來自第四小組農民討論

Print This Post

[2020年4月25日網上席勒學會會議 – 美國中美論譠社, 張文基 翻譯]

羅伯特·貝克,席勒學會農業共同聯絡人: 我要感謝席勒學會和赫爾加·拉魯什給我們這個機會討論這一非常重要的情況。世界現在面臨著歷史上最大的糧食危機。這包括美國。六個月前我們在那裡? 在歐洲,成千上萬的農民駕着拖拉機並排游行在柏林、巴黎、馬德里的街道上;幾個月來,他們封鎖了歐洲城市和數百英里的高速公路。去年,在美國,數百名農民離開牧場和田地,到農業带參加群眾集會。為什麼? 金融經濟體系已經變得如此糟糕,他們為了生產糧食的權利而示威。世界其他地區也是如此,從南非、南美洲到中東的人們都走上街頭。他們吃不起! 在非洲,整個大陸幾乎有一半人不得不依賴糧食進口,而用正確的技術,它可以養活整個世界。

所以,我們已經知道我們需要一個新的系統。然後,砰! 新的病毒擊中了。現在,我們絕對要用一個新的生產體系來取代這個已經崩潰的邪惡,華爾街,倫敦金融城的投機體系。農民在這方面可以發揮特殊的作用,因為他們有作為糧食生產者的權威。食物是一種道德權利。我為今天在座的六位農業領袖團隊而感到自豪,他們為此挺身而出。他們與世界各地的農民站在一起,但也與需要糧食的城市聯合起來。現在,在危機之後,我們正在協助一個主權國家體系的重生,每個體系都有自己的自給自足的糧食供應,因此,沒有任何國際銀行或公司壟斷會再次掠奪糧食生產者和勞動人民。這是真正的利益和諧,就像亞伯拉罕·林肯的經濟顧問亨利·凱里呼籲的。

現在,你會聽到來自美國各地的聲音:中西部,來自印第安那州,密蘇里州和堪薩斯州,在密西西比河流域;從高平原,蒙大拿州和科羅拉多州;和從加利福尼亞。我自己來自愛荷華州,我全家大多數人在那裡種植玉米、大豆、養牛和豬。在每條資訊中,您都會聽到不同的隱含原則,您必須採取行動,如公平的定價,不再玩弄一個國家對付另一個國家的權謀。不再有大型食品卡特爾;不再剥削雜貨店裡的每個人了。我們必須採取行動。全球饑餓大流行與病毒大流行一起構成真正的危險。

所以,首先,緊急行動。讓我們進行干預,以拯救省各地所有的農業產能。拯救土地上的走獸群、飛禽群、莊稼、農場和農場家庭。稳定收入如果我們必須,平價定價,農場或農業企業不會被貸款方强制没收等等。此外,將食物送到須要的地方。授權生産和專門提供基本穀物的噸位給完全依賴外部供應的36個國家。預先生産它。運用世界糧食計劃的有關建立人道主義轉運中心的倡議,並使之發揮作用。

第二,長期而言,從每個國家的農場和工廠生產的全面措施開始。不許帝國人群再外包食物了。這意味著協作;這就是我們今天在這裡的原因。這意味著每個人都應當有得吃,這就是未來。這就是為什麼在上一個小組討論文化,這是非常重要的,作為文化回歸農業的一個方面。

現在,我們期待農民們的報告。第一個農民是喬·麥克斯韋爾。謝謝。

JOE MAXWELL: 我要感謝席勒學會邀請我今天來到這裡,我要感謝大家加入我們。我是喬·麥克斯韋爾我是家庭農場行動聯盟的聯合創始人。我是美國的第四代家庭農民。我的農場在密蘇里州,在密西西比河以西約100英里處。今天,我們都受到威脅;大流行病帶來的威脅 – COVID-19。這種威脅對我們的健康、家庭的健康以及我們的鄰居在世界各地的健康構成威脅。這也是對我們的經濟,對我們生活方式的威脅。世界各地的許多男人和女人都被解僱了。農民和牧場主不再有市場。消費者正在雜貨店被高抬的物價剥削。這對我們的生活方式是一種威脅。這種威脅不僅來自這大流行性病更是由于壟斷企業控制了市場和控制我國的經濟。

在過去的30或40年裡,世界允許,我們的政府允許少數公司控制我們的糧食和農業。他們以效率的名義這樣做,而我們許多人則大聲警告他們正在構建的一個缺陷系統和該系統的弱點。 我們很少被聽到。

