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類共享未來的社區:中國至2050年的戰略視角

Print This Post

黑爾佳•策普•拉魯旭

[10月24-25日策普•拉魯旭女士在俄羅斯科學院遠東研究所(RAS)以及當代中國當代研究綜合研究學術委員會主辦的第23屆國際學術會議“中國、中國文明與世界:過去、現在和未來”的會議中受邀演說。]

就像《聯邦黨人文集》1中報導,美國這個年輕共和國中的激烈辯論一般,人類社會能夠有效地自我治理是全球所有人都應關注的大問題,只是這一次不是一個國家,而是攸關全人類的問題:世界秩序需要一種新的範式。

受全球緊張局勢困擾的多重危機似乎正逐步邁向一個突破點,全世界已經陷入混亂。以下僅列出目前遇到的一些挑戰:跨大西洋金融體系系統性金融崩潰的新危險,美國內部針對美國總統的政變企圖,前所未有的兩極分化,偽旗行動,類似納粹宣傳部長戈培爾的欺騙行動對抗全體人民,毒品氾濫則是另一場新形式的鴉片戰爭,全球難民危機,恐怖主義和納粹主義,歐盟日漸離心離德,富攻擊性的地緣政治重新出現,捍衛不再存在的秩序。

在這個複雜且似乎完全分裂的世界,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在中共十九大提出的觀點卻十分接地氣,他明確定義中國直至2050年的目標是建設“富強、民主、文明、和諧、綠色”的現代化國家,甚至在某些點提及所有國家共同參與建設“美麗世界”?

如果上述危機和挑戰是不相關的個別問題,其中許多問題似乎不可能有解決方案,最終會陷入“惡的無限循環”。但是,如果人們知道,所有這些問題的共同點都是衍生自舊時代的範式,人們就可以通過新時代的原則找到解決方案。

不久的將來會有兩個“改變遊戲規則”的話題,為未來創造完全不同的途徑。第一個問題涉及美國目前正在進行的大型戰爭,其中針對特朗普總統的政變企圖可能會成功,並且以某種方式奪權;又或者,奧巴馬政府情報部門負責人,他們勾結英國情報機構政府通訊總部(Government Communications Headquarters, GCHQ)和軍情六處策劃“俄羅斯門”整件事,他們會阻止特朗普總統了解到意圖在美國和俄羅斯之間建立良好的關係,會以刑事起訴肇事者。

如果民主黨在期中選舉中贏得眾議院,他們會試圖隱匿國會正在進行的調查,而立即升級製裁俄羅斯的對抗政策、對中國的貿易戰和彭斯副總統最近的演說。如果能夠鞏固特朗普的地位,儘管現在美國出現了許多強硬的聲調,他的第一任期的下半段確實有可能改善與俄羅斯的關係,並恢復他初期對中國的積極態度。

改變第二個遊戲的問題是克服“修昔底德陷阱”2的觀點。迄今為止統治世界的強權,美國和中國崛起之間的明顯衝突,藉由定義超越兩國雙邊的解決方案,克服所有國家的存在危險,從而提升討論和思考水平到更高的境界。

幾年前我先生拉魯旭提出的建議仍然有效:世界上最強大的四個國家,美國、俄羅斯、中國和印度 – 得到日本、韓國和其他國家的支持 – 必須在短期內建立新的布雷頓森林體系,以避免潛在、破壞性、無法控制的金融崩潰。這個新的國際信用體系必須糾正舊佈雷頓森林體系的缺失,該體係並未如羅斯福總統所預期的實現,卻被邱吉爾和杜魯門的影響腐蝕。新體系必須無條件保證參與的每個民族國家的主權,必須提供無限的機會參與科學技術進步的利益,以實現每個人的共同利益。新布雷頓森林體系最重要的特徵必須是強權國家與所謂發展中國家之間的貨幣、經濟和政治關係發生深刻的改變。除非在現代殖民主義之後揮之不去的不公平現象逐漸得到補救,否則不會有和平,也無法克服難民危機或恐怖主義等挑戰。

習近平主席的“一帶一路”政策已經植基於新的信用和經濟制度的基本構想。(“一帶一路”政策執行的)五年中,為參與其中的近100個國家創造了前所未見、充滿希望和樂觀的動力,並且在極短的時間內取得快速進展,顯然習近平主席設定2050年為全人類建立一個“美麗世界”的目標絕對可行。

