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华网采访拉鲁什

Print This Post

专访美经济学家:国际金融体系将面临全面崩溃

2013年7月27日

他曾9次成功预言世界经济危机,但8次竞选美国总统失败;他曾帮助里根政府谋划拖垮苏联的“星球大战计划”,却因为残酷的政治斗争而沦为阶下囚。他就是美国政界和经济学界的传奇人物——林登•拉鲁什。

林登•拉鲁什生于1922年,美国知名政治活动家和经济学家,早年曾经推崇马克思主义,后来转而支持美国式的资本主义经济。自1976年以来,拉鲁士曾8次参加总统大选,其中一次是作为美国工党候选人参选,7次是角逐民主党候选人提名,但均未成功。

他的研究领域涵盖政治、经济、哲学、历史以及自然科学等各个方面,经常发表惊世骇俗的独特言论。他所创建的“拉鲁什运动”和《全球策略信息》杂志在美国乃至世界很多国家政界和学界颇具影响力。

由于拉鲁什自身理念与传统党派观点格格不入,他在美国政坛一直是一位争议性人物。其信徒将其视为洞察世界的伟大的智者或先知,反对者们则斥其为阴谋论家、反犹太主义者或是政治教派的领袖。

1988年,拉鲁什因涉嫌票据欺诈被判15年监禁。虽然拉鲁什在政治道路上历经坎坷,但在经济学方面早已功成名就。从上世纪50年代开始,拉鲁什曾对美国经济和世界经济作过9次预言,这些预言无一例外地警告危机即将来临而且都被后来的事实所验证,其中就包括着名的1973年美国经济大萧条和1998年的亚洲金融风暴。

如今,拉鲁什又投身于恢复《格拉斯-斯蒂格尔法案》(Glass-Steagall Act)的运动中。《格拉斯-斯蒂格尔法案》也称作《1933年银行法》。在1930年代大危机后的美国立法,将投资银行业务和商业银行业务严格地划分开,保证商业银行避免证券业的风险。该法案禁止银行包销和经营公司证券,只能购买由美联储批准的债券。该法案令美国金融业形成了银行、证券分业经营的模式。

然而,随着美国金融业的发展和扩张,1933年的《《格拉斯-斯蒂格尔法案》》已经成为今天的障碍。商业银行不满足于低利润的银行零售业,开始向投资银行渗透,很多商业银行都有变相的投资银行部门。自80年代起,《《格拉斯-斯蒂格尔法案》》遭到很多商业银行的反对。

1999年,由克林顿政府提交由1991年布什政府推出的监管改革绿皮书,并经国会通过,形成了《金融服务现代化法案》(Financial Services Modernization Act) ,废除了1933年制定的《《格拉斯-斯蒂格尔法案》》有关条款,从法律上消除了银行、证券、保险机构在业务范围上的边界,结束了美国长达66年之久的金融分业经营的历史。

如今,林登•拉鲁什认为废除1933年制定的《格拉斯-斯蒂格尔法案》导致了美国经济的衰退,对世界战略与经济格局造成严重影响,并将全球至于大规模的战争威胁之中。

在这样的背景下,新华网记者就当前部分国际热点事件对林登•拉鲁什进行了专访。拉鲁什在采访中表示,现行的国际金融体系面临崩溃,人类也面临着史无前例的热核战争的威胁。他认为,当今世界冲突的几方必须转变为同盟的成员,尤其是中国与美国应当建立起同盟关系,通过发展科学技术和提升劳动生产力,从而避免这场“灾难”。 访谈内容如下:
新华网记者:感谢您接受本次采访。我们知道今年6月由斯诺登披露的“棱镜门”对美国造成了极大的冲击。前不久,《全球策略信息》周刊反情报专家斯坦伯格在一次采访中表示,正是由于美国国会与联邦法院没有履行好自己的职责,才纵容了像“棱镜”这样的监控计划。此外,美国也在朝着“老大哥独裁”前进。请问上述这些情况是否正在美国发生?如果是,美国需要采取什么样的措施来回到正轨?

拉鲁什:我认为目前的情况与人们描述的一样糟糕,但也有可能不像那么糟糕。这依然是一场战斗。与美国历史上的很多情况一样,这场战斗意在改变和提高社会发展的方向,当下的美国就处于这样的情况之中。

目前来看,我们在进行很多重要和有效的运动来推动美国政策的改变,这些很可能在几个月甚至几周后就能实现。至少,我们有机会迈向成功。在很多国家的历史上都遇到过类似的状况,我们将一代接一代地为那些很有可能成功的目标奋斗。

在美国,有越来越多反对华尔街和大英帝国的运动,这些运动得到来自各方的支持,并有可能为美国的政策变化起着决定性作用。从我的立场看,这些变化是非常必要的。因为目前我们所面临的不是小问题,而是一场全球热核战争的威胁。而目前所面临的问题的糟糕程度不亚于发起一场热核战争。如果一场全面的热核战争爆发,那么只会导致人类的灭绝。