今天我們經濟内面臨的威脅源自因為我們的政府長期以來一直允許這些全球巨人存在。例如:全球最大的肉類生產商JBS,上個季度的收入比去年同期增長了322%,而家庭農民、牧場主、小商人和婦女正在全球破產。作為密蘇里州的前副州長,我可以告訴你,我們可以擁有我們想要的任何種類的經濟,但我們必須有政策來支持它。這種被大壟斷所佔領的經濟,是因為我們的政府允許這種情況發生。

我們看到的世界性的大規模大流行病如果能带來任何好處,那就是我們應該聯合一起起来發出同一個聲音,農民和牧場主須加入勞工, 勞工須與農民和牧場主一起,小商人們不分男女和農民站在一起,爲了工廠的工人站出來。站在一起,發出一個聲音,要求改變發展觀念; 轉變我們的經濟。把它從JBS這樣的企業巨頭手中剝離出來,然後放回我們手中。這個經濟屬於人民,我們有權要求變革;如果從大流行病的壊事中可以產生出任何好事。

BILL BULLARD: 你好, 我是比爾·布拉德, R-CALF USA的首席執行官,這是美國最大的生產者貿易協會,專門代表美國養牛戶和牧場主。美國養牛業是美國農業的最大部分,每年通過出售牛和小牛創造約670億美元的收入。因為它是最大的,而且養牛者廣泛分散在所有50個州,我們的養牛產業可以說是美國所有農村中最重要的基石。

然而,我們的養牛業正在萎縮,而且正在迅速萎縮。在不到半生中,我們失去了50多萬個養牛人。1980年存在的每10個養牛業者中,到今天就有4個已經離開。我們的牛群規模縮小了15%;我們母牛群的總數減少超過500萬隻。我們已經失去了75%的獨立養牛户。我們行業活牛供應鏈的收縮,恰逢我們行業營銷結構中出現大規模整合和集中。我國四分之一的本地和地區活牲畜拍賣場已經消失,許多牛肉包裝廠已經衰落,只有四家大公司控制了美國每年收穫的2500萬頭左右餵養的牛的85%的屠宰。

由於貿易政策失敗,我們的活牛供應鏈也在收縮。過去25年來,他們為進口廉價、無差別的牛肉和牛提供了便利,而美國養牛戶和牧場主卻無法將本國生產的牛肉與較便宜的進口牛區分開來。只是在歷史上的一小段時間,美國養牛商才獲得了牛肉產品上強制性的國家或原產地標籤,這一短暫時刻,才允許他們在自己的市場上競爭。我們的美國養牛業是美國唯一的還能够兢争的畜牧業,它們仍然擁有足夠多的競爭行銷管道,可以開始重建一個有競爭力的行業。我們的豬、家禽和綿羊產業已經只剩下骨架,因為現在它們只剩下很少的參與者組成,因此必須從零開始重建。當然,我所說的骨架化是縱向的整合;這扼殺了競爭。美國的豬肉和家禽業現在由跨國肉類包裝集團控制,從雞蛋到盤子,或從誕生到盤子。

我們的活牛業是跨國肉類包裝商最後一個征服的邊境。但是我們不會讓他們征服我們的行業。我們在許多戰線上反擊。在美國國會,我們正在尋求改革,通過禁止肉類包裝商的行為和做法來重建我們破碎的市場,這些行為和做法造成了養牛者和包裝商之間的市場根本失衡。在我們的行政部門,我們正在尋求對貿易政策進行改革,這些政策現在不利於養牛業者,有利於跨國公司。在我們的司法部門,我們正在執行我們的美國反壟斷法,對四個最大的牛肉包裝商提起歷史性的集體訴訟,指控他們非法串通壓低生產者價格,同時抬高自己的獲利率和利潤。

R-CALF USA將繼續為美國的養牛農民和牧場主而戰,直到我們獲勝。謝謝,再見。

TYLER DUPY,堪薩斯養牛人協會執行主任: 我叫泰勒·杜比, 我要感謝你們邀請我今天發表我的看法。 很令人振奮的看到透過一點聰明才智和辛勤工作,能在這次新冠病毒大流行期間,讓這麼多偉大的頭腦聚集在一起。

消費者和糧食生產之間存在裂痕,目前這種裂痕正在擴大。隨著大企業糧食生產增長到前所未有的規模,獨立的農業正在萎縮。營養已成為食物的副產品,電視節目將24小時網路用於觀看某人準備一頓飽餐的娛樂,而沒有提及食物的實際種植地點,或食物的實際收穫方式。農業是食品和纖維的真實面目,必須讓消費者瞭解食物事實,而不是虛構的故事。

