拉鲁什第九次经济预测: 世界金融市场濒临崩溃

Print This Post
林登•拉鲁什
1994年6月24日

对各国负责金融以及中央银行事务的官员而言,目前的情形有些紧急。目前整体的情况证明:无论透过何种方式进行政权的更替,现行的泡沫经济都将在不久之后全面解体。

对于那些急于在本文寻找答案的财经专家们,我们立刻可以遂其所愿。由于这些论述可以帮助他们廓清许多问题,本文井非蒙混人的东西。

关于本文10作者

尽管我已不再重复相似警告,我在四十多岁时,就以经济学家的身份对某些重要事件做过预测。随着时间的发展,我以拉鲁什-黎曼理论 (LaRouche Riemann Method) 所作地每一件预测,最后都已应验。为了测验这项经济理论的权威性,在此简要的介绍我过去所作过的几项预测。

1、在1956年秋末前后,汽车工业的信用过度扩张,我曾在1956年秋季预言美国将出现经济不景气。不景气首先在1957年二月的统计数字中出现倪端,仅接着随后的几个月直到 1958年终一连串地不景气,一直到甘乃迪政府成立为止。

2、在1959-1960年期间,我作了第一个长期预报:在1960年代中期之后,我们将看到一系列财政混乱中的第一个,并导致现存布瑞屯森林(Bretton Woods) 协定的崩溃。我预告在这个崩溃中对那些被称作发展中国家之掠夺将会增长。布瑞屯森林协定之崩解会在国际经济关系和美国国内经济中迅速导致严格计量模式之出现。我在 1960 年代至1971 年间对经济的预测和相关的活动是以上述的判断为基础的。第一个主要的财政混乱是 1967 年11月间英镑的崩溃,随后是 1968 年1-3月美元的危机。伯列屯森林协定的崩溃开始在1971年8月15日,在 1972 年的阿祖列斯 (Azores) 财政会议上确定。美国政府对1971 年8月情形的立既反映是建立称作第一阶段和第二阶段的严格计量。

3、在1979 年我竞选民主党总统候选人期间,我曾警告,卡特政府和联邦储蓄所作的计量在新任命的联邦储蓄主席沃克 (Paul A.VoIcker)的领导下将会在1980年代初引发一个毁坏性的萧条。EIR 杂志以三个月为一期直到1983年所作的预测,乃是任何机构预测中最为准确之预测;事寅上,柴斯(Chase),沃顿(Warton),依文思 (Evans) 和数据源 (Data Resources)这些机构的预测在整个发展趋势中均显得不合理。

4、在1983年2月,我在幕后与莫斯科当局接触并鼓励他们参与里根政府的战略防御优先计划时曾警告苏联当局:如果放弃参加后来在1983年3月23日宣布的该计划,则共产经济所受到的压力将导致苏联经济在大约五年后崩溃。这个预告在 EIR 1985年 6月号以「全球大摊牌」刊出。苏联经济的崩溃在1989年的下半年发生了。

5、在1984年春,我再次竞选民主党总统候选人提名的期间,我在全国电视的半小时讲演和其他场合均警告,美国银行系统的一大部分:储蓄贷款及相关部分将会崩溃。

6、在1987年5月,我在 EIR 杂志和其他地方均预测股票市场的崩溃,它在1987年10月 10日发生。这是我对股票市场所作的第一次和唯一的一次预测。

7、在1988年我竞选民主党总统候选人期间,我在全国范围的半小时电视讲话中阐述 :「反弹球现象」是紧跟美国经济崩解的钥匙,它将显示短期上下波动。这种现象一直持续到目前。

8、在1992年我竞选民主党总统侯选人期间,我警告我们已经陷入全球经济滑坡,我的用词是「下滑,下滑,下滑」。

以上近四十年的预测记录表明,在此方面的公开记载上,目前任何活着的经济学家甚至包括法国著名的诺贝尔奖获得者毛瑞思.埃拉斯 (Maurice Allais),均无法与之比拟。

抛开上述历史具体情况不谈,我现在告诉你们,就象我在1994年4月对俄国几个研究院所讲的那样:

目前现存的全球财政和金融系统将在近期内解体。崩溃将发生在这个春天,夏天或者明年秋天;它可能发生在明年;它几乎肯定会发生在克林顿总统的第一个任期内;它会很快发生。从崩溃导致的解体是不可避免的,原因是除非政府将相关之财政和金融系统置入破产承认的境地,否则无法解决,而政府是不会这样做的。这是以上八个预测之后的第九个预测。


从1994到今天: 金融体制的解体

作者: Leni Rubinstein (陆淋漓)

在拉鲁什的第九次预言后不到一年的时间,金融市场就开始反映了他所预言的破产-崩溃危机。

1995年的春季爆发了一连串的“金融衍生工具”危机,其中最著名的就是两百多年的老店,Barings 银行的倒闭和被兼并。 1995年底拉鲁什发表了他的“三重曲线”,很形象的介绍了标准的溃灭函数,并借着它们描述了从1971年来世界经济发生了什么样的变化。

