拉魯旭組織: 關於我們

拉魯旭組織(TLO)的唯一目的是傳播拉魯旭的思想以及他一生的作品,他的分析性和科學性思考方法,實現他為人類當前面臨的危機提供解決方案。

林登·拉魯旭(Lyndon LaRouche,1922-2019),又稱拉魯旭,因為下列事件而聲名大噪。1971年8月15日尼克松總統在以浮動匯率取代固定匯率,並將美元與黃金標準脫鉤的致命行動,從而結束布雷頓森林體系1,拉魯旭確認此舉必然會導致金融體系崩潰、新的法西斯主義,最終引發戰爭的危險。1973年起,他發現當時的貨幣政策及其相關緊縮政策會降低各大洲所謂發展中國家幾代人的免疫系統衝擊,帶來舊病復發的危險,及出現廣泛蔓延的新型流行病等。無望破產的大西洋兩岸金融體系的現狀(自2008年以來,中央銀行一直透過大量的「量化寬鬆」措施處於這種狀態),Covid-19大流行的現實,新型全球性大流行病迫在眉睫的危險,以及未來一年威脅2.7億人的大飢荒,都一再證明拉魯旭的預言絕對正確。

因此,TLO認為其任務是在國內和國際實施補救措施,這是拉魯旭生前提倡,如今已由他的遺孀黑爾佳・策普・拉魯旭(Helga Zepp-LaRouche),也是他長達半個世紀最親密的政治夥伴一肩挑起。美國必須回歸漢密爾頓 2建立的美國經濟體系,透過發展實體經濟創造共同利益。亨利·克雷 3,李斯特  4,馬修亨利5和亨利·凱里 6延續了這一傳統,羅斯福 7及協助美國度過大蕭條的新政 8也使這一傳統得以復興。

TLO將大力推展拉魯旭畢生奉獻的想法,結合美國與其他工業國家,以先進技術克服所謂的發展中地區的低度開發和貧困。這項經濟政策符合FDR當初設立布雷頓森林體系提高全人類生活水平的初衷,是持久和平唯一可行的先決條件-這項政策卻因羅斯福過早去世而從未實現。

我們本著這種精神說:和平的新名字是發展!

許多美國人最近遠離拉魯旭觀點和方法論的中心宗旨,直到「在美國國內贏得更重要的戰鬥之後」才對此類國際事務不予理會。 但是,除了拉魯修提供的解方外,包括捍衛美國憲法和總統的激烈爭論的戰鬥都永遠無法勝利:基於「我們本性中更美好的天使」, 美國將發揮主導作用,在國際鬥爭中打敗國際敵人。

這就是我們。

美國必須基於各國的完整主權和接受社會制度差異的原則,參與建立國際關係的新範式,一齊努力實現人類的共同利益。約翰·昆西·亞當斯  9外交政策的原則就是採用這種方法的先例:「她(美國)不會出國尋找要消滅的怪物。」 但是,美國應該尋求與俄羅斯、中國、印度等其他大國的伙伴關係,克服當今以大英帝國為中心的各種帝國危險。

當今的問題千絲萬縷,只有世界上兩個最大的經濟體-中國和美國之間的密切合作,才能解決。 中國的「一帶一路」倡議仍然與所有國家公開合作,美國應立即接受。

美國外交政策應致力於為人類創造一個嶄新的、美麗世代,TLO完全受到拉魯旭生命最後五十年的智慧以及他對地球的下一個五十年願景的啟發。展望下一個五十年人類的未來,不是指當前的產能,而是未來釋放全球每個人的創造力的潛能。這需要所有工業強國復興其最佳古典文化傳統後,同心齊力幫助尚未透過工業化和現代農業發展,實現其潛力的非洲、亞洲、中南美洲國家以及歐美國家投入,進行最佳的發展。拉魯旭堅信,創造古典音樂之美的貝多芬 10,以及提升人類形象的莎士比亞  11和席勒12之類的偉大詩人,可以協助人類擺脫當前的深刻文明危機。

拉魯旭在「美蘇協議備忘錄草案」中提出的原則在1984年作為共同實施戰略防禦計畫13(SDI)的合作平台至今仍然有效。 他在文件中題為「和平總則」的第1條中說道:

持久和平的政治基礎必須是:a)每個民族國家無條件擁有主權,以及b)主權民族國家之間合作,參與技術進步利益的無限機會,從而實現相互之間每個人的利益。

當前持久和平政策的關鍵特徵是,主導的大國與相對從屬的所謂「發展中國家」之間的貨幣、經濟和政治關係產生深刻變化。 除非逐步糾正現代殖民主義不平等的遺緒,否則地球就不可能有持久和平。

只要美國、俄羅斯、中國、印度和其他國家認識到全球勞動生產力的發展符合強權和加入他們的側翼至關重要的戰略利益,一定會在某種程度上朝共同利益的方式為之。這是在這些大國之間促進持久和平必不可少的政治和經濟政策的核心。

