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全球策略信息 - http://chinese.larouchepub.com -

全球策略信息訃告:林登·拉魯什(1922-2019)

 

2月21日 –  林登·拉魯什,美國經濟學家兼政治家,於2019年2月12日仙逝, 1957年至2007年間曾編製世界上最準確的經濟預測記錄。身為成千上萬篇文章、一百多本書籍、書籍長度的小冊子和戰略研究的作者之一,拉魯什是美國歷史上最具爭議的政治人物之一。

其中一個原因是繼1963至1968年間約翰·肯尼迪、麥爾坎·X(Malcolm X,美國黑人伊斯蘭教教士與人權運動者)、馬丁·路德·金、羅伯·肯尼迪接連暗殺之後,拉魯什傲視群雄、充滿活力和持久的總統競選活動(1976-2004)重建美國憲法自治政府。另一個原因是他成功建立了獨立新聞網和情報收集能力,使他和同事能夠立刻判斷新聞內容,從而準確地報告美國經濟真實狀況,而且往往是未知的美國和國際政治進程的真相。

拉魯什還建立一個國際哲學協會,係以重建柏拉圖式傳統與亞里士多德學派之間數千年爭議的知識,即共和國模式與帝國寡頭制度之間的鬥爭。

拉魯什成功招募數百名來自歐洲、加拿大和中南美洲對政治有興趣的年輕人,從而建立他的國際影響力。他充分發揮這一群訓練有素、正派且知識淵博的知識分子的能力,猶如萬眾一心,使他擁有發起、實施和轉變政策的權力,在各國發揮更大的影響力。

拉魯什堅信每位美國公民以及所有主權國家的公民都有責任,就影響其國家和人類未來政策的重要議題進行自我教育而聞名。他提出捍衛 “促進我們自己和後代全民福利”的政策,擊敗追求種族主義人口減少政策時制定的掠奪性財政措施,有時甚至針對 非洲、亞洲和中南美洲國家,偽裝成“環境主義”或“永續發展”。

儘管他是美國最多產的作家之一,近日一些著名的國際人士和機構也開始報導拉魯什,但是沒有任何一家“主要媒體”敢於引用林登·拉魯什對任何政策的實際觀點。這種對拉魯什的恐懼值得注意,並非始於今日,而是昔已有之。他的對手對拉魯什的思想深感畏懼,強度與他們恐懼拉魯什本人一樣,甚至更為強烈。他的過世不會減輕他們的擔憂。

甚至在拉魯什去世之際,“主流媒體”至今都不提拉魯什針對美國 – 俄羅斯 – 中國 – 印度四強協議的四法則,1983年里根總統宣布(拉魯什提議的)戰略防禦計劃(SDI),以及他獨特的五十年熱核聚變倡議。如果美國人民現在知道這些政策,以及他們一直都否認在拉魯什周圍有長達數十年的沉默陰謀,特別是過去15年的金融危機和無用的掠奪戰爭,他們立即就會知道,原來這些年來,有人一直努力讓他們遠離林登·拉魯什的思想。

“他是壞人,不過我們不會告訴你為什麼”並不足以向世人解釋就連現在都不應該認識林登·拉魯什。此時成功戳破假新聞的限制,真實的林登·拉魯什終於可以為人民所知、所識。為此,以下簡短(雖不完整)介紹他的生活和工作。

世界政治家的成長

拉魯什在第二次世界大戰前和後英聯邦的化身中,歷經四十多年確立自己成為大英帝國制度最重要的敵人。拉魯什參與第二次世界大戰,特別是緬甸戰爭對其個人具有決定性的意義。“1946年我在加爾各答的經歷,確定了我的終身職志,致力於促進美國在戰後領導世界建立世界秩序,及今日所謂的’發展中國家’的經濟發展,” 拉魯什在自傳《理性的力量:1988》中寫道: 拉魯什開始與現代英國東印度公司的“政治經濟理論家”和奴隸販子展開鬥爭,他們的論述在二次大戰後主導美國大學經濟學系的論述。

