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inter-friendly versionSend by email

林登•拉魯旭
1994年6月24日

對各國負責金融以及中央銀行事務的官員而言,目前的情形有些緊急。目前整體的情況證明:無論透過何種方式進行政權的更替,現行的泡沫經濟都將在不久之後全面解體。

對于那些急于在本文尋找答案的財經專家們,我們立刻可以遂其所願。由于這些論述可以幫助他們廓清許多問題,本文井非蒙混人的東西。

關于本文作者

盡管我已不再重復相似警告,我在四十多歲時,就以經濟學家的身份對某些重要事件做過預測。隨著時間的發展,我以拉魯旭-黎曼理論 (LaRouche Riemann Method) 所作地每一件預測,最後都已應驗。為了測驗這項經濟理論的權威性,在此簡要的介紹我過去所作過的幾項預測。

1、在1956年秋末前後,汽車工業的信用過度擴張,我曾在1956年秋季預言美國將出現經濟不景氣。不景氣首先在1957年二月的統計數字中出現倪端,僅接著隨後的幾個月直到 1958年終一連串地不景氣,一直到甘乃迪政府成立為止。

2、在1959-1960年期間,我作了第一個長期預報:在1960年代中期之後,我們將看到一系列財政混亂中的第一個,並導致現存布瑞屯森林(Bretton Woods) 協定的崩潰。我預告在這個崩潰中對那些被稱作發展中國家之掠奪將會增長。布瑞屯森林協定之崩解會在國際經濟關系和美國國內經濟中迅速導致嚴格計量模式之出現。我在 1960 年代至1971 年間對經濟的預測和相關的活動是以上述的判斷為基礎的。第一個主要的財政混亂是 1967 年11月間英鎊的崩潰,隨後是 1968 年1-3月美元的危機。伯列屯森林協定的崩潰開始在1971年8月15日,在 1972 年的阿祖列斯 (Azores) 財政會議上確定。美國政府對1971 年8月情形的立既反映是建立稱作第一階段和第二階段的嚴格計量。

3、在1979 年我競選民主黨總統候選人期間,我曾警告,卡特政府和聯邦儲蓄所作的計量在新任命的聯邦儲蓄主席沃克 (Paul A.Volcker)的領導下將會在1980年代初引發一個毀壞性的蕭條。EIR 雜志以三個月為一期直到1983年所作的預測,乃是任何機構預測中最為準確之預測;事寅上,柴斯(Chase),沃頓(Warton),依文思 (Evans) 和數據源 (Data Resources)這些機构的預測在整個發展趨勢中均顯得不合理。

4、在1983年2月,我在幕后与莫斯科當局接触并鼓勵他們參与里根政府的戰略防御優先計劃時曾警告蘇聯當局:如果放棄參加后來在1983年3月23日宣布的該計劃,則共產經濟所受到的壓力將導致蘇聯經濟在大約五年後崩潰。這個預告在 EIR 1985年 6月號以「全球大攤牌」刊出。蘇聯經濟的崩潰在1989年的下半年發生了。

5、在1984年春,我再次競選民主黨總統候選人提名的期間,我在全國電視的半小時講演和其他場合均警告,美國銀行系統的一大部分:儲蓄貸款及相關部分將會崩潰。

6、在1987年5月,我在 EIR 雜志和其他地方均預測股票市場的崩潰,它在1987年10月 10日發生。這是我對股票市場所作的第一次和唯一的一次預測。

7、在1988年我競選民主黨總統候選人期間,我在全國範圍的半小時電視講話中闡述 :「反彈球現象」是緊跟美國經濟崩解的鑰匙,它將顯示短期上下波動。這種現象一直持續到目前。

8、在1992年我競選民主黨總統侯選人期間,我警告我們已經陷入全球經濟滑坡,我的用詞是「下滑,下滑,下滑」。

以上近四十年的預測記錄表明,在此方面的公開記載上,目前任何活著的經濟學家甚至包括法國著名的諾貝爾獎獲得者毛瑞思.埃拉斯 (Maurice Allais),均無法與之比擬。

拋開上述歷史具體情況不談,我現在告訴你們,就象我在1994年4月對俄國幾個研究院所講的那樣:

目前現存的全球財政和金融系統將在近期內解體。崩潰將發生在這個春天,夏天或者明年秋天;它可能發生在明年;它幾乎肯定會發生在克林頓總統的第一個任期內;它會很快發生。從崩潰導致的解體是不可避免的,原因是除非政府將相關之財政和金融系統置入破產承認的境地,否則無法解決,而政府是不會這樣做的。這是以上八個預測之後的第九個預測。

從1994到今天: 金融体制的解体
作者: Leni Rubinstein (陸淋漓)

在拉魯旭的第九次預言后不到一年的時間,金融市場就開始反映了他所預言的破產-崩潰危機。

1995年的春季爆發了一連串的“金融衍生工具”危機,其中最著名的就是兩百多年的老店,Barings 銀行的倒閉和被兼并。 1995年底拉魯旭發表了他的“三重曲線”,很形象的介紹了標准的潰滅函數,并藉著它們描述了從1971年來世界經濟發生了什么樣的變化。