獨立農業目前已超越危機。我們正處於一場空前規模的災難之中。養牛戶和農民每天都要面對逆境;但是,我們在非天氣方面所面臨的是立法和監管政策,這些政策促進大公司如此如此貪婪的追求利益,以至於我們面臨重重不公的處境。農業學家發現,找到獲得資金的機會不僅難,而是幾乎不可能。在大多數部門,糧食生產和化學公司群控制著進口和金融資源。聯邦法規使傳統銀行信貸幾乎不可能實現。在推銷我們的商品時,期貨市場的投機性質在整個行業引起漣漪反應。芝加哥和紐約的交易者把口袋都裝滿了,而生産者則完全空手而歸。我們今天必須採取精准的步驟,防止農業區鄊村進一步收縮和糧食生產模式的最終縱向一體化。很快,美國大企業將控制所有的食品和食品生產。我們正在一個軌道上懐着真實世界饑餓遊戲的心態朝向食物成爲符合壓迫者要求的献禮的目的地前進。

謝謝你們。我很感激你們今天允許我跟你們說話。

FRANK ENDRES,加利福尼亞州, 全國農民組織成員63年: 謝謝你們給我這個機會, 我也要感謝赫爾加·拉魯什和席勒學會給我們時間發表我們的觀點。一點點關於我自己- 我連同我的兩個兒子在這位於北加州,薩克拉門托谷的西側從事農業。我們在這裡的農場養牛和種糧。

現在關於我們食品安全的新聞中有很多值得關注的事情,而這是由於我們正在經歷的新冠病毒疫情而引起的關注。所以,我想談談一下食品安全問題。今天導致我們糧食安全擔憂的原因之一是農田的流失。每天有超過5000英畝的土地從食品生產轉變為商場、學校、停車場和住房,等等。另一個新的威脅是大片主要農田,正被用來放置太陽能電池板。這導致我們現在耕地减少的威脅。此外農業人口的老齡化。現在35歲以下,僅占農業人口的5%,而在65歲及65歲以上的另一端,則占農業人口的65%以上。另一個威脅,可能現在對我們的糧食安全的最大威脅是低商品價格。它是什麼,是農業收入的方式,允許巨大的盜竊發生在我們國家的農場和牧場。之所以發生這種情況,是因為農民今天收到的價格與一年前、兩年前、五年前的價格相比。這與它無關。農民或其他人得到的價格,必須和他今天為了經營自己的生意而必須買的所有東西相比。此外,他還必須有額外的生活開支津貼。這就是平價的意義。就生產者的購買力或平價而言,目前平均農產品價格為平價的30%,低於1933年大蕭條時期,當時農產品價格為平價的64%。如今,農民和牧場主已經失去了70%以上的購買力。彌補這種損失的唯一方法是借的更多。這導致農民自殺率現已超過1980年代。

最後,我想說,一個人一生中至少有一次,一個人確實需要一個醫生,一個律師,一個牧師。但是,一個人每天三次需要農民, 他是糧食生產者。這樣,我想得出結論,並說,世界上許多國家也是如此,他們的糧食安全也受到威脅,這需要糾正。我感謝你們。

JAMES BENHAM: 我的名字是詹姆斯·貝納姆。我是印第安那州農民聯盟的州主席,我還是全國農民聯盟全國理事會成員。我是個農民; 我種玉米和大豆。我過去曾種過煙草, 當這在政治上變得不正確時, 我們都退出了這個行業。但是我想談談我們今天在農業方面遇到的問題, 我可能會更多地提及美國的情況, 而不是其他國家, 但我會盡最好的努力把世界納入。我還要感謝席勒學會和赫爾加·拉魯什邀請我參加今天的活動。他們為每個人做了偉大的工作, 我們需要盡一所能地支持他們。

我想談談我們得到的兩種病毒。顯然,我們現在正在面對的一個是冠狀病毒,它正在給世界造成了毀滅性破壞,它確實在全世界造成了數以十億甚至萬億美元的損失, 這包括失去了工作、收入和機會。第二個是我們有的華爾街病毒,,它正在進行;每天都是。昨天就在那兒,明天還會在那裡;他們只是繼續通過他們的投機和對市場的操作而讓我們流血。農民們無法控制價格——價格上下如同玩扯鈴。我們過去的供求理論在那個投機議題下已經隨風而去了。這一切都是關於金錢和利潤,以及他們如何最好地看到,適合它。所以,我想你體會到了格拉斯-斯蒂格爾法案這一點——我們已經為此奮鬥了一段時間了。我們需要打破華爾街的壟斷銀行,讓這個過程回到農民懂得的該借什麼,如何借錢,把錢交到需要錢的人的手中。

