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正面临的问题

Print This Post

林登·拉鲁什

(2010年1月9日Executive Intelligence Review)

这个问题将分成下列几部分来讨论:

我们必须认真考虑的问题:1)一个真正紧迫需要的四国政策作为主要代表来改变世界经济模式,2)从目前对金融帝国主义,全球金融体系“新通天塔”政策的屈服状况中走出来,3)走向一个紧迫需要的固定汇率信用制度,4)在群众中进行互利合作,组织主权国家共有的圈子。这表明我们需要一系列必须实行的措施,5)马上实施罗斯福总统领导下的美国格拉斯.斯提格政策标准。这再次表明6)从根去除帝国金融制度,7)用主权国家的长期固定汇率制度来代替。因为目前大多数金融资本都明显地被大量“废纸”堆积的通货膨胀加重负担,马上把它变成固定汇率的信用制度,是防止全球沦入新黑暗时代的唯一希望。下面所写得关于大英帝国的目前状况非常刺耳,但是我们需要把它当成真理性的文章来对待,完全不用害怕任何对目前英国皇家政策夸张性的尊重。我会很当心,不去忽略大步列颠岛人民的自然公民权利,而且我和他们有一些共同的祖先。

前言:四大国优先权的主题

整个地球作为整体,正徘徊在一个新黑暗时代的边缘,如果当前政策继续的话,那么我们将会沦入比十四世纪欧洲经历的黑暗时代更差的状况。

这种威胁的中心还是那个从1756年到1763年“七年战争”攻击之后制造所有灾难的大英帝国,比如,1933年是他们在德国把阿道夫.希特勒推上台,可是又绝望地向美国求助来对付他们自己的德国木偶希特勒,但是仅仅是在法国受到致命打击之后,并且德国对大英帝国本身有威胁的时候。邱吉尔的大不列颠岛后来向美国求助。

自从罗斯福总统去世之后,英国马上掉头来对付长期谋划的美国,并且推行英国新马尔萨斯式的唯一帝国“新通天塔”计划,作为君主制马上要实行的缺德主意。

美国总统巴拉克.奥巴马正在实行跟前英国首相托尼.布莱尔很相似的政策,作为英国的木偶尽力推翻美国,用背叛方式通过当前政府作出努力。如果成功,将会扫清道路来铲除英国其他地方的障碍,像俄罗斯,中国,印度。

目前的全球危机状况,要求我们很快针对二十年前强迫欧洲重新分配世界格局的错误决定进行研究。自从德国比斯麦总理实施美国式经济改革以来伦敦对德国一直耿耿于怀。这是重组的奸诈行动和使德国统一的条件。

这些条件是由英国前首相撒切尔夫人,法国总统密特朗,和美国前总统乔治.布什的帮助所提出的。从此,这三个人在这个历史时期所做的,对欧洲甚至世界的现在和未来都有摧毁性作用。

这个由撒切尔夫人发起,英国傀儡密特朗同谋,并有布什暗中帮助的政策是为了扫清道路彻底摧毁英国的敌人,比斯麦改革之后的德国经济。这是系统性的摧毁,“对已削弱的受害者通过暴力进行和解”,它涉及到对前苏联和经济互助会的所有地区进行经济摧毁,尤其是德国,还有其他的苏联和互助会的国家。做为掠夺者的英国君主制正在播种长期战争和各种可怕动荡的种子。

所谓“欧元”的发展,是由1989年后英国,法国,和1989年到1993年的布什统治下的美国所建立的系统,2007年7月,他们利用里斯本决议摧毁欧洲大陆中西部国家的主权独立。

在伦敦金融寡头的控制下对中欧和西欧的打击,已经延伸到美利坚合众国和其他亚欧国家,甚至太平洋印度洋地区,非洲和整个美洲。“分裂是为了更好的统治”是在伊丽莎白二世的统治下,英国对外事务所用“英联邦”的名义使用的方法。她也利用同样的方法在金融帝国的前线,用各种手段在“哥本哈根峰会”上展现女王的角色。

目前通过英国傀儡奥巴马对美国主权的打击,表明从奥巴马行使和首相布莱尔同样的政策把整个世界变成类似新通天塔式的状况。

我们必须认识到近代史一个决定性的问题,那就是一些国家的袖手旁观造成其他国家的残酷贫穷,会导致所有国家都有贫穷的倾向。我们必须在道义方面行动来阻止这种倾向。

英国君主制和奥巴马的大屠杀合作,目的是很快把将近七十亿世界人口降到低于二十亿,这个计划是和英国皇家菲利浦王子长期合作的结果,他正勾结奥巴马在美国人民背后进行背叛,实施全世界最可怕的政策。

