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inter-friendly versionSend by email

 

黑爾佳•策普•拉魯旭為二十國集團智庫(T20)會議演說:“新絲綢之路成為世界絲綢之路” 

席勒學會創始人和董事長黑爾佳•策普•拉魯旭,7月29日在北京“二十國集團智庫(T20)會議”發表演說。大會由中國三大智庫共同籌辦,分別是中國社會科學院(CASS)世界經濟與政治研究所(IWEP)、上海國際問題研究院(SIIS),以及中國人民大學重陽金融研究院(RDCY),另外還有500位智囊團專家、政治家和來自25國的國際組織代表參與,以期向G20成員國的國家元首和政府首腦提出建議。策普 - 拉魯旭女士在兩天會議的第一場大會演說“全球治理:系統改善和能力重建。”

 

雖然20國集團代表地球上的工業國家和新興國家的最有力組合,但是目前並沒有其他機構發表文明面臨的生存挑戰和實施解決方案。大多數國家的人口都已被可怕的危機吞沒、國際恐怖主義失控威脅;數百萬人遷移,試圖逃離戰爭、飢餓和死亡;難民危機已經動搖歐盟的基礎;許多國家崛起反體制政黨;英國脫歐則是對歐盟潛在解體的鳴槍示警;富有階級與失去應有地位的中產階級或貧困階層之間的差距日益擴大;人們的畢生積蓄和對未來的期望受到“非常規貨幣政策”的衝擊;社會對於以債換股及對舊銀行紓困措施的接受度有限:而且,世人日益恐懼世界已進入新冷戰和核重整軍備的漩渦。總之,至少在大西洋兩岸地區人們的信心已日益喪失。

即將召開的G20峰會拒絕承認這種情況;為了隱藏特別是2008年以來,公關說辭背後主導政策的失敗,高峰會沒有利用到來的機會,提出真正解決上述危機的方案,對於億萬人民的生命和幸福的真實歷史將不會有實質效果。

眼前就有立馬可以解決的方案,但是領導機構要修改現行政策,回到以前證明有效的政策,也代表為未來百多年人類物種奠定基礎的新模式。

世界上許多地區已經失去希望,為了全人類更美好未來的希望, G20峰會必須很有遠見的挺身而出,克服上述所提危機提供補救措施,建立更高層次的理性,實現人類的共同目標。

1. 這並不矛盾,其實唯一有遠見的“實用”陳述,就是中國政府已經放在檯面上,並且動工三年的新絲路。截至目前為止,70多個國家以不同層度參與其中的基礎設施和發展項目。中國以聯合計畫的方式創造“雙贏”合作,是唯一有效克服地緣對抗的方法。地緣對抗是20世紀兩次世界大戰和今天全球第三次大戰潛在危機的根本原因,而熱核武器,將是一場殲滅戰。而“雙贏”的觀點也與威斯特伐利亞和約的原則一致:任何成功的和平秩序必須立足於“各方的利益。”

因此,新絲綢之路的概念必須延伸到世界各地作為“世界絲綢之路” 克服低度開發地區的具體建設。如果G20成員國都莊嚴承諾克服飢餓與貧困,幾年內為每一個人提供乾淨用水,這在技術上是絕對可行的- 這將為世界各地帶來希望和樂觀的革命。

2.為了消除造成西南亞和非洲大量移民,以及招募恐怖分子環境的原因,兩者必須從全面性工業發展的角度來看,不僅要重建飽受戰爭蹂躪的地區,還要規劃基礎設施、工業、農業和教育的綜合計劃,將這個地區的勞動力轉為高生產率地區的勞動力和潛力。

一般情況下,為了對相關國家人民的認知能力產生最佳效果,世界絲綢之路計畫必須定義,世界經濟的生產力才可能增加至極致。因此,重點不僅在於創新,也在理解我們宇宙新物理原理的質的突破。

發展熱核聚變電力的應急計畫就是其中的例子,它將為人類提供能源和安全的原料,以及以和平方式利用核能,通過大量海水淡化、將大氣中的水氣離子化,以及其他技術上的創新形式,開發新的水資源。

國際合作的空間研究、旅遊和定居定義了下一個科學和技術必須突破的方向,也是21世紀未來和平秩序的平臺。最重要的是,這標誌著人類的自我認同將轉變,更認知到人類是宇宙中迄今唯一已知具有創意的物種。

3. 失控的大西洋兩岸金融系統的崩潰,將威脅世界許多地方陷入不堪設想的混亂。2008年金融危機之後出現的”工具箱(tool-box)”金融工具,並不是真正的改革,也已經無用了。隨之而來的量化寬鬆、負利率和直升機撒錢等“非正統貨幣工具”,在很大程度上與預期效果相反。

事實上,美國民主、共和兩黨的競選綱領已經重新引入羅斯福的格拉斯 - 斯蒂格爾銀行業務分離法案,歐洲也有越來越多的國家討論引入格拉斯 - 斯蒂格爾德的標準以減少未來金融系統的風險,這些都為G20峰會為全球接納格拉斯 - 斯蒂格爾法案創造非常有利的條件。

如果G20峰會放上世界絲綢之路的日程,那麼中國夢將成為世界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