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end by email

拉魯旭: "增長無極限!"

"麻省理工學院的鄧尼斯‧米斗斯(Dennis Meadows)和杰‧佛雷斯特(Jay Forrester)就像他們在一九七二年羅馬俱樂部發表的<<增長極限>>一書一樣﹐說經濟生產過程的本質是熵的。他們的這一論點主要是根據利昂蒂夫(Leontieff)的投入-產出模型建立的。投入-產出模型也為今天的美國國民收入統計系統所用﹐為聯合國和大多數國家所用﹐以衡量國民經濟中的國內總產值。這種風靡全球的國民收入統計方法在很多關鍵之點上是根本錯誤的。<<增長極限>>犯下的最嚴重的錯誤﹐是使用今天所說的系統分析方法﹐即用線性方程系統來描述一個經濟過程中的投入-產出關係。這類線性方程武斷地假定﹐在把這些線性方程結果輸入計算機的那一時刻﹐技術的發展突然中斷並完全停止。還應該看到﹐米斗斯和佛雷斯特在他們的計算中任意地加上自然資源的估計數﹐這些估計不僅看起來很令人悲觀﹐而且他們是故意這樣騙人。在這兩種米斗斯和佛雷斯特所玩弄的騙局中﹐最嚴重的是他們使用線性不等式系統方法﹐即所謂系統分析方法。

"更惡劣的是﹐這本騙人的書往往被當作經典﹐用來宣揚技術進步必須停止的觀點。該書在使用系統分析方法論證技術進步不應出現之後﹐又主張必須防止這一不應出現的技術進步真正出現。在<<增長極限>>一書中﹐他們一方面證明瞭技術進步的停滯將帶來全球的災難﹐另一方面﹐他們又得出結論說這種技術進步必須終止。這無疑是說﹐因為停止吃飯導致人們死亡﹐人們必須停止吃飯。也許在米斗斯和佛雷斯特及其走卒看來﹐寧願人類消亡﹐也不願承認其系統分析方法所固有的無能。

"本書作者及其同事對此的抨擊﹐迫使包括羅馬俱樂部主要決策人在內的新馬爾薩斯主義分子修改了他們的論點。本書作者發表了大量有關相對潛在人口密度的著述﹐這些著述使羅馬俱樂部的決策人極為尷尬﹐他們不再強調米斗斯和佛雷斯特的增長極限主義﹐轉而接受十八世紀重農主義的衣缽﹐堅持說現有人口規模已經超過了地球上可居住土地的承受能力。他們的論點就是﹕整個宇宙是由熵的規律決定的﹐人類的繼續存在將使宇宙加快達到其不可避免的“熱-死”狀態。換句話說﹐如果人類通過技術進步來維持或增加現有人口規模﹐將加快人類消耗自然資源的速度﹐從而加快有限能源的枯竭﹔人類對能源的消費已經達到或超過了大自然的提供能力。因此﹐既然我們要接受木柴﹑石油和煤資源缺乏的報告﹐那麼我們就必須關掉核電站﹐停止發展商用聚變能。新馬爾薩斯主義分子都是非理性的﹐並且一直都處於這種病態的非理性之中。" (見 “绿色能源的騙局”)

 引述《你想真正掌握經濟學嗎?》雜誌


有极限的生物系统 (熵性) vs 人類特有的反熵性

 

能量流通密度: 燃料/相應的重量


視頻 (英文).

 


 

Download Video/移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