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与中国 - 同舟共济

Print This Post
全球策略信息创办人 – 林登•拉鲁什先生着
华夏研略研究所会会议致辞-洛杉矶加州-11/24/07

2007年七月二十五日我从美国首都华盛顿特区,透过互联网的一次国际性广播演讲中,指出当今存在的世界货币金融系统正面临近几个世纪以来最死亡性的危机. 关于这个 预言今天我要强调两点: 1.当今的世界货币金融系统的终结将是不可避免的. 2.为了避免世界性的金融崩溃,在所剩下短暂的时间内必须建立一个新的世界货币金融系统。

自从那时候以来,世界各地的新的发展事实应证了我在七月二十五日对一些情势发展的预言. 自从那时候以来没有任何政府采取了任何可见的措施来改变现在的世界金融系统,以便解决这个危机. 举例而言,美国联邦政府及联邦储备系统自从那时以来所采取的每一个行动,本质上都是悲剧性的错误. 迄今美国,西欧及中欧国家的各自政府对于危机采取的反应措施比失败还坏. 这次危机的本质是超级的通货膨胀! 它让我们想起1923年德国威玛政府的金融危机, 只不过这次是世界性的危机!

然而,我们不可忽略一个关键性的事实:那就是,本质上任何货币金融系统只不过是一个”纸面的系统”,(译者补充:它是政权维系社会制度的工具). 幸运的是它们是可以被取代的. 从长远看,社会制度决定如何发展实物经济 (physical economy), 选择甚么样的社会制度才是最重要的!

当总结当今所拥有的知识我们可以归纳出下列的法则: 只要一群有力的国家能达成一个合适的协议来改变一个失败的货币金融系统,任何现代的金融危机都可以被解决!

所以,我今天讲话的主旨是:如果美国政府能够向俄国,中国和印度政府提出适当的改革合作计画,并且与这些国家组成原始参与国家集团,当今的国际危机就可能得到控制,因而进一步吸引世界上大多数的国家加入这个集团,共同制定和执行稳定世界金融系统的方案,为全球经济全面复苏打下基础。

上一次美国,西欧及中欧的经济全面复苏开始于富兰克林.罗斯福总统领导下的美国. 他的逝世是全人类的重大损失; 然而,他遗留下来的政策使得美国经济持续繁荣直到1963年11月22日约翰.肯乃迪总统被刺,虽然这期间杜鲁门总统任期时曾经制定过一些坏的政策。

正如同最近英国的前首相布莱尔及美国乔治布什总统所发动的愚蠢的战争,1964年美国进入长期越战,它成功的导致了1971年8月国际金融系统的毁灭,和美国及欧洲全面的实物经济的衰退. 从1968到2007,这些国家的实物经济状况持续恶化到现在。

导致欧美经济衰退的因素很多,但是最主要的是由于1971-1972开始施行而且持续到今天的毁灭性的,亲马尔萨斯(pro- Malthusian)性的全球性的浮动汇率货币系统. 虽然亚洲 一些重要国家的经济体现了成长的趋向,总体来说,世界人均拥有的实物经济强度已经崩溃。

在亚洲一些重要的发展中的国家,虽然总体经济的重要组成部分呈现成长,但是大多数的百姓及地区发展不足的情况仍是严峻的.同时,西欧, 中欧及北美发达地区的劳工生产力持续走向灾难性的崩溃. 所以,亚洲许多国家须要发展,而发展须要动员实际的资金及必须的技术来提高经济基础建设的程度. 从亚洲到非洲的国家都有这个须要. 即使发达 经济体由于长期对实物经济建设的忽视,导致基础设施的 损坏和退化,也须要投资发展。

以美国,俄国,中国和印度领导的国家集团须采取下列的关键性的必须措施:

1. 现在的世界货币金融系统必须被放进一个具有普遍性的,法律上的破产重组地位.

这意味着:如同美国联邦宪法所规定,将迄今独立于主权政府的所有中央银行放在相关宪法政府的管辖下。

这意味着:政府,透过成立类似前美国财政部长 Alexander Hamilton 根据宪法所精心设计的财政部的机构,将保证: 按照破产重组法规,凡是联邦当局特别授权的支付款项将按照各金融机构未被置放到破产监管状态前的正常方式处理,但是它必须接受监管以便能够有序的偿还债务。 重整破产系统的目的是维持并且提高现有的保障社会运作所必须的就业机会,养老金的支付,等等,以便加速实际物品及人均单位面积生产力的成长速率。

2. 为达到实物经济的复苏和成长(以每个人每平方公里面积来衡量)须要: A.强调对经济基础建设进行实质上的改善, B.在基础建设领域领进行资本密集性的投资,使它成为其他经济生产的起动机.

