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戏已经结束,必须及时跳出

Print This Post

林登•拉鲁什
2010年7月12日

自从1956年夏天预测到1957年2,3月的经济突然下跌以来,我从来没有发表过不被现实证明正确的美国经济预测。和别人不同的原因是我的对手们使用完全无能的金融统计方式。

我在60年代的一系列预测被证明是对的,并引出了对60年代末70年代初布雷顿森林政策结束的预测。80年代也是同样情况,然后1992,1996-98,2001,2004,最后是2007年7月。

我从来没有做过统计性的预测,我把这个愚蠢的游戏留给华尔街的赌徒们。

我将对此做出解释。

由格拉斯-斯蒂格尔法令的取消引起的整个系统的崩溃是从1984年开始的。同时,未来联邦储蓄系统的主席阿兰-格林斯潘开始搞阴谋来摧毁保护经济的格拉斯-斯蒂格尔法令。然而,他仅仅是伦敦市场摩根银行的可怜下属。

1999年格拉斯-斯蒂格尔的取消是由格林斯潘的病传染给他的同伙劳伦斯-萨摩斯而造成的,这为前所未有的国际超级通货膨胀开启了先锋。

从此,大西洋两岸的经济朝着比德国威玛的通货膨胀严重得多的方向发展。

目前的危机可以跟1923年春天和秋天对德国马克的打击相比(防火墻)。甚至比1648年威斯特法伦和约以来所有发生的事件都严重。另外,英国和德国或其他的同谋明显表示这次沦落的背后是“向威斯特法伦制度告终”。

2001年之后,大西洋地区市场的特点是实物经济的崩溃,伴随着纯粹虚假的金融资本的增加。增加的速度之快是没有人能之前预料到的。我们这里谈到上万亿美元的虚假资本填满了华尔街的账户和英联邦的金融机构。根据格拉斯-斯蒂格尔的标准,虚假资本的增长率和生产资本相比呈双曲线型。

这就是为什么全世界尤其是大西洋地区,处于国际市场破坏所有国家货币价值的边缘。总之,这涉及到一个整体性的中断,从大西洋地区开始蔓延到全世界。

面对这种状况只有一个秘方,其他的都是疯狂的。需要马上在几个重要的国家,包括摆脱英国傀儡奥巴马统治的美国实施格拉斯-斯蒂格尔法令,从而实现以商业银行为主的牢固银行政策。

为了这个目的,我提出各国合作战略决策,以美国,俄罗斯,中国,印度为首,和其他愿意参与的国家一起制定国际固定汇率政策。

我们正处于一个关键时刻,情况可能会朝着最坏的方向发展,并会持续很久。为了避免这种可能性,我们需要在九月份之前尽快行动,在重要国家强行实施格拉斯-斯蒂格尔法令,除了像英联邦这种无法收拾的状况(尽管我很愿意接纳联合王国并希望他们接受我的建议找到更谨慎的政策)。

崩溃的后果是,两代人之内世界人口将从68亿下降到20亿,并非常贫穷。这个结果完全符合爱丁堡菲利普亲王和他的世界自然基金会的心愿。

时间的控制问题

预测到什么时候我们将跨过没有回头路的门槛是不难的。

想象一下金融负债包括期货和投机物等(金融数目A)的增长和以格拉斯-斯蒂格尔为标准的金融货币(金融数目B)的下降,两者之间有巨大的差异。这个关系是双曲线型的。(所有不愿意承认这个现实的人都可以闭嘴)。现在让我们看从2007年8月起的美国银行保释计划,欧洲也一样。清楚的是,代表全世界70%银行的因特-阿尔法小组破产了。欧洲人对强加给成员国的欧元所抱的幻想表明我们已经处于真正的激波边缘,在此之后就不可能有文明的生活,除非我们马上有效地实施格拉斯-斯蒂格尔政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