同时,自从美国经济沦入更深度的系统危机,自从2007年7月,令人窒息的虚假金融资本的飞速增长袭击美国。2010年开始,奥巴马政府实行了新的措施,如果不阻止的话,会把美国甚至全世界经济带到和十四世纪的欧洲新黑暗时代相似的状况。

我必须重申,表面上看,近些年有一些国家相对来说在物质经济方面有所增长,但是由于所有的国家和人民都生活在同一地球上,所以所有国家在不同程度上,直接或间接,都变成了英帝国1989年后所谓“全球化”的受害者。

所以我必须强调,全球化过程的结果和“新马尔萨斯政策”的结果,二十年前在德国强行实施,并由撒切尔,密特朗,布什的同谋,这些都是造成全世界走向前所未有黑暗时代的原因。如果不阻止,在未来的几个月里,状况会变成和历史上的种族毁灭一样。

在这个过程中,四大国之外的小国承受全球化的打击,从人均所需食物供应的国家主权控制的丢失上可以看出。所以四大国必须利用他们的能力来保护小国弱国,保护他们的公共财产。

从布什政府到奥巴马政府所使用的政策,像“全球化”,“全权总统制”是危害美国经济的主要原因,同时也导致了奥巴马美国近代史上最快,最大幅度的人口支持率的下降。

这种政策带来的后果,就像菲利浦王子说的,把现在的六十七亿人口减少到二十亿。有趣的是,最近的哥本哈根峰会是在一百年来最冷的冬天进行的。现在,尽管这次机会的失败,那些被称为撒旦的孩子的人,正准备在最快,最大范围内“重新开始”。

在二十年来世界历史的发展中,所有重大事件都是1945年到1989年历史的继续。那时在世界最强国美国总统杜鲁门统治下作出的错误决定。

这个由杜鲁门,英国首相丘吉尔和经济学家约翰.肯兹一起作出的决定不仅对美国经济是坏的,而且对全世界也是一样。这是在1945年4月13日,罗斯福总统去世时杜鲁门表现出道义上最大的腐败。

所带来的后果

实际上,在杜鲁门统治下的美国跟丘吉尔统治下的英帝国主义势力的合作,使那时在全世界许多地方建立殖民地的原因,也是罗斯福政治后的一个大转折,腐败的开始。

这个毁坏是由英国利用核武器让别的国家之间互相残杀,这个毁坏也在半个世纪以来到处制造不太平,导致我们走向新的黑暗时代。

自从所谓的“七年战争”一开始,英帝国势力就在试图逐步扩张,尽管他们曾经承受长期的挫折。自从1763年2月巴黎和约,也就是谢尔本伯爵领导的英国东印度公司开始,实现私有帝国,1782年,创造了英国对外事务所把整个社会秩序打乱,一直持续到今天。

为了总结这段历史,我们需要强调自从英国摧毁了马萨诸塞州的权利,自从英国女王安娜的去世促使近代做出几个重要的决定。

1763年2月左右,也就是所谓的“法国和印度战争”的结束,美洲北部说英语的人口被强迫分成两部分,一方是反对英国东印度公司专横政策的人,另一方是为美国叛徒华尔街服务的人,比如外交事务所和本特姆的后代阿罗.不尔:曼哈顿银行的创始人。

从此,美国和英国两个说英语的国家开始斗争,直到如今,就像一个家族的人被强迫分开并用同一种语言更有效的争吵。

应该强调的是,英帝国并不是联合王国的“奴隶”,而是像所有从伯罗奔尼撒战争后存在的欧洲帝国一样,英帝国拥有金融系统的专制,比如把我们所熟悉的“自由贸易”强加给别的国家,或削弱欧洲大陆的势力,或利用“欧元”和“里斯本决议”把欧洲变成一个国家。

那些叛徒,英帝国的盲目崇拜者,也是不尊重美国宪法的人,是把全世界变成英帝国控制下的一国制度的先驱。

历史作为一个过程:

回首过去,除了像查理大帝统治时期,法国路易十一统治时期和十四世纪尼古拉.库萨推出的佛罗伦萨会议这几个特殊时期外,我们今天应斗争的是从伯罗奔尼撒战争之中和之后,利用一定质量的海上霸主地位的欧洲帝国主义,他们共同的基础是货币制度,直到今天。

欧洲帝国主义的目的,尤其是英帝国,就是不顾一切强制向别的国家推行“自由贸易”,坚决反对任何形式的“保护主义”。所谓“自由贸易”可从伦敦和华盛顿的合作者对中国经济稳定性的强烈打击看出来。

英帝国今天的表现,就是把食物生产从世界技术领先国家转移到廉价劳动力,以人力生产为主的国家,就像英帝国在历史上谢尔博,本塔姆,巴勒莫斯顿时期对印度所作的,今天对中国的重复行为。

英帝国的方法是罗马帝国的实践,利用几个针对性国家之间和内部的斗争和反抗,比如,英帝国年轻的外交事务处指挥下的法国革命和拿破仑战争。这些事件应该被看作从1763年巴黎条约,英国东印度公司时建立英帝国的方法。我们还可以看出,由英国银行和国际清算银行支持,伦敦幕后主持把希特勒推上台而发起的第一次世界大战。

我们也可以看到,1940年英国利用德国势力和当时支持法西斯的法国政府造成法国强大的军事力量的削弱,后来英国又被希特勒意料之外的反攻。1 他们只好向原来想摧毁的美国求救。

我这里所写的对世界上许多人来说是很刺耳的,但是这是真理,如果在最近的几个月内不行动的话,我们就不能防止全人类走向黑暗时代的命运。

1.工作的生产能力

目前欧洲亚洲和美洲国家最大的弱势,就是认为货币价值是衡量国家现在和将来财富的标准。这是一个大众化,但是错误的定义。更明确地说,几十年来,几乎所有的所谓经济预言家都重复性的失败了。也是因为同样的原因,我作为经济预言家的连续成功是相对唯一的。

为了明白经济过程是怎样运行的,我们必须把金融价值放在一边,而更好的明白真正的物理经济的重要性。如果明白俄罗斯科学家维纳斯基在科学原则上的分类,非生物圈,生物圈和意识圈,那么这个问题会容易些。

这就是我所定义的实物经济和本身完全没有价值的金融经济的区别。

就像我作的一样,我们必须把在莱布尼兹的基础上黎曼的伟大革命性发现,作为维纳斯基和爱因斯坦贡献的出发点。

这样看来,到如今在可知宇宙间所有我们知道的生存方式,都表示着宇宙的特殊反熵创造性,就像爱因斯坦后来在对开普勒的万有引力发现的评价中说的,宇宙是“结束但无极限的”。

这种进步原则的认识论对解救今天的危险状况是至关重要的。

所以,从黎曼的重大发现来看,非实物圈和生物圈是天生反熵创造性的后果,而仅仅人类能用他的意识表达出主动意愿的创造性。

因此,动植物的生长过程标志着爱因斯坦所说的结束但无极限的原则,唯独人类利用创造性进行主动有价值的发展,就像圣经第一卷中明显提到。这个区别表现在人口增长是建立在科学和文化的共同进步上,这是别的生物所不具备的。

所以国家必须结束过去的生活习惯。跟动物不同,人类是由未来决定现在的创造性生物,比如今天设想的对月球和火星的探索。

人类的发展,仅仅局限于人类改善环境的能力和人们生活条件的提高。目前核能的裂变和热聚变作为能源的发展和提高是非常紧急的。所以,更好地了解太阳系,用现在的装备来预测未来的需要是全人类唯一的目标。

在过去的所有帝国中,百姓都被当作动物来看待,比如有时用“技术零增长”的命令来拘束人。像维纳斯基所述,人类是意识圈的产物,而不是生物圈的产物,表现在人类是未来的服务者,要抛弃越来越久远的把人类当成猴子的错误看待。

这个区别告诉我们,人类可利用化学元素表上的元素的集中和变化,也可利用已经死去的动植物来发展。对大自然的相对滥用这个问题只能用更高的能源流通密度的装配来解决。

这种装配是建立在文化和语言方面独立的主权国家的个人创造能力上。这就是主权国家的文化跟传说中通天塔的恐怖截然不同。这是唯一让国家之间合作的条件。

所有帝国金融系统的共同错误就是把金钱的利用作为价值的标准,而不把有科学和古典文化引导的劳动生产力发展作为标准。而后者是唯一基础建设发展的条件和衡量国家间经济合作的科学措施。

