簽署呼籲特朗普,普京和習近平主席召開緊急會議以解決戰爭危機

Print This Post

簽署呼籲特朗普,普京和習近平主席召開緊急會議以解決戰爭危機

在伊朗少將Qasem Soleimani和伊拉克人民動員部隊副司令Abu Mahdi al-Muhandis被殺後之際, 如果世界要逃避報復和反報復的循環,美國,俄羅斯和中國領導人必須召開一次緊急高峰會,以解決當前西南亞的危機以及該危機的處決方案。

75年前,美國,俄羅斯和中國共同擊敗了法西斯主義,今天,這些國家的總統必須共同以行動來拯救世界和平。

1月3日,席勒學會創始人黑爾佳•策普•拉魯旭(Helga Zepp-LaRouche)發表了緊急聲明,結論是:

“很明顯,在三位總統中,特朗普總統曾承諾結束無休止的戰爭,並已朝著這一方向採取了若干步驟。加上普京總統和習近平主席共同有意圖和能力超越戰爭販子建立一個更高層次的合作。這也正是目前策劃特朗普政變(俄羅斯門和彈劾案)的背後原因。現在是那三位傑出的領導人發揮歷史賦予他們的潛力的時候了。”

大英帝國的長期地緣政治政策引發了上個世紀的每一場世界大戰,導致各國相互競爭以維持其全球精英的地位。

正是這個邪惡帝國政策使得中東的國家,人民,宗教和派系相互對抗,這一政策是第一次世界大戰後由英法帝國共同製定的《塞克斯—皮科特條約》編成的。

當時 Lyndon LaRouche相當清楚這段歷史,在15年前的一次演講中,提供了對當今危機的理解和對策。

“當您考察該地區(如西南亞)的未來可能性時,唯一的機會就會來臨,但不是來自西南亞本身內部。我們將為該地區盡一切努力,以停止流血和苦難,並防止戰爭。唯有改變這個地區的歷史,我們才會成功。”

因此,我們呼籲特朗普總統與普京總統和習近平主席會面,不僅解決西南亞戰爭迫在眉睫的危險,而且通過創建世界新範式,永久解決這一問題。像 LaRouche曾說過要改變世界一樣。這種範式必須以《威斯特伐利亞條約》的原則為基礎,該條約結束了歐洲三十年戰爭。交戰國家打破了報應和報仇的循環,而以“對方的優勢”重新出發。

這種範式必須結束地緣政治和帝國主義,並在捍衛各國主權和文化完整性的基礎上,為世界建立新的金融和戰略架構。

美國,中國,俄羅斯和印度等其他國家必須採取行動,為整個地區的經濟發展制定一項聯合計劃,這正是Lyndon LaRouche和Helga Zepp-LaRouche數十年來提倡的政策。現由“一帶一路”發起。

這樣的政策將實現LaRouche的願景:“有一個解決方案,一個有原則的解決方案,就是:結束帝國主義制度!並且了解我們作為一個民族必鬚髮展我們的精神文化;即人類的創造力,將推動人類的進一步發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