拉魯什強烈反對培根1、霍布斯2、馬爾薩斯3和洛克4倡導“人如獸”的概念。反之,拉魯什重建美國的 實體經濟學(Physical Economy),是由德國哲學家,也是微積分的發明者和蒸汽機的共同發明者萊布尼茲5於1672年發明的科學。1948年至1952年間,拉魯什密集研究,使他在物理學方面的獨立研究大有進展,從而發展出經濟預測方法。 1983年出版的《拉魯什:這個人會成為總統嗎?》提到:“拉魯什在1952年首次意識到,運用與黎曼1854年的論文《關於幾何的基礎假設》完全一致的能量概念,就可以從能量的角度衡量技術和經濟增長。拉魯什的作品中,經濟價值 – 實際經濟增長 – 主要是根據社會潛在相對人口密度的增加來衡量。”

拉魯什將實體經濟學方面的作品,視為更深層認識論的具體展現。拉魯什在自傳《理性的力量:1988》寫道:“我在各個領域貢獻的最重要發現,都是基於我成功駁斥康德大作《判斷力批判(Critique of Judgment)》中著名的康德悖論,其中斷言兩件彼此相關的事情。首先,他堅持,創造性過程掌控有效基礎科學發現,但是人類很難理解這些過程。但是我已經證明這是錯的,並因此發展出一套理解創造性過程的方法,因此測量技術毫無疑問會進步。

“其次,在第一個假設的基礎上,康德認為美學中並無明白易懂的真理或美的標準。所有現代非理性主義在藝術問題上普遍獲得寬容,都來自決於德國人和其他人接受康德和薩維尼6提出的美學論述。”

林登·拉魯什在音樂、經濟、歷史、語言和物理學領域作品十分豐富,激發了世界各地人們的合作和交流。重要的是,拉魯什是政治家 – 而不是政客 –實踐蘇格拉底 – 雅典意義上治國方法。1966年他透過數個系列講座的教學建立組織,更在大學校園裡提出並討論經濟預測的方法。許多人在1970年代學校裡的經濟系和政治當局辯論時,首次遇到拉魯什。1971年拉魯什贏得經濟學家阿巴·勒納(Abba Lerner,1903 – 1982)的著名辯論之後,就不再有人找他辯論了。當時勒納承認,如果德國財政部長沙赫特(Hjalmar Schacht,1877 – 1970)在1920年代實施緊縮政策,“希特勒就沒機會了。”幾個月內,無人敢纓拉魯什之鋒了。

拉魯什在當時稱為“辯證經濟學”的講座演說時,不借助筆記或書籍,用講故事的方式精確描述他與歷史上的哲學、經濟和科學人物之間的對話。他為學生提供大量閱讀材料的教學大綱,及每周建議詳細的閱讀材料。例如,一位拉魯什昔日的學生回憶起當初得知要讀“引用康德大作《實踐理性批判(Critique of Practical Reason)》的段落,如果照著做,並於隔週去上課,他會先描述該段落具說服力且正確的想法,然後再一點、一點打破該論述。因為學生已經閱讀並接受這個概念,就會發現潛伏在內心深處的謬論。他展示了閱讀和思考之間的不同。這不是上課,是獨白,也是大家感興趣的方式。”

拉魯什的主要組織是國際(之前是”國家”)勞工委員會決策小組,一個舉辦“系列會議”的哲學組織,通常一年舉辦兩次。之後,該組織向外擴張了許多分支,如融合能源基金會、美國工黨、國家民主政策委員會、反毒品聯盟等。拉魯什還在法國、德國、意大利、瑞典、加拿大、丹麥、墨西哥、哥倫比亞、秘魯、澳大利亞和許多其他國家建立分支或與當地組織合作。

1977年12月,拉魯什與德國的黑爾佳•策普結為連理。黑爾佳後來創辦席勒學會,一個促進治國方略和古典文化復興的智庫。

“1977年秋天,我向他求婚……她同意時,我有點意外,但是很開心……我們倆人都不平庸,也不可能平庸。 我們1977年12月29日在德國中部的威斯巴登結婚。婚姻登記處以德語提供服務,官員以德語問我,我都聽不懂。我朋友們連續好幾周都對這個狀況大笑不止。”他們的婚姻維繫了41年。

