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end by email

You are missing some Flash content that should appear here! Perhaps your browser cannot display it, or maybe it did not initialize correctly.

Download

鳳凰計畫:永恆的城市阿勒頗

西班牙巴倫西亞(Valencia)的阿布 - 哈桑伊本•朱巴爾(Abul-Hasan Ibn Jubayr)是著名的安達盧西亞阿拉伯地理學家、詩人和旅行家於公元1184年造訪了阿勒頗,

“阿勒頗與永恆一樣古老,但是還是很年輕,從來不曾停止成長。阿勒頗的白天和夜晚都很長;統治者和普通人在這裡都有一席之地。這裡有許多房子和住宅,但是之前的居民和訪客又到哪裡了呢?這裡有宮殿和法院,但是漢達尼德(Hamdanid公國,以阿勒頗為都之後進入黃金時代)的王子和詩人又到哪裡了呢?他們都已辭世,但是城市仍然屹立在此。這是奇蹟之城!不會輕易消失。國王倒下了,消失了,卻不是因為人為命令而毀滅。願上帝保祐阿勒頗,這是偉大的知名城市...值得特別崇敬。

自2011年以來,敘利亞被奧巴馬政府和目前的大英帝國區域代理人沙特阿拉伯、土耳其和卡塔爾摧毀,目的只是為了資助、武裝和保護伊斯蘭恐怖分子和塔克菲里(Takfiri)集團(ISIS為其中一支)。他們以種族和宗教衝突在全國各地肆虐,摧毀其古老及多樣化的社會和文化結構。國家、政府軍和政府機構不惜付出極高的代價不斷反抗。

20萬至40萬人在這場浩劫中喪生,傷者不計其數。許多平民因為戰鬥或西方對敘利亞實施經濟制裁,在缺乏藥品、清潔用水或食物中死亡。

重建敘利亞對解決該區無所不在的難民造成的危機至關重要。聯合國難民署 (UNHCR)估計,2016年6月2日前,敘利亞鄰國土耳其、約旦、伊拉克、黎巴嫩和埃及的敘利亞難民就有4,843,000名。 截至2015年12月,有640萬敘利亞人在其國內流離失所,也就是在自己國家生活得像難民,許多人都是在政府軍控制區尋求安全的生活。大多數房屋都全毀或部分受到破壞,人們因此無法返回居住的城鎮和村莊。水、電和運輸基礎設施同樣不能倖免於戰鬥之外。自2012年起,該國許多地方的農業和製造業都停滯了。

在伊本•朱拜爾(Ibn Jubayr,1145~1217,西班牙的阿拉伯人,為穆斯林旅行家)時代之前、之後、直到這一刻,阿勒頗目睹了許多偉大和衰落的時刻,歷經大規模的生存危機和社會動亂,又像鳳凰一樣再次崛起。敘利亞人民和政府面對該國歷史上最嚴重的危機,仍然保持著同樣不屈不撓的精神。

2015年11月,席勒學會和敘利亞 - 瑞典民主委員會代表團前往大馬士革,提供飽受戰爭蹂躪國家的人道主義援助,更重要的是,就此向敘利亞政府最高層提出席勒學會重建敘利亞的鳳凰計畫。一年前,敘利亞官員曾就席勒學會該項計畫的看法,與同一代表團接觸。

過去兩年的某些發展證明,席勒學會實質的介入是正確的。金磚國家為了改變世界秩序的衰退和毀壞,在2014年介入,是刺激敘利亞人民遵循這一計劃的主要動力。 但是,2015年9月俄羅斯直接出兵支持敘利亞軍隊和人民,已經為該國和整個地區創造了全新的政治和戰略拼圖,如果一切順利,此舉將引導敘利亞和所有西南亞和平,如果被大西洋兩岸和北約封鎖,可能導致全球戰爭,甚至熱核對抗。

除了俄羅斯軍事干預,經濟方面,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訪問埃及、沙特阿拉伯和伊朗,將新絲綢之路帶到西南亞和阿拉伯世界,為和平發展開啟重大的新局。中俄政府官員訪問敘利亞,表示表達協助重建的意願。2016年4月敘利亞投資局(SIA)宣布,2016年稍晚時將與金磚國家召開重建會議。

2014年11月席勒學會和全球策略信息編製“新絲綢之路成為世界大陸橋”的特別報導,預測了相關發展。該報導已於2015年9月翻譯成中文,最近翻譯成當地多數國家使用的阿拉伯語。報導中提出一項當地極為現實和立即需要實現的願景,也就是通過貿易和發展走廊連接各大洲和各國,是歷史上最大的和平發展計畫。新絲綢之路的延伸是該地區穩定發展的關鍵。敘利亞將會成為這項延伸不可或缺的一部分,雙方都從中受益,並有助於進一步發展。

鳳凰計劃:

