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全球策略信息 - http://chinese.larouchepub.com -

國際社會對青年的呼籲:「進入星空的理性時代!」

 

2019年9月3日

這確實是個好消息:人是理性的,因此有無限的智力和道德上的完美!我們可以做驢子和猴子都做不到的事情:我們可以無限制地發現宇宙的新科學原理!與驢和猴不同,這些定性發現表示我們甚至能不斷重新定義我們視之為資源者,使其變得無限。 我們可以繼續改善人類的生計!

我們正經歷史無前例、引人入勝的科學革命:中國的娥娥登月任務,正在探索月球的另一端。他們計劃開採氦-3(Helium 3),迎接地球聚變經濟所需的燃料。明年,中國將登陸火星,研究使紅色星球適合人類居住的條件。 印度的月船2號(又譯錢德拉揚2號)將登陸月球南極,探索總是在暗處的隕石坑中的冰。水是在月球上生存的必要先決條件之一。歐洲空間局(又譯歐洲太空總署)正在製定一個永久性月球村的國際合作計劃! 美國正在正在為重返月球登陸火星,建立肯尼迪·阿波羅計劃和阿耳忒彌斯計畫(Artemis program),而俄羅斯、美國和中國都視核動力飛船為未來飛往火星和深入太空的優選!

太空旅行的偉大之處在於,它證明了我們並非生活在封閉的系統中。這個封閉系統根據《人口論》作者馬爾薩斯(Thomas Malthus)、英國作家赫胥黎(Julian Huxley)、英國哲學家羅素(Bertrand Russell)和菲利普親王殺人不償命的觀點,認為原材料是有限的。事實正好相反,我們生活在反熵(anti-entropic)的宇宙中。太空旅行是千真萬確的證據,證明宇宙「服從」人類思想的充分假設,因此,由理性產生的非物質觀念與宇宙的物理定律之間有著絕對的連貫性,而宇宙反熵動力學的觀念是先鋒。

最近有一些開創性的證據:時空經過100年的變化 ,愛因斯坦關於引力波和黑洞存在的理論,已經得到證明。之後,借助八台射電望遠鏡(又譯無線電望遠鏡)拍攝的圖像很快就傳遍全球各地,這是位於M87星系中心的黑洞,質量是太陽的65億倍,距離太陽5350萬光年。根據哈勃太空望遠鏡,宇宙中至少有兩萬億個星系,仍有許多東西尚待發現! 太空探險為宇宙定律的運作以及人類在其中的功能開闢了更深入的見解。

人類可以在太空旅行的想法,隨之而來的是使人向上的文化樂觀主義,與宣揚末日將臨之徒(如查爾斯王子和對沖基金)資助的16 歲瑞典女孩桑柏格(Greta Thunberg)嚷嚷世界末日氣氛形成鮮明對比。桑柏格炒作背後有很多邪惡利益:大西洋兩岸金融體系面臨比2008年更為嚴重的崩潰,倫敦金融城和華爾街的金融大鱷和蝗蟲正嘗試最後一筆大交易,以便系統性危機襲來之前,盡可能投資「綠色」技術。

仔細觀察桑柏格各界的贊助者,資金充裕的「反抗滅絶」(Extinction Rebellion, XR)和「未來星期五」(Fridays for future,F4F)的議程,就會發現包括地球上的鉅富,包括比爾·蓋茨、沃倫·巴菲特、喬治·索羅斯和特德·特納的資助者網絡。事實是,炒作氣候和綠色新政的受益者是銀行和對沖基金。

最高特權資助的「叛亂」

這種前所未見的操縱目標是你,世界上的年輕人、兒童和青少年! 當您所謂的「叛亂」得到主流媒體和整個自由主義組織的支持時,您是否該停下來思考?然而,操縱整個社會的範式轉變必須從兒童開始灌輸的卑鄙思想並不是什麼新鮮事。1951年,羅素爵士在《科學與社會(The Impact of Science on Society)》的書中寫道:

「我認為政治上最重要的是大眾心理學。…隨著現代宣傳方法的成長,其重要性大為增加。…只要能抓住年輕人,並由國家提供金錢和設備,人們就能及時說服其他任何人任何事情。未來的社會心理學家將會會在班上嘗試不同的方法,讓他們堅定的相信雪是黑色的…不過必須在十歲以前開始,否則就無濟於事。」

美國史上最年輕的女性聯邦眾議員科爾特斯(Alexandria Ocasio-Cortez,又譯寇蒂茲)(《我們只剩12年!》)或英聯邦國家元首查爾斯親王(《我們還只18個月!》)等人以危言聳聽的方式預言世界末日的目的,就是誘使人類 改變生活方式。過去250年我們理解的一切進步都應拋棄,回到工業革命之前的技術水平。這也意味該水平只能維持不到十億人口。

這表示發展中國家無法擺脫貧困、飢餓、流行病和短命的前景; 這將是無法想像的種族大滅絕!如果「氣候科學家」拉提夫(Mojib Latif)認為西方生活方式不應傳播給全世界,如果奧巴馬對於非洲許多年輕人想要汽車、有空調的大房子感到憤怒,其中隱而不見的是完全特權的上層階級人道的傲慢。正是殖民統治者這種觀點,造成非洲和拉丁美洲許多地區仍處於落後狀態,億萬人民不必要地早死的事實。

對於發展中國家,人為氣候變遷的偽宗教(包括政策性的補救措施)意味著種族滅絕。 對全世界的年輕靈魂來說,悲觀主義文化是破壞人類創造力信心的毒藥。當吃肉、不吃東西、開車、飛行、供暖、買衣服甚至是生活本身等各種活動都造成問題,甚至突然引起罪惡感,都會破壞發現的熱情,對美的熱情,以及對未來的希望。如果每個人都是破壞環境的寄生蟲,那麼基督城清真寺和德州艾爾帕索大規模槍擊案的不道德結論就其來有自,槍手們在「宣言」中列舉環境因素為其行動的原因。

反之,與太空旅行相關的進步科技,是克服目前(地球上現存)局限性的關鍵。然後,「變質」(將外星環境地球化,創造人類生存的條件)不僅發生在月球和火星上,也在地球上,甚至未來在我們太陽系甚至更遠的天體上都有可能。

德裔美國人太空先驅瑞科克(Krafft Ehricke, 1917-1984)在《航天人類學(Anthropology of Astronautics)》中寫道:

「太空旅行的概念帶來了極大的影響,因為它幾乎挑戰人類身體和精神生活的各個方面。前往其他天體的想法反映了人類思想的獨立性和敏捷性,對人類的技術和科學事業具有終極的尊嚴,最重要的是,觸及了人類的生存哲學。因此,太空旅行的概念無關國界,也無歷史或民族學起源的差異,並與社會學或政治思想一樣的速度滲透。」

今天,我們需要這種在文化上樂觀的形象,以及對熱愛人類是迄今已知的唯一創造物種!我們可以冒險進入太空,表示我們可以克服狹隘的地球思維。林登·拉魯什曾說:「在星空中,人類進入期待已久的理性時代,屆時我們將完全擺脫野獸的文化殘留。」

身為當代得年輕人是史無前例的榮幸,你可以接觸星星,幫助塑造人類的大時代,這這是史上第一次,我們釋放無限的潛力!

黑爾佳•策普•拉魯什
席勒學會主席暨創辦人
zepp-larouche@eir.d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