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全球策略信息 - http://chinese.larouchepub.com -

变动的世界中的中国


林登•拉鲁旭

华夏政略研究会-张文基译
2002年8月17日

中华人民共和国现在正在重新评估这个迅速变动的世界对它今后数十年的冲击。它面对的问题包括货币金融和经济系统危机加速恶化的综合影响。这种危机在二零零一年一月美国乔治。布希总统就职前就已经在恶化中,中国正面对着总统自从二零零一年九月十一日以来整体的战略形势不吉祥的、联续性的演变。

即使眼前的全球性的货币金融危机得到解决,全世界的国家经济体今后几十年将面临许多困难。这个世界将永远不可能回到过去几十年的状况。我们能够,而且我们必须重建世界经济,但是这个”-重建”·意味着采取新的政策,朝着与过去几十年来美国和国际货币基金组织所领导的不同方向进行。

让我们简短的考虑三个要点。首先,世界性的危机,其次,解决危机的有效的全盘性的方案。第三,这些方案意味着给中国带来什么样的机遇。

首先,考虑目前发生的世界性危机演变过程中的主要特征。

从一九三三年到一九四五年期间,美国在_兰克林.罗斯_总统的领导下,渡过全面性的经济复苏和第二次世界大战。罗斯_总统不适时的过世后不久,美国在大战后成为当时世界上的唯一强权。虽然罗斯_总统废除世界上殖民现象的愿望没有被继任的总统们实现,美洲、西欧和日本仍然受到某些罗斯_总统政策的巨大利益。在一九四四年七月一日到七月二十二日在美国新罕布什尔州布莱顿森林举行的联合国货币及财政会议采取了这些政策。这就是一九四五年与一九六四年间的布莱顿森林货币体系。虽然这个世界体系存在许多不尽人意的地方,但它仍然促进了世界实体经济的_增长。

相当于美国开始介入一九六四年至一九七二年的印支战争年间,美国政策开始急剧的偏离一九三三年到一九六四年的经济政策。从一九六四年到一九八一年一月,英国和美国政策产生了三种根本性的转变。第一个转变是在英国的海诺德威尔森(HAROLD)政府的领导下,使生产者的社会向”_后工业化””消费者”a社会转变。第二个转变是透过一九七一年八月十五日尼克松总统的行为,使一九四五年到一九六四年间实行的布莱顿森林金本位货币系统被” ̄浮动汇率”¨系统取代。第三个转变是在卡特总统的国家安全顾问布里仁斯基(BRZEZINSKI)任内(一九七七至一九八一),美国的基本建设设施,农业和制造业朝着毁灭的方向前进。一九八九年到一九九一年间前苏联的崩溃加速了前述第三个转变的过程。

我准备了下面五张图来表述上面所说的三种转变所导致的结果。

第一张图是我首先在一九九五年罗马会议提出的:这基本上是一个示意图。它展望了从一九六六年到一九六七年间英国货币贬值和美元危机时期到现在,美国、欧州和日本经济变化的一般特征。让我说明一下这张图。

从左到右,横轴代表从一九六六年到现在;最低的一个向下滑落的曲线代表这整体的人均实际物质生产率的下降趋势。最上面的特点曲线代表金融指标(包括股票、债券、期货等)表面价值的成长。中间的曲线代表为支持金融泡沫膨胀所投入的个种形态的货币总值指标。

第二张图也是一张示意图。图中的二条曲线代表金融总合指标和货币总值指标成长率的时间函数。两条曲线相交叉于二零零零年的春天,从那时起到现在,为了支持金融资产所必须投入的货币总值超过了金融资产的增值,也就是说投入一元,生产出少于一元的资产。这种交叉现象和一九二三年六月到七月发生在德国威玛共和国的现象是相同的。它导致了超级通货膨胀及其后同年十到十一月间德国马克的崩溃。

第三张图代表了与第二张图相同的一段时间里的实际的数据。

第四张图展示一九二三年德国超级通货膨胀时的曲线。

第五张图比较一九二三年德国和今日美元趋势。这张图说明了造成今日世界爆炸性的货币金融以及经济危机的基本原因,今日危机不是局部的、短期的,而是系统性的、根本的,是这个制度本身经过卅五时间的实行造成了今天世界性的危机局面。因此,不取代现有系统,就无法解决这个危险局面。如同过去的帝国、朝代的毁灭以及整个文化的消失。

如果不改变现在的系统,下述的世界情景将不可避免。

当今世界金融体系包含了大量的非常规性的金融债务,诸如各种形势的金融衍生票据和所谓的”拉圾债券”。如果将常规性和非常规性债务加起来,金融债务和实际增加价值的比值与十四世纪造成欧洲隆巴德(LOMBARD)银行体系瓦解时的比值相当。那时财经专家所观注的是如何收回金融债务的全额,因之导致欧州陷入历史学家所谓的”·新黑暗年代”!。在那期间欧洲人口减少了三分之一。将那个时期与今日世界做比较,我们清淅的得到下面两个结论:第一,只有改变现今的金融货币金融系统才能解救现今的文明。第二,了解到为什么有权势的金融特殊利益集团以拼命的决心,反对建立一个新的货币金融系统。

