此美国将会发生一些事。然而,在一定意义上,奥巴马的失利也象征美国和欧洲的衰落,因为欧洲现在已经等同是华盛顿政府的殖民地了。

这种情形,在北京刚刚结束的APEC[亚太经合组织]会议变得更清楚。因为那里发生的一切,基本上奥巴马和欧洲人都未与会,接着在澳大利亚举行的G20会议,欧洲人也缺席了,因为他们实在没什么可提供的了。欧洲和美国有一个完全植基于货币主义的系统,教皇法兰西斯已经谴责该系统,表示这个经济系统必须适用于“不可杀人“的第五诫,因为这个经济体制的确会杀人。事实上,这是个完全建立在利润上,而且只让少数人富起来,却使多数人贫穷的系统,一直是个全球85个人赚取35亿人财富的系统!现在,教皇法兰西斯在G20会议中也说,应该真正改变只以利润为目标的系统。

现在,APEC会议上,一切都不辩自明,垂死的货币主义制度已经没救了。奥巴马总统甚至一开始就没打算,在APEC会议讨论中国的亚洲基础设施投资银行或是丝绸之路!但是,APEC领导人在七天的峰会,使情势彻底改变。习近平逐步提出中国的构想—新丝绸之路的规划。真的,这个计画的意思是,中国经历了过去30年地球上任何一个国家都不曾经利的大发展,它使亿万人民摆脱了自邓小平改革以来的贫困,中国已经在这30年走了很长的路。一开始,中国犯了一些错误,以廉价劳工生产的产品出口到美国和欧洲,现在他们逐步克服了这一点。而且,中国跳脱了从前只会抄袭其他国家的时期—包括美国在内,每个国家想要进行工业革命都曾经抄袭其他国家;我会说,他们现在也还在这么做,例如,欧洲的工业家对NSA的窥探也非常不高兴,所以人们不需对抄袭太过大惊小怪。但是中国已经成功脱离那个时期,现在是以创新为基础的社会和工业,而且许多领域都已经独步全球。

习近平提出由中国融资400亿美元,做为新丝路发展基金,然后他又宣布,东盟[东南亚国家联盟]将动用200亿建设海上丝绸之路。
其中有很大的乐观情绪,使得几乎所有其他的国家都纷纷前往中国,而亚太自由贸易区(FTAAP)拥有自由贸易模式的优势,就连奥巴马

演说时都称原本打算排除中国的TPP、跨太平洋伙伴关系,都将会是更具包容性的中国模式踏脚石。

因此,中国已经睥睨群雄,所有这些经济基础设施的构想和他的太空计画都领先各国。去年12月,中国的玉兔登月计画取得了巨大的突破,而他们从月球带回地球的原料,例如开采氦3用于地球的经济融合,将进一步加快他们的使命。这是很奇妙的想法,因为一旦我们可

以在地球上使用氦3,意味人类将拥有能源安全、原料安全,我们将彻底摆脱为所谓的稀缺资源吵吵闹闹。

俄罗斯和中国以及印度之间最近分别签有协议,彼此都同意进行太空合作,其中印度有令人兴奋的突破,他们拥有第一个火星轨道探测器。印度因此成为拥有登上火星轨道物件的第一个国家,而且只花费NASA同等计画大约10%的成本。

欧洲最近这段期间唯一有进展的是太空船罗赛塔号和菲莱登陆器降落在 “Chury” 彗星[67P楚留莫夫•格拉希门克彗星] 。这项计画已经进行了十年,罗塞塔号必须前往71亿公里外才能登上这颗彗星,目的是寻找宇宙起源、生活演化和类似问题。

为什么这些空间的突破如此令人兴奋?首先,这项计画反驳了包括世界野生动物基金会、罗马俱乐部、菲力浦亲王和大英帝国等疯狂的生态运动和他们寡头主人的各种谎言。他们声称人类生活在资源稀有的封闭系统,因此永续发展是人类生存的唯一途径。现在,这一切很明显是彻头彻尾的谎言,因为我们显然不是生活在封闭的系统,我们正生活在一个理论完全不同的反熵、正在发展的宇宙……..随着新丝绸之路的视野,我们当年在苏联解体时曾经提议,首先是多产三角的形式,然后是1991年苏联解体后,我们提出了新丝绸之路连接亚洲和欧洲的工业和人口中心,我们称之为“新丝绸之路的欧亚大陆桥”。