1997年2月拉鲁什和他的夫人,何尔加?泽普,发布正式的呼吁,要求召开新布瑞屯森林(Bretton Woods)会议。之后不久,1997年的亚洲金融危机爆发了,并迅速转化成1998年8月的接近毁灭性的世界金融危机。那个危机开始于俄罗斯国家债卷市场(GKO),然后扩展到世界各地,造成一连串避险基金破产,其中最著名的是‘长期资产管理‘(Long-Term Capital Management,LTCM)的破产。 LTCM危机震撼了政治和金融世界,美国克林顿政府提出了建立新的金融结构的必要性。1999年的夏天,国际货币基金会领导康狄沙(Camdessus)公开承认在1998的8到9月间世界金融系统距离完全冻结仅仅是一线之遥。这正是拉鲁什在他的“第九次预言”里所警告的‘金融系统蒸发将在克林顿总统第二任期结束前发生’的事实应证。

从1998年的秋季到2000年3月 这段期间,世界各国的中央银行启动了 “货币长城”政策,企图借着加速印钞票来阻止潜伏于一般人目光下的金融崩溃公开爆发。在这期间大量资金注入高科技产业来应对所谓“千年虫(Y2K)”恐慌,制造一个泡沫。拉鲁什更新了他的三重曲线来显示货币总体的供应率正在超越金融整体的增长率。他声称:“系统的毁灭已经到达了不稳定的临界点”。

透过美国前联储会主席格林斯潘(Greenspan)的低利率政策,大量不同种类资金不断的注入房地产业,最终导致了房地产泡沫。这个泡沫在2007年开始爆破,反映了整个银行系统的崩溃。这个过程导致拉鲁什发出整个金融系统已经完蛋的结论(”拉鲁什预测经济与金融瓦解:现在跟随他的药方”)。

历史上两个疯狂投机的例子

1.荷兰郁金香狂热

郁金香在1593年从土耳其引进荷兰。荷兰皇家花园的首领克劳瑟斯(Carolus Clusius)从巴斯拜克(Ogier Ghislain de Busbecq)那里收到的礼物便是郁金香并把它带回荷兰。巴斯拜克是哈坡斯堡皇帝克劳塞斯(Hapsburg Emperor Ferdinand I. Clusius)在康斯坦丁堡(Constantinpole)的大使,他在雷登大学 (University of Leiden)的小花园里种了几株土耳其郁金香。这几株郁金香引起了亚克瑞安.鲍(Dr. Acriaen Pauw)博士的注意,他便开始在海姆斯德 (Heemsted)他自己的地产上种植奥古斯特(Semper Augustus) 郁金香变种。不久这种外国植物便在荷兰贵族中兴起了狂热,他们开始购买郁金香并幻想它们的价值。

历史学家瓦塞那在1623年写道,「在这些名贵的花中间,奥古斯特是今年最贵的品种」在瓦塞那杞录上述情况时,一株奥古斯特的售价是$525(当时荷兰人的平均年收入是 $79);在1625年 ,一株奥古斯特的售价是 $1,575;到1633年价钱几呼翻了一倍售价 $2,900。在1637年三棵一株的奥古斯特售价竟达$16.000,比当时阿姆斯特丹最贵的地产还贵三倍。

这些郁金香的球根从来也没有被种植过,甚至没有被买家看见过。买通过合同进行,在郁金香种植人和幻想的投机者之间的中间人数竟逐渐超过十二人以上。

郁金香的价格在1636年底至1637年初达到它颤动的顶峰。但到了1637年二月崩溃就发生了。成千上万的投资者破产,许多中产阶级失去了他们终生的积蓄。

2.约翰.劳的密西西比气泡

在1720年代,现代历史上最有名的金融气泡使法国破产。密西西比气泡是苏格兰赌徒约翰.劳(John Law)所建立的,他然后把自己弄到了法国国家总审计官的位置。

在1717年密西西比公司成立,那是刚能成立法国国家银行一年多的时侯。公司的基础是法国拥有路易斯安那领地,据说领地可以给法国带来巨大的财害。公司的股份向公众出售,据说将得到巨大财富的报偿。大规模的公开竞争将路易斯安那描述为堆成山的黄金,白银 ,钢和其他财富。更进一步的谣言将印地安人理想化,说他们想用自己的财富交换法国最普通的东西。

然而,所有这些都是谣言,没有任何收入从密西西比地区进来,只有幻想者的投资和约翰.劳向其他领域的扩展。为了支付他许诺的股份比率约翰.劳需要扩张他的资本和收入支出。约翰.劳逐渐掌握了政府的农业税收权和独家法国对外贸易权。尽管法国没有能力送人口去路易斯安那,法国人在取得新世界财富的时候被印地安人残杀的不幸消息不断传来,公司的股份价格仍不所上涨。

的确,约翰.劳的冒险在法国掀起了一个赌博热,就象美国现今大规棋的彩卷活动。到1719年十二月,原始价500里锐(Livers)的密西西比股票已经涨到了它原始价格的四十倍。外国人也蜂拥至巴黎进行股票交易,富有的贵族例如约翰.劳的主顾们,赚钱数以百万计。但是付给赌徒们的钱却越来越少,因为这些钱不生产任何东西。

当1719年冬天到来时,财富的期待者们开始认识到游戏快要结束了。当他们以股票换取现金,以纸票换取金子的时侯,大规模的崩盘就开始了。最后不仅使从没有带回任何财富也没有生产任何财富的密西西比公司破产而且使法国银行也破了产。以将为法国带来巨量财富而闻名的约翰.劳不得不为了自己的生命在 1720年春天逃离法国,那是在法国国家银行宣布现金支付每人每天不超过十里锐的时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