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全球策略信息 - http://chinese.larouchepub.com -

以民为重


当前的国际金融体制已注定不久就要分崩离析。这是无法对付或挽救的;其厄运已确凿无疑而且即将来临。人类已处于毁灭的最后阶段!这一毁灭既可以通过各国政府仁慈的、先发制人的行动而理性地让它发生,也可以任其自然而灾难性地发生。无论是以哪种方式发生,当前的金融体制注定很快就要彻底崩溃。

在这些情况之下,美国和其它的国家一样,其能否继续存在完全取决于政府是否敢于立即采用我们设计的紧急措施来解决问题。

只有立即采用本文所详述的这些措施,我们这个国家才能肯定无疑而且极其成功地渡过这一难关。如果政府领袖们缺乏立即采取这一紧急措施的政治眼光,这个国家定会由于顽固拒绝改变现存体制所引起的混乱而彻底崩溃!如果还是抱残守阙地死抓¨注定失败的“自由贸易”与“全球化”教条不放,动乱就辟免不了;在那种情况之下,这个民族国家定将无法以公认的形式继续存在。

下文举例说明唯一合理的紧急措施。

1、0 全面应急政策

当现存的世界金融体制发生瓦解时,美国与所有其他政府,如果神智还清醒的话,都会感到自己有责任要采取某些及时、自主以及迅猛的应急行动。这些行动的直接目的是维护这个国家及其人民的社会稳定与全面福利。指导这些行动的原则是“以民为重!胸怀全民!”

以美国本身为例,可以陈述如下。

这些措施有四大类:(1)根据1789年美国宪法的导言中的总则,采取紧急措施确保立即而持续的社会安全;(2)对金融与货币组织进行彻底改组的紧急措施;我这些妙计是为了便于执行为保障全面社会安全而制定的措施;(3)为维持和提高人均与每平方公里的国民经济中的实物经济的产量水平、恢复经济应急措施;(4)为达到同一目的所需的国际措施。

2、0 社会安全紧急措施

2、1 这些行动优先顾及政府本身基本功能的连续性,但也同样优先顾及基础经济设施、农业、制造业和与其密切相关的经营项目等一切基本单元的连续功能得以保持,以及为维护个人与家庭生活所必须的那些货物与服务方面的实物分配与商业流通。为了达到这个目的需要有紧急法律与法令等以合法形式表达的授权行动。

2、2 这些行动必须不局限于把基础设施、农业、制造业、家庭以及相关的基本实物经济活动保持在“崩溃”未发生时曾经有过的水平上。必须迅即采取一些步骤,主要是通过政府的动议权,来增加这些活动范畴的有用产出水平,其代价是减少对实物经济与全民的健康发展并非必不可少的那些服务形式。对于美国本身的情况来说,在采取这些行动时必须借鉴富兰克林·罗斯福总统领导下的政府,在第二次世界大战期间采用的国内应急行动方案。

2、3 还必须采取一些专门的补充行动。这将包括对于家庭拥有住宅以及密切相关的私人所有权功能必备项目,延缓发出取消其抵押品赎回权的处分令。这必须补充以绝对保护个人在银行的存款不低于规定的适度人均金额。与此类似地,必须资助基本保健计划,使之达到类似效果。这一类措施及相关措施的一般原则,是把个人与家庭的家宅与小商业尽量让个人来支配,尽量使政府免除在这一领域内根据复杂细节很费力地做决策的负担之苦。

3、0 金融机构全面改组

3、1 美国就象当今世界上大多数国家以及还有那些最全球化的金融机构那样,已无可挽回地在金融上崩溃了。既然已经知道情况如此,就没必要等¨看银行是否破产。只有不可救药地一相情愿的笨蛋才会否认那是事实。

3、2 就象任何一个地位曾经稳固的大企业之破产那样,破产并不是一下子就发生,而是在一段较长的时期内,许多方向错误的政策一个叠在另一个上累积效应。对于美国来说,这段累积时期不少于30年。幸运的是,美国经济在三十几年前运行所遵循的一系列的政策上显然是正确的。情况就是那样,我们必须彻底改组美国经济,因为我们要通过在破坏过程中的改组来使一个本质上键全的经济企业恢复健康的生命。

3、3 最先¨手采取的行动是消除不良管理和正在采取愚蠢政策,并且勾消掉那些据报导当今存在的金融债务总额中的一部分。要使企业重享三十几年前的盛况,就必须勾消那一部分债务。