1970、80年代和90年代,拉魯什及其同事在選舉和非選舉的活動中,表現鬥志旺盛的本質和辯論風格在美國政界無人出其右。拉魯什 1976年播出半小時“對全國人民的緊急致辭”,這是美國聯邦選舉中獨立候選人第一次在電視購買這麼長的時段。1984年拉魯什競選總統期間,以30分鐘的片段出現在電視上十五次,後來有人模仿為“商業資訊廣告或電視購物”的形式播出。僅在1986年拉魯什競選總統,加上他1000名同事競選公職,並鼓勵其他人勇於競選公職,同時支持造福全人類的政策,而不僅僅是“陷入當地的泥沼。這些都令拉魯什的美國反對者不安”。

其中一項政策是,1975年拉魯什提議成立國際開發銀行取代國際貨幣基金會,輸出美國建築技術,甚至出口整個城市,開發當時所謂的“第三世界”。 這些城市將成為開發部門全體居民技能迅速發展的培訓基地,助其創造自己 “全套” 的經濟體,而不是(現實世界中)成為債務奴隸。

1976年圭亞那前外交部長弗雷德里克威爾斯(Frederick Wills)等人呼應拉魯什的構想,在聯合國大會提議成立美洲開發銀行(Inter-American Development Bank — IDB)。墨西哥總統羅佩斯 (José López Portillo)和印度總理英迪拉·甘地(Indira Gandhi)分別會見拉魯什夫婦,並採納他的提議,其中許多論述都達一本書的厚度,如墨西哥的“華雷斯行動(Operation Juarez)”和“印度工業:四十年內從落後到工業強國“和”印太平盆地的五十年發展政策“ –  都是拉魯什1980年代早期的論文,其中心觀點不僅是今天,甚至是 未來十年或更久之後仍然適用。

拉魯什的這些想法,係以非正統蘇格拉底式一對一與人交談的方式傳播。這種街頭組織每日都會出現在失業中心、郵局、機場和交通路口、街角、市中心和購物中心。拉魯什直接與美國人民接觸的方法,使他比美國其他任何政治勢力更了解美國“現場”的想法。(美國)司法部的痞子及“準非政府組織”非法破壞拉魯什組織的憲法保障權利,將該組織描述為“邪教”,勸阻美國人民不要贊助拉魯什。

拉魯什的批評者都未否認他成功的經濟預測記錄,包括1971年8月15日布雷頓森林體系的崩潰,1987年10月華爾街股市崩盤(拉魯什當年5月預測), 2007年7月22日透過網絡廣播預測,後來2008年9月的“數兆美元救助計劃”。然而,拉魯什最令人驚嘆的一些預測並不是嚴格意義上的經濟預測。1988年10月12日,林登·拉魯什在柏林凱賓斯基飯店(Kempinski Hotel)發表如下演說:

“依專業言,我是經濟學家,承傳德國萊布尼茲7和李斯特8以及美國漢密爾頓9、馬修・凱里10和亨利·凱里11的傳統。我的政治原則是萊布尼茲、李斯特和漢密爾頓的政治原則,也與席勒12和洪堡13的政治原則一致。我和 (美利堅)共和國的創始人一樣,對絕對主權民族國家的原則有著不容妥協的信念,因此我反對任何可能破壞國家主權的超國家當局。不過,我也同意席勒,相信每位渴望成為美麗靈魂的眾生,必須同時成為真正的愛國者,及世界公民。

“基於以上原因,我在過去15年裡成為我(美)國外交事務的專家,在我國一些政治圈中,對美國外交政策和戰略相關主題產生越來越大的影響。1982、83年間,我與 美國國家安全會議合作,制定並通過戰略防禦計劃(即“SDI”)就是其中一個例子。雖然細節保密,但是我可以向大家報告,我對當前戰略形勢的看法,比過去任何時候的美國都具有更大的影響力。因此,我向各位保證,德國統一的前景會獲得美國建制派內部相關圈內進行最嚴肅的研究。在適當的條件下,許多人今天會同意,現在是朝向德國統一展開初期步驟的時候了,柏林可能因此恢復首都的角色。”

