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年度的反思 2014年:二个系统之间的选择

Print This Post

陆淋漓

2013年12月30日在我们面临的是真正戏剧性和决定性发展的一年,这一年毫无疑问,人类将面对未来的路径。

两个对立的系统都助长了当前的历史过程:其中一个是垂死、腐朽的跨大西洋体系,由全球金融寡头聚集的伦敦和他的年轻合伙人华尔街控制。另一个系统,由中国和俄罗斯与其他国家从跨亚洲的角度合作,努力将基础设施深入各地,提升实质生产力,以确保人类未来的发展。前者是即将崩溃的系统,有爆发战争的危险,后者的系统则正在开展,也是奠定和平的基础。

跨大西洋体系崩坏的速度十分惊人。实质生产正在解体,人类生存的重要工具正在毁坏,针对欧美人口严苛的紧缩措施不断重复实施,全部都用来喂食疯狂的金融泡沫。失业率是欧洲毁灭的明显指标(也是没有前途的征兆),特别是青年的失业率,一些国家甚至超过50%!英文版有的更多详情,请见海嘉.拉鲁旭在德国的演说。底特律是美国崩溃的一个重要例子!底特律宣布破产时,好几万退休人员的养老金就没了;全美其他地方则正在酝酿类似的计划。延长失业救济金才在上周被否绝,2013年11月开始的食物券也已大幅削减。健康系统正在崩坏,数百万人失去了医疗保险,65岁以上老人的医疗保险则已取消。过去多年我们在本网站主页一再介绍林登拉鲁旭著名的“三重曲线功能’的最后一个阶段,已经要结束了。而且,情况正如这个曲线所显示的:毁灭的速度正在加快。

另一方面,基于共同发展的跨亚洲国与国之间的合作,则蓄势待发。中国最近几年的转变令人印象深刻,不论是其国内交通走廊的基础设施,水资源管理计画和能源生产,也与其他国家合作开发东南亚、中亚,甚至往北到北极。最后,中国的嫦娥号最近登陆月球,为世人带来对未来乐观的大礼。俄罗斯也与中国在建构未来的方向努力,他们规划建立新科学城、新运输走廊的政策,并以同样的构想开发北极和西伯利亚辽阔的处女地。中国一直以来都和现在已是主权国家的前苏联国家白俄罗斯,亚美尼亚,乌克兰等从共同开发的角度互相合作。

美国早期建立符合科技进步的标准,现在已经弃置不用了。多年来,拉鲁旭组织在美国国内推动打破谋杀式的金融系统暴政,提出重新实施罗斯福总统在1933年通过的格拉斯 – 斯蒂格尔法案(又称1933年银行法),并弹劾什么都不是,只是金融寡头傀儡的奥巴马总统。若不是他们鼓吹,格拉斯 – 斯蒂格尔法案无法引入美国参议院和国会,而且一半以上的州决议要求通过这些法案。而弹劾总统的呼声也与日俱增。

我们应该丢弃人为操弄的资本主义对抗共产主义,或东方对抗西方之类的想法,应该要问:我们如何以共同发展的普世原则合作,为和平与繁荣奠定基础,也为人类创造一个永续的未来?

上述问题让人想起孔子的“大同”思想,以及独立宣言和美国宪法的基本原则。这些都由孙中山先生根据林肯”民有、民治、民享”的倡议落实在“三民主义”和1919年发表的“物质建设“。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九月前往哈萨克斯坦访问期间呼吁重振古丝绸之路,也很重要的反映了这些想法。

对于人类的未来,我想引述两段有关聚变能量的话总结这两个对立的观点:首先是2010年9月傀儡总统奥巴马在美国弗吉尼亚州说:“我们不需要新的技术。我们不需要发明一些新奇的聚变能源或类似的东西。我们只要隔离现有的大楼和住宅,盖新的窗子、学校、医院,和许多大型机构,就可以把这些巨大的效能挤出去。“

反之,习主席在2011年4月访问中国的超导托卡马克时,说:“融合是伟大的概念。人类的生存发展离不开能源,想要永续利用能源就离不开科技。聚变研究为人类的替代能源走出一条光明的道路“。

让我们以人类不可剥夺的权利以及天下为公的精神,尽全力让2014年走在我们选择的道路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