3、4 就单主权国家的金融体系崩溃而言,必须考虑一些特殊规则,这些规则不同于那只适用于不是单一民族国家的任何机构的那些规则。令人庆幸的是,早在 1787-1789这段时期美国就已整体破产,那些不言而喻是合乎宪法的主张已主要由美国财政部长亚历山大·汉密尔顿给国会的三份报告就国家信贷、国家银行和制造业这三个论题加以阐述。这些规则不仅适用于相关的美国先例,而且是世上其他主权国家必须尊从的范例。

虽然我们必须对不同媒体所定义的债务与资产做出应有的考虑,但美国政府的金融、货币与相关政策之中心点,尤其是在诸如这一类的情况下,还是美国政府的主权汇率,这正是根据为此而由宪法规定的程序所发行的美钞。根据汉密尔顿所陈述的理由,那一兑换形式,以及其他直接作为美国债务(而不是联邦储备债务)而发生的其它债务形式,在美国政府面临就象现在的这类国家的金融体系全面崩溃时,成了美国政府最基本的绝对债务。必须保护对于美国汇与主权债务的“充分信心与信誉”,这是摆脱目前这场国际金融体系覆没命运所要采取的信贷机制的先决条件。由于这个缘故,美国汇率的作用并不局限于美国本身;美元的特殊重要性是全球的,至今仍然如此。

金融改组的中心原则问题,是对那些形式美国主权债务的保护与布署,成了创造信用的金融机制,通过这些机制美国的现实经济将从目前的衰退、呆滞状态中复苏。

3、5 再增加一个条款,让面值任意下跌。“这毕竟只是其账面上的东西。”如果一家银行的净值低于零,我们可以选择支持它,继续发挥其功能的,因为拥有主权的美国须要这样一种银行存在以满足当地公民与经济的需要。保护个人、家庭以及某几类企业可以拥有适量金融与其它资产,也是由于同样的普通原则。

3、6 我们的目标是增加经济与全体人口的实物经济活动与生产率,使得经济能够满足整个人口的需要,并以高于实物经济打平手的水平运行。为了达到这个目的,必须通过国家银行的方法来提供美国国家信贷,从参加这一行动的私营银行扩大到国家政府与私营经济部门的相关企业,就像我们把二十世纪二十年代与三十年代早期安得鲁·梅农的政策所导致的经济严重萧条水平提升到五十与六十年的繁荣美国经济。

我们的国家已往这样做了,既然过去知道怎么办,今天也能再一次把那些教训用来做同样的事,而且必须干得更好。

4、0 必须遵循的唯一正确的经济复苏措施

在1861-1876年,又在1914-1917年的经济动员期间,以及在1933-1945年间,美国采取了大规模基础经济设施建设与在技术进步方面实施科学带头计划相结合的道路,其效果令那些时期的世界各国刮目相看。在长期成功、全球经济改组的组织过程中主要优先考虑如下事项。

4、1 基本的基础经济设施:主要是水源管理与全面卫生;大规模货运与客运;能源,¨重于增加能源流量密度以及基础能源的连惯一致性;象现状这样的基本城市基础设施;以及国家的与国际的教育、科学与保健普及系统。大规模、长期地投资于改进基本经济基础设施,提供现实经济增长所能仰赖的基础。

4、1 在基本的农业与工业生产中鼓励录用技术员工,¨重于生产性实物经济劳动能力的增加,这只能通过强调增加对资本密集型、能源密集型科技进步方式的人均投资与投资水准来实现。

4、3 增加生产中的机床设计部门在整个劳力就业中的百分比,并把这些能力提高到更高的国际标准,并且达到更密集的向国民经济以及那些经济的开发地点的有限输送。

4、4 把世界与国家经济的教育、基础研究与机床设计功能以科学带动计划加以整合,包括向我们的太阳系的最靠近部分做开拓式的探索与殖民进军。

自从一个声名狼籍的狗家伙,哈佛大学教授威廉·詹姆斯写了《战争的道德等价物》一书以来已诞生了几代人,战争的真正道德等价物是发展全球的经济而行动员,为这个星球上的每一个人与一切国家的而动员,而且要以除了为战争之外我们从未采用过的方式来动员。概括地说,那就是我们的任务以及一切头脑还算清醒的政府现在必须遵循的独一无二的政策。

1998年10月22日星期四译与美京华盛顿特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