德米特裡·波蘭斯基 (Dmitry Polyanskiy)

Print This Post

[2020425日網上席勒學會會議(美國) – 中美論譠社 張文基 翻譯]

非常感謝, 尊敬的同事們。謝謝你, 拉魯什夫人, 你非常有趣的演講稿, 有很多事情要進行, 我相信我們會做的。如你所知, 我是一名外交官, 作為一名外交官意味著一點不同的說話方式, 所以我可以從政治和外交的角度向你的發言補充一些看法。

絕對可以肯定的是 新冠病毒給全人類造成了極其嚴重的各種問題。其中最重要的是拯救生命, 確保我們的共同安全、生物醫學安全, 以及保護人類環境, 這些環境應該舒適, 不會對生命和健康構成威脅。

事實已經清楚表明,沒有哪個國家, 無論多麼強大和富有, 能擁有抗擊這一大流行病的所有工具。每個人都不得不採取可能對國民經濟有潛在危害的嚴厲措施, 以遏制這一流行病。我們還不知道世界上大多數國家將面臨這些後果的程度; 它仍有待計算。到目前為止,自從我們第一次聽說冠狀病毒以來,已經將近半年了, 沒有人有抵抗病毒的疫苗; 到目前為止, 還沒有人提出有效的治療建議。

我們絕對可以獲勝, 但這不是指責和汙名化的時候。現在是相互合作、相互支援的時候。現在也不是兢争的時候——誰做了什麼, 誰比別人更成功。這不是一場選美比賽。現在應該是幚助、分享經驗、相互交流、尋找方法來共同努力, 面對現代人類前所未有的挑戰的時候了。

俄羅斯的應對大流行病

俄羅斯準備與我們的夥伴一起面對這一挑戰。這就是爲什麽,俄羅斯在採取一切必要措施打擊冠狀病毒在國家廣泛傳播的同時, 我們也認為有責任向他國,向我們的夥伴提供援助。因此,當我們還處於冠狀病毒傳播的早期階段時, 在2月初, 我們向中國捐贈了個人防護裝備和醫療用品, 中國當時受到病毒嚴重影響。

俄羅斯醫生和病毒學專家小組也被派往義大利和塞爾維亞, 這些國家當時處於更嚴重的大流行階段。現在,我國在防治這一流行病方面也面臨一場巨大的鬥爭。因此, 我們現在也歡迎能夠向我國提供的任何援助, 我們在這方面與許多國家——與中國、歐洲國家、美國——合作。

如你所知, 4月初, 我們向紐約運送了一架飛機滿載的人道主義援助物資, 我們說這是敞開心扉完成的, 我們將在稍後階段接受我們認為必要的任何援助, 我們當時已經理解, 我們將不可避免地會需要這種援助。這就是合作是如何組織的。

重復, 這不是一個選美比賽; 不存在這種情况:當有人說我們成功了, 而另外有人沒有通過考試。現在不是這類行爲的時候。現在是表示願意提供援助和伸出援助之手的時候了。這就是所有負責任的全球行動者應該做的。

現在, 當中國局勢開始穩定時, 中國實際上正在幫助整個世界, 包括俄羅斯, 我們非常歡迎這種説明。我們認為這是正常的。最近,一些非洲國家知會俄羅斯, 請求幫助抗擊這一流行病。我們在莫斯科審議這些要求, 我絕對相信, 我們將在稍後階段來拯救他們, 屆時我們預計在與這一流行病的鬥爭中將取得重大突破。這就是我們現在正在做的事情。

還必須指出, 我們深信, 對這一全球性威脅的反應也應是全球性的。將問題分割和限制在我各國境內的做法是錯誤的。

世衛組織的關鍵作用

我們絕對相信, 聯合國必須在這裏發揮關鍵作用。重要的是, 我們大家都支持世衛組織(世界衛生組織)作為聯合國的主要專門機構, 並幫助它協調全球措施並聽取其建議。過去幾個月, 世衛組織已成為有關該流行病的所有資訊的中心。我相信, 任何研究其行動、聲明和具體決定的時間表的人都會相信, 世衛組織是有效率的。

此外, 事實上世衛組織在應對這一流行病方面已經,並將繼續發揮重要作用, 這也反映在聯合國大會最近通過的一項一致性的決議和20國集團特別首腦會議的最後宣言中。同樣重要的是, 不要忘記77國集團和中國通過的宣言, 該宣言強調世界衛生組織在全球努力中的協調作用。我們需要通過這個組織確保普遍的醫療服務範圍。