因此,我们身处人类历史上最为艰难的斗争中,这也到了有史以来第一次人类有可能灭绝的时期。和其他那些需要我们为之奋斗的相比,这一点是最迫在眉睫的。

事实上,有很多美国人是希望爆发一场战争的,美国总统就是其中之一。我不清楚这是总统自己的意思,还是什么人强加给他的,但就他所表达的来看,他的确希望一场战争的到来。如果战事真的爆发,人类恐面临灭绝。因此,参联会主席邓普西将军强调,一定要极力避免这样的战争。

如果我们可以在推动恢复《格拉斯-斯蒂格尔法案》的运动中取得胜利,那么美国就可以安心处理内部事务,这对全球来说也是极其有利的。欧洲目前的状况非常糟糕,尤其是经济。虽然美国暂时还没有那么糟,但我们必须想法防止美国走向像欧洲目前面临的那种困境。因此,我和我的同僚们正在竭尽全力,采用一切可能的办法防止美国走向困局中。

新华网记者:作为一名经济学家,您一直以来都在努力推动恢复《格拉斯-斯蒂格尔法案》。此外,您你曾多次表示华尔街和世界经济即将崩溃。您为什么会做出这样的结论?您认为经济崩溃背后的原因是什么?

拉鲁什:因为我是这个领域的专家,我非常清楚目前的形势。我也会努力争取同那些扶持华尔街的人做抗争,因为我们所面临的情况已经相当严重。

新华网记者:有哪些迹象或是证据可以支持您的这种观点呢?

拉鲁什:自从肯尼迪总统遇刺后,美国这几十年来的局势就已经表明了这个国家走下坡路。如果你对美国经济史有所研究的话,你会发现美国的经济正处于长期的衰退,无论从劳动生产力还是生活条件来看,都在倒退。

美国的总统们从某种意义上说是“邪恶的化身”,他们受到英荷帝国的影响。自从17世纪英荷帝国在欧洲建立以来,这种影响可以被视作为美国的敌人,也是人类文明的敌人。而作为美国人,我们从那个时期就开始反抗,例如被英荷政府统治的马萨诸塞湾殖民地,他们甚至还想统治整个美国。此后,又有以华尔街为代表的叛国行为等等。如果华尔街可以继续存活下去,那么整个世界将陷入巨大的危机和灾难,这关系到整个人类的生死存亡。

新华网记者:为什么《格拉斯-斯蒂格尔法案》如此的重要?如果能够恢复这项法案,它又将如何帮助美国经济和世界经济的恢复?

拉鲁什:我认为除了恢复《格拉斯-斯蒂格尔法案》,其余的方法都将会导致“灾难”。如果现在不能重新实施该法案,那么人类文明将面临终结。因为《格拉斯-斯蒂格尔法案》可以避免人类陷入热核战争的威胁,而这种威胁已经在中东地区开始蔓延。目前中东地区的冲突稍有扩大化,那么中东将很有可能陷入核战争中。

目前,我们处于一个异常关键的拐点上。如果美国国会无法通过恢复《格拉斯-斯蒂格尔法案》的提议,美国则会被分裂,我指的是“立刻”被分裂,而这样的可能性在我看来十分的大。然而,如果我们在恢复《格拉斯-斯蒂格尔法案》的战役中取得胜利,那么我们将能拯救美国。

但目前的问题在于,大部分美国人不清楚恢复《格拉斯-斯蒂格尔法案》意味着什么。这个法案是由美国总统富兰克林•罗斯福提出,是美国宪法的体现。从那时开始,美国就一直是大英帝国统治下的受害者。大英帝国是有史以来存在的最庞大的帝国,而且我们现在要站出来与之抗衡。若《格拉斯-斯蒂格尔法案》能够顺利恢复,我可以保证,我们所指定的政策将会朝着避免战争的方向靠拢,并且会结束目前世界经济的萧条。

新华网记者:近年来,中国与美国在双边贸易问题上频发冲突。来自中国的投资实际上能够帮助美国经济的复苏,为美国创造更多的就业机会。据非盈利组织“亚洲社会”的一项报告显示,2012年来自中国的投资为美国创造了一万多个工作岗位。然而,在此种背景下,奥巴马政府仍然实施了一系列政策对来自中国的投资进行限制。您怎么看待奥巴马的对华经济政策?