鳳凰計畫包括兩個主要部分:1.如何資助重建,以及2.敘利亞如何從連接新絲綢之路中獲益。

I. 資助重建敘利亞

結合美國建國初期由國家做保的漢彌爾頓信貸概念,建立國家重建銀行、國外出口信貸和直接投資,例如金磚國家的新開發銀行或亞洲基礎設施投資銀行。鳳凰計劃建議,敘利亞可以規劃並資助全面的重建發展計畫,包括住房緊急方案,為數百萬返鄉的難民提供住房、學校,和已經被戰爭摧毀的醫院。這項計畫將雇用所有可用的勞動力,並運用所有可用的工具和材料。

敘利亞許多農、工業生產設施受到攻擊和摧毀,亟需重建。重建敘利亞的醫藥和石化工業在戰略上具有急迫的重要性。國家重建銀行可以提供資金調動失業人口建立臨時工作大隊,並以陸軍工程兵團為核心。除了建設所需設施,還將培訓失業者從事高技能工作。敘利亞曾經開發先進的航空電子、電機和機械製造領域的技術,以及高級化學工業,都具有極高的發展潛力。

敘利亞的國家運輸系統,包括高速鐵路在內的路線也必須升級,適應來自地中海、印度洋、紅海、里海和黑海的橫貫大陸路線。這正是巴沙爾•阿薩德總統在2009年內戰爆發前宣布的“五海戰略”願景。

新絲綢之路戰略不僅包括運輸,還包括東西向和南北向兩條國際發展走廊,為敘利亞的古老十字路口地位帶來長期的活力和增長。除了鐵路外,這些發展走廊還包括管線、水利工程、工業區、先進農業和新城市。最高層級的技術,包括核電用於海水淡化和大氣電離用於增強降雨量,為沙漠綠化、減少沙塵暴的影響以及回收廣闊的沙漠地區進行農業和定居提供極大的機會。與鄰國合作則可以充分開發並利用有限的資源。

II. 敘利亞與新絲綢之路

敘利亞位於亞、歐、非三大洲的十字路口,具有極佳的地理位置,同時連結諸多重要水域的貿易路線也經過此處。 因此,可以連接亞歐非大陸橋與新絲綢之路的經濟帶,還可以接上海上絲綢之路。

1)新絲綢之路的其中一條主要路線是從中國穿過中亞和伊朗,進入土耳其和歐洲大陸。伊朗的部分預計向東延伸到伊拉克,再沿著底格里斯河和幼發拉底河進入敘利亞。幼發拉底河的支流也可以透過波斯灣的港口連接到海上絲綢之路,包括伊拉克南部的巴士拉(Basra)港,和往西北方進入代爾祖爾(Deir Ez-zur)、拉卡(Raqqa)和古代貿易城市阿勒頗。目前伊拉克沿著幼發拉底河有一條鐵路,敘利亞則有一條鐵路從阿勒頗往東南延伸到幼發拉底河上的代爾祖爾城,距伊拉克邊境的阿布凱瑪勒(Abu Kamal)約150公里。這是通過巴格達和德黑蘭到中亞和中國的新絲綢之路東西主幹線的主要連接點之一。

舊絲綢之路沿著幼發拉底河從波斯灣的巴士拉港抵達敘利亞,其中有一條鐵路通過土耳其連結歐洲。這條路線能夠振興拉卡和阿勒頗已遭破壞的工業區。與伊拉克合作沿著幼發拉底河建造的鐵路,興建從波斯灣、阿拉伯海和印度洋延伸到東地中海和南歐的發展走廊,是邁向區域整合的一大步。

敘利亞一旦興建鐵路連接德黑蘭,就進入里海地區了,下一步就是“五海戰略”。 通過俄羅斯的聖彼得堡到波斯灣口岸伊朗附近的阿巴斯港(Bandar Abbas)以及阿拉伯海沿岸的查巴哈爾(Chabahar)港形成所謂的北南走廊,則里海上可以行船,東、西兩岸則可以興建鐵路。這些都可以連到敘利亞。

像舊絲綢之路的所有這些貿易路線,都預計進入敘利亞到達阿勒頗。從這個城市,興建東南-西北向的“幼發拉底”發展走廊,將轉向西南進入殘破的伊德利卜(Idlib)地區,然後繼續往前到地中海尚需擴大的拉塔基亞(Latakia)港。

打開東西向舊絲綢之路的另一個步驟,是建設一條從代爾祖爾(Deir Ezzor)往西南到巴爾米拉(Palmyra)的200公里長鐵路,這是傳說中,每年戰爭之前舉行絲綢之路節的絲路之城。這一段缺少的環節將使鐵路得以經過德黑蘭和巴格達穿越這些敘利亞城市,並以同樣的方向繼續前往大馬士革和貝魯特。