再重復一下, 現在是團結一致, 不要責怪别人的時候了, 不要污衊别的國家因為它做了什麽或没做了什麽。我們應該真正支持世界衛生組織; 我們應該把它作為現在我們努力打擊冠狀病毒的支柱。

對經濟的影響

很顯然地, 冠狀病毒的傳播對經濟產生了非常壊的影響。我要再次重申, 仍然難以評估這一流行病之後對世界, 特別是某些國家的經濟發展造成的損害和後果。

當然,這一流行病也嚴重影響了商業、貿易、投資以及貨幣匯率。我們仍然在疫情之中, 所以我們不能真正開始糾正所有這些損害, 並為此找到可行的解決辦法。您還可以看到, 正在發生的事情增加了對某些產品的需求, 這些產品的需求比一些國家所能提供的要大。因此,現在也是協調的時候了。我們認為, 20國集團國家應該發揮這一作用, 它們應該成為制定經濟議程的推動者, 以幫助我們大家建立一個共同的經濟對策框架, 在大流行造成的深刻衝擊之後重新啓動世界經濟。

我還要再次重申, 無論政治議程和偏好如何, 現在也是進行深入和坦率團結的時候了。我們尤其需要關注發展中國家,它們面臨巨大挑戰, 應該首先得到援助。

在這方面, 我想再提出一個專題。同樣重要的是, 媒體和社交網路要負責任地工作, 因為我們主要談論冠狀病毒對醫療系統和經濟的影響。但是,很難評估對使用者的心靈、感知造成的損害; 那些現在在自我隔離的人們。他們真的非常渴望任何可以獲得的信息。

因此, 在這個時候, 大眾媒體必須保持克制和負責任的態度, 不傳播未經核實的假新聞和資訊。否則,其後果可能非常深遠。我們非常重視這一點, 我們俄羅斯在國家層級努力打擊正在傳播的所有這些假新聞。我們試圖用真正被證明是好的和對公眾可靠的資訊來反駁它。

新冠病毒對人類行為的影響

評估這一點也特別重要——這也許是哲學家的問題——疫情對人類行為的影響是什麼? 我們會再次握手嗎? 冠狀病毒結束后,我們會互相擁抱嗎? 或者, 在心理上, 人們會試圖避免更密切的接觸嗎? 即使在病毒結束后, 他們還會保持社交距離嗎? 因為這可能會改變人類的交往方式, 這也可能對那些可能更脆弱、更渴望被社會接受和社會化的具體個人產生非常深刻和嚴重的影響。

我們需要考慮這個問題, 而不是在這方面走極端; 不能改變人類的文明行為。另一件事是, 我們應該避免世界完全上網的情況。當然,現在這些在線服務已被證明是特別有用的, 他們真的有很大的需求。這是正常的; 這是非常好的, 因為它節約了很多資源。

但它不應取代人與人的接觸。我可以告訴你, 在外交中, 有許多事情只能通過個人接觸來進行。有很多保密的討論無法在線上進行。即使現在對議題的真誠交流和討論也有很大的限制, 因為到目前為止, 我們不能親自見面, 我們必須依靠這種電子的溝通手段。

同樣, 我們不應該走這個極端, 因為把很多活動轉移到網上是非常誘人的, 組織大量的會議, 而不須面對面的眼神交流, 感受彼此的情緒。這是非常實用的, 但它是非常錯誤的。我認為, 我們還需要意識到這一陷阱, 這種陷阱可以在大流行病之後等待世界。

危機也是機遇

我不再多講了。我在這裡的時候, 我準備好了回答任何問題。结束前我最後要說, 中國在這裡已經多次被提到過, 我相信還會更多次被提到,在中文中”危機”一詞還包含一個”機遇”, 因此,每一次危機都是機遇, 不僅是一個挑戰, 這是非常明智的。因此,我們必須從這場危機中變得更加堅強, 我們必須共同努力, 忘記某些似乎由於某種情緒或錯誤解釋的資訊而看起來對我們很重要的事情。

我們需要看到結局; 我們需要看到隧道盡頭的光線。我們需要明白, 只有合作、協調和全球性的反應才是人類現在所需要的。現在不是閙翻和爭吵的時候, 不是指手畫腳和責備任何人的時候。現在是提供幫助的時候了; 現在是富有同情心的時候了;  現在是慷慨大方的時候了。現在是真正傾聽彼此意見的時候了, 並向世界提出共同可行的解決方案, 而世界非常需要這些解決方案。非常感謝你們, 我祝願你們的會議取得圓滿成功。謝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