拉鲁什:事实上这并不是奥巴马的政策。名义上看来是,但实际上他只是一个“傀儡”。斯诺登事件就是一个很好的证明,体现了世界格局的真实面目。如人们所知道的那样,有一部分年轻人,或者说相对年轻的人,正在美国国家系统内扮演着重要的角色。他们开始意识到自己被利用,从事和自己意愿相左的活动。因此,斯诺登作为这些拥有特殊技能的年轻人之一,同其他追随者一同站了出来,与奥巴马政府领导下的美国做抗争。

然而,奥巴马其实没有人们想象的那么重要。他重要,是因为任何成为美国总统的人从某种意义上说都是重要的。但事实上真正重要的是一些在背后操纵华尔街的人物,他们是大英帝国商业目的的附属品。因此,除了消灭掉这样一个庞大的帝国外,我们别无他法。

对于中国来说,由于欧洲经济很快即将崩溃,美国也将紧随其后,中国经济也将不可避免地陷入其中。虽然不会像欧洲和美国那样的迅速崩溃,但也无法逃避这一事实。所以,从经济学上来看是没有解决办法的,我们必须阻止这样的崩溃过程。现在有一个解决问题的潜在可能,就是彻底消除掉英荷帝国模式,取缔欧元和欧盟,让每个欧盟成员国重新成为单独的国家。

如同常常在西班牙和希腊发生的情况一样,在英荷帝国的巨大影响下,“种族灭绝”正在欧洲萌芽。因此,我们需要创造一个依托于科技的全新的世界秩序,只有这样才能解决目前世界所面临的困境。

目前,中国在世界上是非常重要的一份子,因为中国只能在一个逐步上升而非逐步下降的世界框架内前行。目前欧洲和美国的衰退正在对中国造成影响,所以中国需要在高新科技领域发挥出自己的优势。

若能够在恢复《格拉斯-斯蒂格尔法案》的倡议中取得胜利,我们便能够改变世界在新时期的发展方向,挖掘出人类目前无法使用的自然资源以保证人类火种的延续。这是我们必须做的。

新华网记者:在今年5月,中国增持美国国债252亿美元,当月持有美国国债总计1.3159万亿美元,这是相当庞大的一个数字。对此您有什么看法?

拉鲁什:我认为以上谈到的问题需要一个技术解决方案。假设国家之间能够达成我们所需要达成的共识,那么中国是这一进程积中的积极要素,也是必不可少的一个要素。此外,这也能给中国未来的发展方向带来一定的转变,因为中国未来的发展重心将会转移到高新科技以及提升劳动生产力上,比现在更重视在这两个领域的发展。这样的做法旨在提升中国的平均国力,也能为中国带来更大的自主性。这样的自主性能使中国不再依赖出口,而是通过提升国内劳动生产力的方式发展经济。如果依托于高新技术,对于中国来说这样的目标是完全可以实现的。当然,这也需要国与国之间的合作来促成这一目标。

新华网记者:下一个问题有关美国的亚太再平衡战略。2009年,美国五角大楼就提出了“空海一体战”这一概念,旨在应对西太平洋“非对称性威胁”。最近有媒体评论指出,这一概念实际上是针对中国的作战计划,并最终会引发一场热核战争。请问您怎么评价“空海一体战”?中美两国又该如何避免陷入修昔底德陷阱?

拉鲁什:首先,我认为无论从什么角度来说,美国应该同中美结成同盟。此外,比中国弱小一些的俄罗斯以及对中国并不一直友善的日本都需要朝着这个方向靠拢,与中国行程盟友关系。只有在这样和平共处的条件下,我们才可以把那些知道地球上即将发生热核战争的国家联合起来,防止这样的悲剧发生。爆发热核战争并不是一种可能性,而是几乎成了定局。如果某些特定的事情发生了,而另一些(指反制特定事情的措施)却没有发生,那么热核战争将不可避免。这场战争有可能在2013年11月爆发,甚至是10月,已经是迫在眉睫。因此,我们一切的行动和思想,包括我自己的行动,都是基于我对现实的了解,了解到危机离我们是如此的接近。然而,很少有人真正的了解热核战争的严重性,整个人类文明在一个半小时内就会灰飞烟灭。

新华网记者:那么应该采取哪些措施来避免这样的威胁和灾难?

拉鲁什:目前我所推动的恢复《格拉斯-斯蒂格尔法案》就是最好的办法,在2013年夏天有越来越多的人开始支持并参与到其中。恢复《格拉斯-斯蒂格尔法案》能够带来两点好处。首先,恢复这项法案后可以彻底击垮华尔街和伦敦对世界经济的操控。其次,它可以创建一个新的市场秩序,使得美国的劳动生产力得到提升。

现在,我们面临着严峻的挑战。自从肯尼迪被刺杀以来,美国经济就一直在下坡路。到今天,美国经济已经变得相当脆弱,从潜在的可能来看,整个国家也变得不堪一击。然而,如果我之前提到的这些国家可以联合起来,便能够防止热核战争的爆发,这才是世界唯一的出路。

此外,在这个问题上值得注意的是,我们需要将当今世界冲突的几方转变为同盟的成员。而只有通过发展科技、提升劳动生产力才能实现这样的世界格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