2)更直接的陸路運輸走廊則是穿過敘利亞西方重建南北向的古代運輸路線,現在稱之為漢志鐵路(Hijaz Railway)經過土耳其,往南從阿勒頗到大馬士革,繼續開往約旦的安曼。敘利亞與埃及之間計劃從開羅向北興建鐵路到亞喀巴灣,穿過西奈半島北部到安曼,沿著新蘇伊士運河設立巨型工業區。此外,2016年4月埃及和沙特阿拉伯商定興建一座陸橋,橫跨蒂朗海峽(Tiran Strait)穿過西奈半島南部,向北越過蘇伊士運河區到開羅。然後,可以將舊漢志鐵路重建為高速鐵路,從伊斯坦布爾 - 阿勒頗 - 大馬士革 - 安曼進入沙特阿拉伯和阿拉伯半島南端的也門。敘利亞、東地中海和亞洲將跨越紅海通過橫跨大陸的陸橋與非洲相連。

1970年代全球策略信息首次刊登林登•拉魯旭的“中東綠洲計劃”,並於1990年第一次海灣戰爭修正為土耳其到埃及和非洲的南北發展走廊,穿過大馬士革、敘利亞的戈蘭高地,進入以色列和約旦河西岸及加沙的巴勒斯坦領土,接著進入埃及的西奈。 這才是持久和平進程的正確基礎。

3)黑海地區將通過伊斯坦布爾和土耳其黑海南岸的薩姆松(Samsun)港連接到敘利亞。伊斯坦布爾是新維京鐵路線的終點,從波羅的海的立陶宛克萊佩達(Klaipeda)港和瑞典,往南到敘利亞的貿易路線。俄羅斯和高加索將以同樣的方式前往敘利亞和西南亞。

4)2015年8月埃及新蘇伊士運河啟用以來,龐大的船隻現在可以將中國和印度的貨物經海上絲綢之路運往地中海,而且當地還在持續擴張港口。高速鐵路線穿過意大利和巴爾幹向北延伸到中歐。中國正參與規劃一條新運河穿越巴爾幹地區,從希臘的塞薩洛尼基(Thessaloniki)沿著發達河(Axios/Vardar)和摩拉瓦河(Morava)到貝爾格萊德,連接歐洲主要交通幹線多瑙河。多瑙河已經從德國萊茵河的密集工業航運中展開密集的交通運輸。如果擴充敘利亞擁有的地中海港口塔爾圖斯(Tartus)和拉塔基亞(Latakia),則這條運河可以從希臘和意大利的港口運送貨物、前往敘利亞旅行。

敘利亞在內戰之前並不是富國,但是擁有相對較佳的生活水平、免費教育和保健系統。 阿勒頗市是9 - 13世紀伊斯蘭文藝復興時期文化、科學中心,現在則是工商業中心,占全國製造業和非石油出口的30-40%。建造於2000年的謝赫納賈爾(Sheikh Najar)工業城位於阿勒頗以北約10公里,配備先進的設備和設施。這個城市和阿勒頗已經毀於2011年政府軍和反對勢力之間的衝突 - 現在根本就是座鬼城,卻仍然是敘利亞政府追求工業化進程意圖中,一個極佳的例子;因此,必須支持阿勒頗以及該國其他地區繼續進行這個進程。

結論

阿勒頗城和地區多元化和多樣性的歷史、經濟、社會和文化特質,使其成為特殊且迷人的地方。敘利亞的結構是編織犯罪情節的作家,向來承認他們一直想要破壞的部分。 他們認為,由不同宗教、種族和部落群體組成的國家不能共存、發展;伊斯蘭教和基督教之間,或中國和西方之間不同的文化不可能對話。但是,像伊拉克和敘利亞這樣豐富多彩的國家,正好證明他們主張的謬誤。因此,他們不得不直接以武力,迫使這些國家進入混亂的解構,使得野蠻的努斯拉陣線(Al-Nusra Front,又名征服沙姆陣線,聯合國認定為恐怖組織)和所謂的伊斯蘭國家趁勢興起。

阿勒頗另一個令人著迷的部分,是它面對戰爭和自然或人為災難時,具有令人難以置信的恢復力。因此,阿勒頗必須恢復其真正成為普世文化和文明的中心。教科文組織已經因其傑出的普世價值,將阿勒頗舊城列入世界遺產名錄。教科文組織名錄標準(iii)如下:“阿勒頗舊城反映其連續居住者豐富多樣的文化。城市的建築風貌反映了歷史上不同時代留下的影響。羅馬的赫梯(Hittite,台灣譯作西台)、希臘、羅馬、拜占庭和阿育王朝的結構和元素,都包括在大規模倖存的城堡內。各式種混合式建築物,包括伍麥葉(Umayyads)王朝和12世紀重建的大清真寺;12世紀的馬德拉薩•哈拉維耶(Madrasa Halawiye)仍然保有阿勒頗的基督教大教堂遺跡,外加其他清真寺、伊斯蘭教學校、市集和商隊的宿店結合在一起,反映了曾經是全人類最富城市之一的社會、文化和經濟方面的特殊性。

阿勒頗和所有敘利亞人民、文化和文物,以獨特的方式活生生的見證,不同的人類文明曾經持續共同生存。世人必須捍衛並維護阿勒頗,當和平的時刻來臨,它將成為文明對話的世界之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