推毀的目標 –

在凱賓斯基飯店演講兩天后,聯邦法院發布對林登·拉魯什和幾位同事的起訴書。後來,拉魯什在全國新聞記者俱樂部就該起訴書發表演講時,表示:“人們可以說所有參與起草擬訴書本身的人,對上帝或人類或兩者都犯下罪行,遲早會受懲。” 1986年10月6日,起訴書之後兩年,有人試圖暗殺拉魯什,拉魯什在2004年的小冊子中 “定罪或殺死他!這一夜,他們要殺我,“寫道:

“1986年10月6日,一支由400多名類似軍隊的武裝人員降落在維吉尼亞州利斯堡鎮,突擊全球策略信息及其辦公室,部署了另一個更黑暗的任務。當時武裝部隊包圍了我的居所,飛機、裝甲車和其他人等則待命射擊。幸好,殺戮並未發生,因為有一個職位比(美國)司法部犯罪調查司司長威廉韋爾更高的人下令取消突擊,早上準備向我和我的妻子以及一些同事逼進的部隊也撤回了。這是美國司法部參與第二個旨在消除個人政治行動的完整案例記錄。”

雖然1988年12月拉魯什和其他六人在維吉尼亞州亞歷山大市法院被判有罪,並於1989年1月27日發監執行,但是國際和全(美)國對這些腐敗定罪的抗議至今未歇。前美國司法部長拉姆齊·克拉克(Ramsey Clark)稱拉魯什案件為“比起我擔任公職期間或根據我的知識判斷的美國政府的任何起訴,這是較長一段時間內,利用聯邦政府資源,涉及更廣泛、故意狡詐和系統性的不端行為。“全球策略信息特別報告”中提及,“羅伯特·穆勒(Robert Mueller)是無道德的法律刺客:接獲指令,使命必達。”全面檢視現在擔任特別檢察官的穆勒如何與唐納德·特朗普作對,就是1980年代林登·拉魯什遭受政治迫害的關鍵部分。

拉魯什在獄中仍然寫作不墜,也透過電話錄音記錄整本書的手稿,並未參考任何資料。 除了題為“基督教經濟科學和其他獄中作品”的叢書之外,拉魯什還編寫或記錄了許多其他文集,其中幾篇還與其他從未發表過的作品合編。

1989年間,經濟互助委員會14成員國出現明顯的經濟困難,拉魯什和妻子黑爾佳緊密合作提出 “生產三角巴黎 – 柏林 – 維也納”的計劃,並在蘇聯解體後擴充為“歐亞大陸橋。”鐵幕瓦解後,該計劃建議透過所謂的發展走廊融合歐亞工業中心的人口為一體。這是當時唯一為21世紀提出的全面和平計劃,卻遭到英國和美國親英派的新保守主義者強烈抵制,反而推出了單極世界和新自由主義制度的政策。歐亞大陸橋很早之前就以新絲綢之路聞名。二十多年後,以這一概念為基礎的中國一帶一路倡議已成為世界實體經濟學的火車頭。

改變數以千計眾生的生命

1994年1月26日拉魯什從獄中獲釋後,繼續他的預測專家生涯。1995年他開發了 “三曲線”教學法,向非經濟學者說明“魏瑪德國式惡性通貨膨脹”如何橫掃、劫掠大西洋兩岸,以至無法保護主要貨幣系統:必須利用羅斯福新政時代的格拉斯 – 斯蒂格爾法案(Glass-Steagall Act) 從上到下重組銀行系統。他在分析1999  –  2000年金融系統進入“高科技泡沫”階段,警告2001年1月美國一個或多個城市將面臨恐怖分子暴力攻擊的危險。

