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end by email

You are missing some Flash content that should appear here! Perhaps your browser cannot display it, or maybe it did not initialize correctly.

Download

西班牙巴伦西亚(Valencia)的阿布 - 哈桑伊本•朱巴尔(Abul-Hasan Ibn Jubayr)是
著名的安达卢西亚阿拉伯地理学家、诗人和旅行家于公元1184年造访了阿勒颇,

“阿勒颇与永恒一样古老,但是还是很年轻,从来不曾停止成长。阿勒颇的白天和
夜晚都很长;统治者和普通人在这里都有一席之地。这里有许多房子和住宅,但是
之前的居民和访客又到哪里了呢?这里有宫殿和法院,但是汉达尼德(Hamdanid公国,
以阿勒颇为都之后进入黄金时代)的王子和诗人又到哪里了呢?他们都已辞世,但是
城市仍然屹立在此。这是奇迹之城!不会轻易消失。国王倒下了,消失了,却不是
因为人为命令而毁灭。愿上帝保佑阿勒颇,这是伟大的知名城市...值得特别崇敬。

自2011年以来,叙利亚被奥巴马政府和目前的大英帝国区域代理人沙特阿拉伯、土
耳其和卡塔尔摧毁,目的只是为了资助、武装和保护伊斯兰恐怖分子和塔克菲里
(Takfiri)集团(ISIS为其中一支)。他们以种族和宗教冲突在全国各地肆虐,摧毁
其古老及多样化的社会和文化结构。国家、政府军和政府机构不惜付出极高的代价
不断反抗。

20万至40万人在这场浩劫中丧生,伤者不计其数。许多平民因为战斗或西方对叙利
亚实施经济制裁,在缺乏药品、清洁用水或食物中死亡。

重建叙利亚对解决该区无所不在的难民造成的危机至关重要。联合国难民署 (UNHCR)估
计,2016年6月2日前,叙利亚邻国土耳其、约旦、伊拉克、黎巴嫩和埃及的叙利亚
难民就有4,843,000名。 截至2015年12月,有640万叙利亚人在其国内流离失所,也
就是在自己国家生活得像难民,许多人都是在政府军控制区寻求安全的生活。大多
数房屋都全毁或部分受到破坏,人们因此无法返回居住的城镇和村庄。水、电和运
输基础设施同样不能幸免于战斗之外。自2012年起,该国许多地方的农业和制造业都
停滞了。

在伊本•朱拜尔(Ibn Jubayr,1145~1217,西班牙的阿拉伯人,为穆斯林旅行家)时
代之前、之后、直到这一刻,阿勒颇目睹了许多伟大和衰落的时刻,历经大规模的
生存危机和社会动乱,又像凤凰一样再次崛起。叙利亚人民和政府面对该国历史上
最严重的危机,仍然保持着同样不屈不挠的精神。

2015年11月,席勒学会和叙利亚 - 瑞典民主委员会代表团前往大马士革,提供饱受
战争蹂躏国家的人道主义援助,更重要的是,就此向叙利亚政府最高层提出席勒学
会重建叙利亚的凤凰计画。一年前,叙利亚官员曾就席勒学会该项计画的看法,与
同一代表团接触。

过去两年的某些发展证明,席勒学会实质的介入是正确的。金砖国家为了改变世界
秩序的衰退和毁坏,在2014年介入,是刺激叙利亚人民遵循这一计划的主要动力。
但是,2015年9月俄罗斯直接出兵支持叙利亚军队和人民,已经为该国和整个地区
创造了全新的政治和战略拼图,如果一切顺利,此举将引导叙利亚和所有西南亚和
平,如果被大西洋两岸和北约封锁,可能导致全球战争,甚至热核对抗。

除了俄罗斯军事干预,经济方面,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访问埃及、沙特阿拉伯和伊
朗,将新丝绸之路带到西南亚和阿拉伯世界,为和平发展开启重大的新局。中俄政
府官员访问叙利亚,表示表达协助重建的意愿。2016年4月叙利亚投资局(SIA)宣
布,2016年稍晚时将与金砖国家召开重建会议。

2014年11月席勒学会和全球策略信息编制“新丝绸之路成为世界大陆桥”的特别报
导,预测了相关发展。该报导已于2015年9月翻译成中文,最近翻译成当地多数国家
使用的阿拉伯语。报导中提出一项当地极为现实和立即需要实现的愿景,也就是通
过贸易和发展走廊连接各大洲和各国,是历史上最大的和平发展计画。新丝绸之路
的延伸是该地区稳定发展的关键。叙利亚将会成为这项延伸不可或缺的一部分,双
方都从中受益,并有助于进一步发展。

凤凰计划:

凤凰计画包括两个主要部分:1.如何资助重建,以及2.叙利亚如何从连接新丝绸之
路中获益。

I. 资助重建叙利亚

结合美国建国初期由国家做保的汉弥尔顿信贷概念,建立国家重建银行、国外出口
信贷和直接投资,例如金砖国家的新开发银行或亚洲基础设施投资银行。凤凰计划
建议,叙利亚可以规划并资助全面的重建发展计画,包括住房紧急方案,为数百万
返乡的难民提供住房、学校,和已经被战争摧毁的医院。这项计画将雇用所有可用
的劳动力,并运用所有可用的工具和材料。

叙利亚许多农、工业生产设施受到攻击和摧毁,亟需重建。重建叙利亚的医药和石
化工业在战略上具有急迫的重要性。国家重建银行可以提供资金调动失业人口建立
临时工作大队,并以陆军工程兵团为核心。除了建设所需设施,还将培训失业者从
事高技能工作。叙利亚曾经开发先进的航空电子、电机和机械制造领域的技术,以
及高级化学工业,都具有极高的发展潜力。

叙利亚的国家运输系统,包括高速铁路在内的路线也必须升级,适应来自地中海、
印度洋、红海、里海和黑海的横贯大陆路线。这正是巴沙尔•阿萨德总统在2009年
内战爆发前宣布的“五海战略”愿景。

新丝绸之路战略不仅包括运输,还包括东西向和南北向两条国际发展走廊,为叙利
亚的古老十字路口地位带来长期的活力和增长。除了铁路外,这些发展走廊还包括
管线、水利工程、工业区、先进农业和新城市。最高层级的技术,包括核电用于海
水淡化和大气电离用于增强降雨量,为沙漠绿化、减少沙尘暴的影响以及回收广阔
的沙漠地区进行农业和定居提供极大的机会。与邻国合作则可以充分开发并利用有
限的资源。

II. 叙利亚与新丝绸之路

叙利亚位于亚、欧、非三大洲的十字路口,具有极佳的地理位置,同时连结诸多重
要水域的贸易路线也经过此处。 因此,可以连接亚欧非大陆桥与新丝绸之路的经济
带,还可以接上海上丝绸之路。

1)新丝绸之路的其中一条主要路线是从中国穿过中亚和伊朗,进入土耳其和欧洲大
陆。伊朗的部分预计向东延伸到伊拉克,再沿着底格里斯河和幼发拉底河进入叙利
亚。幼发拉底河的支流也可以透过波斯湾的港口连接到海上丝绸之路,包括伊拉克
南部的巴士拉(Basra)港,和往西北方进入代尔祖尔(Deir Ez-zur)、拉卡(Raqqa)和
古代贸易城市阿勒颇。目前伊拉克沿着幼发拉底河有一条铁路,叙利亚则有一条铁
路从阿勒颇往东南延伸到幼发拉底河上的代尔祖尔城,距伊拉克边境的阿布凯玛勒
(Abu Kamal)约150公里。这是通过巴格达和德黑兰到中亚和中国的新丝绸之路东西
主干线的主要连接点之一。

旧丝绸之路沿着幼发拉底河从波斯湾的巴士拉港抵达叙利亚,其中有一条铁路通过
土耳其连结欧洲。这条路线能够振兴拉卡和阿勒颇已遭破坏的工业区。与伊拉克合
作沿着幼发拉底河建造的铁路,兴建从波斯湾、阿拉伯海和印度洋延伸到东地中海
和南欧的发展走廊,是迈向区域整合的一大步。

叙利亚一旦兴建铁路连接德黑兰,就进入里海地区了,下一步就是“五海战略”。
通过俄罗斯的圣彼得堡到波斯湾口岸伊朗附近的阿巴斯港(Bandar Abbas)以及阿拉
伯海沿岸的查巴哈尔(Chabahar)港形成所谓的北南走廊,则里海上可以行船,东、
西两岸则可以兴建铁路。这些都可以连到叙利亚。

像旧丝绸之路的所有这些贸易路线,都预计进入叙利亚到达阿勒颇。从这个城市,
兴建东南-西北向的“幼发拉底”发展走廊,将转向西南进入残破的伊德利卜(Idlib)地
区,然后继续往前到地中海尚需扩大的拉塔基亚(Latakia)港。

打开东西向旧丝绸之路的另一个步骤,是建设一条从代尔祖尔(Deir Ezzor)往西南
到巴尔米拉(Palmyra)的200公里长铁路,这是传说中,每年战争之前举行丝绸之路
节的丝路之城。这一段缺少的环节将使铁路得以经过德黑兰和巴格达穿越这些叙利
亚城市,并以同样的方向继续前往大马士革和贝鲁特。