1997年2月拉魯旭和他的夫人,何爾加·澤普,發布正式的呼吁,要求召開新布瑞屯森林(Bretton Woods)會議。之后不久,1997年的亞洲金融危机爆發了,并迅速轉化成1998年8月的接近毀滅性的世界金融危机。那個危機開始于俄羅斯國家債卷市場(GKO),然后擴展到世界各地,造成一連串避險基金破產,其中最著名的是‘長期資產管理‘(Long-Term Capital Management,LTCM)的破產。LTCM危机震撼了政治和金融世界,美國克林頓政府提出了建立新的金融結构的必要性。1999年的夏天,國際貨幣基金會領導康狄沙(Camdessus)公開承認在1998的8到9月間世界金融系統距离完全凍結僅僅是一線之遙。這正是拉魯旭在他的“第九次預言”里所警告的‘金融系統蒸發將在克林頓總統第二任期結束前發生’的事實應證。

從1998年的秋季到2000年3月 這段期間,世界各國的中央銀行啟動了 “貨幣長城”政策,企圖藉著加速印鈔票來阻止潛伏于一般人目光下的金融崩潰公開爆發。在這期間大量資金注入高科技產業來應對所謂“千年虫(Y2K)”恐慌,制造一個泡沫。拉魯旭更新了他的三重曲線來顯示貨幣總体的供應率正在超越金融整体的增長率。他聲稱:“系統的毀滅已經到達了不穩定的臨界點”。

透過美國前聯儲會主席格林斯潘(Greenspan)的低利率政策,大量不同种類資金不斷的注入房地產業,最終導致了房地產泡沫。這個泡沫在2007年開始爆破,反映了整個銀行系統的崩潰。這個過程導致拉魯旭發出整個金融系統已經完蛋的結論("拉魯旭預測經濟與金融瓦解:現在跟隨他的藥方")。

歷史上兩個瘋狂投機的例子

1.荷蘭鬱金香狂熱

鬱金香在1593年從土耳其引進荷蘭。荷蘭皇家花園的首領克勞瑟斯(Carolus Clusius)從巴斯拜克(Ogier Ghislain de Busbecq)那里收到的禮物便是鬱金香并把它帶回荷蘭。巴斯拜克是哈坡斯堡皇帝克勞塞斯(Hapsburg Emperor Ferdinand I. Clusius)在康斯坦丁堡(Constantinpole)的大使,他在雷登大學 (University of Leiden)的小花園里種了幾株土耳其鬱金香。這幾株鬱金香引起了亞克瑞安.鮑(Dr. Acriaen Pauw)博士的注意,他便開始在海姆斯德 (Heemsted)他自己的地產上种植奧古斯特(Semper Augustus) 鬱金香變种。不久這种外國植物便在荷蘭貴族中興起了狂熱,他們開始購買鬱金香并幻想它們的價值。

歷史學家瓦塞那在1623年寫道,「在這些名貴的花中間,奧古斯特是今年最貴的品种」在瓦塞那杞錄上述情況時,一株奧古斯特的售价是$525(當時荷蘭人的平均年收入是 $79);在1625年 ,一株奧古斯特的售价是 $1,575;到1633年价錢幾呼翻了一倍售价 $2,900。在1637年三棵一株的奧古斯特售價竟達$16.000,比當時阿姆斯特丹最貴的地產還貴三倍。

這些鬱金香的球根從來也沒有被种植過,甚至沒有被買家看見過。買通過合同進行,在鬱金香种植人和幻想的投機者之間的中間人數竟逐漸超過十二人以上。

鬱金香的價格在1636年底至1637年初達到它顫動的頂峰。但到了1637年二月崩潰就發生了。成千上萬的投資者破產,許多中產階級失去了他們終生的積蓄。

2.約翰.勞的密西西比氣泡

在1720年代,現代歷史上最有名的金融氣泡使法國破產。密西西比氣泡是蘇格蘭賭徒約翰.勞(John Law)所建立的,他然後把自己弄到了法國國家總審計官的位置。

在1717年密西西比公司成立,那是剛能成立法國國家銀行一年多的時侯。公司的基礎是法國擁有路易斯安那領地,据說領地可以給法國帶來巨大的財害。公司的股份向公眾出售,据說將得到巨大財富的報償。大規模的公開競爭將路易斯安那描述為堆成山的黃金,白銀 ,鋼和其他財富。更進一步的謠言將印地安人理想化,說他們想用自己的財富交換法國最普通的東西。

然而,所有這些都是謠言,沒有任何收入從密西西比地區進來,只有幻想者的投資和約翰.勞向其他領域的擴展。為了支付他許諾的股份比率約翰.勞需要擴張他的資本和收入支出。約翰.勞逐漸掌握了政府的農業稅收權和獨家法國對外貿易權。盡管法國沒有能力送人口去路易斯安那,法國人在取得新世界財富的時候被印地安人殘殺的不幸消息不斷傳來,公司的股份价格仍不所上漲。

的確,約翰.勞的冒險在法國掀起了一個賭博熱,就象美國現今大規棋的彩卷活動。到1719年十二月,原始价500里銳(Livers)的密西西比股票已經漲到了它原始价格的四十倍。外國人也蜂擁至巴黎進行股票交易,富有的貴族例如約翰.勞的主顧們,賺錢數以百萬計。但是付給賭徒們的錢卻越來越少,因為這些錢不生產任何東西。

當1719年冬天到來時,財富的期待者們開始認識到游戲快要結束了。當他們以股票換取現金,以紙票換取金子的時侯,大規模的崩盤就開始了。最后不僅使從沒有帶回任何財富也沒有生產任何財富的密西西比公司破產而且使法國銀行也破了產。以將為法國帶來巨量財富而聞名的約翰.勞不得不為了自己的生命在 1720年春天逃离法國,那是在法國國家銀行宣布現金支付每人每天不超過十里銳的時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