拉魯什提及發生“國會縱火案15”的可能性,美國因為經濟危機深化,而出現不可控制性。而且,正如他1987年5月預測1987年10月股市崩盤一樣,拉魯什在2008年9月雷曼兄弟/ AIG崩盤前一年的2007年7月22日表示,“世界貨幣金融體系正在瓦解。這沒有什麼神秘;我已經談了一段時間,一切都在進行中,並未減弱。在國際金融市場中列為股票值和市值的都是胡扯!都是純屬虛構的信仰。其中無半點真實,從頭到尾都是造假。現有的金融體係必然崩潰 – 絕無僥倖!現在的金融體係在任何情況下已經結束!在任何總統任內,任何人領導下,或由任何國家領導,現有的金融體系都無法繼續存在。只有世界貨幣金融體系從根本進行瞬間的變化才能阻止全面、立即的連鎖反應式崩潰。這已經不可逆,會以我們無法預期的速度繼續下去,停不下來。結束的時間拖越久,情況就越糟。”

拉魯什84歲時進行上述預測,吾人可知他還是會繼續其個人獨特的預知能力。千禧年之際,拉魯什成功的領導了一場青年招募運動,以至於美國各地的民主黨都想要接收他們。 數千名青年完成了這一場教育歷程。整個過程以開創性方式分享物理學家開普勒的作品及演出古典美聲唱法,矯正一般中學教育和自甘堕落的文化,以及介紹美國歷史,包括美國當前的歷史(非一般人以為的“時事”或更令人沮喪的術語 -“新聞”),播放拉魯什青年運動成員製作的“1932” 視頻。

從五十年前林登·拉魯什以公眾人物的身分出現起,他生命中唯一的悲劇就是從未擔任總統或現任總統顧問實施經濟改革,改善全世界數千萬美國人和數億世人的生活。

雖然林登·拉魯什的許多朋友都是科學、音樂、經濟和政治領域的佼佼者,但是他最好的朋友除了妻子黑爾佳外,就是美國和其他國家被遺忘的人民。


腳註

 

  1. Francis Bacon,1561-1626,著名英國哲學家
  2. Thomas Hobbes,1588-1679,英國政治哲學家,創立機械唯物主義的完整體系
  3. Parson Thomas Malthus,1766-1834,英國人口學家和政治經濟學家
  4. John Locke,1632-1704,英國“光榮革命”時期著名的思想家和唯物主義哲學家
  5. Gottfried Leibniz,1646-1716,德意志哲學家、數學家,歷史上少見的通才
  6. Friedrich Carl von Savigny,1779-1861,德國著名法學家和國王顧問,歷史法學派創始人。
  7. Gottfried Wilhelm Leibniz, 1646 – 1716,德國的哲學家、數學家,是歷史上少見的通才
  8. Friedrich List,1789 – 1846年,德國經濟學家,經濟歷史學派先驅
  9. Alexander Hamilton,1755 – 1804,美國開國元勳、經濟家、,政治哲學家,美國憲法起草人
  10. Matthew Carey,1760 -1839年,美國經濟學家、出版商,亨利·凱里之父
  11. Henry Carey,1526 – 1596,美國詩人兼林肯總統的經濟顧問
  12. Friedrich Schiller,1759 – 1805,德國詩人、哲學家、歷史學家和劇作家,德國啟蒙文學的代表人物之一,公認為德意志文學史上僅次於歌德的偉大作家
  13. Wilhelm von Humboldt ,1767 – 1835,德國學者、政治家,創立柏林洪堡大學
  14. COMECON (Council for Mutual Economic Assistance),簡稱經互會,1949年由華沙公約組織會員國建立的政治經濟合作組織,1991年在布達佩斯正式宣布解散。
  15. 國會縱火案是德國建立納粹黨一黨專政獨裁政權的關鍵事件,發生在1933年2月27日,柏林消防隊於晚上9時14分接到德國國會大樓火警報告。同時在幾個不同地點發生火災,但是消防隊到達時,主要的議會大廳發生爆炸,燃起大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