目前的危机有一个解决方法。在我看来,我们必须采取三项步_去发现一个,走出眼前正在恶化的、综合性的货币-金融,经济及全球战略性的危机的道路。

第一步:用相对而言相当成功的布莱顿森林系统做为参考模式来建立一个新的全球性的货币系统。这意味着一个固定汇率系统,以条约及协议的形式在采用经济保护主义政策的国家操作进行。

这一个提案已经得到一群意大利国会议员及其他许多国家政治人物的支持与背书。

新的制度将建立长期,如贷款期25年左右,简单利率在1%到2%间的信用来支持基本经济公用设施和其它特殊项目的建设。在这个基础上进行世界贸易和实际物品经济的重组。

建立这样的新系统须要完整的主权国家所建立的政府的参与和合作以便在政府的直接控制下将现有的货币金融系统进行破产重组。如同罗斯_总统实施的新政一样,系统重组的行为的指导原则是坚持”¥全民福利”和”共同利益”。这个原则也是美国宪法所标示的自然法则主义。所有维持社会必须的就业和生产以及养老金的支付必须按习惯的形式继续存在。实际物品的生产和分配结构以及专业性服务(如医生、工程师)必须维持。在国家背书的信用贷款支持下,必须采取立即性的措施来增加就业机会,特别是有关国家眼前和将来利益的基础建设领域。

第二步:透过国家间的合作建立技术性的交流计划,使高科技地区向低科技地区转移技术,以提升全球实际物质的劳动生产率。一个典型的计划就是最近十年来我的同僚们积极提出的建立欧亚大陆桥构想。中国、俄罗斯、印度间战略和经济合作应该加强。这三国合作的增强,进一步吸引其它欧洲国家间的合作。欧亚合作将环绕在欧洲国家和以中俄印为核心的亚洲国家间的合作。欧亚大陆桥项目将是其它经济成长项目的典范。我们须要这些项目以达到相当于一九四五年到一九六四年间布莱顿森林系统所达到的回收。

第三步:这个时间已经来临了。我们必须超越那些相对而言原始程度的合作。那种合作只是被当成是反对冲突的一种形式。两百年前美国国务卿约翰。奎恩西。亚当姆斯提出对南北美洲将来的一个政策:完整主权的民族国家所组成的有原则性的团体。我们必须追求这样的政策。国家主权须要国家按照自己的民族文化特质管理自己。国家内的每一分子能用自己的文化表达交换如英国诗人薛尔利所说的”A关于人和自然间深沉的、充满激情的理念”!。然而,国家与国家间须要有一个共同的目标:透过国家间的合作,促进每一个国家的全民_祉,已经准备好要采取这种”¥全人类_祉政策”a的国家须要立即采取行动了!我们不应该将我们的意愿强加于其它国家,然而,我们要作一个让他们羡慕的好榜样。

所有的国家事实上是风雨同舟,而现在此舟正在下沉。如果不能积极的有力的促进生产实际物质的劳工生产力,我们将无法救这个小船。而生产力提升取决于基础科学和衍生的技术进步。因之科技成果必须与须要者共享。如果没有后天培养的造_于你的邻居的情操,如果不是为了全人类的普遍_祉,我们将不可能找到须要的意志去战胜各式各样充满当世人们对”’普遍_祉”-原则的威胁。

将中国放在相关于第三步理念的层次,我将以一个经济学家的眼光来看中国,以一个长程经济预测者的经验来看世界与民族中国间的一些关键事务。

进步是结合科学的现代进步文化和不断演进的传统文化而产生的果实。一个民族依靠传统文化来选择和执行实际政策。这种文化结合发展的成果须要用这一代对下一代、第三代、第四代子孙所做的长期贡献来衡量。在现代的科技文化里,教育一个新生婴儿直至成为一个成熟的专业工作者,须要大约二十五年。因此,我们衡量这一代人所做的决定的长期影响必须至少跨越到五十年以后。什么是我们对五十年后中国以及相邻亚州国家的愿景?这才是今天美国对中国政策讨论的议题。

鼓励进步须要培养每个生存的个人有自己的人生观以及意识到这个人生观对两代甚至更远后代的影响!禽兽只为今日而活;而人死留名。人也为着后代如何怀念他,如何感激他而活。如果各国人民都用这个态度思考他们自己、他们各自的国家以及其它的国家,不同民族间的关系将有正面的动机意识到我们须要彼此才能成功,而不是消极的愿望去避免冲突带来的惩罚而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