新範式所需新的國際關係已經在建構中。“一帶一路”倡議、上海經合組織、歐亞經濟聯盟(Eurasian Economic Union)和全球南方(Global South)組織的一體化已經逐漸整合,並且為所有參與其中人們的共同利益創造了全新的戰略聯盟。“新絲綢之路的精神” 越來越受亞洲、拉丁美洲的大多數國家歡迎。幾百年來非洲第一次迎來希望,習主席稱非洲大陸具有最大的發展潛力,普京總統承諾“提供核技術點亮(非洲大陸)”。許多人現在都說“非洲,具有非洲特色的新中國”!儘管歐盟和現在的柏林政府不想加入,但是越來越多的歐洲人希望完全融入新絲綢之路,例如16 + 1國家(指中國與中東歐16國)、西班牙、葡萄牙、瑞士、荷蘭、比利時,尤其是奧地利和意大利。

然而,最大和不可避免的挑戰將是找到一個包括美國在內的解決方案。鑑於美國軍事化的實際水平,無論就其武裝力量還是美國國內的武裝人口,都不可能像當年的蘇聯和平解體或接受被排除在另一個世界體系之外。普京總統3月1日宣布關於俄羅斯軍事科技和俄中戰略結盟的軍事政策,說明俄羅斯和中國對此的明確態度。因此,如果要避免修昔底德陷阱,就必須設計一個解決方案,將美國整合到世界秩序的更高組織中。

其中的共同政治平台必須從庫薩2定義的全新思維角度概念化,他著名的“對立中的和諧(coincidentia oppositorum),太一的現實性較諸萬物更高。習近平主席關於 “人類共享未來的社區”概念已經說明此點。

從現狀來看,人類如何在50年或100年後成長為成年,不在於解決世界各國之間新關係的問題,而是提供具體的合作方案。當時,根據沃納德斯基3的科學理論,心靈空間(Noosphere)會在質量上提升其對生物圈的支配地位,新一代的科學家和古典藝術家將在尋找新的物理和藝術原則的基礎上相互交流。

德國火箭科學家和太空預言家艾瑞科克(Krafft Ehricke, 1917-1984)曾經提出,人類進化的下一步,是將基礎設施擴展到第一個鄰近空間,也是星際太空旅行的先決條件。正如在國際空間站上的合作以及令人大開眼界的哈勃太空望遠鏡的搜尋所顯示,強調人類作為一個航天物種,完全改變了所有參與的宇航員、工程師和科學家的認同感;完全取代了我們生活在爭取有限資源的地球系統的觀念,人們認為人類剛剛開始邁向宇宙的第一步,其中估計有兩萬億個星系。

中國太空計劃引領世界進入新的科學和工業革命,很快將是另一個前所未有的遊戲規則改變者。進行中的嫦娥登月任務其中一項野心勃勃的計劃,就是從月球帶回氦-3作為地球上受控熱核聚變的燃料。一旦人類能夠控制熱核聚變,在可預見的未來就能獲得安全的能源和原材料。

印度空間研究組織(ISR, Indian Space Research Organization)的月船二號 (Chandrayaan-2)任務也朝著分析月殼中的水和氦-3痕跡的同一方向前進。特朗普總統宣布載人太空旅行、返回月球,以及登陸火星和“遠方世界”的任務再次成為國家使命。這些以及其他國家的太空相關任務不僅有利於有關當事國,而且有利於全人類。太空科學將從各種角度改變地球上的生活,就像運用普通的技術和方法,在 “荒地”中創造宜居條件一樣,俄羅斯建於北極的城市“烏姆卡(Umka)”就是其中一例,該城將用於在月球上創建村莊。太空技術將徹底改變地球,為每個地方提供先進醫療服務,農業在許多方面也將因此受益。結合融合經濟和月球工業化,為人類持續不斷掌握宇宙規律的下一步,也是拉魯旭定義的全新經濟平台。

如果世界上有許多人陷入困境中- 無論是逃離貧困和戰爭的難民,還是因為暴力、酗酒、吸毒或憂鬱,或任何其他走投無路而做出導致社會崩潰的事 – 了解人類新時代突破的立即潛力,新絲綢之路的精神將成為每個人的希望之塔。

今天一個分裂世界的次序原則可以成為中國、俄羅斯、印度和美國總統聯合領導的基礎。


1. Federalist Papers,又譯《聯邦論》、《聯邦主義議文集》,是1780年代詹姆斯·麥迪遜、亞歷山大·漢密爾頓、約翰·傑伊三位美國政治家,以他們尊敬的古羅馬執政官普布利烏斯(Publius)為筆名,在制定美國憲法的過程中,有關美國憲法和聯邦制度的論述合集。

2. 指新崛起的大國必然要挑戰現存的大國,而現存大國也必然回應這種威脅,戰爭勢必無法避免

3. 1401~1464,德意志樞機主教、哲學家及科學家

4. Vladimir Vernadsky, 1863 ~ 1945,烏克蘭著名科學家,在礦物、化學、生物等方面都有貢獻