克林顿的外交政策革命

Print This Post

林顿﹒拉鲁什
一九九五年十月二十五日

当总统的大多数共和党及其他政治对手们正陶醉在他们重新编演的轻歌舞剧Belshazzar之狂欢宴中时,比尔﹒克林顿本人则利用联合国成立五十周年之机对美国的外交政策战略发动了一场革命。这件事通常被清楚地和多半简洁地形容成一九四五年四月之前的那段美国外交政策原则的回归,或回归到反对丘吉尔,即回归到海德公园中的福兰克林﹒罗斯福的民族主义传统、问时也回归到类似本杰明﹒福兰克林、华盛顿、杰姆斯﹒门罗、亨瑞﹒克雷、约翰﹒昆西﹒亚当斯和林肯等爱国者。

过去几天里的一些外事活动中的一部分,如十月二十三日与俄国总统叶尔钦的「高峰」会,本身便具有创造历史的重要性。其它如总统新近对反贩毒和洗钱政策的裁决本身至少也是极重要端,且当作为新的美俄伙伴关系与其坚定中国政策之一部分时它便具有决定性的战略意义了。高峰会谈后叶尔钦在海德公园的新闻发布会上对记者们说: 「你们这些人才是灾难! 」叶尔钦突发的妙语逗得克林顿前俯后仰大笑不止连眼泪都淌到脸上来了!在那个甜蜜而真实的时刻且叶尔钦自己也愉快地发着牢骚分享克林顿总统的喜悦。大众传播媒介曾煞有介事地预言这次高峰会谈必将是一场灾难。现在却是两位总统面对着一群尴尬到极点的记者们却笑得如此开心。对比之下那帮记者们却象是一群被眼看就可饱餐一顿的猎物大大地戏耍了一番的非洲对狗般的狼损。

然而这一由记者引起的风波仍然显示了大众新闻媒介那歇斯底里的胡说八道毕竟还是充斥了此前的整整两天。直到今天,甚至在那次新闻发布会之后,世界上只有相对而言极少数的老牌幕后决策人们抓住了两位总统所作所为的历史意义。这些克林顿的美国外交政策片断只可以看成是整个环缺图中的一部分;一个人必须要看到其全图才能正确地评估它的重要性。因此让我们自上而下地来看看这个新外交政策是怎样形成的吧。

国际战略危机

仅管在每一轮新的谈判时总统对某事的态度会由其发言清晰地表露到公众面前,但我们所有在他的想法之外部运作的人们都无法对他内心的私密加以观察和考量。所以,我们必须从既要知道他的政府所面临的问题之性质又要了解这些问题对其处理上述事务产生的影响上来着手去理解他的行为。在笔者这方面,我已将美国面临的战略问题总结在我的九五年十月十一日总统竞选公告〈美国国家安全政策之大谬〉里面。

作为一个实力最强且居世界领导地位的大国总统,克林顿面临着一个不断加剧着的国际货币、金融、经济和社会危机,这个危机早就在威胁美国。没有美国总统的恰如其分的领导角色这个问题便不可能解决。当前的这场危机可以比喻成一场来势凶猛的台风。今天全球性的货币金融危机就在眼前;所剩的问题仅是:何月何日全面发难?

克林顿早就已经面临的事实,即一种货币、金融、经济和社会问题相互缠绕的事物,表明一场被过去二十五年间的事实证明了的由于政策转变而导致的灾难性错误。克林顿总统极需要在国际上同居领导地位的大国结成齐心协力的新伴,这是为了克服世界主要货币金融制度的崩溃之后果所不可或缺的。

这个危机将可能在一九九六年十一月总统大选之前全面爆发,从而成为一九四四年四月十二日那位罗斯福总统的不幸过世后开始的世界当代历史之终结的标志!罗斯福的骤然逝世使得不列列颠帝国的温斯顿•丘吉尔首相得以推行其新殖民主义和势力均衡政策从而取代罗斯福的世界战后政策。这种被罗斯福总统形容为不列颠帝国主义和「十八世纪的大不列颠使俩」之政策便如此这般地从罗斯福逝世起直至今日统治了美、英以及联合国整整半个世纪之久!这种已被证明了的可耻的政策不仅给前苏联而且给目前危机加深的全世界带来了灾难。