人类一定不能在现有的条件下像寄生虫一样活着。我们应该利用我们的生存权利来改善环境。这是动物做不到的,区别就是人类成功地利用了“火”。

“火”的形式在这里表现在能源流通的密度增加,核能的热聚变和裂变作为未来几代人发展的关键。比如,如果想很快到达火星的轨道上,没有热核聚变,没有氦3同位素当燃料是不可能的。

亚洲和美洲有领导能力国家的未来展望,目前很有局限,但能够带领北冰洋,太平洋和印度洋地区的发展。

因此,了解人类的灵魂状况作为和其他生物的区别是实现这个蓝图的首要问题。同时也带给人类保护其他生物的责任。

这就是“人类共同目标”的本身意义。

2.资本的投资循环

在国家和世界经济中有两种方法来区分资本的投资循环。那就是实物方面和灵魂方面的。

“实物”方面我们可以分为两种:基本的经济基础建设和人类使用的物资作为生产方式。

“灵魂”方面我们需要艺术创造性,包括伟大的古典著作和宇宙物理原则的科学发现。

从现代欧洲文化来看,“实物”方面的优势意义相对更明显,但是,就像我们下面要说的,仅仅是虚伪的明显。“灵魂”方面表现在奥巴马政府和英国费边行为主义者的兽性行为上。

目前大型推广的经验主义逻辑推论是一个错误方向,如果继续,物理科学就要扎根在欧几里德的荒唐数学之上。

创造性适用于对物理原则的新发现,这是一个有能力的数学家在领域边缘的发现过程,但仅仅是在物理条件下,就像黎曼在1854年震动世界的论文结尾中用巧妙的反语指出的。

所以,有效物理原则的发现就像爱因斯坦在对开普勒的行星轨道引起万有引力的唯一发现(跟牛顿的谎言相反)中指出的,也像开普勒的“世界的和谐”还有皮埃尔.德.费马的最少行动原则和黎曼的发现,还有十七世纪末十八世纪初莱布尼兹的贡献。

另一个可比创造性原则的例子是巴赫的正确旋律调音法原则。雪莱的“对诗歌的保护”结尾段落更有相比性,这也是莱布尼兹在物理动力的发现向古典文化领域的延伸。

总之,人类不是数学的奴隶,有价值的数学反而是帮助科学进步的人类创造性的奴隶。但是他的自然所在古典音乐诗歌,莱布尼兹,黎曼,维纳斯基,阿因斯坦等把我们跟动物区分开来。

个人创造性表现出的思维能力是发展经济的动力,表明个人在留下文化遗产的同时体现出的不朽性。

即使这些发明者去世后,他们的原则发现仍然有效,他们的不朽性就表现在依然活跃的道理上,通常是促进社会发展的动力直到未来,甚至整个人类历史,我们叫“永恒的同步发生”。比如阿齐达斯,柏拉图和埃斯库罗斯。

因此,历史中人类道德的真正表现就是个人对原则发现和发展远远超过他的有生之年。就像科学发明者和诗人济慈的“对一个希腊壶的歌颂”。

我们可以说一个“有宪法原则”好社会的标准就是人们对未来发展的献身。这表现在:“在你的有生之年,你能对人类作什么贡献?”“你能做出什么样的行动来促进人类发展?”这些是唯一热爱未来的人,也是唯一可信任并能够开拓未来的精神向导。

人类思维

至今,现代社会文化发展的结果不仅增长人的寿命,而且使个人的能力增强。这种思维能力在某些重要领域上能够促进整个社会的文化提高,特别是被认为上年纪人的思维。

建立在亚当.斯密斯“道德感觉理论”基础上的英国行动主义者的思想,就是把人类拉到他们的存在被作为障碍而遭到屠杀的动物级别,比如战时德国的纳粹政策,或者死亡治疗政策的创始人英国前首相布莱尔,或者更坏,目前奥巴马政府的医疗改革。