3. 这些政府和其他机构的意图能够成功的先决条件是不同货币间的交换必须依靠固定汇率系统,类似罗斯福总统所建立的布莱顿森林(Bretton Woods)系统。

换句话说,所须的改革的前题是有一个有普遍渗透力的,以科学驱动生产力的经济政策。

科学及原材料

这些必要措施的成功率在相当程度上取决于两种全球性的思考,这两种思考将直接影响到整个世界和世界的每一个部分的必须的发展. (1) 第一是原材料的开发和改进. (2) 第二是科学的发展观,也就是用基础的,普遍接受的物理 原理来客观分析及衡量不同生产模式的优劣. 这两个思考从功能上说是不可分的,因为没有科学的发展观,人类 进一步成长所须要的原材料的供应和开发就不可能长期持续.

要实现上述的两个目标,我们必须明确的改变直到今天存在的一个现实,那就是海上强权,相对于内陆国家所拥有的战略优势. (译者补注:1.内陆地区更须要发展. 2. 海权国 家的政治权力基本上被金融投财团所控制.) 远溯到从两万年以前,北半球北部的最近一次冰河时期,到现在的大多数期间,海洋民族以及随后发展出的海权力量,在战略上和经济上都较内陆民族占有优势. 当横跨美国大陆东西两岸的铁路完成后,它所蕴含的潜在的,但是深刻的地缘政治意义开始了对海权国家的挑战. 从那时开始以英帝国为代表的海权国家和’欧亚大陆的内陆国家和民族以及美国’的冲突就缘起于对海上强权和他们所代表的思想的挑战. 这个挑战最成功的例子就是美国林肯总统战胜了英帝国所支持的南方分裂势力维持了美国领土主权的完整. 英国的 威尔斯亲王, Edward Albert, 怂恿并支持日本从1895-1945发动的对中国的侵略,以及与此相关的1905-1945间的帝国主义者之间的许多战争也导源于对海权的挑战. 这种 挑战延续到今天.

对中国而言,提高全国人民(和相关其他国家)的生活水平,须要采取高科技的发展路线来开发相对贫困的北欧亚内陆地区的原材料供应. 改善欧亚内陆水资源的管理,延长和改善全球性的(例如横贯亚洲及欧亚洲际间)交通系统,和一些有关能源供应及生产的”紧急项目”如核子分裂和热核子熔合技术.

这些改变欧亚内陆政策所须的资源是超过亚洲国家本身能力所能提供的. 西欧及中欧必须动员起来生产大量的高技术实物产品来补充人口稠密的亚洲的巨大需求,同时赚取应得的报酬.

这种发展的潜力可以用重新开通起始于朝鲜经中国到俄罗斯的铁路为例来说明. 此铁路对日本,南韩,朝鲜,中国及俄国可能带来的潜在共同实务经济利益被认为是造福全人类的最大机遇之一.

明智途径上的障碍

今天全世界都面临着威胁人类文明继续存在的危机. 它让 我们回想起欧洲14世纪中期的所谓”新黑暗时期”. 那时候, 以隆巴德(Lombard)银行家集团所代表的掠夺性金融业者掌控了统治阶层, 他们以金钱支持战争来赚取金融暴利. 他们实施的这种掠夺性的行为,几乎毁灭了他们自己所处的文明. 当今发生在西南亚洲的事实不就是历史的重演吗?

继承中世纪欧洲威尼斯银行家传统的当代人们,透过掠夺性的投机行为,已经创造了大量的,完全虚幻的金融累积性增值.在这种模式运作下的金融泡沫已积累到正在崩溃的阶段,重现了1923下半年的威玛德国的经历。

这些金融利益集团不仅仅是掠夺性的. 他们已经将自己建成一个超过主要国家政府及主要政党的有控制力的利益集团. 因此,当今存在一个两种力量间持续性的冲突: 一方 代表掠夺性的金融利益集团的贪婪欲望, 另外一方是代表各国,包括美国,的大多数人民的切身利益,和希望继续维持地球上合理生存秩序愿望的人民。

中古世纪遗留下来的放高利贷式的掠夺性力量已经达到不能被击败的程度,除非强大的不同民族国家,基于明确定义的自身和共同利益,能联合起来与它对抗。

在此关键时刻,上述的认知是我们在美国和在中国的人们分享的共同利益. 这种认知也彰显了我们这些代表美国和亚洲人民共同利益而奋斗的人们的重要性. 在这一时刻, 我们对这一共同利益的清晰认识将是影响世界历史进程的一个关键姓的因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