拉鲁什:中国将美元债券变成资产

Print This Post

以下内容是10月20号,林登•拉鲁什先生和其同僚的一次有关于中俄协议的重要性的讨论会,其中所谈到的中俄协议事项被认为是拉鲁什提出的四国同盟计划的踏脚石。

记者: 在谈到中俄合作伙伴关系的时候,其中您提到中方对于远东地区发展项目的投资将会提升美元的实体价值。您能就此阐述一下您的观点吗?

拉鲁什先生: 是的,当然。现在中国所持有的就是一些虚拟的债券。这上万亿的美元债务在中国已经以债权持有的形式被制度化了。现在的重点是这些债券的发行是单方面的。它仅仅是美国的债务。唯一能保障中国债权的东西就是这些是美国的债务。因此,如果美国经济下滑,美元缩水,这些债券就不值那么多钱了。 然而,如果中国政府把这些以债券形式存在的美元作为信用投资到大规模的铁路建设和与俄罗斯的合作项目中以及同其他地区和国家的合作项目当中去,这些债券实际上是被货币化,从而被盘活了。也就是说,这变成了可协商的资产。 现在,这些原本被美国债务发行给中国的美元债券被投资到了中俄发展的合作发展项目中去,使其得到了内在的价值。 至此,这种投资方式本身就是非常重要和意义非常重大的一步。这实际上是朝向我们所提倡的四国合作这一方向发展的重要一步。 当然,我们不是说仅仅这四国,而是四国和其他国家和地区。也就是说,各个国家将逐步被包括到这个体系中,和这四个大国一道。这是一大的跨越,不只是一步,也不仅是一个姿态。这是想这一方向的举足轻重的一大步。 现在的形式是,印度很容易加入到这个事情中,因为如韩国,包括朝鲜,日本,蒙古和其他国家的国家将进入这个游戏,这是一个非常重要的发展。事实上,仅仅一个国家是不能解决世界上所有问题的。如果美国加入到我们所提倡的四国同盟中,那么我们在把世界从威胁文明的灾难中拯救出来的道路上了。

记者: 让我看看我理解的是否正确:就是说中国投资了数以千亿美元来建工程,但是由于这些项目都是以美元计价,因此这些投资将带给这些美元实际的价值。

拉鲁什先生: 非常对。你赋予了这些美元从美国不能得到的安全保障。 一旦这东西在这,一旦这是可以替代的,这就是可以替代的。而且,一旦它是打包进入这项投资,这个投资就是一个资产,一个真资产,一个有生产能力的资产。 这就有了内在的价值。 所以说,你拿走美元,这个东西的唯一价值就是美国财政部。 现在,美国财政部不能保证美元的价值。但是,一旦你将同等价值的
债券转而投资到实体的资产并得到抵押担保,你就有了实质的保障。 问题是,目前,由于美元正在崩溃,美国为各种债务发行的债券是没有保障的。因此, 每一次美元崩溃,美元债券就越来越不值钱。但,如果债务被当做资本投资出去,这使得债务有了。 价值,独立价值,因为它被投资到了一些事情。

记者: 你是不是说,反之,你所有的就是正在贬值的联邦债券。 现在,他们(中国)正在使用这些资产,使用这些钱,并且他们在利用这些东西来培养实际的有技术工人。这是您的意思吗?

拉鲁什先生: 是的。你实际上是把它用在真正有用处的地方,用在大规模的基础工程建设当中,这些工程都是有生产能力的。我是说,这些交通系统和他们所谈到的有内在生产价值的,有独立价值的其他系统。现在,美国实际上是在把债务当做投资投向中国。

记者: 这种事情和在美国的Glass-Steagall标准是一样的,给与这些债务以信用价值。

拉鲁什先生: 非常正确。

记者: 对于国内而言。

拉鲁什先生: 换句话说,你正在做的是你正在把货币性的美元变成信用美元。而且这是你的理论中同格拉斯一斯蒂格尔部分相同之处。您所做的核心部分就是清理一个系统,正如格拉斯一斯蒂格尔的操作一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