对于某些人来说,尤其是有政权的人,他们不能区分百姓和农场动物甚至野蛮的戏团游戏,像斯密斯还有英国皇家和奥巴马的新马尔萨斯政策代表今天最不人道的思想。

行动主义者,像奥巴马拥有罗马皇帝尼罗的大屠杀性格,把人当数字处理,把整个社会当成猎物群,就像战时希特勒政策有名时的状况。只是目前的形势更糟。

和所有英美当局政策的同谋把人类的命运带到极度的危险中。没有主权国的合作,我们就不能抵抗这种前所未有的最大反人类犯罪行为。

然而,目前二战政策的重现,要求我们马上付出行动。如果没有对人类和未来美好展望的个人意识,我们就不能阻止这种政策的重现。

所以,每一代人的道德都是在拥有美好未来的献身使命中体现的。否则,道德仅仅是一句空话,就像早期希特勒和目前英美当局行动主义者的失败一样。

3. 可以生活的空间

现在,让我们来考虑这个地球未来政府的重要原则:人类的自然创造能力。

在人类发展的初期,未来的居住地点局限于地球,月球和火星上。当我们把这个发展作为开拓人类居住环境的过程,那么“物理时间空间”概念将会跟平常完全不同,甚至对许多科学家来说也一样。这表示我们能在太阳系中更广阔的时间空间范围内生长繁殖。

从二十年代德国太空探索先驱,到苏联,西欧和美国1945年后的政策,利用工业发展可创造从地球到月球,从月球到火星的人类航行。

二战后,维呢.封.伯朗提出哥伦布利用飞机舰队从地球直达火星的概念。从此,一系列困难就变得清楚了。需要三百天,甚至更长的时间,从月球到火星的运行轨道,造成航行者离开万有引力圈时间太长的严重安全问题,还有在月球和火星表面上的难题。

如果我们研究物理科学的历史,高斯和黎曼的继承人,通过美国成功登上月球体现科学的进步,我们也受1815年前的蒙热,卡诺,亚历山大.洪堡和他的得意子弟勒热纳.狄利克雷等所创造的工艺学校的鼓励,作为科学进步的顶峰。然而从十九世纪初物理科学就日趋下降了。 我认为这个世纪出生的未来两代人,有可能把科学和艺术水平带到更成熟的年龄阶段。要想达到这个目的,我们面临的是伟大的道德问题。

行动主义者,包括存在主义者,也就是那些二战以后试图控制欧美国家大西洋文化的人,是在历史和社会影响中最不道德的人。

从罗斯福总统去世后科学艺术的衰败,是由罗素尔提议的对苏联采取核武器优先权战争引起的。这个打击给英帝国一直想强加的世界政府创造条件。

人类自然的话题

一个文明社会的持续生存条件是每个人每平方公里内的劳动生产效益的提高,我们必须从对保证生活质量所需现有资源的滥用中走出来。定律就是:进步,或者开始死亡。

人类进步的必要性是通往未来文化的高速公路。我们必须从过去的经验中学习,可是不能把自己局限于过去。人类文明是不靠过去的习惯形成的未来创造者。

所以爱因斯坦所说的“结束但没有局限”是指不仅仅和时间一起存在,而是和物理时间空间同时存在。

一些重要发现的完成把社会带到前所未有的生存状况下,也表现了宇宙的反熵原则。这不是建立在过去的经验上,而是创造没有存在过的未来。

真理是从过去学到的经验知识吗?还是面对未来的挑战,能给我们提供答案的新原则的发现和实施?真理就是从已经结束的过去,到没有局限的未来之间的通道。

孩子,你将为了未来的成功需要而创造质的变化吗?我们必须学习过去所提供的,但是一旦我们投入对新问题的探索,旧的知识就没有价值了,这是我们必须的选择。总之,别的都不是真的,除了用新的方式向未来进军。我们现在必须活着来创造未来。道德的标准就是无极限的原则。

这就是我们刚刚开始的新世纪人类真正目标。然而,它也是社会公有的道德标准。道德不是过去的经验,而是为子孙后代而改变社会状况必须做出的贡献。

一个孩子问另一个:“你长大了将成为什么样的人?”

或者说,我们活在具有反熵原则的反熵宇宙中,这是人类道德的精华。我们有道德仅仅在完成祖父母和父母没有完成的提高人类能力使命的条件下。我们必须成为创造者眼中的创造者。这是各国之间的真正政治道德,也是人类的共同目标。 这是唯一的真理。

4. 铁路的到来

社会如果想向未来进军,就必须进行宇宙探索。

如今,美国的年轻人经常对祖父母那一代一无所知。怎么证明呢?简单问一句:铁路是怎么来的?