美国面临的主要危机之一是国内大规模的毒品潮流,并结合以首相撒彻尔和乔治﹒布什为主的所谓「伊朗一反共(Iran-Contra) 」的毒品一售武一洗钱冒险业和最近复活了的国际「毒品恐怖(narco-terrorism) 」主义的回潮。

克林顿总统在这一轮会谈中邀请叶尔钦总统在罗斯福总统的海德公园住宅会面。还有什么能比这更明显的其它的象征吗?老总统的居所也不是第一次被用来作为罗斯福传统的一种标志。当喜来莉﹒克林顿于一九九四年六月十九日在华盛顿特区为名叫「德丽萨母亲(Mother Teresa) 」之家的婴儿院致词时她使人们回忆起了罗斯福总统夫人宜琳诺(Eleanor)的角色。九五年十一月二十五日亦即在海德公园「高峰会」几天之前,芝加哥〈太阳时报〉用整整一栏发表了喜来莉写的关于宜琳诺﹒罗斯福「模式」的文章。

这与总统在乔治城大学的学生记录是一致的。所有的主要新闻媒介的档案里都有总统的这种记录以便编辑和记者随时参考。日复一日除开「为政治而政治」之外,克林顿总统入主白宫总让人联想到肯尼迪总统和罗斯福总统。若将所有类似的现象一齐考虑,人们便能了解为何克林顿总统想继承了罗斯福总统一九四五年遗下的外交政策。英国那群克林顿总统的死敌们十分清楚这一点,此即为什么他们痛恨克林顿已到了务必除之而后快的地步!为什么美国的记者和编辑们竟然愚蠢到面对如此显而易见的事实却视而不见的地步呢?

为何有人想象俄国总统叶尔钦会如此高兴?是否有人认为俄国总统叶尔钦会愚蠢到把波斯尼亚和北大西洋公约组织当成他自家的私事?当叶尔钦总统回去时莫斯科可会有人狡诈地挑衅着说: 「那么,伯利斯﹒尼古拉叶维奇,您与美国总统会见后带了什么回来? 他是否承认我们对波斯尼亚和北大西洋公约组织的要求? 」叶尔钦总统会说这些已经不再重要了。他带回的是货真价实的好消息: 「俄美已成了伙伴。我们要以伙伴`关系来处理问题了。」

根本问题在于美国是否要与灿若群星之列强诸如俄国、法国、和德国等形成伙伴关系。克林顿的作法是将北大西洋公约组织和波斯尼亚化为两个名存实亡的问题。而实际上却聚焦于复兴罗斯福总统企图建立的那种极端重要的美俄伙伴关
系。

考虑到克林顿总统其它的一些「最高级」外交手腕,他会惟恐自己与叶尔钦的这种独特的讨论将使中国元首江泽民生疑。今天美国采取的正是福兰克林﹒罗斯福一直奉行到去世前一秒钟的「一个中国」之政策。它与不列颠专制君主、亨利﹒基辛格「乔治一麦克功勋爵士」 (KCMG)和撒彻尔夫人的政治麻脸公牛乔治﹒布什正好相反!

细想这预先商定的海德公园方式,首先,应归功于叶尔钦总统与法国总统希拉克的预谈助以与德国总理科尔之间的电话讨论。其次,给不列颠一个机会去让她知道新的已定安排,然后是日本上。

历史意义何在?在既对过去也对未来美国与法一德俄一中一日以及欧亚轴心国经济的发展。回想一下一八九〇年代法国的汉诺陶(Gabriel Hanotaux) ,德国的西门子(Wilhelm Siemens)和何菲里奇(Karl Helfferich)以及俄国维特伯爵(Sergei Witte) ,之建筑一条横贯欧亚的铁路发展走廊,一条始于大西洋东岸法国的布勒斯特(Brest)止于太平洋和印度洋之溃,其中包括连接日本本岛的直达铁路。

克林顿总统干了些什么呢?他正在为架设一座从今天的危机通向明天的经济复苏的大桥而一块一块地铺垫基石,发展经济伙伴关系是通向未来全球和平与安全的好迹象。法、德、俄、中、日之间的伙伴关系不是一个阀门俱乐部而是一种为了必须的经济合作措施而由核心骨干发起的必不可少的组织,如果任何圆家有能力勇敢地面对早已迫在眉随和即将横扫一切的全球性货币金融总崩溃的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