现在这已经放在议程上了,一旦该计画完成后,就是一座世界陆桥,将为世界各角落带来繁荣,也会克服仍存在各大陆所有内陆地区的低度开发状态。

不过,这阶段的进化即将结束,接着下一阶段的进化是在邻近的太空建立和扩大基础建设,另一个说法就是太空殖民化和开发太空。

就像古丝绸之路一般,新丝路在一定意义上还会交流最先进的技术。这些技术古丝绸之路的时候,是生产丝绸、造纸、火药,瓷器的技术;今天,就是核能、融合技术,太空研究和旅行,以及整个世界的交流,最后整个地球将逐渐改造为知识经济。然后,每个人都会知道俄罗斯地质学家弗拉基米尔•沃尔纳德斯基(Vladimir Vernadsky,1863~1945)梦幻般的意境是绝对可以证明的:也就是说人类和动物之间的根本区别,在于人类是唯一能够一次又一次发现全新事物的物种,这些全新的事物都是过去不曾有人想过或做过的,而这是一个过程,我们现在真正站在即将起飞的十字路口了。

试想想上次冰河时代,与宇宙的年龄比较,过去1万年的人类历史是一段很短的时间。但是,这1万年间的进展却是超乎想像的巨大……现在想想,如果我们继续开发,人类100年后将会在那里呢? 1,000年后呢?10,000年后呢? …

我们必须从未来的角度来定义现在,因为我们已经可以从现在看到人类将能够在未来的千百年内会如何发展,而我们仍然在文明的萌芽阶段,我们必须长成为成年人了。

现在,情况很明显,在中国、俄罗斯、印度和金砖国家的帮助下,非常快速的出现了新世界经济秩序,因此绝对必须结合新的文化复兴和人类的美学相关教育,这个想法植基于出生在这个星球上的每一个新生儿都有潜力成为天才。德国诗人席勒认为,行事怪异的人不是天才,天才是美丽的灵魂,对他们来说,激情与责任、自由与必然是同一件事,因为满心欢喜的投入人类未来的发展,彼此之间没有冲突!他不会把不喜欢的工作视之为职责,一旦他们在创造力上发现了自己的特性,就会成为人类全体的特性。

这就是为什么我们这么重视古典文化,因为一旦我们拒绝了奄奄一息的货币主义制度,我们也应该拒绝可怕的流行文化以及伴随而来的全球化,这种文化往往把人变成野兽,或者至少是愚蠢的白痴。

我们要做的是恢复每个国家的优良传统文化。例如,中国有长达5,000年精彩、古老的历史和2,500年的儒家文化,也是指导习近平目前政策的哲学。

印度有同样长的传统,也是文明的发祥地之一。它具有非常丰富的哲学史,包括吠陀传统、奥义书、古普塔时期的美丽戏剧创作、从19世纪末持续到20世纪初的印度文艺复兴时期,产生了梦幻般的诗人泰戈尔。

另外俄罗斯有非凡的诗人普希金、科学家门捷列夫和韦尔纳茨基。西班牙有赛凡提斯、戈雅;义大利有但丁、达芬奇、布鲁内莱斯基。德国有美好的想法和尼古拉斯库萨、开普勒、巴赫,贝多芬和席勒的传统。

我们必须恢复所有这些高阶的文化,以及对话的文明,我们其中的每一个人,每一个国家都与另一方进行最高阶的对话,这样我们就可以创建一个的文艺复兴,甚至于超越所有至今存在的文明。然后就会有全新范式的文明,而这一切现在已经在进行了……

现在,我们在努力—我指的是拉鲁旭运动—我们正在非常努力地改变美国内部。而且,无论是民主党,甚至共和党的人都意识到,美国没有很好的理由不与金砖国家合作。奥巴马已经迷失了,美国经济已经崩溃,将会很大的动荡,加上西南方的旱灾,变化可能非常快。但是,我们也在欧洲国家努力让他们加入。

在北京的最后一场记者招待会上,习近平告诉奥巴马说:你看,我邀请美国加入金砖国家,参加新丝路,加入新丝绸之路发展基金,而且也开放给所有其他想要参与的国家。

我们即将改变欧洲,让欧洲停止与俄罗斯对抗,因为这对欧洲的破坏将更甚于对俄罗斯的制裁。,这将迫使俄罗斯、中国、印度、其他金砖国家和亚洲国家之间更密切联系,对俄罗斯而言几乎是因祸得福;而德国、法国和义大利的工业都在崩溃,都是因为这些完全不道德的错误政策造成的结果。

所以我们现在处在十字路口上:无论是大英帝国、伦敦、华尔街的邪恶制度都还存在。但在现实中,他们已经结束了。现在只剩一个问题,他们是不是能把世人拖下水和他们一起毁灭。从乐观的角度来看,新的权力中心,基本上是俄罗斯、中国和印度,在更大的背景下还包括金砖国家,以及加入金砖国家的国家,大多数的人类已经在建设一个新世界经济秩序。我们有各种理由保持乐观,因此,我想以席勒的诗”欢乐颂”作结,这是贝多芬第九交响曲的基础:“所有的人都会成为兄弟” ,有只有一个人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