铁路系统的运行概念是由美国国务卿约翰.昆西.亚当斯明确提出的,他把美国当成一个从加拿大边境到墨西哥边境,从大西洋沿岸到太平洋沿岸横贯大陆的国家来实行对策。

为了明白这个,我们必须明白今天的世界,通常需要用变化的眼光看未来可以了解过去的弊端。

早期成为地中海文化跟亚洲西部的帝国不同的是海洋文化。道路仅仅是海洋发展有用的额外补充。后来,查理曼大帝在比里牛斯山的北部和西部开创了大陆上的水路和运河。随着拜占庭的衰败和诺曼征服,出现了从地中海和黑海的边缘到大西洋的延伸。然后,尼古拉.库萨在他的晚年下了从地中海穿越大西洋到对岸大陆的命令,这带来了欧洲对美洲的认识。

然后,美国横贯大陆的铁路系统到来了,通过大西洋印度洋边界到达太平洋沿岸的亚洲,用铁路横穿美国大陆。之后,在欧亚大陆,美洲和非洲大陆上有同样的铁路计划。下一步,将是月球和火星。

所有这些都需要利用基本原则提高主要能源的能量流通密度,这是人和动物的区别。这个从利用火,从简单燃烧燃料到跟核能的裂变和热聚变相关的高能源流通密度,甚至更高能源转变的原则是社会进步的基础。

为什么铁路被摧毁?

可靠的高速公路系统的存在不是一个错误。可是把铁路摧毁而着重利用高速公路和短距离内昂贵的空运系统是对人类来说严重的历史倒流。

同时,铁路系统最薄弱的环节就是高速交通工具的发展,唯一的方法就是现在马上发展高速铁路 甚至磁悬浮系统。

铁路系统的改变是大英帝国从试图摧毁美国失败后又重新动势,还有帕尔姆斯顿对中国的侵略和英国对外事务处操作叛徒的联盟军起义。尤其是英国君主制得知由俄国人满德烈夫和德国总理比斯麦领导的欧亚大陆铁路发展后做出的歇斯底里反应。

所以,我们必须记得英帝国成功地支走比斯麦是造成两次世界大战的基础。其中包括爱德华.阿尔波特王子利用日本从1895年到1945年打击中国和俄罗斯。二十年代早期,英国和日本摧毁了美国的海上势力,并且由英国银行选择把希特勒推上台,所有这些都发生在爱德华七世的盛年,通过对法国总统萨迪.卡诺和美国总统威廉.麦金莱的谋杀。

对最近两个世纪历史发展和大陆交通衰败的观察至关重要,因为这直接打击当时政府的目光短浅而造成的欧洲大陆甚至更广范围的经济摧毁。

为了明白历史概况,我们需要把今天的国家领导人从目光短浅和弱肉强食的想法中解脱出来。防止由伦敦幕后主持在主权国家之间挑起长期战争,造成欧洲大陆的萧条。比如最近女王通过所谓的哥本哈根峰会试图摧毁文明。

我们必须保持大脑的兴奋状态,这样可以了解每一个主权国之间的区别和大家共同的目标,在“人类共同目标”的标语下集合主权国。

历史中任何一次试图实施独立的主权国并召集所有国家共同合作的愿望都失败了。比如,英国在独立战争前打击北美人民,帕尔姆斯顿打击美利坚合众国,英帝国挑起的所谓“世界大战”和“冷战”,1989年后欧洲大陆国家主权的消失,直到如今,女王伊丽莎白二世仍有试图消灭美国的倾向。

所有的国家都有提供给人类共同财产的愿望,如果我们有勇气承认这个事实的话。这个愿望表现在利用国家主权让每一个人都能发挥潜力并发展国家的文化和各国之间的交流。遗憾的是,我们经常努力减少纠纷,而不是发展,缺乏合作,缺乏共同目标来齐心协力发展周围的空间。

就像伟大的埃斯库罗斯在他的“普罗米修斯三部曲”中提醒我们,反对禁止使用火的战争是区分有道德的人类和奴隶制兽性的区别,强加给社会野蛮和不理智让同胞之间互相残杀,让百姓受惊吓而不去抵抗,不想未来。

今天,我们可利用的统一国家共同利益的杠杆就是提高地球上所需的交通和能源方式,并一起向太空进军。

美国有什么过错?

