策普•拉鲁什: “新丝路将构建世界和平新秩序”

Print This Post

席勒研究院创始人拉鲁旭夫人:

“新丝路将构建世界和平新秩序”

欧洲时报记者张乔楠报道】中 国国家主席习近平在 2013 年中亚之行 时提出建设“丝绸之路经济带”的构想。 通过加强政策沟通、道路联通、贸易 畅通和货币流通等四个步骤,中国和 中亚国家共同建设以点带面、从线到 片的新兴经济合作区。

在德国,创建于 30 年前的席勒研 究院一直呼吁建立欧亚与世界大陆桥。 中国提出的“丝绸之路经济带”与席勒 研究院的理念不谋而合。日前,记者专 访了席勒研究院创始人黑尔佳•策普•拉 鲁旭(Helga Zepp-LaRouche)。

问:席勒研究院关于欧亚大陆桥 的设想缘何而来?

答:早在 1989 年柏林墙倒塌时, 我和我的丈夫(席勒研究院的共同创 始人)就提倡一个名为“巴黎 – 柏林 – 维也纳三角”的建设项目,以推动东 西欧的科学协同发展。而苏联 1991 年 的解体和“铁幕”的降下,让我们把 亚洲纳入到原有的设想里。位于欧、 亚两洲的人口与工业中心能够通过大 陆桥更紧密地联系在一起,共享区域 发展优势。后来,欧亚大陆桥的想法 得到进一步深化,我们称它为新丝绸 之路,它不仅能给所有欧亚国家带来 巨大的经济效益,它还有助于构建 21 世纪的世界和平新秩序。

问:如今“渝新欧”货运专列贯通中国、哈萨克斯坦、俄罗斯、白俄 罗斯、波兰和德国。您认为,“新丝 绸之路”还会有哪些受益者?

答:我 1998 年时到过连云港,那 里是现在欧亚大陆桥的终点,“渝新 欧”只是大陆桥许多线路中的其中一 条。未来还会出现世界大陆桥,新丝 绸之路则是世界大陆桥的一个组成部 分,所有各洲通过一个汇集铁路、公 路和水路的交通网络连接到一起。未 来几年,比海运更快的铁路运输还将 从墨西哥阿尔普尔科,取道白令海峡, 最终到达北京或者孟买。老丝绸之路 为人类开启了一个相互理解的时代, 新的丝绸之路将携手现代科学技术, 给全人类带来更多的文明成果,是人 类发展新纪元的开端。

问:新丝绸之路在促进沿线各国 经贸合作的同时,是否在政治、文化 或教育层面也值得关注?

答:老丝绸之路推动了那个时代 最好商品的流通,不仅如丝绸、瓷器、 纸张与出版物、音乐,也包括技术、 知识和其他新的文化视角。

新丝路也 不只是当下普通商品的沟通渠道,还包括现代科技,比如热核子核聚变技 术,它使得能源与原材料安全成为可能;包括各国对宇宙空间的共同研究, 如小行星与彗星的防御计划;包括克 服至今难以攻克的疾病,甚至还将创造一个新的文艺复兴繁荣。 新丝绸之路会带来一个比现在更人道的时代,各人种之间的互相认同 将更进一步。我们不再通过战争来化 解冲突,而是通过更紧密的沟通联系 来实现共同目标。

问:您在数月前到访中国时说, 第三世界国家有许多人仍受饥饿之苦, 新丝绸之路会帮助沿线国家解决饥饿 问题。它是否也将成为其他发展中国 家借鉴的典范?

答:那是当然!这是一个宏伟的 构想。联合国人权理事会反贪腐研究 新任负责人让•齐格勒痛斥,饥饿问 题是“吃人的经济秩序中有组织的暴 行”所带来的必然结果。如果各国政 府有解决问题的意愿,新的、属于世 界的丝绸之路会提供这样的发展经验, 饥饿与营养不良的问题必须在不远的 将来得到解决。

问:您是否觉得,战争根源在于 世界经济发展的极度不平衡?您为何 认为新丝路可以创造和平新秩序?

答:我认为,当代战争威胁的根 源在于,1991 年苏联解体后,伦敦与 华盛顿并未建立起一个致力于和平的 国际秩序,而是一个不断扩大的全球 化体系。全球化仅仅是代表着美英帝 国思维的另一个概念。因此,通过颜 色革命推动政权更迭的政策便是体系中的一部分,比如 2003 年的格鲁吉亚 玫瑰革命,2004 年的乌克兰橙色革命, 2010 年的阿拉伯之春及自去年 11 月在 乌克兰开始的动乱,同样的举动还包 括新近发生在香港的事情。这一系列 闹剧背后,都有美国国家民主基金会(NED)的身影。

同时,世界上不乏谨慎之人,比 如美军参谋长联席会议主席邓普西。 他曾反复提醒称,美国不应陷入“修 昔底德陷阱”。该理论认为,一个新 崛起的大国必将挑战现存大国,而现 存大国也必然回应这种威胁。古希腊 历史学家修昔底德认为,斯巴达的崛 起会不可避免地给雅典带来战争。因 此,对于遏制中国的政策可能带来的 后果,邓普西也表示值得警惕。

人类要避免全球战争,所有懂得 思考的人就必须清楚,我们臆想出来 的、对地缘政治的兴趣不会被认可。 人类必须在共同的目标上同心协力。

正如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反复强 调的那样,新丝路是一个开放的构想, 每一个国家都能参与其中。所谓更高层 次的发展,既要允许所有大国在共同框 架下发展自己的兴趣,也要为所有年轻 群体描绘未来的希望,使他们不会因为 绝望而投身极端宗教主义或恐怖主义。

问:作为欧亚乃至世界上领土最 大的国家,俄罗斯对欧亚大陆桥和新丝路持何种态度?您如何看待目前的 中俄关系?

答:我的印象中,普京并未对此 有所表态,但至少他不会反对。目前, 由西方国家的政治谎言推动的、对俄 罗斯不公正的制裁,使“金砖五国” 同其他发展中国家的协作与融合进一 步加速。我想,目前的中俄关系正处 在历史上最好的时期。

问:让我们把目光往东边移,冲 突的潜在导火索同样存在于东亚地区, 比如朝鲜这一不稳定因素,比如中国、 日本与美国复杂的关系。不过许多人 认为,在东亚没有像在中东地区一样 爆发冲突的可能。您如何在欧亚大陆 桥和新丝路这一课题内看待该问题?

答:不久前的 10 月 4 日,朝鲜高 级代表团访问韩国,韩总理郑烘原与 朝代表团进行了会谈。两国和解是会 谈主题之一。协商会谈自然是消除战 争威胁的最佳方案。而如果韩国进一 步参与到欧亚大陆桥和新丝绸之路的 建设中来,我相信,潜在的冲突将是 可以避免的。

中、日、美关系如何发展,将取 决于美国的自我定位,是否愿意从目 前的美英帝国政策方针中悬崖勒马。 只有当美国这一超级大国与不断崛起 的“金砖五国”实现合作,我们才得 以进一步确保未来的世界和平局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