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媒:从基地二号人物案看“棱镜”实质

Print This Post

张贴在新华网2013年06月24日

新华网北京6月24日电 美国《全球策略信息》周刊21日刊登题为《祖巴耶达赫案揭露美国安局监控计划欺诈实质》的文章。文章称,使美国免遭恐怖主义袭击不应成为实施“棱镜”监视计划的理由。美国并非真正缺少有关恐怖袭击的情报,而是面对情报时“选择性”失明。文章还指出,如果美国能全面跟进已掌握的情报,则没有必要再进行像“棱镜”这样的全民监控计划。文章全文如下:

近日来,奥巴马总统、部分民主党及共和党国会议员常声称 “监控计划保护我们免遭恐怖主义袭击”。奥巴马一直以来为这个能使一切通讯暴露无遗的监控计划作辩解,认为其能够甄别恐怖分子并破坏他们的袭击计划。

美国前副总统迪克 切尼16日在接受福克斯新闻采访时对这一辩解作出让人更加愤怒和难以接受的解释。他反复声称,如果美国国家安全局(NSA)在“9 11”之前就拥有该监控计划,便能及时在圣地亚哥发现那两名沙特劫机者,从而阻止“9 11”的发生。然而据《全球策略信息》的资料记载,这两名沙特劫机者的经济来源由沙特班达尔亲王的妻子海法公主通过沙特情报部门的代理商提供。此外,劫机者与美国联邦调查局(FBI)的一名线人同住一个屋檐下,而该线人的所有通讯早已在国家安全局的监控之下。

因此,问题并不在于缺少情报,而是美国面对邪恶轴心国时的“选择性失明”,甚至是串通一气。这些行为今天仍然在继续。

在当今恐怖主义源头的问题上,无论是小布什政府还是奥巴马政府,都没有说实话。他们忽视和压制显示沙特支持恐怖主义的证据。如果能深入调查和挖掘这些证据,则没有必要为了甄别恐怖分子再进行大规模地、不加选择地监控。阿布 祖巴耶达赫(基地组织二号头目)案就是一个典型例子。如果关于该案的证据得到有效跟进,便可以揭露基地组织对其提供经济来源和其他支持的事实,那么美国政府像今天这样对民众通话、邮件以及其他电子通讯方式进行拉网式监控的行为便会暴露出其本意——强行将美国变为一个警察国家。

审讯祖巴耶达赫

沙特公民阿布 祖巴耶达赫于2002年3月28日在巴基斯坦被捕。当时他被认为是基地组织的第三号头目兼行动指挥官。在突袭抓捕祖巴耶达赫的行动中,他胃部、腹股沟以及大腿中弹,伤势严重。在其身份得到确认后,祖巴耶达赫被紧急送往附近安全屋接受治疗,随后伤势逐渐稳定。

在接下来数月中发生的事情成为了大量报道与描述的对象。包括时任国防部长拉姆斯菲尔德和时任副总统切尼在内的小布什政府高层官员决定部署一支中央情报局(CIA)特别审讯小组,同CIA承包商一道对祖巴耶达赫进行“强化审讯”。在祖巴耶达赫被捕六个月后,有消息称他是首位在审讯中被美国施以“坐水凳”逼供的俘虏,并至少达83次。

然而,“更戏剧化的是祖巴耶达赫的审讯并未得到普遍关注,甚至没被官方纳入多个针对 9 11 事件的调查之一”,作家杰拉尔德 波斯纳在《美国为何沉睡》一书中披露。据波斯纳描述,由于在审讯时拒绝合作,祖巴耶达赫在被捕三天后被秘密转移至阿富汗南部坎大哈省的一家医疗机构。他被安置在一间被布置得极似某沙特监狱医务室的病房里,并有两名美裔阿拉伯人假扮沙特调查人员。

波斯纳称,CIA采用“移花接木”的办法是因为他们认为祖巴耶达赫害怕落入沙特人手中会被处决。一旦他再次回到美国人的监管下,也许会表现得更愿意合作。此外,CIA还时有时无地给祖巴耶达赫注射止痛剂,并配合一种新型静脉注射药和硫喷妥钠(一种静脉麻醉药)。通常这些药物能让人更容易吐露实情。

“然而接下来几个小时发生的事情让美国调查人员大为吃惊”,波斯纳这样写道。“当祖巴耶达赫面对假扮的阿拉伯警卫时,他并有害怕,相反他表现得很沉着。”祖巴耶达赫的谈话开始变得活跃。他表示很高兴见到他们,并要求他们联系一名沙特皇室高级成员,同时通过回忆提供了沙特亲王艾哈迈德(Ahmed bin Salman bin Abdul Aziz)的住址和电话号码。“他会告诉你们怎么做,”祖巴耶达赫告诉调查人员。

(艾哈迈德亲王是法赫德国王的侄子,也是最西化的沙特亲王之一。他在伦敦经营的沙特研究和营销集团以及在美国收藏纯种赛马的爱好使他在英美声名显赫。他也是被布什总统特许在刚发生9 11袭击事件的几天后就飞离美国本土的沙特人之一。)