世界各国的领导层应该考虑一个很奇怪的事实。

这个事实是美国总统富兰克林.罗斯福同血系但不同思想的伯父狄奥多尔.罗斯福把马尔萨斯政策带到美国。所以,从密西西比河西岸到加利福尼亚山脉西岸大面积的发展没有进步是完全有意识的。这就是狄奥多尔.罗斯福利用华尔街控制把马尔萨斯政策带到美国的结果。不应该感到奇怪。因为,狄奥多尔.罗斯福的伯父是美国内战时联盟情报局驻伦敦的首领,曾经教他怎样妨碍美国的存在。

美国政策在亨利.伽里领导下的成功是受德国总理比斯麦的启发,因为他们两个拥有对人类共同的使命感,还有当时俄罗斯的领导层。

事实上,比斯麦在做总理期间一直反对威尔斯王子(也就是后来的爱德华七世)在德国和俄罗斯之间挑起战争,利用愚蠢的独裁者在巴尔干地区引起宗教战争,这被比斯麦称为新的“七年战争”。

关于日本作为英国的同谋来打击中国和俄罗斯的特殊情况,我们需要进一步讨论。

这里需要考虑的是英国和日本合伙对付俄罗斯,直到希特勒威胁英国舰队,丘吉尔不得不投到美国那一边,因为他害怕希特勒控制整个欧洲会很快造成英帝国本身的毁灭。而且法国被占领之后,英国也不能继续和法国合作。日本不能离开这个联盟,尤其是它对“南部发动进攻”来攻打美国时。这样,日本正好不情愿的和希特勒合作,直到法国的失败,它开始和英国合作来对付英国长期的敌人美国。

在这其中,华尔街既是有用的一张牌,又是英帝国的同谋,而不是美国的正直代表,像1925年米歇尔将军在战争法庭指出的。这是明白美国议员巴内.弗兰克和总统奥巴马保释银行背叛行为的关键。

这是1945年到1946年我在缅甸和印度的个人经验,许多当时的军人也在现场体会到了。

美国铁路

美国铁路在美国经济发展中一直处于领先,但日益减弱的地位直到1924年到1926年,后来在罗斯福的领导下,又死灰复燃了。二战中美国铁路又承担了重要的后勤角色。

然而,五十年代后期美国高速公路的发展停滞,受华尔街的劝说在宾斯法尼亚和纽约中心铁路系统的协商下,汽车作为诱惑被美国人使用造成了国家经济的长期破坏。

从1890年比斯麦总理被撤职开始就打开了二战的大门,这种趋势一直持续了一个多世纪。之前,美国,德国和俄罗斯之间有很深的友谊用来共同面对大英帝国,卡特琳娜大帝利用中立军队联盟来帮助美国对付英帝国操作的伦敦木偶联盟军。

事实上,英帝国本身是两次世界大战的负责人,还有两战之间的灾难。因此,从巴黎和约起的英国东印度公司就扎根在华尔街,由美国的叛徒阿洪.不尔所控制,并成了控制政治领导层的最疯狂势力。

这可以证明布什总统,奥巴马总统(和弗兰克议员)的角色。所有已知的历史都不是一系列的事件,而是有活力的从现在可以追溯过去的过程。

唯一有效的解决办法是,那些已经长期忍受我们目前历史知识的人们,他们的行动直接表现出想控制历史过程的愿望,而不是对昨晚小贩在鸡圈里杀了几只鸡的事件进行讨论。

我们需要打破历史,甚至古代历史的战争传统,这是防止很快走向黑暗时代的唯一选择。传统习惯正在威胁着所有的国家和人民,必须按我说的方法来打破它。可以改变的时间已经不多了。但如果马上聚集所需的力量,我们还是可以成功的。

国家领土是怎样划分的?

现在,让我们把所有的陆地公共交通作为一个简单话题来讨论。旅客和货物的交通运输方式标志着国家领土组织的好坏。

从这个观点上看,战后美国实物的流通和生产是一场灾难。

城乡之间的分配,像城市住宅区,城市商业区,城市工业区,农村工业区,农村农业区,农村森林区,水利系统,和被保护地区等的分离成了经济灾难的原因。

比如,每人每天所需的上下班时间应该是十五到三十分钟,利用廉价和现代交通工具可实现。2 在华盛顿人流量大的地区,每天需要四个小时,消耗大量的费用和燃料,并荒废了大量和家人团聚的时间。