從長遠來看,我們如何滿足全世界人民的需求? 這讓我們想到,我們的人民需要吃什麼? 我們要為他們生產什麼? 我看到的最大問題是,我們在美國、非洲和其他地方都有責任, 我們有機會定期獲得食物, 並防止我們出現糧食短缺。你知道, 讓我們把焦点帶回在美國的冠狀病毒。這場危機是我們研究長期糧食和農業系統解決方案的機會。 這包括調查我們市場内的價格操縱,和肉類包裝業如何濫用它的的市場力量,以及將正常的供求機制帶回牛奶市場,以滿足需求。我們遭受的短缺並不是秘密,因為我們已經關閉了一半的食物系統。另一半在我們的雜貨店,人們每周在那兒購買他們當地的需求,現在無法競爭。我們都習慣的”只要及時”計劃不符合我們今天的需求。另一方面,我們沒有足夠的農民來為這些產品提供服務;我們也沒有處理設施來滿足每次危機的需求。我們在美國有一兩個工厰有一些冠狀病毒問題;他們把那家加工廠關了一個月。嗯,那造成一個大短缺。牛肉需求在上升,却關閉了牛肉市場。因此,農民們正因為不是自己造成的錯誤而受苦,他們手頭上的所有產品都無處可去。所以,他們中的許多人正在用犁推倒該收成的蔬菜等;農民們正在將他們的動物安樂死,因為他們買不起飼料。

更糟糕的是,我給你舉個例子。農民的份額,一旦從農民到消費者,例如一磅培根熏肉,零售價是5美元;農民的份額是63美分。你想看看小麥。小麥是我們在世界各地都生産的。在這裡,一條麵包是兩磅;零售價是3.99美元,農民的份額只有12美分。你可以給出更多的例子。對於那些喜歡喝啤酒的人來說,六瓶啤酒的零售價為9.99美元;農民的份額是4美分。所以,這些事情都只是一般人聞所未聞的。

是時候做出改變了。我們需要作為一個全球產業共同努力,並設法制定適合全世界每個人的糧食價格,這是一個合理和公平的機會,必須消除投機問題。非常感謝你們。上帝保佑你們,希望這是有幚助的。

MIKE CALLICRATE,堪薩斯州; 科羅拉多州, 競爭市場組織的理事, Ranch Foods Direct的業主: 當我們今天坐在這裡談冠狀病毒問題, 我認為它真的拉開了我們的工業食品系統的失敗的帷幕。今天, 食品業從來就沒有更多的錢了。消費者從未為食品支付更多費用。而這種食品的生產者, 無論是農場工人, 還是食品加工工人, 或者農民或牧場主本人, 從未收到過如此少的份额,相對於消費者爲食品所支付的美元。所以, 我認為這是一個談論並開始建立替代食品系統的好時機; 一個更地方和區域性的。我們, Ranch Foods Direct已經這樣做了大約20年, 20年前,我真的被迫進入這個行業,當我不能再賣我的牛的時侯。我決定,好吧,我們可以提起訴訟,我們可以立法,但為什麼我們不做別的事情呢?我們為什麼不為消費者建立替代途徑呢?這就是我們今天在這裡的Ranch Foods Direct。

現在,我們在堪薩斯州的聖弗朗西斯飼養我們的動物;我們在那裡處理他們。我們把它們加工成軀幹;它們被運到科羅拉多斯普林斯,在那裡被切割,並直接賣給消費者。我們確實構建了這個系統,而且真的很難。我們遇到了各種各樣的障礙和各種挑戰;但我們還存在。我真的認為今天的時機是正確的,在這個國家的其他地方建立類式的组織。只要農村社區能夠與城市社區建立聯繫,這種事情就可以在全世界真正得到推廣。但我認為,這樣做的目的必須是增加農場和牧場大門的收入;提高工人公平的生活工資。