2)更直接的陆路运输走廊则是穿过叙利亚西方重建南北向的古代运输路线,现在称
之为汉志铁路(Hijaz Railway)经过土耳其,往南从阿勒颇到大马士革,继续开往约
旦的安曼。叙利亚与埃及之间计划从开罗向北兴建铁路到亚喀巴湾,穿过西奈半岛
北部到安曼,沿着新苏伊士运河设立巨型工业区。此外,2016年4月埃及和沙特阿拉
伯商定兴建一座陆桥,横跨蒂朗海峡(Tiran Strait)穿过西奈半岛南部,向北越过
苏伊士运河区到开罗。然后,可以将旧汉志铁路重建为高速铁路,从伊斯坦布尔 -
阿勒颇 - 大马士革 - 安曼进入沙特阿拉伯和阿拉伯半岛南端的也门。叙利亚、东
地中海和亚洲将跨越红海通过横跨大陆的陆桥与非洲相连。

1970年代全球策略信息首次刊登林登•拉鲁旭的“中东绿洲计划”,并于1990年第
一次海湾战争修正为土耳其到埃及和非洲的南北发展走廊,穿过大马士革、叙利亚
的戈兰高地,进入以色列和约旦河西岸及加沙的巴勒斯坦领土,接着进入埃及的西
奈。 这才是持久和平进程的正确基础。

3)黑海地区将通过伊斯坦布尔和土耳其黑海南岸的萨姆松(Samsun)港连接到叙利亚。
伊斯坦布尔是新维京铁路线的终点,从波罗的海的立陶宛克莱佩达(Klaipeda)港和
瑞典,往南到叙利亚的贸易路线。俄罗斯和高加索将以同样的方式前往叙利亚和西
南亚。

4)2015年8月埃及新苏伊士运河启用以来,庞大的船只现在可以将中国和印度的货
物经海上丝绸之路运往地中海,而且当地还在持续扩张港口。高速铁路线穿过意大
利和巴尔干向北延伸到中欧。中国正参与规划一条新运河穿越巴尔干地区,从希腊
的塞萨洛尼基(Thessaloniki)沿着发达河(Axios/Vardar)和摩拉瓦河(Morava)到贝
尔格莱德,连接欧洲主要交通干线多瑙河。多瑙河已经从德国莱茵河的密集工业航
运中展开密集的交通运输。如果扩充叙利亚拥有的地中海港口塔尔图斯(Tartus)和
拉塔基亚(Latakia),则这条运河可以从希腊和意大利的港口运送货物、前往叙利亚
旅行。

叙利亚在内战之前并不是富国,但是拥有相对较佳的生活水平、免费教育和保健系
统。 阿勒颇市是9 - 13世纪伊斯兰文艺复兴时期文化、科学中心,现在则是工商业
中心,占全国制造业和非石油出口的30-40%。建造于2000年的谢赫纳贾尔(Sheikh
Najar)工业城位于阿勒颇以北约10公里,配备先进的设备和设施。这个城市和阿勒
颇已经毁于2011年政府军和反对势力之间的冲突 - 现在根本就是座鬼城,却仍然是
叙利亚政府追求工业化进程意图中,一个极佳的例子;因此,必须支持阿勒颇以及该
国其□
L地区继续进行这个进程。

结论

阿勒颇城和地区多元化和多样性的历史、经济、社会和文化特质,使其成为特殊且
迷人的地方。叙利亚的结构是编织犯罪情节的作家,向来承认他们一直想要破坏的
部分。 他们认为,由不同宗教、种族和部落群体组成的国家不能共存、发展;伊斯
兰教和基督教之间,或中国和西方之间不同的文化不可能对话。但是,像伊拉克和
叙利亚这样丰富多彩的国家,正好证明他们主张的谬误。因此,他们不得不直接以
武力,迫使这些国家进入混乱的解构,使得野蛮的努斯拉阵线(Al-Nusra Front,又
名征服沙姆阵线,联合国认定为恐怖组织)和所谓的伊斯兰国家趁势兴起。

阿勒颇另一个令人着迷的部分,是它面对战争和自然或人为灾难时,具有令人难以
置信的恢复力。因此,阿勒颇必须恢复其真正成为普世文化和文明的中心。教科文
组织已经因其杰出的普世价值,将阿勒颇旧城列入世界遗产名录。教科文组织名录
标准(iii)如下:“阿勒颇旧城反映其连续居住者丰富多样的文化。城市的建筑风
貌反映了历史上不同时代留下的影响。罗马的赫梯(Hittite,台湾译作西台)、希
腊、罗马、拜占庭和阿育王朝的结构和元素,都包括在大规模幸存的城堡内。各式
种混合式建筑物,包括伍麦叶(Umayyads)王朝和12世纪重建的大清真寺;12世纪的
马德拉萨•哈拉维耶(Madrasa Halawiye)仍然保有阿勒颇的基督教大教堂遗迹,外
加其他清真寺、伊斯兰教学校、市集和商队的宿店结合在一起,反映了曾经是全人
类最富城市之一的社会、文化和经济方面的特殊性。

阿勒颇和所有叙利亚人民、文化和文物,以独特的方式活生生的见证,不同的人类
文明曾经持续共同生存。世人必须捍卫并维护阿勒颇,当和平的时刻来临,它将成
为文明对话的世界之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