1945年之后,尤其是五十年代中期,城市和市郊的就业可能性大大增加,大面积的农业和工业地区都被抛弃。

造成人们每天依赖大量时间上下班的有害结果,是因为私人汽车的出现和主动摧毁已经存在的公共交通系统而产生的。这也能从社会成本的大量增加上看出来。

另一个因素是从五十年代以来美国抛弃旅客的铁路运输而用空运系统来代替。成本,短距离旅行所浪费的时间,都需要和铁路运输相比较。

高速陆上交通系统,像磁悬浮系统不仅在政治方面和现代化方面对人和经济生产都是最高效益的。用私人汽车来代替铁路运输,在任何方面都是愚蠢的。

5. 人类的灵魂

美索不达米亚已经告诉世界我看到的几个由金融寡头领导的重复性摧残世界的例子。首先,苏美的衰败,后来,伯罗奔尼撒战争带来的后果和由柏拉图和阿基达斯领导的进步文化跟亚里士多德和他的子弟领导的更堕落寡头倾向。我指的所谓“寡头政治”是马其顿的菲利普王子和波斯“皇帝”的协商。

从战后欧美和其他国家所受的堕落文化打击来看古代史的这两个例子。我指的是像瘟疫一样可怕的“欧洲文化自由协会”,还有“法兰克福学校”的存在主义运动有时跟哈娜.阿朗特,有时跟纳粹分子马丁.海德格合作。重点是他们利用有强烈摧毁倾向的文化病毒来阻碍个人创造潜力的发展和实施。

“古典艺术形式”表现在古典作曲方式,比如十八世纪欧洲的巴赫,莫扎特和贝多芬,还有卡斯呐和他的合作者雷新,门德尔松,席勒,还有科学方面的不罗内勒斯基,库莎和他在科学上的后代达芬奇,开普勒,菲马,来布尼兹,高斯,狄利可雷,黎曼和他的子弟维纳斯基和爱因斯坦。

这个古典学校以它的想象创造能力著称,这个特点是所有的物理科学发现都必须的。

和一战同时出现的后独断主义和推理主义像罗素和比他名誉更坏的教授维呢和诺曼的堕落影响,造成了之前出生的有创造性科学家要么死去,要么被打击,像爱因斯坦在1927年第五届索勒维会议上那样。3

存在主义的堕落是伯罗奔尼撒战争后古希腊作为政治势力战败的结果。亚里士多德的影响增加,和他的推论主义子弟欧几里德是这个问题的关键。

还有一些相对进步的推理主义者是实证主义者,维俄斯塔森和他的子弟港多,黑尔伯特和明够斯基。他们还存在着,尽管欧几里德的推论主义飞快达到他们的水平。4

科学文化上的真正创造力就是古典文艺领域所需的想象力。这指出由感官决定的错误,像开普勒在“世界的和谐”中提到关于他的唯一万有引力的发现,他利用万有引力在视觉和和谐方面不对称的方法发现太阳系的引力原则。爱因斯坦把它称为结束但无极限的反熵,黎曼式的宇宙。

今天能提高人的生活,把我们带出地球的创造力表现在核能的裂变和热聚变上。在这种情况下,亚洲国家像中国和印度已经认识到实现这个转变的重要性,而没有受到“二战”后大西洋两岸所经受的严重文化冲击。而这个文化冲击导致古老的大西洋两岸规则已经衰败,我们希望只是短暂的。

如果我们不抛弃过去的经验,来做未来所需的发现,那么,全世界将会走向黑暗时代。亚洲和非洲的极度贫穷应该作为鼓励把我们从正在滑向的地狱边缘拯救出来。

注释:

[1] 明显地是,1782年谢尔本领导的对外事务所作为英国东印度公司的主要政治武器,是1782年到1789年间法国君主制自行衰败的幕后支持。

[2] 比如,直到七十年代初,事实表明如果客人免费乘车纽约地区的交通成本会更低。免费高速交通系统实际上对旅客和市政府服务机构来说都比付费系统便宜。

[3] 需要注意的是实证主义者希尔伯特把罗素尔的两个学生维呢和诺曼从格廷根计划中开除了,因为他们的无能。

[4] 现代反欧几里德物理曲线的概念可从几个例子中看出:比如不罗内勒斯基用垂曲线作为物理原则,比如佛罗伦萨的教堂圆顶和库萨对阿基米德圆周率概念的反驳。也要看高斯对罗巴兹且夫斯基和由哪斯.博亚错误领导的反欧几里德几何概念提出的警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