增加勞動生產率要在所有生產領域,以相對先進的速度,投資於資本財的技術進步形式。未來的時代,人類必須依靠三大類科學技術進步:

1.非常高的能通量密度,受控的熱核等離子體,特徵是熔合能生產的「商業化」發展,是人類在地球以及探索附近空間進而殖民的新興主要能源,

2.當前的航天國家之間進行探索並殖民太空的國際合作,以及其他希望參與發現宇宙秘密以及未來對月球、火星和其他行星進行地球化的國家,和

3. 在生物物理學中的研究和應用以及對生命原理的探究。

Covid-19大流行病和已經威脅人類新的大流行病,已經明確表明,沒有本地或區域性疾病的防護措施:每個國家都應擁有現代化的衛生系統。通過參與創建必要基礎設施的系統,美國可以開始向發展中國家提供越來越多的高科技資本財,並以此提高我們生產最先進資本財的營業額增長率。

拋開此類出口為美國帶來利潤增多的問題,作為這種營業額增加的副產品,提高技術的速度以質的方式增加,將完全重建美國經濟。以上提到的所有類別實際上都會為自己帶來回報,因為回歸漢密爾頓信用體系提供的信用為未來的生產提供資金,將在充分就業的情況下提高整體經濟的生產率。美國經濟體系的特點是,增加實體經濟和技術價值所產生的稅收總是大於為投資提供的初始信貸。

所有這些都需要大西洋兩岸金融體系立即進行破產重整,倫敦金融城和華爾街不惜以數十億人的生命為代價,試圖維護和捍衛將近2兆美元的投機泡沫。(參閱拉魯旭的四項法則)。

當我們回歸美國獨立宣言和憲法原則時,美國將擁有光明的未來。美國的特徵必須是共和國體制,而不是與帝國抗爭並贏得獨立戰爭的同一帝國次級夥伴。現在該是美國恢復為世界的善良力量,再次成為希望的燈塔和自由殿堂的時候了。在現今全球困難得時刻,拉魯旭的思想將激勵世人,使這一驕傲的傳統復興,邁向人類真正的未來文明。

2020年12月


 

  1. Bretton Woods System,指二次世界大戰後以美元為中心的國際貨幣體系協定。
  2. Alexander Hamilton,1755或1757-1804,美國開國元勳、經濟學家、政治哲學家、美國憲法起草人之一、第一任美國財政部長,是美國憲法重要的解釋者和推動者,也是國家金融體系、聯邦黨、美國海岸防衛隊和紐約郵報的創始人。
  3. Henry Clay,1777-1852,美國參眾兩院歷史上最重要的政治家與演說家,輝格黨的創立者和領導人。美國經濟現代化的倡導者。他因善於調解衝突的南北方關於奴隸制的矛盾,維護了聯邦的穩定而被稱為「偉大的調解者」。
  4. Friedrich List,1789-1846,德國經濟學家,為經濟歷史學派的先驅,思想亦被視為建立歐洲經濟共同體的理論基礎。
  5. Mathew Carey ,1730-1859 圖書出版商和亨利·凱里之父。 他是本傑明·富蘭克林的密切合作者。
  6. Henry C. Carey,1793-1879,美國經濟學家和社會學家,一般認為是美國經濟學院的創始人;認為一個國家工業發展初期,必須展開貿易保護。
  7. Franklin Delano Roosevelt,1882-1945,簡稱FDR, 第32任美國總統,是美國1920至1930年代經濟危機和第二次世界大戰的中心人物之一。
  8. New Deal,指1933年羅斯福就任美國總統後實行的一系列經濟政策,核心是三個R:救濟(Relief)、復興(Recovery)和改革(Reform),因此有時亦稱R新政。
  9. John Quincy Adams,1767-1848,美國政治家,擔任過外交官,參議員、眾議院議員和美國第六任總統,是美國歷史上唯一一位卸任後加入眾議院的美國總統。
  10. Ludwig van Beethoven,1770-1827,德意志作曲家、鋼琴演奏家,上承古典樂派傳統,下啟浪漫樂派風格與精神,在音樂史上占有非常重要的地位,是歷史上最具影響力和最受歡迎的鋼琴作曲家,對音樂發展有深遠影響,被尊為「樂聖」。
  11. William Shakespeare,1564-1616;英國文學史上最傑出的戲劇家,也是西方文藝史上最傑出的作家,全世界最卓越的文學家。
  12. Johann Christoph Friedrich von Schiller,1759-1805,神聖羅馬帝國十八世紀著名詩人、哲學家、歷史學家和劇作家,德國啟蒙文學代表人物,德國文學史上著名「狂飆突進運動」代表人物,也被公認為德意志文學史上地位僅次於歌德的偉大作家。
  13. SDI,Strategic Defense Initiative,又譯星際大戰計畫,美國的太空防禦飛彈計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