美国情报人员最初对此表示怀疑,认为祖巴耶达赫不过是抛出一个亲王的名字来争取时间。调查人员将祖巴耶达赫单独留下,继续对他进行药物控制以增加其疼痛感及削弱其定力。之后,调查人员再次返回时告诉祖巴耶达赫,艾哈迈德亲王否认与他相识,所提供的电话号码有误,并且他会因诋毁皇室成员遭到处决。

“9 11”事件的罗塞塔石碑

“正是从那时候开始,祖巴耶达赫开始供述 9 11 事件背后的一系列真相”,波斯纳称。一名调查人员将其称之为“ 9 11 事件的罗塞塔石碑”。祖巴耶达赫吐露了他为沙特和巴基斯坦高级官员“工作”的详细情况。据参与到此案调查的一名美国特工透露,祖巴耶达赫在供述过程中的表现让调查人员觉得“如果他们不认真严肃对待祖巴耶达赫便会惹上麻烦。”

祖巴耶达赫称,他与沙特的联系是通过沙特亲王、时任沙特情报总局局长图尔基(Turki al-Faisal bin Abdul Aziz)建立的。他说,本 拉登曾私下向他透露其1991年与图尔基亲王会面时,亲王同意本 拉登离开沙特并为其提供经济支持,只要基地组织停止在沙特继续进行圣战。祖巴耶达赫还说,1996年他在巴基斯坦出席某会议时得知本 拉登与同巴基斯坦军情报局联系密切的巴空军高级官员穆沙夫 阿里 米尔达成协议,巴基斯坦为基地组织提供保护、武器装备及其他供给。

祖巴耶达赫还透露,在1998年阿富汗坎大哈省举行的一次会议中,图尔基亲王与塔利班达成一致,称“只要基地组织遵守承诺,将原教旨主义带离沙特,那么沙特将加强对塔利班的援助,并永远不会要求引渡本 拉登。”

波斯纳在书中还称,祖巴耶达赫不仅定期向基地组织提供资金,他还与除艾哈迈德亲王外的多名沙特皇室成员有往来。这里他提到了苏丹亲王以及法赫德亲王的名字和他们的电话。

当“沙特调查人员”称祖巴耶达赫提供虚假电话号码时,他一口气说出了更多的名字以及会面时的细节,以此来证明他与沙特皇室的交情。

此后,调查人员告诉祖巴耶达赫,无论他如何声称自己与皇室的交情,在9月11日美国遭袭后,一切都改变了。“没有人再敢与你有交情”,调查人员说。

波斯纳继续写道,“让观看审讯现场录像的CIA探员们吃惊的是,祖巴耶达赫称艾哈迈德亲王与巴基斯坦空军官员米尔事先都知道9月11日将有一次针对美国本土的袭击。他们只是不知道会以何种形式袭击,他们也不想提前知道更多细节。”

据皮斯纳描述,CIA就祖巴耶达赫提供的情况进行了深入调查。“一个月内,中央情报局便提交了初步报告。CIA找不到任何能证明祖巴耶达赫所言非实的证据。相反,他们披露了部分有关祖巴耶达赫提到的会议的情况,证实了开会的时间与地点。”此后,CIA“巧妙”地将部分证据和怀疑传递给了沙特与巴基斯坦的同级别情报部门。“不到一周时间,沙特与巴基斯坦就给出了惊人相似的答复。两国均表示对美国提供的证据经行了彻查,并声称美国提供虚假证据且用心险恶。”

CIA显然无法接受沙特与巴基斯坦的否认,皮斯纳写道,但沙特与巴基斯坦在阿富汗战争以及伊拉克战争的形成中具有关键作用,因此美国此时不愿与沙特和巴基斯坦闹僵并引发国际纠纷。

2002年美国前国务卿鲍威尔的前参谋长劳伦斯 威尔克森在谈及布什政府时表示,“当时的首要任务不是阻止另一场针对美国的恐怖袭击,而是找到伊拉克与基地组织有染的确凿证据。”

消失的证人

据皮斯纳描述及其他消息来源的证实,祖巴耶达赫提到的三名沙特亲王在四个月内相继身亡。

沙特媒体2002年7月22日报道称,43岁的艾哈迈德亲王在接受腹部手术后死于心脏病突发。

次日,苏丹亲王前往艾哈迈德亲王葬礼途中遭遇车祸身亡。

一周后,法赫德亲王在沙特旅行时因夏季天气炎热“缺水死亡”。

2003年2月,巴基斯坦空军高级官员米尔所乘坐的飞机飞至天气状况良好的巴基斯坦西北部边境省时坠毁,同机的米尔妻子及其余15人全部身亡。

至于图尔基亲王,“9 11事件”发生的十天前他卸任沙特情报部门领导,转而前往英国担任沙特驻英大使。

“裤兜里的发现”