當你想到今天,豬肉廠被關閉,因為他們有這麼多的冠狀病毒病例,為什麼這些人會生病? 嗯,他們在非常接近的環境工作;他們在非常接近的環境吃;他們一起乘坐同一輛車;他們多個家庭同住同一公寓。他們為什麼要那麼做?因為他們沒有報酬;他們沒有領到保障生活的工資,他們真的生活在陰影中。他們中的大多數不是合法公民,所以他們害怕。我是說,讓我們讓每個人都能活得更好;從農民和牧場主到工人,為消費者獲得健康食品,而不是高度加工的東西,那些食物使包裝業者,使加工業者,使零售商得到很多錢;但它犧牲了生產者和消費者的利益。

所以,我認為現在是時候了。我們今天需要建立這一計劃。但是,我們必須得到一些符合這種模式的法規。我們必須建立一個對這個想法友好的政府。這可能是最大的挑戰之一,因為這件事必須由每個人提供資金;不只是在農民的背上,不只是在牧場主的背上,當然也不是在消費者得到食物之前加工這些食物的工人的背上。它必須由每個人提供資金。現在,農場和牧場上的人們真的沒有錢。他們遭到巧取和掠奪這麼久了。他們放棄了自己的權益;他們不能賺錢,因為他們沒有公平的市場去出售。我們真的要作為一個社會站出來,為這件事提供資金,並建立它,並支持它。

DENNIS SPEED: 我們剛剛結束了來自美國農業帶的精彩討論。鮑勃, 你還有其他的話要補充嗎?

BAKER: 我只想總結一下,你所聽到的是美國農業方面的六位領導人的意見。但他們對此非常關注,因為我們的農業生產者已經逹到承受不了的程度。如前所述,這種合併成為大型農業單位。最近的一份報告顯示,美國40家最大的豬肉生產商生產的豬肉佔66%。他們估計,在這次危機中,他們平均每家損失1800萬美元。所以,我們盯著看,現在排隊將成千上萬的豬安樂死的計劃。還有計劃對數百萬隻雞實施安樂死。 這是聞所未聞的,在此世界各地有如此短缺的食物危機時候。 這就是為什麼當Helga和我們的組織談到轉變發展觀時,我們必須回歸到人代表在上帝的形象的觀念。所有這些經濟機制的目的是什麼? 它不是賺錢。它是為了創造一個經濟生產的環境,並利用創造一種環境的想法,以各種方式增加和激發每個人在他們一生中以不同的方式的創造潛力。因此,今天上午有關於文化的討論。

當你把這一切與世界各地正在發生的事情放在一起時,它就很清楚的顯示了正在起作用的兩股力量。你有一個推動經濟紓困的大華爾街投機者和銀行壟斷集團,他們是比人們所曾經夢想的更大。然後你看到戰爭鷹派在推動,試圖在世界各地創造好人群和壞人群。我們的想法是,讓我們把世界團結在一起圍繞着一個理念,那就是我們與生俱来的創造力。這就是我們的經濟目的;這就是為什麼我們增加文化的討論和關注,而不僅僅是專注於在市場上賺錢。

SPEED: 鮑勃,我有一個問題,你没有預期的,我希望你對我們的聽眾說一些關於現任中國總統與愛荷華州和美國的關係。

BAKER: 嗯,習主席來到美國,在愛荷華州呆了一段時間,住在愛荷華州的馬斯喀丁。他們現在已經發展了,因此,習主席非常熟悉美國農業;他們使用的先進技術。今天,在美國農業,它實際上是我所說的宇航員農業,因為太空計劃中使用的技術正放在美國和世界上許多地方每個農民的拖拉機駕駛室里。但是,習主席意識到,這項技術的程度,現在已經有很多機會與美國農民,特別是愛荷華州的農民合作,因為他在那裡建立了許多接觸。其中很多現在被轉移並以中國最先進的方式利用。無人機、GPS、先進的灌溉和科學。關鍵是,它展示了,正如我們在馬斯卡廷看到的,他們在那裡建立了一個中國-愛荷華友好協會,並有許多人員交流。中國交響樂團在中西部巡迴演出,反之亦然。這確實表明,我們能夠很快的以共同發展的理念使世界各國團結起來。但它在農業部門方面留下了非常深刻的印象。現在我們看到,駐華大使是愛荷華州前州長。因此,考慮食物的需求是一件巨大的事情,因為它實際上強調了對作為人類的所有事物的需求。這就是林登·拉魯什在他所有著作中真正關注的。開發人類創造潛能的思想。從中國正在以歷史上從未有過的規模將貧困人口拉出貧困的成就來看,這確實是一件你可以親身見証的事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