《纽约时报》记者詹姆斯 莱森在其2006年出版的《战争之国》一书中披露了祖巴耶达赫案的另一细节。他称,祖巴耶达赫2002年被捕时,随身携带了两张银行卡,一张来自沙特,一张来自科威特。“这是一个罕见的发现,”莱森写道,这些发现说明,作为本 拉登团队里的高级军事指挥官,“祖巴耶达赫拥有波斯湾地区主要金融机构的账户。”这也是唯一一件发现类似证据的案件。

“然而,巴基斯坦当地的FBI与CIA探员清查祖巴耶达赫随身物品后并把它们打包送回美国检验时,奇怪的事情发生了,”莱森说,“鲜有证据表明美国对祖巴耶达赫的银行卡进行过积极的调查……也许仅仅是疏忽了银行卡,但也有可能是这一点被故意忽略掉,因为调查结果很可能揭示基地组织和中东地区要员的联系,尤其是沙特的关键人物。然而,没有人愿意知道这个答案。”

莱森还指出,同样没有证据证明调查人员对祖巴耶达赫就银行卡的情况进行过询问。一名消息人士告诉莱森,银行卡“从来没被仔细调查过”,并将此归咎于“缺乏能力”。但在“9 11事件”后,美国动用了大量的资源来保障针对该案的调查。因此,该消息人士如此断言实难被理解。

最后,莱森还说,美国调查人员在当地招募了一名与塔利班、基地组织以及沙特情报部门都有联系的穆斯林金融家来调查此案。此外,莱森的沙特线人还告诉了他一个非常“精彩”的故事:就在祖巴耶达赫被捕前后,“沙特情报部门官员掌控着所有有关祖巴耶达赫拥有上述金融机构账户的记录。随后,这些记录消失了。如此一来便没有任何办法再追查祖巴耶达赫账户上的资金流动。”

销毁证据

一些受广泛认同的描述称,祖巴耶达赫此后被运往泰国或是另一处CIA“黑点”(即秘密审讯地)接受审讯,他是第一个被美国施以水刑的俘虏。在审讯时CIA还对其使用了除“坐水凳”外的一系列刑讯手段,如强迫裸体、压力姿势、身体伤害、关小黑屋、禁止睡觉以及只提供固态食物等。据部分消息人士透露,在被施水刑期间祖巴耶达赫没有提供任何有价值的信息,反而是在常规的审讯中吐露了一些有用情报。此后,调查人员就伊拉克的情况对祖巴耶达赫进行了审问,但没有证据证明他们调查过沙特在“9 11事件”中所扮演的角色。

当然,能够证明审讯祖巴耶达赫时发生了什么的最有力的证据就是审讯现场的录像。然而,该录像于2005年被销毁。当销毁录像的行为在2007年被曝光时,有人猜测CIA是为了掩盖他们刑讯逼供的事实。波斯纳则称其为“巧合中的巧合”。他认为这些被销毁的录像可以证实他对沙特皇室成员与袭击有关的描述是否属实。“很容易(就证实了)”,皮斯纳说。
2010年,前美国中央情报局局长波特 戈斯承认了他亲自下令销毁这些录像。皮斯纳在其个人博客上评论说,“读读《美国为何沉睡》的19章就清楚为什么这些录像被销毁了。”

阿布 祖巴耶达赫揭露沙特皇室为“9 11”袭击提供经济支持的话题已经淡出人们的视线,只是偶尔才会被提及。美国官方没有在任何针对“9 11事件”的说明中提到此事。美国《时代周刊》2003年提出质疑称,这些是否就是在国会听证会时被压制的28页报告中的一部分。“9 11”调查委员会在后来关于赦免沙特人的报告中,没有提及祖巴耶达赫揭露沙特皇室成员的那部分。此外,皮纳斯在《王国的秘密:沙特与美国秘密联系的内幕》(2005)一书中披露,这些材料从来没有上报给调查委员会。

该说法很快就得到证实。9 11调查委员调查员菲利普 泽里库在2007年一份给委员会主席的备忘录中提到,调查委员会曾明确要求CIA提供有关“祖巴耶达赫在审讯中谈到沙特亲王”的信息,然而“从记录中我们看不到CIA对此有任何回应”。

据媒体报道,祖巴耶达赫于2003年9月被转移至关塔那摩监狱,并关押在一座“狱中狱”内。2004年,由于最高法院当时的一项规定有可能使巴耶达赫接触到其律师,因此他被暂时转移出关塔那摩监狱。直到2006年,祖巴耶达赫再次返回关塔那摩监狱并一直被关押于此。祖巴耶达赫是没有受到过任何指控的在押犯人之一,他也不会有机会等到法庭的审判。

2009年,祖巴耶达赫的律师约瑟夫 马古列斯称祖巴耶达赫看上去很糟糕,由于在战争中受伤并且遭CIA的刑讯逼供和隔离,祖巴耶达赫“认知能力正在减退”并且“大脑受到永久性损伤”。

然而,这些对人们来说无关紧要。今天大部分人一致认为,阿布 祖巴耶达赫并不重要。奥巴马政府在2009年司法部备忘录中表示,祖巴耶达赫并非基地组织成员,充其量不过是一个“行政人员”和“旅游经纪人”。

大家继续向前看吧,这里没什么值得停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